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 不打盹的兔子
    凯特琳微笑看着周铭用力的点了头。

    凯特琳完全信任周铭,毕竟这么多人都拿他没办法,在他身边就是很有安全感的。

    “那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凯特琳问。



    并且不仅是这些家族,还有在那个魏腾庄园里的安德烈那些人,他们可都是天天憋着劲想要搞复辟的,显然他们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这就是周铭的打算,其实就周铭而言,他是没有真正成立一个财阀家族经验的,不过好在他也见过了美国的一些财团,也参与了唐然加州财团的争夺。可以说周铭没吃过猪肉也看过了猪跑,也算是知道一些规矩的,所以他也像其他财团一样,先把产业互补搞起来,搞成一个优势互补资源共享的大托斯垄断组织。

    当然周铭也会注意其中的股权分配,毕竟现在全世界各个国家都是存在反垄断法的,万一被怼就没那么好玩了,现在就需要慎重考虑了。

    周铭和凯特琳都明白这种事情不可能操之过急,必须一步一步慢慢来了,所以他们就先回去城堡,很快找来了金融班的同学们一起讨论。



    周铭凯特琳和这些金融班的同学们就坐在城堡大厅里,周铭很直接的告诉了他们现在哈鲁斯堡所面临的局势,也很直接表示他们必须要把所有的产业结合起来组成一个坚实的联盟,这样才能对抗其他家族。

    不过那些都是后话,现在他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先把这些新收回来的企业给全部厘清。包括他们现在的经营情况和债务情况以及企业目前的资金情况,除此之外还需要对企业现在的生产能力销售渠道以及人员配置进行评估。都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那么在企业管理上也是如此。

    很多人都以为企业老板都是开开会打打高尔夫球,到处买买古玩字画,去马尔代夫包个岛度个假就能把企业的未来给决定了,就能带着公司成为世界五百强了。

    实际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简单,作为企业老板家族的首领,他们考虑的要比每一个人都多。

    试想一个整天只知道玩耍的老板,他怎么能知道自己企业现在的生产规模是怎样?怎么能知道企业的销售人员做出了多少业绩?企业的银行账户里还有多少钱?每一个员工应该开多少工资多少奖金?

    如果不知道这些,他又如何能做出未来的发展计划?如何能保证自己的发展计划不是大跃进一样的脱离实际呢?难道只是看报表吗?那你又怎么能知道这些报表会没有水分呢?

    所以后世经常能看到某化腾那样级别的老板仍然会体恤员工的保险和座椅问题,娃娃笑公司李庆远坐上华夏首富时仍然保持每年超过两百天以上的出差和对各地经销商的联系慰问,那并不完全是一种作秀,而是只有当他们把公司从生产到财务,从管理到员工的各种问题都搞清楚,确定自己的员工还是很有凝聚力以后,才能踏实的睡觉啊!

    如果哪个老板整天只知道四处旅游,或者把心思都放在找各种商务模特或者海天盛宴上,对于公司的事情就只是做甩手掌柜,只是在开会的时候出来一下指点江山,这样的企业不论曾经多么辉煌,肯定都要完了。

    对于这点,周铭在他前世的几十年时间已经见到了太多,所以现在他到了这一步,自然要想办法权力避免了。

    有人曾经比喻商界就是一场龟兔赛跑,或许每个人的起跑线和奔跑速度不一样,但只要有人走了弯路或者停下脚步,总会被人追上甚至超过的,现在想想这么说也很有道理。

    而现在周铭和凯特琳在这里的会议,就是想争做那只永远跑在前面不去打盹的兔子!

    这一次会议开了很长时间,他们开始的时候还是白天,但当结束的时候却已经到了凌晨。

    每一个人从椅子上站起来都是头昏脑涨的,这很正常,毕竟在这超长的会议上,他们讨论了太多东西,要想全部记住是很头疼的。

    随着同学们一个个离开,周铭和凯特琳也要起身回去睡觉了,顺便再把刚才的会议内容整理一下,但突然他发现还有人坐在座位上没有动,他是金融班的班长陈树。

    周铭很好奇问他:“还有什么事吗?”

