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 想要什么
    这如何能让他不激动?

    另一边约克也问:“那么奥斯兰大公,如果我还想再加上伯明翰的炼钢厂股份呢?”

    奥斯兰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皱着眉头想了想才说:“我们一共在伯明翰掌握三家炼钢厂的股份,现在我手上没有资料,无法知道那些炼钢厂的准确估值,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价值肯定都超过了一亿英镑。”



    “我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毕竟只有胜利者才有权决定条件不是吗?”奥斯兰说,“而对我们来说,只要是不超过这千万吨铁矿石价值的条件,我都可以答应。”

    



    “勉强接受就是同意了吗?”约克不可置信问道,他的语气甚至激动到有些颤抖。

    他不能不激动,因为原本约克就只是那么试探性的一问,并没想奥斯兰会真的答应,或者说就算奥斯兰会答应,最多也只是答应转让部分股份,毕竟那可是卢森堡钢铁集团在这边建立的炼钢厂,哪能想到他会给的如此痛快呢?

    “我当然同意,如果我不是怀着百分之百的诚心,我就不会坐在这里了。”奥斯兰说。



    什么样的人注定只能看到什么样的世界,你们的眼光短浅的就像是市井小民一样,就算让你们侥幸赢了一局又如何?你们除了拿到这些钱以外根本没有任何进展,再说你们以为拿到手了就会是你们的了吗?

    那真是太天真了!只要我们的资金从铁矿石上被解放出来,只要我们度过了这个难关以后,我们随时可以收回这些,并且还会要你们付出更多的利息!

    我会让你们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是豪门贵族,而你们最多就只配给我们当财富管家!

    等着吧!只要过了这一关!

    奥波德在心里这么想着,双手暗暗握拳,他的想法充满了傲慢。

    奥斯兰看了看他们问:“那么我想我们现在已经达成协议了对吗?”

    阿方索和约克拼命的点头,但这时周铭却说:“不好意思大公阁下,协议并没有达成,因为他们只是提出了一些试探性的想法,而我才是真正做决定的人。”

    周铭这突如其来的反对让奥斯兰当时就愣住了,他下意识问:“那么周铭先生的决定如何呢?”

    “我并不接受他们的意见,因为我觉得这样太蠢了。”周铭回答。

    这个答案震惊了所有人,阿方索和约克马上你一言他一语的说道:“周铭先生你为什么不接受呢?那可是一亿英镑呀,非常庞大的资金,就算我们有十一个人要分,每个人仍然也还能分到千万,而周铭先生你作为核心要拿走两千万甚至更多我们也都会同意的!”

    “不仅是这些钱,更重要的还是伯明翰那些炼钢厂的股份!”约克十分着急说,“那三家炼钢厂可是整个大不列颠最好的钢厂之一,是卢森堡钢铁集团在这边的核心产业呀!现在他们居然要把这些钢厂的股份全吐出来,我们为什么不接受呢?已经没有比这更优秀的条件啦!”

    奥斯兰这时也很适时说道:“周铭先生不会对这些条件还不满足吧?这已经是极限了,周铭先生可不要贪心不足呀!”

    阿方索和约克也都在旁边帮着劝道:“对呀!周铭先生,奥斯兰大公阁下他能答应我们提出的这些条件已经足够证明他的诚意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呢?至少你也可以先说出来讨论看看呀!”

    听着阿方索和约克这一句又一句的劝慰,周铭很不耐烦道:“都给我闭嘴吧!”

    只一句简单的怒斥,就让他们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噤若寒蝉。

    奥斯兰见到这样的情况,顿时让他心头一凛,不过表面上仍然带着微笑说:“看来周铭先生你们内部的意见并不统一嘛,但他们的意见也是很重要的,或许周铭先生你可以试着考虑一下。”

    这时周铭却抬起头定睛看着奥斯兰:“原来奥斯兰大公阁下很希望我接受那样的条件吗?或者说在你眼中,我们就是一群眼里只有钱的守财奴呢?或者说你们很期待我提出这样的条件,然后你们好尽快的用钱打发我们,就像打发乞丐那样,只是我们要的比乞丐要多很多就是了。”

    奥斯兰着急想否认,周铭却接着补充道:“对了,或许在你们看来这些钱并算不了什么,就算给我们了也无所谓,反正只要你们的资金被解放出来,只要你们度过了眼前的危机,早晚都是能拿回来的对吗?”

