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赚钱的魅力
    他对着镜头打招呼道:“嘿大家好!我叫莫里,我就是贝鲁科服装公司在93省的经销商。”

    “哦天呐!我想我没有听错吧,就你们这样的服装居然还有一个公司吗?抱歉我一直认为这只是某个不知名的作坊所生产出来的布料。”记者语气很嘲讽的说。

    “那一定是偏见,就如同你现在带有的愚蠢的傲慢,不过请相信我,等我介绍了贝鲁科的传销模式,你肯定也会爱上他的,就像爱你的妻子一样。”莫里说。



    “大家好我是新闻发现的记者安娜,我相信93省在很多人眼里都是贫穷和暴力的代名词,但是今天在这里却发生了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销售情况,我们一般买东西都是去专门的店铺,但是这里的销售却是在自己的朋友那里,他们称这种模式为传销,就是客户利用自己的产品体验去对自己的亲戚朋友进行传播销售,以获取一定报酬的方式。”

    



    “你以为我会和以为带着傲慢自负偏见的蠢货争吵?很抱歉你错了,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里面这件衬衫的价格是多少?”莫里问。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把记者给搞懵了,他完全不明白莫里怎么会突然转到这个问题上来。

    不过他还是回答道:“这件衬衫可是纪梵希的,我拒绝透露我购买的价格,但我想他的专柜价格绝不会低于一千法郎。”



    “但是如果有另一件质量同样不差的衬衫,却只需要不到两百法郎呢?”莫里问。

    “你是指你的贝鲁科衬衫吗?请恕我直言,这种从没有听过的品牌是无法和美妙的纪梵希相提并论的。”记者又说。

    莫里点点头:“原来如此,那么如果这件衬衫还能给你带来收入呢?”

    记者瞪大了眼睛:“收入?你是说我买下这件衬衫还能有钱赚吗?这简直太离奇了,难道我在你这里买东西,你还会倒贴钱给我吗?如果是这样,我想我能把你们买到破产。”

    莫里摇头告诉记者:“很抱歉并不是我会给你钱,而是你可以通过买我的衣服成为贝鲁科的经销商,然后再把这些衣服卖给别人,比如你的亲戚朋友或者你采访的每一个人。”

    “上帝啊!我无法想象你究竟是哪里来的这种自信,你觉得这种垃圾衣服会有人要吗?”记者冷笑着问。

    莫里对此不慌不忙的接着问道:“所以这就是我接下来要问的下一个问题了,你觉得今年和去年相比,你的收入增加了吗?或者换个更简单直接一点的问题,你的信用卡账单是不是越来越多了?”

    记者先是一愣,随后点头表示这是很正常的,但莫里却告诉他:“这绝不是正常,这是因为过去我们都被奢侈品给洗脑了,实际上我们应该有一种理性的消费,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认品牌,为什么我们一定花那么多钱去消费那么贵的奢侈品,为什么我们不能去购买物美价廉的衣服呢?”

    记者想说什么,但莫里却抢在他前面说道:“我知道记者先生你很富有,但我想你的亲戚朋友,或者你见到的其他人,却并不一定会和你一样富有,那么这个时候,你就可以给他介绍我们的衣服了。”

    “怎么介绍?”记者下意识问道。

    “便宜!”莫里回答道,“记者先生你身上的衬衫需要一千法郎,但是同样的一件衣服在我这里却只需要二百法郎,我想你就算卖三百四百甚至五百法郎都不算贵吧?那么省下来的五百法郎,你就可以带你的妻子和孩子去一趟马赛欣赏海景了。”

    随后莫里强调:“当然最重要的,是记者先生你通过这笔生意能挣多少钱。”

    记者真的掰着指头计算道:“如果我卖五百法郎,那么通过这一次生意我就能挣三百法郎。”

    莫里很确定的说:“是的三百法郎,记者先生我虽然不知道你的收入,但这却已经是93省很多人半个月的收入啦!那么你一个月只要能卖出十件就有三千法郎的收入,一百件就是三万,我已经无法计算这样一年下来究竟能赚多少钱了,难道记者先生你一点都不动心吗?”

    记者沉默了,这一次并没有再反驳莫里什么。

    这无言的镜头让摄影师很着急,他不断的提醒那边的记者随便说点什么,想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但那记者却如同蜡像般无动于衷。

    过了好一会以后,那记者才突然抬头问莫里:“那么要怎样才能成为你们的经销商呢?”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摄影师瞪大了眼睛,反而莫里却早有准备回答:“我刚才就说过了,只要买我们的衣服,只要你是我们的顾客,就可以成为我们的经销商。”

    “那好,从现在开始,我就要成为贝鲁科公司的经销商了,什么该死的记者,我不干了!”

