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夺回哈鲁斯堡笑话
    现在凯特琳的任务是要将所有的家族产业都集中起来,就必须要厘清这些东西,这个工作量,哪怕是凯特琳这样的金融天才,再加上整个金融班同学们的帮忙,他们在哈鲁斯堡也仍然忙了个昏天暗地。

    中午时候,凯特琳躺在书房的沙发上小憩一会,金融班叶凝带着另外两名女孩帮她在继续处理工作。

    突然外面传来急急忙忙的脚步声,叶凝马上起来走向门口,见是李阳,她皱着秀眉轻声娇斥道:“李阳你怎么回事?没见凯特琳姐姐她在休息吗?她每天都睡不了四五个小时,你以为都和你一样精力过剩吗?”



    不过并不是每一位董事长都一定要百分百拥有公司的股份,只要自己掌握的股份占绝大多数,公司的主导权在自己手上,那么公司就还是自己的。一如企鹅的最大股东不是老马,某宝的最大股东也不是某云,但人们提到企鹅和某宝,提到他们的政策,依然第一反应就是那两匹马一样。

    



    李阳知道自己做错了,又被叶凝这么一骂,他顿时蔫了吧唧。

    李阳来到凯特琳面前,他正准备给凯特琳道歉,凯特琳却先说道:“我其实刚才也没睡着,在想事情,没关系你有什么事情就先说吧。”

    显然凯特琳是故意这么说的,因为她在说这话时,李阳能明显感觉到她的疲惫。



    听李阳这么说,凯特琳还没有表示,叶凝就先表示了不满:“李阳你带来的这都是什么消息?安德烈他们这段时间不一直是在魏腾庄园那里办酒会吗?天天如此,这样的消息也需要来打扰凯特琳姐姐的休息,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这点判断力也没有?”

    李阳低下了头,凯特琳却摆手表示:“没有关系,而且我相信李阳同学带来的消息肯定不会那么简单的,不妨先听他说说看好了。”

    李阳很感激向凯特琳道了声谢,然后才说:“今天的酒会的确很不一样,过去他们只是在那里聚会,不过今天他们是在讨论如何进行夺回哈鲁斯堡的计划了,我得到的消息他们有人能联系到哈鲁斯堡银行和投资公司的高管,目的就是要掌握家族产业的话语权,然后倒逼凯特琳姐姐放弃继承权。”

    听李阳说完,叶凝马上表示:“这些该死的家伙,果然都没安好心,从一开始我就知道!”

    随后叶凝又说:“凯特琳姐姐,我们不能再放任这些家伙了,必须要对他们采取一些措施,否则他们要真做点什么,对我们现在都会很麻烦的。”

    李阳也点头附和说:“是呀凯特琳姐姐,我们现在整天面对那些投资人面对那些法律文件就已经很烦了,如果安德烈他们现在要来找麻烦的确有点难处理,我们可以先解决他们再做事。”

    叶凝不满嘟囔了一句:“那些混蛋,我们都已经放过他们了,他们怎么就不知道感恩,不能消停点呢?还夺回哈鲁斯堡计划,这哈鲁斯堡从一开始就是凯特琳姐姐的,他们才是强盗好吗,现在还搞的自己像受害者一样,他们那些人还要一点脸吗?”

    凯特琳第一时间并没有回答,她仔细想了一下先问道:“他们为什么会选择今天讨论夺回哈鲁斯堡的事,是伦敦的拍卖会出现了什么变故吗?”

    不能不说凯特琳十分能抓重点,她知道当初既然安德烈选择了主动交出权力,那就证明他是要蛰伏了,如果没有很好的变故他就算再渴望也肯定不会动手的,那么今天他突然有了这样的安排,显然哪里出了变故。凯特琳想来想去既然自己这边没有,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在伦敦周铭那边了。

    叶凝想了想说:“凯特琳姐姐我想起来了,三个小时前奥波德终止了拍卖会,奥斯兰邀请老师去他的红堡进行谈判。不过我得到这个消息已经很晚了,那时候凯特琳姐姐您正在休息,所以我才没有打扰您……”

    叶凝后面的话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都成了蚊呐一般,显然她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不过凯特琳显然并不在意这些,她恍然大悟说:“原来他们是在打这个主意。”

    叶凝和李阳则都是一脸茫然,他们浑然不明白这里面能有什么变故,随后凯特琳只好把奥斯兰的谈判传奇告诉了他们。

    “他们都想着奥斯兰能在谈判桌上打败周铭,让周铭和胡安他们的联盟瓦解,他们就趁着这个机会发难,发动他们所有的关系向我们逼宫。”

    凯特琳叹口气说:“虽然我继承了家族,但家族里很多人还是三心二意的,我一时之间又不可能全部把这些人给换掉,所以他们要真铁了心这么做,恐怕家族的产业就会分裂大半出去。”

    叶凝和李阳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李阳不可置信喃喃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不就是一次谈判吗?哪里会有那么大的影响。”

    叶凝也说:“是呀凯特琳姐姐,首先说着只是奥斯兰那个失败者的求和谈判,哪可能有那么大的影响呢?就算真的有那么大影响,老师也一定会明白的,他就一定会赢,我们就等着听老师的消息吧!”

