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以退为进
    这下奥波德更懵了,他感觉自己脑门上被打了一万个问号,自己不是擅自妄为做错了,才让你亲自出面道歉吗?怎么现在还说局面有利,难道自己做对了吗?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奥斯兰告诉他:“其实原因很简单,我现在需要一个弱势的方式去面对那个华夏人。”

    奥波德还是不明白,因为一直以来在奥波德的想法里,既然谈判,就肯定是要占据优势的,怎么还要去弱势呢?



    原本奥波德是不敢这样和父亲顶撞的,可今天他也的确是被那周铭给气疯了,恨不能要把他抽筋拔骨的那种,所以现在怎么都不肯认错。

    



    奥波德仔细想了想,的确不管任何事情,只要自己愿意的话,总是能多多少少找到一些问题的。

    就像是这一次的谈判一样,自己的下马威他直接起身走人让自己被动,奥波德也相信即使让他直接去见父亲,不管父亲如何掌控了谈判,提出怎样的条件,他也肯定都能从中找到问题来应对的。

    “既然我们每次先动手总是能被他找到破绽的话,那么何不放弃先手,把自己弄成弱势方让他来主导这次会议呢?这样自己也可以找找他的茬了。”奥斯兰解释。



    “那么奥波德我问你,如果你是那个华夏人,你会要提什么条件?”奥斯兰问。

    “那当然是会要所罗门宝藏投资集团的股份,或者是要钢铁集团在这边的炼钢厂呀!这些可都是我们的核心。”奥波德毫不犹豫回答。

    “那么你怎么知道这些是我们家族在伦敦这里的核心,最重要的部分呢?”奥斯兰问。

    奥波德面对这个问题一度认为自己父亲是不是疯了,自己怎么知道?自己是卢森堡大公储是他的儿子,也是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尽管自己还年轻,但也参与了很多家族事务,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但随后奥波德就猛然反应过来了:对呀!自己是骚那家族的王子,所以自己才知道这些,那个华夏人他凭什么知道呢?

    从奥波德脸上的表情,奥斯兰知道他已经想通了。

    “看来你终于想明白了,问题就在这里,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华夏人,他不了解我们的产业结构,不知道我们的产业核心,怎么知道该如何提要求呢?”

    奥斯兰微笑着说:“我虽然承认他在投资领域很有天分,但很多事情并不是有天分就足够了的,缺少相应的信息支撑,再强的天分也就那样了,这些我在三十年时间里已经见的太多了。”

    奥斯兰接着又说:“不过或许信息这方面的问题还可以通过勤奋来弥补的话,那么还有一点就是他无论如何也解决不了的,那就是眼界。”

    “还记得很早以前我给你讲过的那个关于眼前世界的故事吗?”奥斯兰问。

    奥波德点头回答:“我记得,父亲您说过每一个人都是坐井观天的青蛙,每个人都会把自己所看到的当成世界的全部。”

    “如果世界是一栋金字塔,那么最底层居住着的就是一群穷人贫民,他们居住的地方脏乱差,甚至找不到一个干净的厕所,他们身边充满了暴力犯罪和毒品,所以他们会认为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肮脏和充满罪恶的。”

    “而往上面一层,那里居住着的是普通的上班族,他们每天像勤劳的蚂蚁一样定点上班下班,每个月绞尽脑汁就只为了那一点微不足道的可怜薪水,或许还不够偿还自己的房贷车贷,以及信用卡的,所以他们认为这个世界就是要这么辛苦工作的。”

    “再往上居住的是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相比底层的穷人和下层的上班族们,他们看起来是很光鲜亮丽的,他们也很博学多才,很多人甚至在各自的领域颇有建树,他们人生最大的目标就是找一个顶层的富豪作为依靠,然后把自己所有的才智和学士都奉献给顶层的大人物们。”

    “而最终在顶层掌控所有人的,就是我们了。”奥波德说。

    奥斯兰很高兴的点头:“没错就是这个故事,他让金字塔内每一层的人们都只能看到自己那一层的世界,也就是说他们的眼界无论再高也是在自己的世界里而已。”

    “那么再说那个华夏人。”奥斯兰说,“他的投资策略的确让我们很头痛,也让阿方索和约克那样的投资人推崇备至,但也就那样了,他的眼界只能看到市场里的数字,却永远无法明白这些数字究竟属于谁。”

    “简单来说,就是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像国王一样思考,所以无论世界如何发展,我们有眼界我们永远是贵族是豪门,他们无论如何努力,都只会是我们的财富管家而已。”

