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 越关键越沉住气
    “哎!安列斯老师这辈子的名誉恐怕全都要丢在今天了,真的无法想象怎么会如此愚蠢的做法,哪怕他们让主办方找其他人借用一些时装也比这样胡乱去缝要好很多吧,也不知道安列斯老师怎么就会答应的。”

    “要我说恐怕安列斯老师根本没有答应,一切都是那个什么贝鲁科公司和主办方搞的鬼,他们眼看安列斯老师的招牌就要倒了,他们就全慌了,但安列斯老师和其他有原则的时装设计师都拒绝帮他们,于是他们在走投无路之下只好这么乱来了。”

    “但是他们这种行为根本就是对我们时装设计师的极大侮辱,所以我建议在这次时装展结束以后,我们一定要记住这个混蛋公司还有那个混蛋华夏人周铭,我们要在所有设计师圈子里发起对他们的抵制!”



    有人大声质问道,其他人也随之附和起来:“没错!你们看那些模特身上的衣服,那真的能被称为是时装吗?要我看那就是随便在垃圾堆里捡了一点碎布条然后缝起来了吧,这样的举动真是侮辱了时装设计这项艺术!”

    



    “我亲爱的设计师们,看来我们现在总算是有了相同的敌人,所以如果你们以后想要对付那个该死的华夏人,想要抵制那个可恶的公司,我想我都可以为你们提供帮助的!”

    博纳又想起了什么又说道:“还有你看那些可怜的模特们,她们明明身上都受伤了,却仍然还被人逼着走上t台,去为他们展示那种只是布条缝成的垃圾衣服,我想这些姑娘们肯定心里都是委屈至极的,或许我们还可以去联系一下女权组织,共同对那个混蛋公司还有那个华夏人周铭发起抵制!”

    博纳的这个建议得到了所有设计师的一致赞同,这让博纳本就很灿烂的笑容变得更灿烂了,他感觉心中是他最高兴的时刻,他现在不仅想要欢呼,他甚至还想唱着跳着扭动身子手舞足蹈起来。



    见安列斯不为所动,乔丹诺又转向了周铭那边:“周铭先生,您劝一下安列斯老师?”

    周铭则对他说:“我相信安列斯先生,他既然选择不解释,我支持他的决定。”

    这一次换安列斯惊讶了,他转头看向周铭:“你就这么信任我吗?难道你不担心如果现场的观众始终无法理解我的作品,他们一直这么误解下去,恐怕你的公司和你这个人,以后都会遭到抵制啊。”

    安列斯想了想又补充一句道:“况且……你就不担心我是因为你让我用这些碎布条制作时装心里有怨气,或者是我自恃身份,不愿意去做广播呢?”

    “这样吗?那还真是麻烦了。”周铭叹息一声随后就转了话锋,“不过现在已经这样了,那还能怎么办呢?”

    周铭又说:“况且我明白一个道理,就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我对你不放心,那么我会直接换掉你,既然我选择让你来做这个事情,那么我就会完全信任你。毕竟我在时装上的造诣肯定不如你,我可不会去做那种外行对内行指手画脚瞎逼指挥的蠢事。”

    “至于可能造成的后果,或者说你心里有怨气或者自恃身份什么的……”周铭说,“我为什么不支持你呢?安列斯先生你可是我的设计师!”

    安列斯的眼睛亮了,对周铭的回答感到无比惊讶,要知道他今年已经快七十岁了,这大半辈子走来,可以说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了,也能明白很多事情道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个道理安列斯也听过,但听过理解和真正能做到,却是完全不同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那么沉得住气的。

    就像乔丹诺,要说他不相信自己在时装设计上的造诣是不可能的,但他仍然会担心,还要指挥自己去广播解释。这就是他面对现场无数的指责和质疑,他已经沉不住气了,所以才会手忙脚乱。

    但周铭却不同,以自己的眼光能看出来他也在担心,但他却能沉住气,不至于手忙脚乱。

    而比起这些更加难得的一点,是他能支持自己人的自尊。

    这是很多人都会忽略的一点,很多人在遇到了事情或者麻烦的时候,总会习惯性的让自己人忍一忍,以便事情能顺利过去。

    这种做法的确是最简便的,但人非圣贤,谁会没有怨气呢?如果这样的做法多了,就算是自己人,就算他对你再忠诚,不会背叛,但他的怨气也会在事情上表现出来,很多大企业家都不会注意到,可周铭却注意到了。

    或许这些东西,很多人仔细想想都能想到,但问题在于现在这种关键时刻,很多人就慌了,只有周铭才能依然沉住气做到这样了。

    想到这里,安列斯对周铭竖起了大拇指:“周铭先生,你真是一位最杰出的领导者!”

