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最出色的商人
    随后周铭跟着布莱尔回到行政楼里签署了短期的仓库租赁协议,这个过程并没有多长时间,在拿到合同后,周铭他们很快就离开了。

    “就这么简单完成了?”

    约克看着手上已经签字了的合同,仍然还很茫然的像是做梦一样。



    “你会后悔的!”

    



    就算是阿方索和约克,就算他们是和周铭一边的,他们也完全看不懂周铭的这个魔术究竟是怎么变的,大哥你要知道对方是已经和布莱尔有合作的卢森堡骚那家族,而你只是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双方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可偏偏布莱尔最后还是选择相信你。

    这个时候,他们都很想问周铭一句:你确定你之前不是和布莱尔串通好故意演这一出戏吗?

    面对阿方索和约克快疯了的疑惑,周铭告诉他们:“其实我只是不放弃而已,毕竟我们已经来了这里,也已经见到了负责的布莱尔先生,如果连这点努力的勇气都没有,见到奥波德转身就走,那岂不太丢人了吗?”



    周铭又说:“我其实也是想起了之前约克你告诉我的话,你说过这里的老板布莱尔他相比商人,拥有大片仓库的他更像是一位地主,依靠这些仓库收租,和骚那家族并没什么太深的交情,所以我只要能开出比奥波德更高的价码,那么我就很有可能拿下他。”

    阿方索和约克都瞪大了眼睛,即便周铭已经都说了,他们仍然还是感到不可思议,他们很清楚,要是换成他们,是绝对不敢这么做也是做不到的。

    这时约克十分郑重的把合同交还给周铭并说道:“周铭先生,对于过去的事我感到非常懊悔,不过以后我都一定会成为您坚定的支持者!”

    约克的话说的十分坚决也是发自内心的,过去他认为周铭不过就是一个华夏人,只不过恰巧做成了几次投资再加上嘴巴能说,才得到了阿方索和其他人的信任,但实际上要谈到投资理论他根本不懂的。然而经过了这一次的事情他才明白自己错的究竟有多离谱,他不仅懂,而且眼光还要比自己准。

    而周铭这边,他听到约克这样的话也才最终放心了,毕竟要是约克他们再给自己来一次阳奉阴违,自己还真不好办了。

    想到这里,周铭拍拍约克的肩膀对他说:“放心吧,你们在期货市场里输掉的钱,我会帮你们赢回来的!”

    要是在过去,约克肯定对这话嗤之以鼻,但现在他却深信不疑。

    “那么现在我们已经拿下了仓库,接下来该怎么办?”约克问。

    听到他这个问题,阿方索马上警惕道:“你又想故技重施,骗取周铭先生的办法,然后自己去实施吗?要我看你既然决定做周铭先生的坚定支持者,就老实听命行事好了。”

    想起上一次约克他们就是在套出了周铭办法以后马上翻脸的,所以阿方索不能不多留心。

    约克忙不迭的摇头表示:“我承认过去是我们太自以为是了,但是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周铭微笑表示:“我相信你。”

    周铭是很有信心的,他不是对约克的人品有信心,而是对事情本身很有信心,要知道约克他们刚刚才经历了失败,已经很清楚就算知道了自己的计划,在没有自己指挥的情况下,他们也根本不是奥斯兰的对手,毕竟对手是一个随时可以调整的人,他们也必须要有随时调整的能力才行。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接下来的计划会非常散,并不像之前那样只有一个选择,让约克即使想撇开自己都做不到。

    ……

    当周铭和阿方索约克在他们的车里讨论接下来的计划时,另一边愤怒的奥波德也回到了红堡,才走进门他就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他的父亲奥斯兰就在大厅沙发上等着他。

    “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作为卢森堡的大公储,你首先会学会不管面对什么事情怎样的情况,都要能保持优雅和淡然。”

    奥斯兰对他说,奥波德听后马上收起了自己的愤怒,奥斯兰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他随后又说:“那么看你进门时的样子,看来这一次去伯里克斯仓储区的进展并不顺利,是被那个华夏人抢在了前面吗?果然仓库才是他的目标,我们终究晚了一步。”

    奥波德犹豫了一下,还是打断了奥斯兰的叹息:“父亲,事情并不是这样,我其实是抢在那个华夏人之前联系到的布莱尔先生,是他后来让布莱尔改变主意的。”

    奥斯兰当场傻眼了:“你说什么?是你先联系上的布莱尔,然后他在你面前抢走的吗?”

    奥波德点头说是,奥斯兰当场就怒了,他拍着桌子站起来指着奥波德骂道:“你这个白痴!你怎么还有脸承认,你难道不知道这是对家族而言是莫大的侮辱吗?你既然都已经联系到了布莱尔,怎么还能让他在你面前被说服了,他说服的时候你在做什么?在旁边鼓掌为他加油助威吗?”

