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针对性陷阱
    周铭摇头回答:“不对,如果他们真打算这么做了,那么他们应该制造一个更踏实的消息才对,而现在这个消息,对于那些真正投资铁矿,对全球铁矿情况了若指掌的人根本没有吸引力,并且随时可能会出问题,很像是吸引一些满心只想捞一笔就走的投机客的陷阱。”

    阿方索倒吸了一口气:“周铭先生您是说,这有可能会是奥斯兰大公他们为投机客们准备的陷阱,目标是我们还有约克他们?”

    周铭还是摇头:“我不能确定,但是这很有可能,所以我们现在必须要忍住,不能轻易的进场。”



    “相比卡拉加斯矿坑,铁四角这个区域就像是后妈养的孩子,不仅没有得到任何资金的扶持,相反原本应该得到的资金还被砍了将近五分之一。”

    



    说着周铭就把电话给推到了阿方索面前,这让阿方索心里一万只草泥马疯狂奔腾。

    阿方索哭丧着一张脸,心里无比后悔自己的多事,早知道就不提醒周铭了,结果现在还要他来打这个电话,要平时也就算了,现在是摆明要被嘲讽了的。

    不过阿方索的无奈也只是在自己心里的,毕竟周铭之前都已经展现过他大气的一面了,那么现在也该轮到他了。总归还是那句话,他们没办法单独打败卢森堡大公家族,因此这些猪队友怎么都不能放弃,看到一个陷阱,总是要向他们发信号提醒的。



    阿方索打断他道:“就是因为你这白痴的态度,周铭先生给你打电话毫无意义,因为他需要的是一个正常说话,而不是一个精神病在这里满嘴喷粪!”

    那边约克想说什么,但阿方索却仍然先说道:“好了我的朋友,这个电话并不适合吵架,我只是希望你能清醒一点,我们已经仔细研究过了河谷矿产公司的文件,铁四角根本不具备任何增产的条件,所以今天这条新闻就是一个陷阱,你千万不能进场!”

    约克那边听完说:“非常感谢阿方索先生的提醒,我想我们会有自己的判断,不需要你们尤其是那个华夏人的担心。”

    “另外,阿方索你好歹也是拥有双博士学位,是伦敦乃至全世界第一流的投资人,居然也会相信一个华夏人的推断,这真是太可笑了,你知道华夏那是什么地方吗?全世界最闭塞和落后的国度,那里甚至都没有交易所,你觉得这样的人会懂什么投资吗?我的朋友,请快点清醒过来吧!”

    约克最后说完就挂断了电话,阿方索听着听筒传来嘟嘟的忙音重重叹了口气,他转头看向周铭:“非常抱歉,我……”

    周铭摆摆手表示无所谓:“这是在意料之中的,只是希望我们的这通电话能给他们带去一点提示吧,不过同时我们也必须做好最坏的准备。”

    不知怎的,当阿方索听到周铭说出最坏准备的时候,他心里没来由的狂跳了一下。

    “这最坏的准备是指?”阿方索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们的资金被套进期货市场里,亏损巨大,或许……还有可能比这更严重。”周铭说。

    阿方索瞪着眼睛,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他的理智告诉他这是怎么也不可能的,要知道那可是约克林肯他们,是各大豪门的财富管家,和自己一样都是伦敦的第一流投资人,就算他们会输,但也不至于亏损巨大的;但阿方索的潜意识却又在提醒他,必须要相信周铭。

    ……

    另一边约克放下电话,很无奈的耸耸肩说:“都听到了,有些人就是如此的无知和固执。”

    简单一句话引得现场所有人哈哈大笑,这个时候约克仍然还是在那座思敏特庄园的大厅里,林肯和其他人也都在这里。

    相比周铭从电视新闻里得到的消息,约克他们通过自己的渠道早在两个小时以前就得到了消息,也正是这样,他才第一时间把林肯他们全约来了思敏特庄园商讨情况,结果他们才讨论没一会,就接到了阿方索打来的电话,于是约克就按下免提接通了。

    “我看那周铭已经不是无知和固执,应该是天真到愚蠢了,他居然能相信自己一个电话就让我们停止进场,继而命令我们了吗?最关键那阿方索居然还相信并帮他打了这么个电话,这太不可思议啦!”

    有人惊呼着,但更多人还是在嘲笑着,毕竟在约克的解读下,周铭的行为就显得更天真了,所有人都对此不屑一顾。

    约克这个时候却抬手示意大家安静,他说道:“不过那华夏人也并不是一无是处的,至少他这通电话提醒我要注意一下河谷矿产公司的公开报告,上面显示巴西的铁四角矿区并没有任何实质意义上的增产能力,也就是说进这条新闻根本就是一条彻头彻尾的谎言!”