    奥斯兰又说:“那么现在不管他提了什么要求,不管是钱还是公司股份,甚至包括奥波德你刚才提到的那些,我们都可以给他,毕竟现在我们需要的是度过这次危机,只要我们的资金能从铁矿石上被解放出来了,接下来随便再布置一些什么事情,很快就能再赚回来了。”

    “父亲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我们不管答应他什么条件,都只是暂时寄放在他那里而已,很快我们会再拿回来的。”奥波德说。

    “就是这个道理。”奥斯兰非常自信道,“因为我们的眼光永远能比他看的更远,所以现在我们看似在退让,但实际上我们却早就更进一步了!”



    沉闷了一段时间之后,奥斯兰突然说道:“不准备对你之前的行为说点什么吗?”

    虽然奥斯兰的语气平淡,但听在奥波德的耳朵里却让他十分害怕,毕竟今天这个事情就是他擅自做主才造成的,更重要的是要奥斯兰出面道歉才挽回,这怎么能不让他恐慌?



    奥波德的心里在打鼓,其实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刚才究竟哪里来的勇气,怎么就敢和自己父亲这样说话了,这让他十分后悔,可这个时候再后悔也并没用了,他很清楚自己父亲的性格,即便这时道歉也仍然逃不过惩罚,那么与其这样还不如痛快说了。

    



    “谈判是一项艺术,是需要根据不同的对象来调整策略的,一般来说都要占据强势没错,但我们的对手不一样,他是年轻的华夏人周铭,之前我们一直强势,但是显然没有作用,那么继续下去肯定也不会有好结果。”奥斯兰说,“因此与其继续下去,还不如反其道而行之,我们弱势一下看看。”

    “当然我也并不是随便拍脑门想出来的,而是根据先手破绽延伸的。”奥斯兰解释,“我相信你肯定明白一个道理,不管任何事情,找问题总是最简单的,那么每次都是我们先动手,看起来好像我们总是强势一方,但实际上我们作为先手一方,还是很容易被他找到破绽的。”

    



    于是奥波德把头埋的更低了,嘴里嘟囔道:“父亲我感到非常抱歉,这是我没有预料到的结果,但我也真的不想这样,我只是想给父亲您提供一些帮助,我……”

    奥斯兰皱起了眉头,语气很严厉道:“大声点,我听不到你在说什么,你这个不敢抬头的愚蠢懦夫!”

    



    奥波德这才恍然明白过来,他高兴道:“父亲您真是太聪明啦!我知道父亲觉得如果我们非常突兀的成了弱势,肯定会引来他的怀疑,但现在我们又拖不起这个时间,所以正好我要给他一个下马威,他直接很不给面子的走人,父亲您亲自过来道歉,就很自然的把自己摆在了弱势方啦!”

    随后奥波德又有些担忧:“可光这样还不够吧?毕竟如果他是优势方,就会占据主动,万一他要提什么条件怎么办?”

    



    奥波德暗暗下了决心,他用力的咬咬牙又说:“父亲,我只是想给那个华夏人一个下马威,所以才故意要把他们晾在那里不告诉您的,我承认处理的不够圆满,但这的确是一种谈判的手段!”

    “这是一种谈判的手段,所以你就认为自己这么做没问题了吗?”奥斯兰又问,他的语气也更寒冷了,让奥波德的灵魂都感觉在颤栗了,但他依然还是倔强的点了头。



    奥斯兰自然能看出来他的想法,于是奥斯兰又说:“你不需要瞎猜或者不必要的担心,我的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是真的觉得你做的很好,因为你的做法,给我大开了一个十分有利的局面。”

    



    可奥波德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处分,另一边奥斯兰却露出了笑容:“你做的很好!无论是你做的事情,还是你刚才的坚持。”

    奥波德当场懵了,他完全不明白奥斯兰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父亲他被气乐了吗?



    ,



    相比周铭车里阿方索和约克的兴高采烈,前面奥斯兰和奥波德俩父子车里的气氛就很压抑了。他们面对面的坐着,奥波德低着头,一点抬头看自己父亲的勇气都没有。

    



    奥斯兰的话一句句扎进了奥波德的心里,让他感到异常痛苦,这时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昂起头来说:“父亲我并不是懦夫,我也并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任何问题!”

    “你说什么?”奥斯兰阴沉着脸问,语气冰冷让奥波德不由自主的牙床都在打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