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说行就行吗?
    这句硬邦邦的话让阿克曼和亨利都感到无比尴尬,一时间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斯蒂安也并没有要和他们直接翻脸的意思,因此他只怼了这一句,随后就请他们坐下并问:“从你们的表情来看今天的会议并不顺利对吗?”

    既然直入了主题,阿克曼和亨利马上抛开了刚才的些许不快。



    阿克曼一眼就认出了那人的身份,忙上前向他问好:“尊敬斯蒂安先生,我非常荣幸能在这里与您相遇!”

    



    旁边亨利十分惊讶,没想到阿克曼居然情急之下都这样说了。

    “尤其是那个华夏人,他说不管斯蒂安先生您还是旁波家族在他眼中都是一坨狗屎!”阿克曼说,“他还说你们都是垃圾,轻轻松松就能把你们的企业给抢走了,这只是第一步,他们以后还准备会抢走你们更多的企业,甚至连你们的情人姐妹都不会放过的!”

    斯蒂安狠狠拍了桌子怒吼道:“你在说什么?”



    阿克曼着急想解释什么,不过斯蒂安却大手一挥先说道:“你不用解释,我很清楚你的盘算,但是你真的很蠢,因为既然你是帮我帮旁波家族做事,我们自然不会让你受欺负的,你的那点心机真的很浪费。”

    阿克曼千恩万谢也认错说自己是白痴,斯蒂安摆摆手:“我可不想听这些。”

    斯蒂安抬手看了一眼时间:“你们说你们是很早就被赶出来了,但是你们五个小时才过来我这里,看来你们是留在那里继续打听会议的内容了对吗?”

    听到这个问题,阿克曼和亨利先是一愣,然后拼命点头说是,阿克曼于是也把他所知道的会议内容讲给斯蒂安听了。

    不过其实这个会议也没什么内容,无非就是哈鲁斯堡家族要把家族的控股企业都兼并重组起来了。

    “我感觉那华夏人还有凯特琳他们就是被权力吞噬的恶魔,他们才继承家族就要把所有企业都变成自己的,这种手段卑鄙可耻!”阿克曼说到最后还是骂出了声。

    相比阿克曼亨利的愤怒和担心,斯蒂安却饶有意味说:“没想到他们还真敢这么做呀。”

    斯蒂安无所谓的态度让阿克曼和亨利都感到诧异。

    “先生您一点都不担心吗?他们可是要把哈鲁斯堡家族的所有企业都进行兼并重组的,可能今天过去,哈鲁斯堡就变成了一家超级企业了!您就不担心他会破坏秩序吗?”

    面对阿克曼的询问,斯蒂安却笑了:“说你蠢,你居然还主动表现出来了,难道你觉得他们说兼并重组就能做的了吗?如果换成是阿克曼你,你会愿意自己的企业被其他企业兼并,而你这位原本企业的领导者,却要去当一个小小部门经理吗?哪怕这个决定是你的控股家族所做出的。”

    “我当然不愿意!”阿克曼毫不犹豫回答,他也终于明白了,于是他开始兴奋起来,“斯蒂安先生您是说那些小企业他们也不会同意对吗?”

    斯蒂安煞有其事的点头:“我想这是很显然的,你说明天他会再邀请那些小企业管理人才正式开会,我想他们真是自信过了头,他凭什么会认为那些小企业管理人一定会支持他呢?我想到时候一定是一片反对的。”

    说到这里斯蒂安看向阿克曼:“到了这个时候就要轮到你发挥了。”

    斯蒂安告诉他:“到时候我会送你们进会议中心的,只要你觉得时机到了,你就站出来告诉那些小企业管理人,你可以带他们建立一个独立于哈鲁斯堡之外的企业联盟,你可以保住他们的公司,不会任人摆布,而旁波还有其他家族,就是你们最强的后盾。”

    阿克曼用力挥舞着拳头:“这真是太棒啦!请斯蒂安先生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完成这个任务的!”

    斯蒂安微笑着点头:“对此我毫不怀疑。”

    “只是……”阿克曼犹豫着又问道,“在说服那些小企业以后,真的会有一个企业联盟吗?”

