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贝鲁什么科?
    还有那位一直捧着一本书的人冷漠恨恨道:“刚才你的话我已经记住了,什么贝鲁科公司,我是一定不会允许这种垃圾公司参赛的,我无法想象你们能拿出来什么恶心的服装,或许你们认为两片叶子缝在一起就是时装了吧,那不仅是对时装协会的侮辱,更是对整个法国时装界的侮辱!”

    周铭摊开双手很无奈的说:“这样不好吧,你们刚才都那样说了,如果我们不参加那对你们将是很大的损失。”

    三位时装协会的人疯狂翻着白眼,表情要多鄙夷有多鄙夷。



    那三位时装协会的人这才注意到了站在安列斯身旁的那位华夏人,他们都很错愕,而后露出了鄙夷和愤怒的表情。

    



    “自大也要有个限度,否则就叫做毫无羞耻心!我不知道东方的华夏是怎么样的,但至少在我们法国,这种行为就和小丑一样可笑,如果我们真有损失,那恐怕也只是失去了一个笑话一点乐趣罢了!”

    面对时装协会的三人疯狂嘲讽,周铭只是一脸无辜道:“难道连安列斯先生的设计参展也是如此吗?”

    三位时装协会的人笑的更夸张了,他们都成了前仰后合了。



    周铭摇摇头看着安列斯说:“没办法了,安列斯先生只好你帮我证明一下了。”

    安列斯一脸蛋疼的表情看着周铭,显然这位极具影响力的时装大咖,也并没想到会面对这样的情况,不过他最后仍然还是点头说道:“的确,我是贝鲁科公司的时装设计师,这一次我过来也是为了贝鲁科公司参加这一次时装展,我是来为贝鲁科公司报名的。”

    “你听到没有?安列斯老师怎么可能会是什么贝鲁科这种垃圾公司的设计师……安列斯老师你说什么?”

    原本还气势汹汹鄙夷周铭的中年阿姨,她的话才说了没一半就被自己的给收回去了,那法语绕口的都生怕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她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可是安列斯先生,全法国最具影响力的时装设计师,就连最著名的巴黎时装周想邀请都要看他心情的,任何时装展都以能邀请到他参加为荣。她深深记得就在五年前,波尔多的一次时装展,依靠一个特殊的关系请到了安列斯,那场时装展至今都被称为是最成功的时装展。

    “安列斯老师您真的是他请来的设计师吗?是要当这个贝鲁科公司的时装设计师吗?”中年阿姨不可置信的询问,她似乎认为自己刚才只不过是产生了幻觉,否则这种事情根本超出了常理嘛!

    安列斯仍然点头:“我是他们的设计师,因为他们公司的一些理念和我不谋而合,我也很想利用这一次时装展让我最新的作品亮相。”

    几位时装协会的人都像是吃了死老鼠一样难受,他们刚刚才那么信誓旦旦的嘲笑了周铭,结果马上就被安列斯亲自打了脸,现在自己变成了那个愚蠢的小丑。

    他们都瞪着眼睛看着安列斯,他们很想问安列斯你都这么大的腕了,怎么会给这么一个没听过的品牌公司做设计师呢?难道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不过他们谁也不敢真的问出来,并且在他们没问出来前,周铭又先说道:“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也不想把安列斯先生给请出来的,只是我们的公司报名有了阻碍,才不得不借用安列斯先生的影响力了。”

    周铭说着给那边的乔丹诺使了个眼色,乔丹诺这个时候也是被安列斯的突然出现震惊到不行,但看到周铭的眼色,他马上反应了过来,重重的点头道:“没错,就是他们说名额已经满了,所以不让我们报名了,但是那个巴雷却可以让他的朋友报名!”

    安列斯皱起了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只是一句疑问,但从安列斯的嘴里问出来,立刻没把他们的魂都要给吓掉了,他们马上坚决的摇头否认:“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情!那都是误会!这次时装展是时装协会举办的,我们都是欢迎所有人报名的,没有什么名额限制,我们允许贝鲁科公司报名,我们马上就写上他们的名字!”

    说着他们马上跑回展台去写名字,周铭却叫住了他们问:“等一下,我刚才没听清楚,你们要写谁的名字报谁的名?”

    “当然是你们贝鲁科公司的名字,报你们的名呀!”那中年阿姨尽量堆出笑脸回答。

    “什么鲁科呀?”周铭问。

    “贝鲁科公司,就是你们的公司呀!”中年阿姨回答强调。

    “贝鲁什么呀?”周铭又问。

    “贝鲁科公司,这是你们公司……”

    中年阿姨的话还没有说完,周铭又问道:“贝什么科呀?”

