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他想做什么
    “分析的很不错,那么奥波德你认为我们究竟该如何进行改进呢?”奥斯兰突然问道。

    面对这个问题,奥波德顿时一下傻眼了,毕竟他只是泄一样的骂一骂,但要他真的想办法就不行了。

    当然奥斯兰也并没真的指望他,在仔细想了一下以后做出了决定:“今天下午的拍卖我们可以先试着少拍一点,先看看他们究竟是怎么打算再说吧。”



    在红堡的房间里,奥波德愤恨的痛骂出声,奥斯兰就坐在旁边的座位上皱着眉头,他们的投资管家米霍克站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奥波德和米霍克来到了山米尔拍卖行,他距离伦敦金属交易所不远,是极富盛名的资源拍卖所,很多品质达不到标准化要求,进不去交易所的货品都会被拿到这里来拍卖,还有很多交割了实物以后却又急于变现或者还有其他原因的,也都会拿来这里拍卖。

    由于最近卢森堡在伦敦金融市场创造了很多新闻,因此有很多记者就蹲守在山米尔拍卖行门口,见到奥波德和米霍克下了车,他们就一窝蜂的围了过来,汹汹问着诸如“对于萨拉戈基金公司跟着拍卖有什么看法”、“他们是恶意竞争”、“你们会不会有什么改变”这样的问题。

    对此,奥波德他们在保镖的护送下一路走到了拍卖行门口,他才突然停下脚步回头说:“我已经知道有人也跟着我们一样要拍卖交割出来的铁矿石,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可爱的行为,因为单纯的模仿是一种非常低级的做法,但站在卢森堡钢铁集团的立场,我非常高兴能看到这样的行为,因为他能为集团带来很大利益,或许我未来会向他们道一声谢的。”



    “阿方索先生你们是为何想到要跟着卢森堡集团一同拍卖那些铁矿石呢?是有什么目的吗?刚才奥波德先生说了他很想向你们道谢,说你们现在的做法给了他们很大的帮助,不知道你们是怎样的看法呢?他也说你们的模仿是很低级的,你们自己怎样认为呢?”

    面对这些记者的提问,阿方索在得到了周铭的肯以后直接表了看法:“我的看法很简单,什么奥波德卢森堡集团的,他们都懂个屁,我会好好告诉他们什么叫做投资的!”

    随着阿方索的言,现场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他们居然敢这么说,这不是公开在向卢森堡集团叫板吗?

    不过阿方索也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后面不管那些记者如何再继续追问他们都没再说话了。但尽管只是一句话,却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一次由于新闻舆论的影响,很多投资界的大腕也都来参加这次拍卖了,当他们听到阿方索在门口表了那么‘霸气’的宣言以后,一个个都纷纷摇头了。

    “这个阿方索也太自以为是了,难道他以为抢在奥波德前面买下了那些仓库就算胜利了吗?那他也太膨胀了,这样的人注定是会失败的。”

    “这个阿方索我认识,他以前并不是这样的性格,他也是很低调谦逊的,怎么今天会这么大放厥词呢?难道他真以为自己侥幸战胜了卢森堡集团一次自己就天下无敌了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只能说他真是肤浅低能了,这样的态度是肯定要吃亏的。”

    “看来阿方索他们算是完了,如果他们只是这样的话,奥斯兰那边至少能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弄死他的,我非常相信这一点!”

    “看到跟在阿方索他们身后还有一位华夏人了吗?我想这很有可能就是他的主意,那些华夏人就是这样乱出主意,真不知道阿方索怎么会相信他们的判断,拜托那种野蛮的国度怎么会懂得投资呢?”

    这些投资人的话有很多也被那些记者给收录进来,毕竟他们也都是很有投资眼光的,现在既然无法采访到奥波德和阿方索这样的正主了,他们的看法也是可以拿来做参考的。

    半个小时以后,拍卖开始所有人入场,很快这个偌大的拍卖会场就被坐满了,周铭阿方索约克和奥波德米霍克分坐在最前排的两边。

    奥波德主动向阿方索挥手致意,这一幕落入后面记者和投资人的眼里,顿时又是一片赞誉:“看啊!那不愧是卢森堡的大公储,多有礼貌,就算明知道是对手,但也要保持最基本的礼仪,你再看阿方索那边,骄傲的就是一群卑鄙的投机混蛋!”