    周铭这句突如其来的反问让奥斯兰深深皱起了眉头,眼睛也危险的眯起来了,因为这位卢森堡的帝王,他第一次感受到局面不受掌控了。

    “其实我很理解你们,毕竟你们所见到的人都是这样,所以你们理所应当的会认为所有人都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很抱歉,我是个例外。”周铭说。

    不可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这该死的华夏人周铭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奥波德疯狂的在心里咆哮起来:这不属于你的台词!你应该和阿方索约克一样,只是我们这些豪门的财富管家,是我们的赚钱助手,所以你的眼睛就应该盯在钱上,难道上亿英镑都还填不满你的**吗?为什么你还能那么淡定的说出我们的打算呢?

    还有什么看到的人,那不也应该是我们的理解吗?

    坐井观天只能看到眼前世界,所以变得眼光短浅的应该是你这个华夏人才对,你凭什么还反过来说是我们呢?

    奥波德是真的着急了,毕竟原本一切都进展那么顺利,你看看阿方索和约克,他们都是掌控至少十亿基金公司的大投资人,可他们就能接受一亿英镑的补偿,还有伯明翰的炼钢厂,为什么你就不能和他们一样接受,不能被这些钱给收买呢?你到底还想要什么?

    “我到底想要什么?这其实是一个好问题。”周铭随后转了话锋,“但实际上这个问题并不应该问我,而应该问奥斯兰大公你们,究竟你们想要什么?”



    坐在这里,奥斯兰先定睛看了周铭好一会才说道:“周铭先生,哈鲁斯堡一别并没有多长时间,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们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再见面,你可知道亲自追出去道歉然后请你回来,这是任何人都没有过的待遇。当然如果不是奥波德擅自做主激怒了你,或许你也不会有这样的待遇。”

    周铭耸了耸肩:“那么奥斯兰大公你说这点是想说明什么呢?我的运气很好吗?还是你并不服气?”



    周铭想了想问:“那么大公阁下打算如何认输呢?”

    



    “当然这些炼钢厂我们所持有的股份也才只有35个百分点,这样相加起来,所有股份肯定超过了一亿英镑。”

    奥斯兰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才说:“虽然这样相加我们的付出超过了两亿英镑,也肯定超过了铁矿石的价值,但是如果你们能真的遵守协议,让我们的资金从铁矿石上解放出来,我也可以勉强接受。”

    



    奥斯兰笑了:“我想说是你的运气很好,我也同样不服气,但这并不意味着能让事情重来一遍,既然事情无法改变,就只能继续下去,这也是我会亲自追出去向你道歉的主要原因,我是真心希望能解决问题的。”

    “这么说你这是在向我们表示认输了吗?”周铭问道。

    



    在奥斯兰的身旁,奥波德看向阿方索和约克的眼神不加掩饰的轻蔑和鄙夷。

    果然和父亲之前所猜测的一样!这些蠢货的眼中就只能看的到钱,和那些在泥水里滚打的贫民窟垃圾们一样,只要给了足够的钱,他们就会哈巴狗一样的伸出舌头摇动尾巴。

    



    奥斯兰却摇头说:“其实今天原本我准备了很多条件,包括经济补偿或者一些公司的股份等等这些,但是在我出门前就已经把这些条件都给扔掉了,因为作为一个失败者,没有任何提条件的权力。”

    “所以你打算让我们来提条件?”周铭问道,微微皱起了眉头。



    阿方索倒吸了一口气,那可是一亿英镑呀,虽然肯定会是他们十一个人平分,最后到手上不足一千万,但那也非常惊人了!这是他们在铁矿石的期货操作上不可能赚到的数字,就算是他们所掌握的庞大基金,恐怕也需要所有操盘手在行情好的情况下,一个月才能赚到的收益,但是现在他们马上就能拿到手。

    



    听他这番话,阿方索和约克高兴到简直要条起来了,阿方索甚至都忍不住问道:“真的是任何条件都可以提吗?如果我要一亿英镑的补偿呢?”

    “一亿英镑是一笔不小的赔偿,但是如果你们坚持,我可以答应。”奥斯兰回答。



    ,



    奥斯兰和周铭他们先后回到了红堡,有了之前的教训,这一次奥斯兰他们非常痛快带着周铭他们到了城堡大厅,双方面对面坐下。

    



    奥斯兰点头:“我认输,现在有上千万吨的铁矿石在我手上,我必须要想办法把这笔资金从铁矿石上解放出来,为此我不能不认输。”

    奥斯兰的坦诚让周铭颇感意外,但同时也让周铭感觉到了危险,毕竟他可不会相信这位纵横商政两界三十年,为卢森堡打下一片天的国家元首是一个朴实的老实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