    那记者说着就把手中话筒狠狠砸在地上,然后就跟着莫里离开了,只留下摄影师在这里凌乱了。

    如果可以的话,那摄影师几乎都要把自己的眼球给瞪出眼眶了,毕竟这是他采访生涯最离奇的采访事件了:这什么跟什么啊?怎么还有记者采访着就跟着被采访人走了去当经销商啦?这也太扯了!

    “不过那个什么贝鲁科的销售模式也的确很吸引人,如果不是我需要一个稳定的工作,如果我并不是一个贪心的人,我想我也要不干了。”那摄影师喃喃自言自语说。



    “周铭先生您刚才的演讲真的太棒啦!让人热血沸腾,如果不是我认识您,我甚至都以为是哪个商学院的教授……不,您说的绝对比任何教授都要更具爆发力!”乔丹诺双拳紧握着很用力的说。

    从他的这些小动作,周铭知道他并没有在故意恭维自己,而是说的真心话,不过周铭仍然笑着摇了摇头:“我可比不上那些真正的商学院教授,因为我除了煽动他们一定要做经销商,并且相信自己会赚大钱以外,并没有讲任何哪怕一点商业知识。”



    其实就周铭自己而言,他是很想给这些人进行一些正规培训的,但博纳那边的步步紧逼让周铭也没这个条件,就只能通过传销的那种洗脑办法尽可能去激发这些人的信心和积极性了。

    



    那记者摊开双手一脸无奈:“这是你的主告诉你的吗?那么我想你一定是一位异教徒,就像是你的那位骗子总经理一样。”

    随着记者这句很挑衅的嘲讽,镜头里可以看到莫里十分生气,但他最后却忍住了。

    



    乔丹诺马上摇头坚定道:“正因为这样才是更难得的,因为那些商学院的教授们他们就只会抛出一些谁也听不懂的名词,或者是一些空洞的大道理,我相信要是换成他们来讲,恐怕要不了两分钟,他们就全部打瞌睡或者离场了,只有周铭先生您这种最直接最浅显的说法才能吸引他们!”

    周铭回头看了那些斗志昂扬,一个个都打算去做一番事业的家伙们一眼,叹息一声说:“这种方法很有效,但要是可以的话,我还真不愿意这样。”

    



    莫里哇哦的惊叫一声:“那这样说来任何人要购买都必须要准备好一千法郎了,我想这真是太贵了!”

    “我想这个贵也只是对于你们93省而言,事实上很多人都能买得起。”记者说。

    



    另外周铭说出的销售模式也是和传销一样做下线的,但却又不是完全拉人头,而是和后世微商一样是通过总经销商到分销商再到每个销售,这样一层层差价来获取利润的。一般说来这种利润只有保健品和化妆品这种暴利行业能保证,不过现在法国在经历了之前畸形的奢侈品消费以后,中低端的服装市场也依然暴利。

    周铭很累的难得休息了,不过由于周铭的一堂课却引发了93省的一次销售狂潮,甚至得到了国家电视台的跟踪报导。



    这位记者这么说着,随后镜头就被牵引到了一个穿着很嘻哈的年轻人身上。

    



    一位中年记者面对国家电视台的镜头进行着介绍,她说到这里耸了耸肩:“我知道这很可笑,为什么会有人愿意放弃店铺而去其他人那里买衣服呢?恐怕这种销售模式也就是93省这里的穷人所想出来的,或许他们的目的是为了逃避店铺的那一点点租金,上帝那或许也是一大笔费用!”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们这一次的任务就是了解他,或许你们也可以嘲笑他,在我采访了一位传销人员以后。”



    ,



    两个小时以后,周铭终于走下了他演讲的台阶,他看了一眼那边佣兵团们仍然守着的路口,这才松了口气,这时等在旁边的乔丹诺一脸激动的走过来了。

    



    留下这句话,周铭就回车里休息了,毕竟这段时间以来周铭的的神经一直紧绷着,他需要一个休息的时间。

    另外周铭对乔丹诺说的也是实话,因为不管传销这个词汇最开始是多么纯洁,但至少在周铭的观念里,这始终是违法行为。不过周铭也没办法,毕竟现在所有的经销商都被封锁了,周铭要想破局就只能通过安利那种人对人的传销办法,自己想办法培养经销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