    那位中年阿姨要吐血了,一张笑脸堆出来比哭还难看,他明知道周铭是故意这么问的,却还是只能老实耐心的回答道:“贝鲁科公司,就是你们准备报名参加我们时装展的公司,并且还是安列斯老师做你们的设计师,我这就马上帮你们把名报上好吗?”

    “原来是这样啊!”周铭哦一声点点头,随后话锋猛的一转,“贝鲁什么科呀?”

    那中年阿姨还有其他两位时装协会的人当时就要哭了。



    乔丹诺很担心,可接下来的情况却完全颠覆了他的三观,让他心里一阵隆隆的草泥马奔腾。

    就见刚才还十分嚣张,完全不把任何人放眼里的时装协会的家伙们,却突然如同触电般从椅子上跳起来了,一个个十分惊讶和紧张又毕恭毕敬道:“老师您好,您怎么会来,我们有失远迎,还望您不要计较。”



    事实上安列斯对于法国时装产业的地位,可要比大姚去nba要强太多了,可以说安列斯就是法国时装界的教父。

    



    “我不明白你这人究竟是哪里来的信心,这种愚蠢让人恶心!居然会说你们不参加是我们的损失?我想说你们参加了才是我们的损失。”

    中年阿姨补充:“我们说的是安列斯老师,他才是我们最敬重也是极力想邀请的对象,也只有失去他的参加,对我们才是最大的损失!而你们什么狗屁的贝鲁科公司,还是滚去地平线后面吧,只有充斥着昏暗废弃的垃圾堆里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这些家伙们的表现让乔丹诺当时就懵逼了,他不明白这是在表演哪一出。

    老师在叫谁?周铭吗?他难道还有这样的隐藏身份,居然是这些人的老师,所以他才去的时装设计学院吗?

    



    “这真是太可笑了,我从来都没有听过如此愚蠢的笑话,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了,你们都听到了吗?这个不知所谓的华夏人居然告诉我们说安列斯先生是他的设计师,我想再没有比这更低级的宣言啦!”

    “的确如此,我看他根本不明白安列斯老师究竟是如何尊贵,他在时装设计上的造诣和影响力究竟有如何高大上,就连我们时装协会都无法请他出山,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品牌居然能请到安列斯老师当设计师?你确定这不是上帝开的一个玩笑吗?”

    



    那么这样一个人突然出现,肯定是引起轰动的,更不要说安列斯原本是处在半隐退的状态,而现在这里的只是时装协会几个普通员工,肯定是被吓呆了的。

    这个时候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我说你们都是白痴吗?安列斯先生今天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贝鲁科公司参展呀,你们难道不知道安列斯先生担任了贝鲁科公司最重要的时装设计师吗?”



    “庆幸吧!现在只有我们在这里,如果你要是敢在时装设计学院或者之前报名人多的时候说这种话,你肯定会被打死的,像你这种人根本不配评论时装!”

    



    “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居然说了安列斯老师去来为了参展的,这可真是莫大的笑话!恐怕你这个华夏人根本不明白安列斯这个名字在法国代表着什么吧,那是至高无上的大师!无论任何时装展,只要有安列斯老师去了,哪怕只是做在那里,就能让这个时装展上升一个档次。”

    那位中年阿姨非常亢奋的对周铭说,相比她的亢奋,旁边那位化妆男人则指着周铭冷笑起来。



    ,



    随着这句“写上贝鲁科名字”的话说出来,乔丹诺当时就愣住了,因为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那就是周铭的声音,怎么他来这里了呢?并且对面那些时装协会的杂碎明显已经和巴雷他们这些大品牌公司勾结在一起了,这个时候在这里说出贝鲁科的名字可不是什么好事呀!

    



    带着这些疑问,乔丹诺慢慢转头过来,顿时他也跳起来了,等着一双牛眼指着那边很不可思议大喊道:“安列斯老师,那居然是安列斯老师?”

    乔丹诺不能不激动,在法国时装界,谁能不认识这位最具影响力的设计大师呢?哪怕乔丹诺严格说来之前并不算时装界,只是时装代工厂的首席执行官,却依然对这个名字感到如雷贯耳。毕竟这个名字对于法国人就是一个标杆,一如后世国内,你可以不看篮球,但大多数人都会听过大姚的名字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