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安列斯你不懂
    周铭随后抬头起来看着安列斯说:“我的见解当然会说给你听,但是在此之前,我想要先看看安列斯先生你的工作室,因为只有看过才能说,我可不是先知。”

    安列斯点头:“没有问题,我允许你进去看,我也允许你向我提问,我会给你做解答,但是你不允许随便乱动里面的任何东西,否则我一定会赶你出去的。并且如果最后你无法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同样会赶你出去,你也不要再碰任何服装了。”

    周铭很郑重的点头答应了,在周铭答应后,安列斯才带着周铭去他的工作室,期间小姑娘波雅想劝点什么,但最后也没有效果。



    周铭自嘲但却并不后悔,因为自己不管怎样都必须把握住这个机会,至于他会全行业封杀自己这点根本不用考虑,原本就有人在故意针对自己,就算自己第一时间赶到巴黎都无法抢占先机,那么如果自己不能请出安列斯的话,就算他不封杀,贝鲁科公司也基本完蛋了,封杀与否根本没区别。

    



    “这里就是老师的工作室了,你可以看可以问,但是出了门就要全部忘掉,你要是敢偷老师的设计理念,我不会放过你的!”

    才进来,小姑娘波雅就警告周铭道,最后还龇牙咧嘴的挥舞了自己的小粉拳来威胁。

    “放心吧,我还不至于那么不堪。”周铭微笑着说。



    相比小姑娘的斤斤计较,安列斯就很大方的一摆手:“没事,我既然让他进来就不在乎,就算他偷走了这些设计理念,我还有更好的,到那时他还有机会再偷吗?一个只会偷的人,永远都没出息!”

    周铭竖起大拇指正要称赞他两句,安列斯却先说道:“别拍我马屁,好好先做你的事情。”

    周铭无奈:看来想博一点好感分是没可能了。

    不过这也无所谓,反正周铭本来也没指望能通过这种小手段就能改变整个局面。

    随后周铭沉下心走进工作室,他走到假模特和衣架那边去一个个仔细看着这些衣服了。不得不说这安列斯不愧是巴黎时装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虽然周铭并不懂鉴赏,但周铭至少也是看过时装秀的,而现在这里的这些时装和后世周铭在t台上见到的感觉很类似,这就足以证明这位设计师超前的眼光了。

    周铭感到很难办了,毕竟自己并不懂服装设计,或许给一个女孩还能从这些服装的材质和某一些细节的地方说个一二三来,但是自己一经济学的傻老爷们看这些衣服根本就是差不多的,怎么评判?

    周铭皱眉看着那一排排衣服,很有一种无从下手的茫然,不过周铭并不会放弃,仍然在咬牙坚持着。

    正当周铭发愁,他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不屑的目光,于是灵机一动转身说:“安列斯先生,能麻烦你给我讲解一下你对这些服装的设计灵感吗?还有其他一些细节方面。”

    安列斯愣了一下,有些没料到周铭会突然提出这个要求,他很不屑:“你居然有这种想法,不过你以为你听了我的介绍就能找到破绽吗?看来你根本是一个对时装设计毫无概念的家伙,就你这样的家伙居然还想要做服饰产业,这简直是对时装的侮辱!”

    “那么安列斯先生是否能为我讲解呢?还是你在害怕什么?”周铭问。

    安列斯不屑道:“真是笑话,对你我还能害怕什么?我只是觉得就算我讲了你也根本听不懂……”

    周铭打断他道:“听懂听不懂是我的事,讲或者不讲才是安列斯先生你的决定,当然你可以选择不讲,那么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害怕真的被我看出了什么问题而选择的逃避,或者我可以随意发挥自己的理解了。”

    周铭说着拍拍旁边一个假模特说:“就说这件衣服吧,看上去像是一件礼服吧,不过就是这颜色有点太奇怪了,而且下面这好好的裙子干嘛要褶出这么多的皱痕,太难看了……”

    不等周铭说完,安列斯就愤怒的打断他道:“你给我住嘴!那是迪伦王朝最著名的晚礼服,是巴丽王后婚礼当天所穿的,鲜艳的红色代表了朝阳初升,表示伟大的迪伦王朝正在上升,礼服的裙子我选择的是雪纺面料的褶皱搭配,这样能让整体搭配更有质感,更能衬托出王后的气质!”

    听了安列斯的解释周铭才恍然明白过来:“原来如此,那这件呢?看起来和女仆装差不多,原来安列斯先生你也喜欢这一款吗?”

    “你胡说!”安列斯怒斥道,他指着周铭那一款说,“那是根据斯图亚特宫廷装修改的,红底白色的条纹是斯图亚特专有的装饰,是具有爵位以上的女人才能拥有的装饰,不是你口中的女仆装,那是对贵族的侮辱!现在我在他的裙底增加了内帘,会让整个装扮更具有立体感!”

