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封杀贝鲁科
    于是乔丹诺就只能在这个玛德兰花园内,像一只没头苍蝇一般漫无目的的来回走着。

    “乔丹诺!”

    突然他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乔丹诺愣愣停下脚步,就见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人站在那里,乔丹诺愣了一下才看出那是自己许久未见的同学。



    “另外我也警告你不要再去想其他的主意,我们对待任何时装展的态度都是非常认真的,如果我们发现有任何交易参展名额,或者随意参展其他品牌和有损时装展审美的情况,我们会封杀你们和给予你们帮助公司,永远不能参加任何法国境内的时装展!”

    



    原本乔丹诺和他打招呼也就是客气那么一下,却没想听到了这样的消息,这让乔丹诺喜出望外。

    于是乔丹诺马上问他:“你说你有关系还能再加名额进去对吗?那么可以帮帮我吗?哪怕付出很大的代价我都愿意!”

    他的同学有些为难:“我是很想帮你,不过那是我父亲的朋友,我不确定……”



    很快乔丹诺拉着他的老同学回来了,可他才到展台这里就惊讶到停下了脚步。

    “乔丹诺你怎么了?”老同学完全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怎么他们会在这里?原来今天这一切都是个阴谋吗?”乔丹诺喃喃的说。

    就在他们面前,在那个展台那里,就见几个人围在那里,其中一个正好是乔丹诺认识的,他就是法国最大奢侈品集团路易集团的业务代表巴雷。

    这个时候,巴雷正在给展台那边时装协会的人推荐着他的人:“这位是迪伦公司的人,他们很需要参加这一次的时装展,所以我希望协会能给他找到一个名额,现在应该还没有过报名时间吧?”

    面对这个问题,那些刚才都很坚决的时装协会的人都很自然的点头表示当然没问题。

    乔丹诺当时就怒了,他三两步冲过去咆哮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我过来问不是已经没名额了吗?怎么现在他报名就又有名额了呢?说好的原则和制度呢?难道在这一刻都喂了狗吗?”

    被他这么一吼,那些人都愣了一下,不过却没有任何人惊慌,他们都很玩味的看着乔丹诺,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小孩。

    还是那位修指甲的大姐:“什么原则制度,什么叫没名额又有名额了呢?你可不要乱说话,我们的制度都是很严谨的,我们的名额都是定好的,他由于早先就报了名,只是那时因为一些事情并没来得及登记,到了现在才登记的,没毛病知道吗?”

    “怎么可能会没毛病?”乔丹诺根本不相信,“刚才我明明就听见说他要一个名额,你们也给了的,怎么现在又变成是他早就报名了呢?你们在撒谎!”

    那个化妆的小哥这时白了乔丹诺一眼说:“你以为你这种话会有人相信吗?不过就是报名不成对我们的恶意报复,真是恶心的男人!”

    最后那个低头看书的人则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愚蠢的家伙啊!知道吗,莎士比亚曾在哈姆雷特中写下上帝是公平的,掌握命运的人永远站在天平的两端,被命运掌握的人仅仅只明白上帝赐给他命运!就像你,只能看到命运,却始终无法掌握。”

    乔丹诺等着眼睛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而这时巴雷走过来问他:“是不是很生气呢?”

    乔丹诺不明白他这个时候怎么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就在他疑惑间,巴雷又说:“其实我也很生气,没想到你居然敢来参加这一次的时装展,你知道这是对我们这些品牌的莫大侮辱吗?”

    “所以是你让他们取消那个什么名额了的对吗?”乔丹诺质问他道。

    巴雷摊开双手:“是又怎么样不是又能怎么样?答案并不能改变现实。”

    巴雷遗憾着说:“所以你说你为什么要听那个华夏人的,要放弃我们的合作,要创立自己的品牌呢?那是非常愚蠢的,因为我们这些大集团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封死你们所有的路,说让你们没有市场就没有市场,说让你们不能参展你们就不可能参展。”

    乔丹诺后退了两步,他看着巴雷咬牙切齿道:“果然是你们的阴谋!”

    巴雷十分得意的说:“所以你还是滚回贝鲁科去好好珍惜自己代工厂的身份吧,要不然哪天连这个身份都想做却做不到了,那才是最悲哀的!”

    时装协会的那三人也毫不留情的打击道:“真是蠢货呀!都不看看自己究竟是个什么玩意,也想来参加时装展,我们这可是为所有世界最优秀的时装所设立的展台,不是什么下三滥东西也能放上来的!一个破代工厂里出来的东西,知道什么是时装艺术,知道时装的几种主要风格和款式吗?知道未来的流行趋势吗?知道服装的质地美感吗?说封杀你就封杀你,一点都不用犹豫的知道吗?”