    斯蒂安很肯定的告诉他:“这是必然的,那个华夏人他们得罪了太多的人,我们不会允许他们继续存在下去,但这么多企业都很优秀,全部因此给他们陪葬,这是我们所于心不忍的,所以我们会允许你们的企业联盟存在,并且我们还会支持你们。”

    得到了斯蒂安肯定的答复,阿克曼都高兴到要跳起来了,他甚至已经可以看到明天那华夏人面对所有小企业家门的一致反对束手无策的时候,自己跳出来振臂一呼,就成了这些小企业家们的救世主。

    到时候自己揭穿那华夏人要吞并所有企业的阴谋,要拿那些小企业来把大企业给养的更大,最后把最大的企业叫做哈鲁斯堡。

    阴谋被揭穿,那个华夏人肯定会手足无措,甚至会发疯,而凯特琳那个婊子会放声大哭,其他小企业管理人们也都会奉自己为唯一真神,最后自己就能带着他们组成一个企业联盟,自己最后再借用这个企业联盟来对抗哈鲁斯堡。

    最重要的一点,是在旁波家族还有其他家族的支持下,自己或许也有机会吞掉这些小企业,最终能把企业联盟变成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公司,那么这样以后,自己凭着这个公司,仍然还能完成自己创立家族,和旁波家族还有其他豪门世家平起平坐了!

    越想着这些,阿克曼的眼睛都感觉在放光,他的心情也越激动,越迫不及待的要明天的会议快点到来了。



    在斯特拉斯街头,阿克曼自语咆哮着,他整张脸都快要因为他的愤怒变得扭曲了,亨利跟在他身后,相比阿克曼的愤怒,亨利却有些无所适从的茫然。

    “可是阿克曼,我们现在已经被撤销职务了,我们应该做的不是想办法乞求凯特琳殿下的原谅吗?你知道我们带出那么大的公司很不容易,我可不想失去那份红利收入,你知道我有六个情人,其中三个都有了我的孩子,我可不希望以后要卖房才能养得起他们。”亨利说道。



    亨利很惊讶阿克曼怎么会这么说,不过亨利也明白阿克曼既然敢这么做就肯定有背后的依仗,因此现在即便是被阿克曼骂成了蠢猪,他也只能抱怨,不敢真的和阿克曼翻脸。

    



    “斯蒂安先生您可千万要帮帮我们呀!”阿克曼哭喊道,“您是不知道那个华夏人还有凯特琳那个婊子他们有多过分,他们知道我们和您和旁波家族有交集,什么话都不多说直接就给我们撤销一切职务然后把我们给赶走啦!甚至都没让我们参加后面的会议!”

    见斯蒂安似乎并没有什么波动,阿克曼咬咬牙又说:“当然如果他们只是侮辱我倒也算了,最关键是他们根本没有把斯蒂安先生您和旁波家族放在眼里呀!”

    



    亨利的话让阿克曼更愤怒了,他回头怒视着亨利说:“你这个蠢猪,你这就要向他们认输了吗?就为了那份收入还有你的情人们吗?我只能说你生来就注定要成为奴隶的,去为你的奴隶生涯欢呼吧!”

    亨利后退了一步,不知是碍于阿克曼的口臭还是他胡乱喷出的口水。

    



    阿克曼被吓了一哆嗦,他慌张解释:“斯蒂安先生这不关我的事,都是那个该死的华夏人他说的,我只是原话告诉您而已。”

    斯蒂安冷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打什么主意,想把我激怒去给你对付那华夏人,你也太小看我了。”

    



    随后阿克曼带着亨利来到了一处私人领地,这是在市中心位置被圈起来的一座城堡,要知道斯特拉斯可是阿尔萨斯大区的首府,未来整个欧洲的第二首都,由此可见这座都市的重要性;而能在这座城市的市中心圈出这样一个私人领地,显然是很不简单的。

    阿克曼带着亨利走进了这片领地,不过却并没有被带进城堡,而是带到了城堡旁边的草坪上,在那里坐着一位中年人。



    正因为这样,斯蒂安见到阿克曼也是很没好气的,他不耐烦的抬头:“但是我并不觉得这是我的荣幸,你们这些垃圾!”

    



    这位中年人就是之前作为旁波家族的代表去和周铭谈判的斯蒂安。

    能被米歇尔派做代表,这意味着这位中年人的身份也很不一般的,但上次居然被周铭那样戏耍了,这让他感到非常愤怒,更不要说回去他也被米歇尔狠狠骂了一通,更拿走了他许多股权和企业以示对他的惩罚,这更让他对周铭甚至整个哈鲁斯堡家族都恨之入骨。



    ,



    “该死狗屎!那个华夏人和凯特琳他们凭什么撤销我们的职务,那可是我们的公司呀,他们这些强盗流氓,该从公司里滚出去的应该是他们!他们不配拥有哈鲁斯堡,不配拥有任何财富,他们就应该成为街头的乞丐,餐馆里洗盘子的临时工垃圾!”

    



    “可是如果不这样做我们还能怎么办呢?”亨利咬牙反问,“我们总得要回属于我们的企业啊!如果不是阿克曼你说要胁迫他们,我们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阿克曼冷哼一声:“那并不是我的错,而且我也有办法弥补,我们会拿到更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