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没有头条的头条
    小姑娘对周铭的想法感到很崩溃:“你竟然是这么想的,觉得后悔没有给他找点麻烦?你能不能认真一点,他可是我们最大的对手,你不想要了解一下他做了什么准备吗?你这样的人真是给你气死啦!”

    小姑娘恨恨的跺跺脚然后离开了,她这个反应让周铭和乔丹诺都愣了一下。

    “周铭先生,她这个反应,该不会是喜欢上你了吧?”乔丹诺试探着问。



    不过周铭随后又有了疑问:“那这个博纳究竟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这么大反应呢?”

    



    时装展第一天就这么风平浪静的过去了,第二天一大早乔丹诺就兴冲冲的买来了报纸,可头版头条却并不是时装展的消息,只是在次要版面刊登了时装展的消息,这让乔丹诺感到很惊讶。

    “这次时装展怎么样都是在卢浮宫开幕的,并且也会在卢浮宫一连举行五天,连卢浮宫的圣诞庆典装饰都押后了,这么重要的消息怎么会不放在头版头条呢?竟然被一条娱乐新闻给盖过了风头。”乔丹诺啧啧称奇道。

    不过乔丹诺的惊讶却换来了小姑娘波雅的白眼:“这还用问吗?肯定是昨天你们的对手做的手脚了,你们昨天那样对他,他肯定要报复的。”



    对乔丹诺来说,尽管昨天周铭已经矢口否认了,但他依然认为小姑娘是对周铭有意思的,也就是因为这个想法,让他不知道该咋说了,只好搔头嘿嘿干笑。

    “不过这上面倒是提到了安列斯先生的事,为安列斯先生没有出席开幕式感到可惜和遗憾,也为安列斯先生能参加这一次时装展感到期待。”乔丹诺又说。

    “那是当然的,毕竟那是安列斯老师!不过你什么都不懂还是闭嘴吧。”小姑娘波雅说。

    被小姑娘这么一喝,乔丹诺立即不说话的坐下吃面包了,开玩笑,不管周铭怎么否认,他总是要拿他当老板娘看的,毕竟感情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的。

    乔丹诺突然又想起自己似乎还没了解过周铭先生的婚姻情况,这不是他情商不够,而是一直跟着周铭忙东忙西,连事情都是提心吊胆的,哪有时间了解这个。乔丹诺只知道他是从哈鲁斯堡派来的,也听说哈鲁斯堡现在是一位叫凯特琳的女大公在掌权,那这么说起来,莫不是周铭先生要入赘进哈鲁斯堡家族了吗?

    乔丹诺胡乱的想着,周铭也很快走出了房间,才走到餐厅里,小姑娘就说话了。

    “好好看看今天的新闻吧,博纳给你们的针对已经来了,一个在卢浮宫举办的时装展居然不是新闻的头版头条,就这种新闻本身就足够成为头条了!”小姑娘拍着桌子上的报纸对周铭说。

    周铭愣了一下,不明白这小姑娘一大早又哪来那么大火气,可他看向乔丹诺,却发现这家伙正埋头在那里疯狂吃着东西,完全一个置身事外的样子。

    指望不上这家伙了,周铭摊开双手说:“那好吧,其实我觉得这并没什么好奇怪的,不是头条就不是头条了,毕竟这不是巴黎时装周,总会有那么一些局限的吧。”

    “你这家伙根本就对法国的时尚艺术一无所知!”小姑娘愤愤道,“在法国这里没有什么会比卢浮宫里举办的时装艺术展更重要的,就算这不是最顶尖的巴黎时装周,但也同样是一流的时装展,除非爆发世界大战,否则他就应该是头版头条,更重要的是还有老师的参加,他就更应该是头条中的头条!”

    周铭无奈的摊开双手:“好吧头条,可现在他就没有头条我们也没办法。”

    简单一句话,就让小姑娘愣在那里接不上来了,最后她恨恨一跺脚:“反正都是因为你们,否则老师也不会受到这样的针对!老师都是被你们给连累了,他们连这种事情都压下去了,很显然这就表明了他们的态度,他们对这次时装展是志在必得的。”

    和女人理论显然是愚蠢的,所以周铭只得随她去了。

    吃完早餐,小姑娘带着满脸的不高兴收拾完了,然后就要带周铭他们出门。

    “咱们这是要去哪?”周铭好奇问道。

    “当然是去卢浮宫看时装展了,现在我们受到了这样针对,甚至连头版头条都失去了,我们肯定要看清楚的,我有预感这次时装展肯定不简单。”小姑娘说。

    不过周铭却说:“我也相信这次时装展肯定不简单,我也觉得很有必要去卢浮宫看一下,不过却不用这么着急,因为如果我们的对手足够聪明,他肯定会把阴谋全放在有我们出场的最后一天。”

    小姑娘拧着秀眉想了想觉得周铭说的很有道理,但她仍然坚持道:“那至少我们现在过去了,根据之前的情况,我们可以推断出他会要做什么。”

    周铭摇头说:“我认为并不会,我觉得这三天的时装展肯定会是很平常的,我不认为他们会蠢到提前泄露什么给我们。当然如果最可能的话,就是这三天时装展的关注度会有些低,人气也会低迷。”

    小姑娘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周铭:“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吗?”