    这一句一句的话就像是一把把尖刀狠狠插进了乔丹诺的心脏,让他痛不欲生,也更让他感到绝望。

    早就该想到了,那些大服装集团怎么会不对时装协会进行渗透和关联呢?那么既然他们是一起的,自然就会一起来排挤自己了,而自己要是不能参加这次时装展,要是让那些大集团抢先占领了中低端市场,那么贝鲁科这么破釜沉舟就变得毫无意义了呀!

    可是自己知道又能怎么办?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事情发生却无能为力。

    难道到了最后,自己就只能去低头下跪向他们求饶了吗?

    我不甘心啊!

    乔丹诺在心里呐喊着,而接下来,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写上贝鲁科的名字吧。”



    贝鲁科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也是这一次跟着周铭来巴黎的乔丹诺,他在这里却并没有心思去欣赏任何美景,反而满心无比的焦急。

    原因很简单,这座玛德兰花园也是这一次巴黎时装展的报名地点,尽管时装协会的展台还搭在河边,但乔丹诺却已经被告知名额已经全部用尽,现在已经不接受任何报名了。



    至于那位在看书的男士则更加直接:“你赶紧走吧,你继续在这里除了丢人现眼根本不会有任何其他用处。”

    



    “老同学你好,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那么你在这里干什么,也是来报名参加这次时装展的吗?”乔丹诺尽管心里很苦闷和茫然,但还是和他打招呼了。

    “那当然,到了玛德兰花园当然只有这一个目的了,我相信这一次的时装展一定是非同寻常的!”他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不过现在好像已经没有名额了吧?我都是找的俯卧父亲朋友的关系才勉强加了一个名额进去的,你说你是今天来报名的吗?”

    



    “难道真的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拜托你能不能想想办法,毕竟我们非常需要这一次参展的机会,我们不要求时间和规模,只要能让我们有机会让我们的模特随便什么时候上去t台走一圈就可以了,我会非常感谢你们的!”乔丹诺几乎是哀求着说道。

    不过乔丹诺的乞求却并没有任何效果,对面三位时装协会的工作人员,他们一个在看书,一个在化妆,还有一个在修指甲,显然都没把乔丹诺当回事。

    



    不等他说完,乔丹诺就很着急道:“没有关系,只要有机会就行,我们总得试试看的。”

    乔丹诺说着就重新拉着他的老同学去向展台那边了,在他看来现在眼下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机会,不管怎样都必须要抓住的。

    



    “或者我也可以不用占用任何名额,可以先把我报名在后补名单上,如果有谁到时候出了状况,我们都可以随时补上,只要把我们的名字写上去就可以了。”乔丹诺最后挣扎道。

    修指甲的中年女士放下了指甲钳,略带愤怒看着乔丹诺说:“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们这是法国时装协会所举办的正式时装展,任何人只要报名就必须来参加的,还有谁会敢不来?协会就一定会封杀他,这样我们还需要什么后补名单?你这种问题是对我们的巨大侮辱!”



    虽然离开了展台,但乔丹诺却并不敢离开这个玛德兰花园,毕竟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周铭那边已经去找法国最具影响力的安列斯大师了,如果自己这边就这么跑了,他不敢相信自己会有怎样的后果。

    



    那中年女士提醒乔丹诺,最后又说:“所以现在趁我还没有生气,把贝鲁科公司的名字写在封杀名单上之前,请你马上离开!”

    乔丹诺原本还想再说什么,但当听到了她这么说,就什么也不敢说,吓的他马上离开了。



    ,



    玛德兰花园是位于卢浮宫地面的一座著名的花园宫殿,这里原来是某位位高权重的公爵城堡,这里的景色十分美丽,拥有许多保存完好出自名家的雕像,一条人工河流笔直的穿过整个花园,在河的两岸种植着各种缤纷的花草,让整个花园充满了梦幻的色彩。

    



    或许是心情好了,那个修指甲的中年女士回答他道:“我再告诉你一遍,现在时装展的名额已经全部用尽,不可能再加进去任何人了,如果只因为你的感谢,就把你们再加上进去,那是对其他品牌的不负责任。”

    那位化妆的男士一遍打着粉底一边心不在焉的严肃说道:“我们每一次的时装展都是有制度的,不可能会以任何人而改变,所以既然错过了就请等下一次吧,你继续在这里也只能是浪费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