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我买我买我买买买
    奥波德阴沉着脸表示明白,他仔细想了想,最终下定了决心对他说:“快,我们的起拍价降低到18英镑。”

    米霍克很惊讶,不过他也很明白,他们现在已经被逼到了墙角,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于是米霍克马上起身喊道:“等一下,我们是想要修改起拍价,由2o英镑改为18英镑。”



    可这些解释现在根本说不出口,或者说就算自己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因为市场就是逐利的,既然有了周铭他们的珠玉在前,自己的价格就算再如何公道,现在也有理说不清了。

    



    台上拍卖师显然没经历过这个阵仗,他为难道:“奥波德先生,我们好像并没有临时改价的传统。”

    “但也没有禁止临时改价的权力。”米霍克纠正他道,“我们也承认这样做有些不合规矩,但这是因为今天出现了突状况所致,我们也是为了避免流拍,相信作为知名的拍卖行,你们也不希望流拍这种影响声誉的事情生吧。”

    拍卖师沉默了,他本人是不希望开临时改价这个例外的,但流拍也的确不好,而更重要的是他从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拍卖师强调:“只有这一次机会,所以我希望奥波德先生能仔细斟酌再做决定。”

    这一次是奥波德站起来说:“我已经做出了决定,更改这次起拍价,由2o英镑改为18英镑。”

    台上拍卖师说:“那么好,现在我宣布第二件拍品,来自巴西卡拉加斯矿坑的64号铁矿石,他的起拍价为18英镑,其他规则不变,现在竞拍开始。”

    当拍卖师敲锤宣布,现场所有人还来不及惊讶的时候,阿方索却突然举手:“19英镑。”

    现场当即沸腾了,所有人无不惊讶的看着阿方索,都不明白他究竟是在干什么?就连奥波德也坐不住的站起来看向了那边。

    也不怪他们会这么惊讶,谁能想到刚才还是卖家的人现在居然摇身一变成了买家呢?你刚卖了自己的铁矿石转身就又买别人的,玩呢?有这闲工夫你和奥波德商量好交换一下各自的铁矿石多好,何必还要跑一趟拍卖行呢?这不完全多此一举吗?

    阿方索却并不管其他人的惊讶和疑惑,他只是在周铭的示意下站起来问拍卖师道:“难道在山米尔拍卖行,卖家就无权进行拍卖了吗?只是拍品恰巧与我们的东西很相似。”

    这不仅仅只是相似那么简单,根本就是完全一样好吧!只是其中含铁量的不同罢了。

    拍卖师反应过来忙不迭的点头:“当然不是,你们也有竞拍的资格,那么这位阿方索先生出价19英镑,还有没有比19英镑更高的了?”

    会场内这些人都很惊讶的交头接耳,但却始终无人应答,毕竟他们谁也不知道阿方索突然又要把铁矿石买回去是为什么,害怕落入什么陷阱里,此外阿方索也将价格推到了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19英镑每吨,就仅仅只比之前少了o3英镑每吨,为了这点利益,没有人愿意冒险。

    由于没人应答,最后阿方索理所应当的买到了那十万吨铁矿石。

    “现在我们进行第三轮拍卖,我相信很多人都对今天的拍卖有准备了,所以这一次的拍品仍然还是铁矿石,是由卢森堡钢铁集团提供的来自卡拉加斯矿坑的66号标准铁矿二十万吨,起拍价同样为18英镑每吨,同样每次加价最低为o1英镑。”

    这一次当拍卖师才宣布竞拍开始,阿方索再次举起了手:“19英镑。”

    现场再一次沸腾了,所有人这一次不仅惊讶还有些懵逼,毕竟说来眼前这一幕就和回放一样,同样的18英镑起拍,同样的一次叫价到19英镑。要说唯一不同的恐怕就是原本的64号铁矿石换成了66号铁矿石。

    这是巧合吗?还是有陷阱,亦或是那些该死的家伙在故意气自己呢?

    奥波德虽然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似冷静,但实际上心里却风起云涌郁闷要死,他的脸部肌肉忍不住的抽搐,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揪住周铭的衣领,把他吊起来先抽一顿然后再问他这是为什么。

    “阿方索他没有这么怪异,肯定是那个华夏人又要做什么卑鄙的事情了!”米霍克说。

    奥波德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废话,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只是现在我们在卖,他们在买,我们总不能禁止他买我们的东西……总之再看看吧。”

    这一次完全成了回放,也是和之前一样,由于阿方索的突然叫价,没人敢再竞争,因此最后这一次拍品仍然是阿方索买下了。

    “现在我们进行第四轮拍卖,这一次仍然还是卢森堡钢铁集团的拍品,同样也仍然还是明天将要交割的铁矿石期货,不过这一次是来自巴西铁四角的66号标准铁矿石二十万吨,和之前一样,起拍价为18英镑每吨,每次加价最低为o1英镑。”

    拍卖师的话似乎就昭示了一切,当他才宣布竞拍开始,仍然还是阿方索举起了手:“19英镑!”

