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蠢驴
    “成功学?就是那个前几年非常盛行的激励法门吗?哦拜托,那早就已经被证明了是一种偷换概念的洗脑行为了,现在谁要再提这个就是笑话啦!”

    虽然这声嘲笑很小声,但还是让阿克曼听到了,于是他脸色一板,伸手指向那人:“现在请你马上离开!你可以不相信,但是你绝对不可以污蔑我的故事,他和你说的那种骗局并不是一回事!”

    所有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只是一句无心的嘲笑,居然让他出现了这么大反应,或许他没有大喊大叫,但他话语中的怒气还是非常明显的。



    面对这一句接一句的提问,阿克曼笑着说:“这些问题太多也太杂了,不过如果你们真的想知道的话,那么我就给你们讲个故事吧,你们所要的答案全在这个故事里,而这也是我第一次公开这个故事。”

    



    阿克曼讲的神采飞扬手舞足蹈的,就好像真的回到了2940天以前一样:“所以,我在认识到了自己的愚蠢和错误以后,我才把自己创业的公司取名叫蠢驴了,用以警示我自己,告诫自己不要在那么愚蠢了!”

    这番话震惊了所有人,大家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阿克曼,谁也没想到在一个‘蠢驴’名字的背后,居然还隐藏着这么一个离奇的故事。

    只听了一次成功学的讲课,就成功的塑造出了一位一流企业家,这如果放在任何讲师身上都会要大肆宣传的,可谁都没有听说过。那么可想而知那人显然并不是那种讲师了,而是真正做实事的商界大亨。



    如果阿克曼之前的话还只是震惊,那么阿克曼此次的这番话就完全颠覆观念了。

    我擦嘞!要不要这么离谱,如果说阿克曼是在八年前有幸遇到一位成功人士,并得到了他面对面的指导,所以才开了窍,然后才离职创业的。这样的事情虽然让人震惊,但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但你说那只是一次内部会议,是他对几百人讲的,居然也给你那么大的启发?

    这也太变态了!如果这样的话,那几百人呢?岂不是他一次就创造了几百企业家吗?在创造企业家对其他人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到了他这里还能量产了吗?

    不过他们的震惊到了这里还远没有结束,随后就听阿克曼又说道:“事实上那次会议,也是他开除我的会议,我并不是主动离职而是被开除的,那是我最后悔的事,如果不是当年我的愚蠢,我或许现在还有机会一直跟着他的。因此我取名蠢驴也是在惊醒我自己,而虽然我一直称呼他先是,但实际上他还比我要小二十岁。”

    所有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了,仿佛阿克曼说的不是话,而是一颗又一颗的重磅炸弹。

    如果是其他人说,那这肯定是一个荒诞不羁的传奇故事,但阿克曼这种级别的企业家显然不会这么做,可正是因为这样,才更让人感到凌乱。

    他们都想不通,怎么就会有那样的会议,什么人居然敢开除当时是职业经理人的阿克曼,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那人怎么还比阿克曼小二十岁呢?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让人连幻想都做不到啊!

    ……

    时间回到了91年的1月13日,相比2940天以后那群记者的震惊,在斯特拉斯会议中心的小企业主们也同样感到震惊,因为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么一幕:他们所有人都好好坐在会场里开着哈鲁斯堡家族的会议,却突然听到阿克曼从旁边的休息室里跑出来叫好了。

    这不能不让人懵逼,要知道你阿克曼不是已经被撤销职务了吗?你不是应该恨周铭才对吗?怎么现在还给他叫好来了,你是从哪里冒出来,是怎么进入会场的?

    有些人了解一些内情,他们更是瞪的眼睛都要凸出来了,因为你阿克曼不是应该来破坏这次会议,应该不管周铭说什么都要反对的吗?怎么还反过来支持他呢?你不能这么调换阵营吧,好吧就算周铭说的的确很好,但支持也绝对不是你的剧本啊!

    不光现场这些小企业主们懵逼,仍然还在休息室里的亨利更懵逼,他就那么愣愣看着阿克曼从休息室里冲出去了,他来不及阻拦也没想到要去阻拦,只是感觉自己整个世界观都瞬间崩塌了。

    这是特么什么情况?

    亨利感觉自己脑中一片混乱,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不是刚刚才说了那些和华夏人互动的都是愚蠢白痴,不是刚刚才说了那是在洗脑是绝对不能相信的谎言,谁信谁是蠢驴吗?怎么现在你自己还跑出去了呢?你的节操呢?你的坚持还有你对那华夏人的憎恨呢?都丢还给上帝了吗?

