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 你就是趁火打劫
    洛朗一脸迷茫,他完全不明白周铭问这些是为了什么,不过他还是老实回答道:“是我主动询问叔叔的,不过叔叔他也很喜欢我们的时装,昨天时装展结束以后,我叔叔还主动向我询问,他想要给我们一些订单的,因为他有预感这些时装的销量一定很好!”

    洛朗说完想了想又补充一句:“甚至他今天还特意去找玛德兰副会长询问了我们的情况,所以我才知道博纳他们要所有经销商都忘掉我们的时装这件事。”

    周铭点头表示明白,他这才说出自己的想法:“如果你叔叔真的很喜欢我们的时装,真的认为我们的时装很有市场,而不是因为你的原因。那么我希望能和你叔叔见一面,有些事情我想当面和他谈谈,你能安排吗?”



    最后还是周铭打破了这让人窒息的寂静,他问洛朗:“你刚从卢浮宫回来?你说你叔叔就在见面会现场,那么你叔叔是一位经销商吗?”

    



    “还要其他经销商的订单?”洛朗很惊讶,“周铭先生这不可能的,虽然我叔叔和很多经销商都有联系,但关系很好的也就只有几个,其他很多甚至都叫不上来名字的。并且就算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他们也未必会冒着得罪博纳他们的风险给我们一些友情订单的。”

    “你放心好了,我要的可不是什么友情订单,是那种真真正正的商业订单。”

    周铭见洛朗还想说什么,他先说道:“好了具体的你就不要再问了,你只要帮我把你叔叔约出来见面就可以了。”



    周铭叹了口气:“在见到人以前,我一点把握也没有,不过没有把握却并不代表我不做了,毕竟只有我们开始努力了才有希望嘛!”

    安列斯皱着眉头看着周铭,他根本不明白周铭是怎么想的,现在博纳和路易集团他们动用了他们所掌握的所有渠道和资源,在媒体和经销商两方面全面封杀他们。

    这从正常逻辑来看,他们是没有一点机会的,因为这不同于之前时装展上冲击后台破坏时装,那些还可以说是手段,是可以取巧的,只要足够随机应变的能力够强就有机会翻盘;但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他们是凭着硬实力碾压,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无非就是确保自己这边不再有机会的。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只是凭着洛朗和他叔叔这层关系,绕过博纳他们,私底下要一些订单,那肯定没问题,但要再加上其他人,安列斯就想不到该如何操作了。

    ……

    洛朗离开了安列斯的工作室很快回到了卢浮宫的卡鲁塞大厅并找到了他的叔叔,不过这个时候见面会仍在继续,他们不好直接离开,只有等中午见面会结束了,洛朗才带着他叔叔来到了安列斯的工作室。

    “老师周铭先生,这就是我的叔叔曼加拉!”

    洛朗带着他的叔叔来到工作室大厅,那是一个微微有些发福的的中年胖子,并和周铭安列斯做了相互介绍。

    周铭主动和安列斯握手问好,随后他们都坐下来了,曼加拉询问周铭:“对于你们昨天晚上的时装展,我是非常喜欢的!还有安列斯老师,您永远是法国的骄傲,对于你们没能参加今天的见面会,我和其他经销商都十分难过,我们都非常想要和你们合作,想要进货你们那种超越时代的时装,但是……”

    曼加拉说着叹了口气:“但是现在的情况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想你们也一定都知道了,所以我可以把你们昨天时装展上那些时装都买下来,为此我可以付出更多的价钱,你们看怎么样?”

    曼加拉这番话让洛朗感到无比惊讶:“叔叔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你之前还说过你可以私底下给他们一些订单的,怎么现在……”

    曼加拉打断洛朗话道:“那是你记错了,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我当时说的是我可以私底下给一些订单,但是我需要把这些时装的所有权买下来,这才是关键,结果你却忘记了。”

    洛朗摇头坚持道:“不是这样,我没有记错……”

    曼加拉再一次打断洛朗的否认:“安列斯老师还有这位周铭先生,很抱歉,看来我们之间出现了误会。”

    周铭笑着表示:“这无所谓,我也明白曼加拉先生的想法,能让曼加拉先生这么做,看来你是对我们的时装很有信心了对吗?”