    奥波德和现场其他人都感觉要疯了,怎么又来了,还有完没完了?

    就连拍卖师心底也是一阵恶寒:所有人都知道你阿方索是和卢森堡那边不对付的,但你们要搞什么斗争麻烦去其他地方好不好,这里是拍卖行呀,老盯着这拍卖算是怎么回事?

    见拍卖师愣神了,阿方索出声问他:“难道竞拍还没有开始,还是我有什么违规吗?”

    拍卖师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摇头说没有。

    于是这一次由于阿方索的出手,尽管拍卖师留出了很多时间给其他人,但他们用脚后跟想也都明白这里面有问题了,傻b才会再出手了,所以最终拍品仍然被阿方索拍得。

    拍卖师继续拍卖:“现在是第五轮拍卖,还是卢森堡钢铁集团的拍品……”

    阿方索仍然第一时间举手:“19英镑!”

    “第六轮拍卖……”

    “19英镑!”

    “第七轮……第八轮……第九轮……”

    “19英镑……19英镑……19英镑!”

    奥波德再也忍不住的彻底抓狂道:“你特么的有完没完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阿方索微笑道:“不干什么,买东西而已。”

    阿方索这个答案简直要奥波德疯狂到要揪下自己全部的头。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各种任你观看



    “恭喜这位买家以193英镑每吨的价格最终拍下了我们的第一件拍品,来自巴西铁四角的66号总计二十万吨铁矿石!”

    随着拍卖师的最后一捶落下,周铭他们的拍品被最终成交。



    “今天的第二件拍品仍然还是铁矿石,不过和之前的矿石所不一样的,这第二件拍品是来自巴西卡拉加斯矿坑的64号铁矿石,同样是明天交割的十万吨实物,起拍价为2o英镑,每次加价o1英镑。”

    



    现场立即被震惊了,所有人面面相觑,没有人想到会突然有这么一出。

    虽说在山米尔拍卖行并没有明令禁止临时改价,但事先定好的拍卖价格是多少就由多少起拍也是大家都默认的规矩了,怎么能想多少就多少呢?这岂不儿戏了吗?

    



    虽然这里是拍卖场,虽然现场的人基本也都是过来参加和观看拍卖的,但当拍卖师真的落槌表示拍品成交以后,现场仍然还是惊呼一片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没想到居然真的成交了!193英镑每吨,虽然这个价格被叫高了很多,但比起期货市场已经涨到了24英镑以上的价格还是低了很多,这一下买家就只需要再把买到的这些铁矿石们再给交易所里重新入库都是有钱赚的!要我看阿方索他们这么做就是根本就是来捣乱而不是真正想拍卖的!”

    



    没办法,拍卖师只好询问当值经理,另一边奥波德也打电话给奥斯兰说明这边的情况,开始动他们的人脉对拍卖行这边施压。

    最终在暂停一刻钟以后拍卖师宣布了拍卖行的决定,允许奥波德临时改价,但仅此一次。

    



    拍卖师的话又引起了现场的汹汹讨论,所有人无不在指责卢森堡集团这边的价格定的太高了,甚至还有人直接给了“一群想钱想疯了的家伙”这样的评价。

    这些话传到奥波德耳朵里让他很难受,其实他的定价才是真正的根据市场规矩来的,而周铭阿方索他们根本是在瞎搞的,16英镑的起拍价,拜托铁矿石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低的价格了好吗?



    “殿下,他们的这次拍卖很有可能是个阴谋!”旁边米霍克提醒道。

    



    突然奥波德似乎想到了什么:难道他们的目的就在这里?故意定一个很低的价格,让自己流拍吗?

    奥波德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因为自己现在的要任务就是要赶紧把这些交割出来的铁矿石想办法消化掉,否则要是回到运输方面,那就是在给他们送钱了,是绝对不允许的。而现在他们故意抛出二十万吨便宜的铁矿石就能堵住自己一千万铁矿石的拍卖,这笔生意怎么看都很划算。



    ,



    由于底价大大低于期货价格,因此周铭他们这二十万吨矿石非常抢手,哪怕每次叫价只有o1,也很快就被叫价到了19英镑,但期货市场的价格还摆在那里,这些铁矿石的价格最高也就这样了。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他们也只是单纯的在模仿奥波德他们的做法,实际根本不懂他们背后的含义,这样会有这种感觉就也在情理之中了。”

    听着身后人们的汹汹议论,奥波德显得十分满意和高兴,而接下来就轮到他们的拍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