    周铭微笑表示感谢,安列斯又说:“其实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不过却和我说的那些并不一样,我是为了时装本身的效果所考虑的。”

    听到安列斯突然的解释,小姑娘波雅和乔丹诺都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安列斯居然主动给周铭解释了起来。虽然这个举动很平常,大多数设计师也都会这样,但这个人不同,他是安列斯呀,是时装界的超级大咖,尽管说起来他是受雇的设计师,但实际上他的身份却是比周铭要高的多的。

    因此只有周铭去询问他,怎么现在居然他还主动向周铭解释了呢?这太不可思议了!

    而相比乔丹诺,小姑娘波雅对安列斯的骄傲,认识的还要更多,她还清楚的记得,就是前年,新当选的巴黎市长过来参观他的工作室,他都没有主动开口解释任何作品,但是现在却给周铭破了例?

    小姑娘无比震惊的看着周铭:这个看上去如此年轻的华夏人,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



    随着广播里主持人播报的最后一场时装展出来,立即惊讶了全场,并且这话的冲击力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微微后仰,很多人都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嘴巴,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不是刚刚有消息说后台遭到了什么动保组织和绿色组织的冲击,安列斯老师的作品全都在冲击中被毁了,他没办法再参展了吗?怎么现在他又坚持继续要参展了呢?难道他真的变出了时装吗?



    “这是什么?怎么会这样?”他很抓狂叫道。

    



    有人提出了这个建议,其他人纷纷附和叫好,纷纷叫嚣着要给周铭和贝鲁科公司一个教训,要教教他们时装设计师也是有尊严,不是任人侮辱的!

    博纳听着这些时装设计师们的同仇敌忾,他脸上的笑容灿烂的就像是一朵菊花盛开一般。

    



    被无数人质问,刚才那言之凿凿的杂志总编顿时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尴尬了。

    “这肯定是主办方为了收视率和自己的信誉,还有贝鲁科公司为了自己的曝光率,联合起来要求安列斯老师这么做的。毫无疑问他们为此也肯定想了办法,那么我可以肯定,贝鲁科公司和主办方肯定是拿了别人的作品充数,反正谁也看不出来,他们只要能想办法过了这一关就好了。”

    



    与此同时在t台幕后,周铭和安列斯乔丹诺正在这里紧张的看着t台上和台下的一举一动,原本要去医院的小姑娘波雅也坚持不走,只是拿纱布捂着额头也跟着周铭和安列斯要看到结果。

    听着现场那么多人都在质疑,这让乔丹诺再也忍不住了:“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安列斯老师,虽然我知道您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但或许您可以借用广播去把您的设计理念说一下,否则大家会不理解的。”

    



    就见t台上那二十位姑娘,她们身上穿着的衣服都非常奇怪,并没有统一的颜色统一的款式,甚至连制作成服装的布料都不一样,仿佛就像是一团各种布料放在一起的大杂烩一样。

    “这真的是安列斯老师的作品吗?不会是你们主办方随便拿出一些不知道哪里放着的垃圾,就打着安列斯老师的名号拿出来展示的吧?”



    虽然博纳这种落井下石小人得志的样子让人很看不起,毕竟分明安列斯他们到了今天这地步,全是因为博纳的阴谋所致,但不得不说,对方现在这样的做法也的确很欠考虑。

    



    上面二层在博纳的贵宾室里,博纳也哈哈大笑到跳起来了。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呀?我可从来没见到过这样的所谓时装设计,这也太敷衍了好吗?如果你们真的没有布料再做衣服了,你们可以找我求助,或者放弃这次时装展,结果你们偏要坚持,现在弄出这种贻笑大方的东西来,真当现场都是什么都不懂的白痴吗?真丢你安列斯老师自己的面子呀!”博纳狂笑说道。



    ,



    “接下来是这一次时装展的最后一场展出,我相信也一定是你们所最期待的展出,他是由贝鲁科公司所带来的,他们的时装设计师是安列斯!”

    



    那杂志总编急急的解释,并且用了更加确定的语气:“所以你们等着看吧,待会我们看到的时装肯定是似曾相识,或者完全不属于安列斯老师风格的作品,因为那些都是临时从别人那里借来的!”

    可紧接着,当最后一批二十位模特走上t台,这位杂志总编就马上被打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