    亨利现在是真的要吐血了,他现在悔的肠子都青了,怎么就相信了这么一个人。

    不过阿克曼这时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的突然出现有多突兀,仍然还在拼命的向周铭挥手:“周铭先生我完全支持你,这是绝对不能放弃的机会,只有所有的企业进行有机的兼并了,才能打开局面,创造更好的大企业!我就是蠢驴,我就要支持你!”

    现场一片死寂,只有阿克曼在兴奋的叫喊着。



    了解巴黎的人都知道,凡尔赛门国展中心是巴黎城内唯一的多功能大型会展中心,那么能在这里举办的博览会显然是很厉害的。作为法国新千年第一天所举办的博览会,几乎法国的百强企业都来参加了,甚至连法国总统都亲自出席了开幕仪式。

    正式因为如此重要,这次博览会几乎吸引了全欧洲主要媒体的目光,那记者的数量让媒体区都要站不下了,很多记者都还是在外面架起了摄影机,有些记者则高高举起了自己的照相机。



    作为公司的开创和领导者,阿克曼当然也参加了自己公司的会展活动。

    



    最后在阿克曼的坚持下,那人被请出去了,阿克曼才接着说道:“我会这么介意,是因为那人是我的启蒙人,尽管他并不会承认我,但他阻止不了我这么认为,所以我会永远维护他的尊严,只要我还活着。”

    “你们不是想知道我的公司为什么叫蠢驴吗?那是因为我当初不懂事,以为他的所谓成功学也是个骗局,认为只有蠢驴才会相信,但最后我才发现自己错了,他是真正厉害的投资企业家,他的成功学是的确能打开人的思维,能够引导人走向成功的!”

    



    开幕式结束后,媒体们纷纷寻找自己的采访目标,很多媒体蜂拥向靠近门口的一家企业展厅。

    “这是蠢驴公司的展厅,大家都知道,蠢驴是现在法国最顶尖的工程公司之一,也是目前法国曝光率最高的工程公司,我们众所周知的卢浮宫和埃菲尔铁塔修缮维护,就是由这个公司所负责的,甚至连香榭丽舍大街的翻新计划,也传出将交给他们的消息。”

    



    这样一来,所有人就都很嫉妒阿克曼了,嫉妒他居然能有幸在八年前遇见这么一位神奇的人,并得到他一对一的指点,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但这时,阿克曼却又强调:“你们又错了,你们以为那时是那位先生和我一对一的指导吗?我很想,但是我却并没有这个机会,那只是在他投资集团的一次内部会议上,我只是几百人中的一个。”

    



    在所有记者的千呼万唤中,阿克曼来到了台前,他虽然已经是年过五十的人了,但却依然精神饱满,眼神里闪烁着激情,如同一位二三十的小伙子一样。

    随着阿克曼出来,这些记者顿时又爆发出了热烈的提问:“阿克曼先生你是如何想到要创办这么一家企业呢?你是使用了怎样的魔法才能让这家企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跻身法国一流工程企业呢?阿克曼先生你为何给企业取名叫蠢驴呢?是不是这其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这个说法让很多记者都露出了惊讶和莫名其妙的笑容,显然这个答案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没人想到他会这么说,甚至还有人嘲弄起来。

    



    听到阿克曼这么说,不管哪家媒体都竖起了耳朵,这可是天大的新闻,谁都不想错过这段资讯。

    阿克曼说完叹了口气,他满怀追忆的说:“那是在八年以前,确切的说是在2940天以前,那时我还是一家中型企业的执行官,或许听起来很不错,但也只是个平庸无奇的职业经理人,如果那天不是有幸听到了那位先生的成功学,恐怕我这辈子也就只是一个平庸无奇的职业经理人了,根本不可能会创业,也不会有蠢驴公司了。”



    ,



    2000年1月1日,在这新千年的第一天,一场隆重的法国企业博览会在巴黎的凡尔赛门国展中心召开。

    



    “这对于任何公司来说都是至高无上的荣誉,那么让我们来了解一下这个蠢驴公司吧,据说他才是成立了不到十年的公司,这在拥有很多百年企业的巴黎他显然还只是一个新丁,那么这样一个新丁是怎么做到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呢?让我们来采访一下蠢驴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阿克曼先生吧。”

    无数记者面在镜头面前做着自己的发言,无一例外的都是在称赞蠢驴公司和他的董事长阿克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