    对于身后七嘴八舌的话,周铭和阿方索约克只能充耳不闻了,天知道他们是以什么为评判标准的。

    几分钟后,随着拍卖师入场,现场才安静了下来。

    拍卖师宣布第一件拍品,就是萨拉戈基金公司等十家投资公司所共同提供的,将要在明天进行交割的二十万吨来自巴西铁四角的66号铁矿石,起拍价是16英镑每吨,每次加价为o1英镑。

    当拍品和起拍价以及拍卖规则的公布,现场顿时哗然一片,尽管很多人在进来前就已经得知了一些消息,但现在亲耳听到还是让人感到无比惊讶。

    “没想到阿方索他们真的要拍卖铁矿石吗?那可是二十万吨呀,他们究竟是从哪里弄来那么多期货合约的?我一直以为卢森堡钢铁集团一下子要交割一千万铁矿石,金属交易所就再没有铁矿石,就算还有也是被人紧紧攥在手里等着价格涨上去呢!”

    “相比他们从哪里找来的二十万吨合约,我更好奇他们为什么要开16英镑的底价,虽然只是底价,拍卖开始肯定会往上加的,但是这个价格仍然还是太低了一些,要知道就算是期货市场里之前被那么多大投资者共同做空,他距离16英镑还有一段很大的距离,怎么现在拍卖反而要定这么低的价了呢?”

    “是呀!这完全想不通啊,如果是奥波德他们定这样的价格我还能理解,毕竟他们原本就是冲着这个目的来的,但是你阿方索,你只是为了投机而已,你怎么能这么做呢?你这不是反而在帮助他们吗?”

    不光是身后那些人的窃窃私语交头接耳,就连奥波德和米霍克也都是一脸茫然不懂。

    他们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同样的疑惑: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各种任你观看



    “卢森堡不愧是欧洲最会投资的地方,你看这半个月来咱们伦敦金融投资板块的新闻几乎都被他们给占了,先是以千万吨交割坑杀那么多投资者,到了现在更是要拍卖铁矿石,那可是千万铁矿石呀,能做出这样手笔有资格这样做的恐怕只有他们了,天知道他们刷新了多少记录。”

    “这个事情我有很深的体会,我们老板那么厉害的人,他对市场的判断从来都是很准确的,但是这一次仍然被坑了,那几天老板郁闷的几乎都要解散公司了。”



    “我想他们一定会很高兴,觉得那是在给自己送大礼吧。”

    



    相比奥斯兰,奥波德和米霍克都是脑子一片空白的,因此只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

    



    “虽然卢森堡那边很厉害,但萨拉戈基金公司他们联盟的应对也很不错啊,我听说卢森堡之所以被逼到去拍卖矿石,就是因为所有的仓库都被他们给抢先租下来了,他们的矿石没地方放,只能拍卖,否则我觉得他们应该对他们矿石有着另外的打算。”

    “那也能证明是卢森堡的应对非常优秀,拍卖矿石不仅直接解决了矿石的存放问题,甚至还可以利用期货和现货市场的联系继续推高期货价格,而那什么萨拉戈基金呢?他就只能跟在卢森堡的身后做他重复的事情,不得不说这种行为直让人作呕!”

    



    随着奥波德的话,让整个采访都洋溢起了一种欢乐的气氛了,但奥波德也就只说了这番话就进入拍卖行了。

    又过了几分钟,周铭和阿方索约克也来到了山米尔拍卖行,作为事情的另一方主角,他们自然也得到了媒体的重点关注,当他们才走下车,就立即有无数话筒被递到了面前。

    



    ……

    “这些阴魂不散的家伙实在太可恶了!”



    不等米霍克的话说完,奥波德就打断他道:“父亲,我想这根本不必考虑,我们只要明白他这么做就是针对我们来的就行。要是他们真那么喜欢模仿,我们就让他们模仿,总是根在别人屁股后面是肯定不行的!”

    



    奥斯兰挥挥手示意奥波德不要再说了,随后奥斯兰问米霍克:“你觉得他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米霍克仔细思考了好一会摇头回答:“非常抱歉奥斯兰先生,我也完全不明白他这么做的意义何在,因为要说他在帮我们推高期货价格也绝不可能,那样他更应该是留着手里的期货才对,现在这样根本说不通……”



    ,



    奥斯兰和周铭一前一后的宣布要拍卖铁矿石,这两条消息不仅震惊了温莎城堡里的大人物们,同样也成为了投资圈里最热门的话题,在各个投资人经常聚集的咖啡馆和酒馆里,从早上开始,所有人都在津津有味的谈论着。

    



    “但不管怎么说,卢森堡和萨拉戈基金双方都在现货市场抛售铁矿石,那么对应的期货市场价格肯定还有一个高峰,这个时候必须要入手合约了!”

    “铁矿石合约谁不想要?但问题是现在市场上早就没有合约了,都被各大投资机构牢牢握在手里等着赚钱呢!偶尔露出来几张那都被炒到了天价,根本不是我们能买到的。不过我很好奇,卢森堡那边他们得知有人在背后这么模仿自己会是什么态度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