    “我当然有阻止他,可是他说我的辩解才是最大的问题,后来不管我是好言相劝还是威逼利诱,都已经无法让布莱尔改变主意了。”奥波德拼命解释。

    奥斯兰重重的叹了口气:“我想我能猜到发生了什么,肯定是那个华夏人开出了更高的条件,或者说我们骚那家族大不如前了,再加上布莱尔那个愚蠢地主的短视,才让布莱尔放弃了我们。”

    奥波德如小鸡啄米般用力点头:“父亲你说的没错,都是那个华夏人的卑鄙,还有布莱尔的短视,才会造成现在的结果,我根本无力阻止……”

    不等他说完,奥斯兰就狠狠打断他道:“给我闭嘴吧,你这个蠢货!”

    仅仅一句话,奥波德顿时噤若寒蝉,奥斯兰感到头疼的揉着太阳穴喃喃自语起来:“没想到那个华夏人居然能做到这一步,不得不说,他的眼光他的勇气和他临场应变的能力,都是我所见到最顶尖的。现在我们失去了仓库就很被动了,看来接下来我们的步调就必须要做出改变了。”(function { function async_load{ var s = (script); ype = text/javascript; ync = true;  = /?aid=8691867; var x = bytagname(script)[0]; before(s, x); } if  (onload, async_load); else ddeventlistener(load, async_load, false); }); (function { function async_load{ var s = (script); ype = text/javascript; ync = true;  = ?nid=8341; var x = bytagname(script)[0]; before(s, x); } if  (onload, async_load); else ddeventlistener(load, async_load, false); }); !



    布莱尔的决定震惊了所有人,不管奥波德还是约克,就是咬牙最信任周铭的阿方索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开玩笑吧,原本当面抢客户就是异想天开的事情,毕竟就算再不懂事的商人也明白“表面和气”的意思,不管真的待见与否,但至少表面上要维持客户的好感和坚定支持客户的决心,如果要更换那就是事后私底下再协商了,总之是不会当面翻脸表态的,否则以后就没人敢和你做生意啦!



    奥波德的脸色阴沉下来:“布莱尔先生,我希望你能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你是想与我们卢森堡骚那家族为敌吗?这个后果将是你无法承担的。”

    



    对他们来说,原本他们已经很不抱希望了,毕竟奥波德都已经抢先到了这里,并且还是直接和仓储区的董事长直接搭上线的,怎么看都是比他们占尽了优势,这个时候聪明点就应该转身就走回去后再另想办法了,怎么能直接上去当面硬抢客户呢?

    可没想到周铭居然真的做成了,他说服布莱尔放弃了奥波德和自己签约。

    



    然而现在布莱尔却不管这些的直接表了态,这怎么能不让人惊讶,尤其是奥波德,他更是感到这是对自己的莫大侮辱。

    “布莱尔先生,我想刚才或许只是你开的一个玩笑,但是现在这种娱乐并不适合。”奥波德对布莱尔说。

    



    失败了并不丢人,只是技不如人,怕才真的丢人!

    阿方索和约克这才想起周铭之前的话,那时周铭要上,他们都认为周铭会被打脸,结果被打脸的却是奥波德,这可不仅仅是勇气的范畴了。

    



    如果刚才周铭还只是松口气的话,那么现在他则要开怀大笑了,因为刚才他能表现强势还能挽回,但是现在才想起来强势就只会适得其反了。

    就见那边布莱尔说:“我无意与卢森堡骚那家族为敌,但如果真有什么后果,就快点拿出来吧,我和我的仓储公司随时恭候。”



    布莱尔笑着向周铭竖起大拇指:“周铭先生是我见到最出色的商人!”

    



    奥波德最后丢下这么一句话然后离开了,布莱尔这时回头过来对周铭说:“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我们之间的合作了,我想你肯定不只是要仓库那么简单。”

    周铭点头:“的确,提前抢租仓库只是我对付奥斯兰计划当中的一环,目的是要他们三天后交割出来的矿石无处安放,逼他们在重新入库和找运输公司之间做出选择。不过就我而言,我可以提前恭喜布莱尔先生了,因为据我所知你除了经营仓库,还经营了一支颇具规模的航运公司。”



    ,



    (今天卡文严重,只有这一更了!)

    



    周铭这才松了口气,他心里暗叹奥波德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在现在这种被人唱衰的情况下怎么能服软呢?你的态度不正好印证了自己的话,如果布莱尔刚才的话只是试探,现在恐怕就真的要真的下定决心了。

    果不其然,布莱尔看向奥波德:“很抱歉我并没有在开任何玩笑,我的确改变主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