    陈树犹豫了好一会说:“老师,我有个事情想和你说。”

    周铭有些皱了眉头,因为周铭知道陈树是整个金融班里最稳重的老大哥,不管做任何事情都很果断,但他现在回答自己的问题却那么犹豫,周铭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问题。

    于是周铭坐到了陈树身边说:“陈树,你是金融班最好的班长,而我是你们的老师,我认为在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应该是值得你们去信任的。”

    周铭很清楚既然陈树会这么犹豫,肯定是遇到了很难的问题,所以周铭的措辞非常谨慎。

    但陈树显然会错了意的急忙解释:“老师我没有任何不信任你的意思,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为什么会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呢?都说金融班里最能言善辩的一直是李阳,但其实我知道应该是你陈树才对,他只是说话更急躁罢了,所以既然你觉得那么难以启齿,肯定是很困难的事情对吗?”周铭说。

    陈树又犹豫了一会才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告诉周铭:“老师,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情,是和我自己有关,是我表哥他要我去伦敦。”

    周铭很惊讶的看着陈树,对他的话感到不理解。



    周铭和凯特琳亲自为他们送行,周铭在门口向他们挥手道:“再见,你们都是好人,我很希望能再有机会和你们进行更多这样的会议,我会想你们的!”

    听到这话,很多家族代表尤其斯蒂安,他们当时就一个踉跄,脸上当时就抽搐起来,心里在一个劲的骂娘:特么的!但是我们都不想你,我们只想你有多远滚多远啊!永远不要再进行这样的会议啦!



    “今天的事情总算过去了,不过在今天这样的事情以后,恐怕我们的麻烦也才刚刚开始了。”凯特琳说。

    



    周铭想了想回答:“不需要做什么调整,还是按我们原来的计划,先把这些新收回来的企业连同其他企业都集中到一起来,把能够互补的企业形成产业链。”

    既然是要做财阀,那就做的彻底一点的大托拉斯组织!

    



    这些人当然要狂躁骂娘,因为刚才的会议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一场噩梦!他们到现在都没想通,原本他们众志成城,想要联合起来涨价的,并且根据斯蒂安最初的分析他们也是很有机会成功的;他们就不明白怎么突然间就变得分崩离析,更离谱的是他们一个个都还抢着降价,要知道他们只是卖原本三分之一的股份了。

    他们就觉得刚才自己似乎入了什么魔一般,怎么就不由自主的做出了这么操蛋的决定,他们回去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家族的怒火了,还特么进行更多这样的会议?你占了便宜当然想了,我们是打死都不想再看到了!我们不会想你,或者想你去死啊!

    



    他们都非常聪明,不仅有丰富的经济和企业理论基础,他们更拥有特别强的学习能力,他们是我非常好的助手,我认为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独自带领一个企业,并且还能把他们各自的企业做大做强,而如果他们的企业能做成一个联盟,那么将是最强大的!

    这是凯特琳对这些金融班同学们的评价,在周铭看来这是很中肯的,周铭也觉得这些在华夏被百万里挑一所选出来的精英中的精英,就应该具备这样的能力。

    



    周铭当然明白她这个麻烦指的是什么,毕竟今天他们这一手虽然为哈鲁斯堡省下了不少钱,占了很大便宜,但那些家族可不是做慈善事业的,怎么可能会真的愿意以三分之一的价格就真的把产业控制权交出去呢?

    现在这些代表已经签了合同,他们是经过授权这些合同是有法律效应的,那些人赖账是不会,但却不代表他们会心甘情愿,这就埋下了麻烦的种子,天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想不通了会报复。



    不过周铭握住凯特琳的手对她说:“这并没关系,反正咱们的麻烦从来没少过,即使再多一点也无所谓了。”

    



    尤其是那个安德烈,根据凯特琳得到的消息,那魏腾庄园就是安德烈的产业,现在那些人在那里显然就是以他为中心了。更重要的是安德烈在之前凯特琳父亲斐迪南不在家族的时间里一直把持着家族,他也和其他家族有很深的联系,就算那些家族能释怀,他也会在中间挑拨的。

    总之现在哈鲁斯堡所面临的局面就像走钢丝一样的如履薄冰。



    ,



    哈鲁斯堡的会议已经结束,斯蒂安和其他家族的代表在签署了资产出售协议以后都纷纷离开了城堡。

    



    于是在周铭最后的“祝福”下,这些原本有些失魂落魄的代表们一下子忙碌了起来赶紧上车离开了。

    周铭就站在城堡门口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周铭和凯特琳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淡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