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猎狐赌
    前面的查理王子接过话头来说:“但或许这位周铭先生苦思冥想的办法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因为据我所知奥波德很早就去接洽了伯里克斯的主人布莱尔勋爵了,而那位周铭先生他在干什么呢?他和阿方索约克他们还在去寻找仓储区执行总裁的路上。”

    查理王子说着自己都摇头笑了:“不得不说和骚那家族相比,他不仅晚了一步,并且还找错了对象。”

    “当然我这么说并没有任何贬低他的意思,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了不起了,但还是那句话,他给自己选了一个不在同一数量级的对手,现在对方的智慧和所能调配的资源都处在碾压他的状态,他凭什么能赢?”查理王子一脸毫无悬念的表情说道。



    对于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伊丽莎贝回答,王子查理就能替她回答道:“那么我想胡安领主你的打算或许是白费了,因为昨天周铭他们就主动出击,去伯里克斯的仓储区了。”

    



    查理王子看向胡安和梅塞德:“所以我选择周铭的失败。”

    在他之后,梅塞德也说道:“让我们来分析一下现在的情况,奥波德已经找到了仓库的主人布莱尔先生,并且已经在选择仓库了,这个时候周铭他们才到那里,并且找的还只是一位执行总裁,我想这是没有悬念的。”

    “所以我也选择周铭的失败,尽管我的投资人阿方索和他走的非常近。”胡安抢先说道。



    “这可真是恬不知耻,你只是盗用了我的猜想,你这个小偷!”梅塞德愤愤道,随后一转话锋,“不过你以为这样我就没有办法了吗?我的选择也是周铭的失败。”

    这下轮到查理王子和胡安不干了:“梅塞德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三个人怎么可以都做同一种选择,这样还怎么决出输赢呢?”

    梅塞德却不管不顾:“这可不是我的问题,输赢是要建立在有可能的基础上才成立了。”

    梅塞德想了想说:“这么说吧,反正只是个游戏,既然你们把这个选项留给我了,那么但凡他只要有一点可能我都不会介意,然而这只有一种结果的选择,很抱歉我可没那么蠢。况且刚才胡安都已经抢走了我的选择,那么我做出这样的选择也能理解,就让这个游戏没有输家好了。”

    “既然是游戏,怎么可以没有输家呢?那这样的游戏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呢?”查理说。

    胡安也附和道:“硬币是必须要有正反面的,否则就成了笑话,你说我抢了你的选择,这真是太蠢了,明明是你自己的行动慢了而已,况且你们难道是准备把那个没可能的选择丢给我吗?”

    查理胡安和梅塞德在互相争执着,显然他们都不想那个选择落在自己身上,因为在他们看来周铭的失败是必然,而且是没有任何转机的那种。

    这一次还是伊丽莎贝女王站出来了。

    “小伙子们,看来你们的胜负心都是很重的,那么就让我来接受那个选择吧。”伊丽莎贝说,“如果我赢了,你们就去跟着那些猎人们去猎狐,如果你们赢了,就让查理去帮你们把火狐逼出来。”

    “嘿!这不公平,母亲大人这明明是你的选择,为什么倒霉的偏偏是我?”查理为自己鸣不平道。

    不过显然查理的哀嚎并没有人理会。

    胡安和梅塞德都拍手叫好:“这样才是最好的选择,非常感谢女王陛下,我想那些火狐们一定会喜欢王子的味道,能让一位王子为我们猎狐,这种事情我能吹一年啊!”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胡安和梅塞德都无比的兴奋,而查理则郁闷到快哭出来了,他甚至直接找来了一位猎狐经验最丰富的猎人,开始跟他学习该如何配合猎狗去进逼火狐去到自己想让他们去到的位置了,因为他已经确定这个活自己百分百做定了。

    就让自己尽一尽主人的义务吧。

    查理在心里这么给自己打气着。

    然而仅仅才几分钟过去,伊丽莎贝的管家就带来了一则惊人的消息:周铭赢下了伯里克斯仓库的合约!

    所有人当时就傻眼了,胡安和梅塞德都一下子差点没从马上摔下来,就连一直在学习猎狐的查理都不敢相信这个结果。

    “这怎么可能?布莱尔怎么会放弃奥波德那样的客户,转而和周铭合作呢?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吧!”胡安惊叫道,梅塞德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不住的问到底生了什么。

    那管家回答:“据说是周铭先生开出了比奥波德更高的价码,他把骚那家族在大不列颠的投资都算上了。”

    “我草!”一向优雅的梅塞德都忍不住的骂出了声,“还能不能再扯一点?那布莱尔就是白痴吗?怎么会相信这种价码呢?这根本是不符合逻辑的……”

    胡安和梅塞德都揪着头表示不能理解,但王子查理这时却回过味来了,他一脸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对胡安和梅塞德说:“那么你们这两个家伙,就快点去给我猎狐吧,我等着你们!”