    “担心难道就能知道我们的对手为我们准备了什么吗?”周铭反问。

    小姑娘摇头表示这不可能,周铭对她说:“所以既然不知道,我们就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到时候再随机应变吧。”

    周铭的话说的很轻,但在小姑娘听来却透露着一股浓烈的自信。



    来不及诧异这小姑娘是安列斯的助手,应该一直跟着安列斯待在工作室里的,怎么会跟来这里,就听小姑娘一番劈头盖脸的数落:“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你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吗?他可是你最大的竞争对手,你为什么不多和他聊几句,就那么慌慌张张的走了,难道是你害怕他吗?”

    面对这番突如其来的数落,周铭显然有些懵逼:“我的竞争对手,你说刚才那家伙吗?”



    周铭也很无辜,好歹之前他是恶补过法国各大时装企业重要人物的,就连一些不那么出名的中型企业也看过资料的,虽然不说过目不忘,但多少会有点印象,可那位博纳,他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正因如此周铭就理所当然的认为他要么是一家很小公司的老板,对于这种人,周铭可没时间和他聊天,就随便聊聊好了,哪会知道这家伙还有这样的身份呢?

    



    周铭马上摆手说:“这不可能,只是她真的觉得咱俩太呆了而已,浪费了一个好机会。”

    周铭这话是对乔丹诺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毕竟怎么说自己也算是一个负责任的好男人,着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也太禽兽了,况且自己也说不清和多少女人纠缠不清了,就别再主动招惹孽缘了吧。在这方面,周铭重生前也是很没女人缘的傻老爷们,装傻充愣这方面可是很有经验的。

    



    小姑娘的眼睛一下瞪的更大了,带着很多的不可思议:“你不要告诉我你不认识他。”

    周铭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自己在法国算是初来乍到的,还真不认识那个家伙。而且更让周铭感到奇怪的是小姑娘现在的表现,怎么自己好像一定要认识那家伙一样。

    



    周铭和乔丹诺他们在巴黎并没有住的地方,安列斯的工作室又非常大,因此他们在说服了安列斯后就在这里住下了,当然为此他们也遭了小姑娘波雅很多白眼,毕竟做到雇主像他们一样也别无二家了。

    小姑娘作为安列斯的助手,现在正在帮他们准备早餐。

    



    小姑娘无语了:“你怎么也不好好想想,我们给你介绍过时装界一些知名人物的名字,里面有博纳吗?况且这一次的时装展虽说不是顶级时装周,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参加的,你怎么就不多想想,如果他真是哪个小公司的老板,他根本没参加的资格好吗!”

    原来如此。



    周铭想到这里不免有些惋惜:“该死!早知道他就是一直针对我的家伙,我就不该那么简单放他走了,至少也该给他找点麻烦才对。”

    



    小姑娘郁闷到有些抓狂:“你太让人生气了,你究竟是不是一个商人呀?那可是博纳,是克莱勒公司总裁,而这个克莱勒公司就是路易集团和香奈儿爱马仕这些大公司共同组建起来的新公司,而拥有这些大公司资源的他,也是我们这一次时装展上的最大对手,你现在懂了吗?”

    周铭点点头表示原来如此,他随后又很疑惑:“所以这个博纳是一位职业经理人吗?那这么说我之前的遭遇也和他有关了?”



    ,



    周铭可没有给媒体当模特,让他们360度无死角拍照的想法,因此在开幕式结束以后,周铭第一时间就溜了,不过周铭才到了门口,就碰到了小姑娘波雅。

    



    “我还以为他是哪个小时装企业的老板,谁知道他背后还有这样的身份。”周铭无奈说道,“话说他究竟是我们的什么竞争对手?这个竞争对手很可怕很难缠吗?”

    “什么叫什么竞争对手?他是博纳呀!你到底有没有关心过这次的时装展和所有参加时装展的人,还有时装圈子里的事情呀?”小姑娘很无语道,“我真是为老师感到担心,他究竟和怎样一个不负责任的家伙在合作,我很为老师这次的出山感到担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