    曼加拉笑着摇头:“请恕我直言,或许你们的时装在昨天的时装展上的确非常惊艳,但那毕竟只是一次时装展,并且还是在冲击后台的事情以后,很难说观众们不会带着一些特别的情绪在鼓掌,就像我自己,我更多的是在支持你们的精神,而非是时装本身。”

    曼加拉接着说:“现在也是一样,我只是因为洛朗的原因支持你们的精神,但是我的支持带有很大的风险,所以我需要连同那些时装的所有权一起都买下来。”

    洛朗这下明白了,他愤怒道:“叔叔你欺骗了我,你这是在趁火打劫!”

    曼加拉终于收起了笑容,严肃道:“洛朗,注意你的用词!”

    洛朗却并没有停止:“叔叔,我的用词没有问题,是你的行为就是如此!上午的时候是你亲口告诉我说会支持我们,也可以私底下给我们订单,你当时并没有说要买下所有权。所有权的买入就意味着这些时装就只属于你了,连我们也不能再生产或者销售了。”

    “叔叔,我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很糟糕,我们也需要你的帮助,但是你不可以以此来要挟我们,这种行为就是趁火打劫!”洛朗怒气冲冲道。

    曼加拉满面寒霜,伸手指着洛朗说:“我命令你闭嘴,否则我一定会告诉你的父亲,你应该知道后果。”

    洛朗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了,显然曼加拉抓住了他的软肋,曼加拉随后又转向周铭问:“安列斯老师周铭先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想法?”

    “我想曼加拉先生你好像误会什么了,”周铭一脸迷茫的说,“我让洛朗安排我们见面,并不是要商量订单的事情。”

    “啥?不是要商量订单的事情?”曼加拉懵逼了。



    随着一声很突兀叫喊,一个年轻人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安列斯的工作室,周铭和安列斯都很惊讶。

    小姑娘波雅下意识的遮掩了一下自己受伤的额头,进来的人是那位时装设计学院的鬼才洛朗,她好奇的询问道:“洛朗你这家伙这么慌张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其实我并没有去见面会,是我的一位叔叔告诉我的,他知道我在老师您这里,也帮助老师您参加了这次时装展,是他告诉我的。”洛朗回答。

    



    洛朗一脸迷茫着突然恍然大悟了:“我明白了,周铭先生你是想私底下从我叔叔那里拿订单对吗?”

    周铭摇头:“如果只是你叔叔那里的一个订单,我肯定不会这么大费周章,我想要的是全部经销商,或者是大部分经销商的订单,而不仅仅只是你叔叔。”

    



    洛朗见这么多人在这里,他第一时间都愣住了,好一会才回答道:“是这样的,我刚刚得到消息,说博纳的克莱勒公司和路易集团他们联合了时装协会正在一起封杀我们,并且在现在正在进行的见面会上,他们还在要求经销商忘掉我们的作品!”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那些家伙完全就把自己当成时装界的国王了吗?他们真是太过分了!”小姑娘愤愤不平道,尽管早上买回了报纸就猜到了他们会怎么做,但现在真听到了他们封杀的做法,还是感到无比愤怒。

    



    尽管洛朗现在还是满脑门的问号,他也知道没再往下问的必要了,于是只是带着满心的疑惑的出门去卢浮宫找他叔叔去了。

    而等洛朗离开以后,安列斯转头问他:“你真的打算这么做吗?你有多少成功的把握?”

    



    安列斯点点头:“这个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看来你对我们的作品还是非常关心的,我很高兴。”

    洛朗那边也不好意思的表示这是他应该做的,不过在这之后房间里突然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寂静,仿佛所有人一下子都变成了哑巴一般,都不会说话了,其实也没人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什么好了。



    周铭摆摆手让他先别急着问,周铭又问他:“那么你从你叔叔那里了解到了见面会现场的情况,那是你主动找他询问的,还是你叔叔告诉你的?此外你叔叔对我们的时装又有怎样的看法呢?”

    



    洛朗急匆匆反应过来,他点头回答:“是的,我叔叔他是来自戛纳的时装经销商。”

    随后洛朗又满脸狐疑:“周铭先生你问这做什么?”



    ,



    “老师周铭先生不好啦!”

    



    不过安列斯却注意到了另一个信息:“你怎么会知道这个消息?你去了见面会吗?”

    这个问题让洛朗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周铭和老师他们都在这里就表示他们已经都知道了被封杀的事情,或许现在正愤怒着呢!自己现在过来提起这些,岂不是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吗?但老师的问题他又不能不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