    这下换胡安和梅塞德郁闷了,他们仰天长嚎:“怎么会这样!”

    只有坐在观光车里的女王伊丽莎贝皱着眉头呢喃道:“真是想不到他居然真的做成了,看来有很多事情是真要变了。”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各种任你观看



    就在暴雨停歇了的第二天,一个豪华车队驶出温莎城堡来到了斯比尔达高地,这是英国王室在伦敦郊区的一个私人猎场,王子查理、西班牙大领主胡安和汉诺威王子梅塞德带着他们的保镖骑着高头大马,牵着四十多条猎犬昂挺胸的走在前面,女王伊丽莎贝和她的丈夫由于年纪的原因,就只是坐着观光车在后面跟着了。

    为此,伊丽莎贝女王还和自己丈夫打趣说自己已经老了,未来该是这些年轻孩子们的了。



    查理和胡安梅塞德骑着马很慢在后面走着,和伊丽莎贝的电动车并驾齐驱。

    



    这时一直跟在后面的观光车突然开上前来,伊丽莎贝女王招手说:“那么小伙子们,或许你们的打赌时间到了,因为我的管家刚刚得到了消息,说周铭似乎并没有放弃,他和约克在仓库区和布莱尔奥波德正面碰面了,我可不认为那个倔强的华夏人会愿意投降认输。”

    “母亲大人,我想倔强的坚持并不等于胜利,尤其是在面对明知不可能的事情面前,却依然还要一意孤行,这只能证明他的愚蠢,就这样。”

    



    王子查理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穿着英伦最经典的红色盛装,显得意气风,有二十多条猎犬围在他身边。

    “知道吗?经过了这么多天的暴雨,那些火狐们肯定都饿坏了,暴雨过后肯定会拼命外出捕食,所以就算现在并不是捕猎的最好时候,但我们也肯定不会无功而返,而且经过暴雨洗礼的青草气息也让人享受。”查理回头对身后跟着自己的两位小兄弟说着。

    



    梅塞德当时就不干了:“嘿!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现在明明是我在说话,你怎么可以抢在我前面?而且你们都选择了周铭的失败,你们要我还怎么选?”

    胡安摊开双手说:“这可并不怪我,兄弟,谁让你进行了那么多没必要的分析呢?我们早在大学的时候,我们的老师就曾经教过我们了,行动才是最重要的,因为没有行动的证明,再美妙的猜想也永远只是猜想,看来在这方面我可比你强多了。”

    



    “天气好了,我们也用不着整天在房间里收看总是能占据最重要新闻的铁矿期货介绍了,但是今天早上出门匆忙,我都有点好奇最新的进展了。”

    胡安说着突然看向伊丽莎贝:“女王陛下,不知道您的投资人是否有找您哭诉,还是他干脆去找奥斯兰求饶了呢?”



    英俊帅气的汉诺威王子梅塞德甩了甩自己非常富有标志性的金色长,语气很不以为然说:“我想这并不是一个困难的猜想,毕竟约克和林肯他们已经被铁矿期货的价格吓到魂飞魄散了,只有那位华夏人一直在研究奥斯兰的情况,况且他也的确需要一次胜利来证明自己了。”

    



    听他这么说,胡安马上惊讶道:“这是谁的主意?反应倒是很快,看着奥斯兰他们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在铁矿期货上了,那么在其他方面的投入自然就减少了,他们宣布了要交割千万吨铁矿石,却并不意味着他们有能力马上租下存放千万吨矿石的仓库。这不是他们小气,而是他们想更好的合理利用每一分资源。”

    胡安说完想了想说:“那让我来猜猜,这个时候还能有这样的嗅觉和决心的,恐怕就只有那位华夏人周铭了对吗?”



    ,



    伦敦持续了一个星期的诡异暴雨总算停了,当天空的乌云拨开,第一束金色的阳光洒在地上,甚至都有人高呼感谢上帝赐予的光芒,高呼那是神迹了。

    



    他们很快到了地点,随着随行老猎人的一声呼哨,四十多条猎犬都被放了出去,撒欢的奔跑着,拼命寻找着火狐的踪迹。

    老猎人骑着马谨慎的跟在那些猎犬后面,至于查理他们则远远的缀在后面,毕竟说是狩猎,但实际上这种贵族狩猎一般都是猎犬和猎虎想办法把火狐给逼到他们面前,让查理他们轻松一枪打死。要是让查理他们跟着那些猎犬在山林里来回乱转,他们可不愿意,并且那也太没有贵族的优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