    周铭哦一声点点头又走向另一个假模特说:“这个我知道,他一定是波西米亚风格的裙子对吧,我经常能听到的。”

    安列斯仿佛要发疯一样的摇头:“不对,完全搞错了!那根本不是什么狗屁烂大街的波西米亚风格,而是一种复古的柯诺丽风格,和吉普赛人并没有关系,是源自古洛林游牧民族的服饰!”

    “现在我把这柯诺丽风格的连衣裙针对旁波王朝宫廷装进行了融合修改,并且我很大胆的使用了绿色为主色调,同时保留了柯诺丽的皮草图腾图案,”安列斯非常认真的对周铭解释,“这样能让这件衣服在庄重贵气之余,还多了一些草原民族特有的自由豪放!”

    就这样,周铭一连问了六件衣服,安列斯很不耐烦道:“我现在很怀疑你根本不懂任何时装设计,你根本是个一无所知的白痴!”

    周铭挑着眼皮看了安列斯一眼,他继续在那些衣服面前走着看着。

    对周铭这样的做派,安列斯只是不屑的冷笑:“你以为一直这么走着看着就可以蒙混过关了吗?我可以给你解释,但是就以你这样的智商和知识,恐怕什么都听不懂吧,因为你就是个垃圾!”

    这时周铭突然叹了口气,同时还摇头说:“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安列斯先生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安列斯和小姑娘波雅瞪大了眼睛。



    安列斯对周铭愤怒的咆哮着,他的表情就像是要一口吞掉周铭一样,小姑娘波雅给吓坏了,她急忙安抚起了安列斯,浑然忘记了她也很讨厌周铭的。

    “老师您千万不要生气,那个家伙就是一个可恶的混蛋,根本不值得您动怒,如果您真的生气,我们只要把他赶出去就可以了。”小姑娘说。



    不过想想就知道了,如果安列斯只是一个单细胞又脾气古怪的艺术家,那么他不可能影响整个行业。

    



    几分钟后,周铭终于来到了安列斯的工作室,这里是一个非常开阔的房间,三扇足有三四米高的窗户让整个房间十分明亮。

    房间里和周铭料想当中的一样,房间放着很多假模特,这些假模特有的身上穿了衣服有的就那么光着放在那里;房间旁边也放着很多衣架,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在房间的中间有几张大桌子,上面堆着很多布料,还有各种剪裁成各种各样的布料衣服,也有很多才画出来的设计图纸。

    



    安列斯摆手示意小姑娘安静,他看着周铭冷笑一声说:“你以为我真的不明白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吗?无非就是想激怒我,然后等着从我这里找破绽说服我,最后让我帮他,可笑我居然会被人这么小看吗?”

    安列斯看着周铭,他的语气越来越冷,甚至带着些许的玩味:“小子,我虽然的确很醉心服装艺术,但却并不代表我傻,那么现在你已经成功激怒我了,我很好奇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小姑娘拿鼻子对着他哼哼道:“你还不堪,难道你以为自己的信誉很不错吗?”

    周铭摸摸自己的鼻头有些无奈,好像自己给这一老一小留下的印象的确很坏。

    



    毕竟说来一般像香奈儿和范思哲这种一个设计师能开宗立派创立品牌的,除了他们本身的名气和设计理念,他们本身也肯定是非常出色的企业家,那么现在这位安列斯显然也是如此。

    周铭在心里叹息:看来是自己想岔了,以为都说安列斯脾气古怪就会那么偏执,自己就想故意激怒他,现在看来显然有些玩脱了的架势。



    更何况自己心里还隐隐有一个想法的。

    



    想到这里,周铭横下一条心,娘的自己眼前就一条路了还想什么呢?

    就算这位安列斯比自己预想的要厉害又怎样?还是得孤注一掷的试一试啊,反正自己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的吗?



    ,



    “你这个混蛋你在说什么?你说谁是躲在工作室里不敢见人,你说谁不懂服装艺术?”

    



    最后安列斯又补充了一句:“我要提醒你,你只有这一个机会了,而且我也记住你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接下来你的话让我不满意了,在服饰的行业内,你将不会再有任何机会,哪怕你现在向我道歉也无法弥补,我很想听听你对服装设计有什么更加超前的见解。”

    周铭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心理压力非常大,因为的确就像安列斯说的那样,他就是这么打算要把他激怒,然后试图通过自己的急智说服他的,但显然安列斯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至少他并不是一个单纯偏执,就醉心于服装艺术的人,他也很冷静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思路清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