    随着约克的话,很多人立即就反应过来了:“他们这就是计划开始了!”

    约克满意的点头,其他人也都跟着点头,他们都不是没有参加过金融战争,他们都清楚今天这条新闻是谎言的意义就在于他随时可以进行反转,这样的方式就和之前他们判断卢森堡大公家族的做法一模一样。

    想到这里约克笑了:“看来我们的运气都很不错,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我们的剧本展开,可笑那个华夏人居然还想阻止我们,想通过那些故意的谎言强调自己的存在,不得不说他也费尽了心机;只可惜他似乎并没有想到我们会主动联系卢森堡大公家族那边合作吧。”

    “那么约克先生,你认为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林肯问。

    约克很自信的回答:“当然是必须追加投资,眼下现实已经告诉了我们,卢森堡大公家族的懦弱和没落,而华夏人周铭又拿我们毫无办法,这个时候我们不扩大基数还能做什么呢?如果我们能在这次的铁矿期货投资中赚取很大的利益,或许我们在未来也能组织起一个豪门家族也说不定!”

    在约克的带动下,大厅里所有都兴奋的发出了如同狼嚎般的叫声。



    为此,河谷矿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说道:我知道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很多人都在拼命的抹黑河谷矿产公司,希望这个矿产行业的巨人倒下,然后进行可耻的地下交易;我想说河谷矿产公司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为了回击那些谣言和投机者,我们计划未来进行百分之二十的增产!

    随着这条新闻出来,金融频道的评论员十分激动的评论:我们可以想象,一旦河谷矿产公司开足了马力,那些被过量开采出来的铁矿石必定会对市场造成冲击,我想我们会迎来一段时间刚才下降的形势了。



    阿方索在心里叹息一声,他问周铭:“我们也要马上进场吗?”

    



    阿方索坚定的点了头,他又问周铭:“那……需要告诉约克他们吗?”

    周铭也点了头:“不管怎么说,他们那边是不能出意外的,不过经过上次的事情,我并不适合再打这个电话了,所以就由阿方索你来代劳了。”

    



    电视里在放着新闻,周铭和阿方索都坐在公司会议室的座位上看着。

    看完这条新闻,阿方索下意识回头看了周铭一眼,周铭微笑点头告诉他:“显然是事情已经开始了。”

    



    于是阿方索拨通了约克的号码,电话很快被接通,阿方索不带任何废话的直接问道:“你已经看到了刚才关于河谷矿产公司宣布要增产的消息了对吗?我想提醒你这很有可能是一个陷阱,你们千万不要轻易踏进去了!”

    阿方索这边说完,就听电话那头约克不屑的呵呵一笑问:“是那个华夏人要你来打这个电话的吧?怎么那个家伙现在连亲自打电话的勇气都没有了,还需要阿方索你来代替他传话,这也太弱了……”

    



    这是他们之前商量好的对策,虽说约克那些人已经背叛了他们,但总算也是大致按照他们的计划来进行的,那么等到事情开始他们第一时间进场,也能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收益。这当然无法弥补约克他们离开后的缺口,但总算能赚一点是一点了。

    但让他怎么都想不到的,周铭却向他摇头说:“暂时别慌,这个铁四角区域我也知道,那是一个以伊塔比为中心的四边形区域,是河谷矿产公司比较老的矿坑,昨天我已经看过了河谷矿产公司的公开财务报表,所有的资金都是投向卡拉加斯矿坑的。”



    阿方索点头表示理解,但他随后又有了疑惑:“可这不正是他们所想要的结果吗?制造假消息压低铁矿期货的价格,到一定程度以后他们再公布真实消息,再推高期货价格,以达目的。”

    



    听着周铭这娓娓道来的数据,阿方索心里陡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那么周铭先生,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意味铁四角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增产的条件。”周铭告诉他,“从最近河谷矿产公司所公开的材料信息来看,为了弥补卡拉加斯矿坑事故以后的产量,铁四角区域早已开足了马力,在缺少先期投入的情况,他几乎没有增产空间,百分之二十?那只能在梦里实现了。”



    ,



    11月16日下午,巴西河谷矿产突然发布了一条消息:公司计划对铁四角区域的铁矿进行增产,计划在未来的一个季度内,铁四角的优质铁矿产量能突破一千八百万吨。

    



    阿方索当然明白周铭所说的事情就是卢森堡大公家族运作国际铁矿期货的事,当初阿方索也跟周铭利用数据模型无数次论证过的,如果他们想挽回在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上丢掉的收益,那么这次铁矿期货的操作就是他们最好的机会,他们相信这也是奥斯兰亲自过来英国的最主要目的。

    果然还是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