    原本凯特琳想说原本奥斯兰就创造过那样的奇迹,并且他在这三十年来谈判桌上从没吃过任何亏,任何想让他吃亏的最终都失败了。

    不过最后凯特琳却并没说出来,她听了叶凝和李阳的话,她也重重的点头道:“我当然也相信周铭,他不会让我们失望……不,我甚至认为周铭他不仅不会让我们失望,他还会带给我们惊喜!”

    就像是要向他们证明一样,随着凯特琳说完,金融班班长匆匆进来激动的说:“凯特琳姐姐,是老师的好消息,伦敦老师和奥斯兰大公的谈判结束了,奥斯兰大公决定无条件归还萨森克等三十家公司给我们啦!”

    听到这个消息,李阳当即高兴到要跳起来了,他哈哈笑道:“我就知道会这样,我就知道他们那个什么夺回哈鲁斯堡的计划,实际就是一个夺回哈鲁斯堡的笑话!”



    哈鲁斯堡作为拥有上千年历史的古老家族,并且作为王族就有超过七百年的时间,虽然在摘下王冠后因为内讧消沉了很长时间,转型也出了一些问题,但那么长时间所累积的财富和影响力还是非常惊人的,尤其是这么长时间,哈鲁斯堡家族早就通过各个家族旁支和联姻等手段触及到了很多产业。

    和其他从退出王室的豪门贵族们一样,哈鲁斯堡也是以银行为核心,建立有自己的投资集团和保险公司,并通过这些金融机构去收购其他产业的股份。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是很难以置信的,怎么自己的产业还是和别人共有的呢?但事实这却是很多家族在扩张时资金不足情况下最好的解决办法,更重要的是一种合伙人理念。

    



    被叶凝这么一骂,李阳有些讪讪的耸了耸肩,他正要说什么,就听里面凯特琳说:“是李阳来了有什么事吗?让他进来吧。”

    原来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凯特琳已经起来了,这让叶凝更怒了,她瞪着李阳说:“都是你这个蠢货,你这毛手毛脚不过脑子的家伙气死我了!”

    



    比如哈鲁斯堡所在的阿尔萨斯是著名的矿产区,有油田有矿山,因此哈鲁斯堡直接和间接控制了近三十家炼油厂和机械制造公司,除此之外还控制着三家制药,以及和旁波拿破仑家族共同控制的超过三十个葡萄园。

    而除了在阿尔萨斯本地,哈鲁斯堡在其他地方的投资也有很多,比如在德国著名鲁尔工业区的各种机械加工厂,在布鲁塞尔的房地产公司,甚至还有在瑞士还和其他家族共同拥有三家钟表公司,以及五家在纳斯达克上市了的美国科技公司等等多不胜数。

    



    李阳很自责,但他也明白现在与其纠结这个,还不如赶紧把事情说了让她接着休息。

    想到这里,李阳马上说道:“凯特琳姐姐是这样的,在魏腾庄园那里,安德烈和其他一些家族成员们,又在进行酒会。”

    



    毕竟像某干妈那样拒绝上市拒绝分股,一直秉承自给自足的经营理念,有了余钱才去扩大生产,这样的终归只是个例,更多的还是要寻找其他资金入股扩大规模的,因为这样才能拥有更大抵御风险的能力,和让自己能够更快速的发展和抢占市场。

    很多人担心其他资金的注入会影响公司的决策和所有权,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也是由于哈鲁斯堡的产业股权很乱很杂,还有很多地方权属不明,以及被其他财团家族恶意利用收购和控制等,要整理起来也就更麻烦了。

    



    更重要一点,如果你连在其他资金进入以后继续控制公司的信心都没有,那你的企业家之路也就基本到这里了。

    现在哈鲁斯堡的产业股权也是如此。



    ,



    和悠闲到每天酒会的魏腾庄园不一样,哈鲁斯城堡里却是一片繁忙,金融班的同学们在他们老师周铭的一声号令下都搬过来了,帮助凯特琳进行家族信息的整理工作。

    



    当然哈鲁斯堡的财富可不是只有公司,还包括其他国家或者企业的股票债券,以及保险公司的保单和银行存款,还有像百慕大城堡那样位于世界各地的不动产等等。

    这些财富产业是非常多而且繁杂的,并且很多产业之间又相互没什么关联,本身要把这些产业给整理归类就是一件很让人头疼的事,更不要说这些产业里面有超过80以上都是和其他集团或者家族共同控股拥有的,甚至包括哈鲁斯堡银行和投资基金这样的核心产业,以及葡萄园和城堡这样的不动产,只有很少一部分是百分百自己掌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