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三章 安德烈的机会
    有人大骂也有人附和:“我看就是这样,否则这次贝鲁科公司被全面封杀那么好的机会,他为什么不动手?他就是害怕了!”

    听着这些话,那些起来道歉的人感到很惶恐,很怕被安德烈误会他们是一样的。

    他们想解释,不过安德烈却表示不用,他缓缓走过来,一脸的古井无波,不愤怒也不着急更不焦虑,仿佛什么事情也干扰不了他的情绪一样。



    “安德烈你今天怎么会突然来了?今天我们都有点喝醉了,所以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我们现在都有点神智不太清楚,可能说了一些不好的话,我很抱歉。”

    



    安德烈就那么坐在上面,居高临下看着每一个人,他目光锐利,没有一个人敢和他对视。

    安德烈笑了:“我知道你们都对我很有意见,觉得我不该一直隐忍,应该要把握住机会,就算不能把哈鲁斯堡夺回来,那么至少给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制造一些麻烦也是很好的,总比一直在这里什么都不做要强。”

    “的确,我承认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那么结果呢?”安德烈问。



    “可是那也不能成为我们什么都不做的理由啊!我们并不怕报复,我们有怨气,我们只是不想一直看着他们在夺走的我们的哈鲁斯堡里风光!”有人不服气的说。

    面对这番话,安德烈冷哼一声:“愚蠢!难道你的目光就这么短浅,就只能不断的去找麻烦,而不是真正想夺回哈鲁斯堡吗?你那样的做法是能出气了,可是最后那个华夏人解决了问题,这对大局有任何影响吗?你知道那个华夏人还有凯特琳他们一直在等着我们出手,好把我们一网打尽吗?难道我们当初主动交权就是为了现在来出一口气吗?”

    安德烈越说越激烈,到最后都咆哮了起来:“你们有怨气你们想夺回哈鲁斯堡,难道你们以为我不想吗?你们也不想想,在过去的十多年时间里,是我一直在保全在撑持着这个家族,该继承家族的也应该是我,可是我却不能那么做,你们以为我不痛苦吗?”

    对于安德烈这番话无人反驳,因为的确安德烈作为原本家族的继承人,要说想对付凯特琳和周铭,他应该是最强烈的,可是现在他却必须忍着。

    安德烈深吸几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说:“但是我不能那么做,因为那的确不是最好的机会。”

    “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要这样一直等下去吗?我们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万一我们希望的机会一直等不到该怎么办?”

    有人问道,比起之前的尖锐,现在的语气缓和了不好,只是带着痛苦和不甘,显然是安德烈之前那番话让他们都明白安德烈比他们更不容易。可是情绪归情绪,但该做的事情还是不能落下啊。

    这时安德烈却突然微笑起来反问他们道:“你们真的以为我们会等不到了吗?”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很多人感到莫名其妙,但一些思维活跃的人马上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现在我们的机会要来了吗?”有人脱口而出问道,还有人更加激动,“安德烈你是得到了什么特别的消息吗?是有大家族对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不满了,要出手对付他们了对吗?”

    对于他们来说,如果现在有机会,那肯定就是有大人物插手了。

    可安德烈却摇头说不是:“这次机会需要我们自己把握。”

    这让所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难道不是有人要插手吗?虽然这也正常,毕竟那个华夏人才在巴黎惹出那么大的事情,就连被称作法王的米歇尔都损失了一个职业经理人,现在他又和路易集团还有香奈儿他们达成了合作,以这些人的能量,就算旁波家族也要给些面子的。

    可如果不是有人要插手,那他哪还有什么机会呢?

    见这些人都参悟不透,周铭只好接着说道:“你们觉得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他们处理好了贝鲁科公司,那么他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接下来?那当然是选择下一个需要处理的公司了,我觉得可能是哈鲁斯堡银行或者是投资公司或者矿产机械公司这些吧,毕竟这些才是家族的核心产业,尤其是银行,更是核心中的核心。”

    有人脱口回答道,但安德烈却摇头表示并不是,这让他们就茫然了,如果不是这些公司,那他要怎么做呢?

    “那个华夏人并不是要出手整治哪一家公司,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凯特琳已经向所有核心产业的负责人发出了邀请,让他们来哈鲁斯堡开会,显然这是要一起整治哈鲁斯堡家族的所有核心产业。”安德烈告诉他们。

    顿时庄园内哗然一片,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表示不可思议。

    “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也太过分了,居然想直接接过所有产业吗?他们有没有问过我们的意见?”

    “我看他们是膨胀了,以为整治好了贝鲁科公司,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要其他产业都臣服吗?他们以为自己是谁,天生的帝王吗?”

    “恐怕现在连贝鲁科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完全吧,他们就想着要整治其他产业,真是异想天开!”

    安德烈示意大家安静,他脸上的笑容狰狞:“所以我们不应该愤怒,我们应该高兴,因为属于我们的机会终于来了,我们完全可以借这个机会夺回属于我们的一切了!”

    “我们的机会来了!”所有人异口同声喊道。



    事实他也的确是这么做的,自从搬到魏腾庄园以后,所有不甘失去权力的哈鲁斯堡家族成员们都天天聚集到了这里,各自交换关于家族的情报,目的就是为了找到周铭和凯特琳的破绽,然后一举掀翻他们,夺回哈鲁斯堡。

    不过相比其他成员的毛躁,作为曾经哈鲁斯堡家族实际掌门人的安德烈显然要更能沉得住气,不管其他人给他带来了什么消息,他始终无动于衷。



    “要我看安德烈肯定是从凯特琳和周铭那边得到了什么好处,否则怎么会变得这么软弱,根本不敢有任何动作,只能像个软蛋一样缩在这里,这根本不是我认识的安德烈,还是他已经害怕了?”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安德烈走过来把一个桌子上的酒杯盘子全扒拉到地上,然后他拿一张椅子放在桌子上,最后他自己爬上桌子坐在了椅子上。

    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不明白他这是在做什么。

    



    “你们想在这里喝酒,我可以给你们拿来最好的酒,我的厨师也可以给你们做你们想吃的任何菜品,你们也可以在这里谈论任何关于哈鲁斯堡家族的事情,但也仅限于说说而已,因为我并不会真正做什么。”

    这是安德烈对所有人说的话,他曾多次很明确的表示,现在凯特琳和周铭已经窃取了哈鲁斯堡,想要拿回来并不简单,他们必须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一击即中,而不是平白的浪费资源。过去他们就是浪费了太多,才给了凯特琳和周铭机会,以后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面对这个问题,很多人都低下了头,因为结果是很明显的,最终周铭闯过了那一关,以一个传销手段破了局,如果他们在那时动了手,那么现在无疑会遭到报复。

    安德烈环视一圈满意的点头说:“看来你们都很明白这一点。”

    



    有人摔碎了自己的杯子,红着一张脸在大声叫骂着,旁边的人都没有反应,仿佛习以为常了,毕竟他不是第一个在这里开骂的,甚至于在这里他也不是唯一一个,只是其他人都已经骂累了。

    不过今天的情况很不一样,因为安德烈突然来到了这里,吓了所有人一跳。



    这些人仍然大声道:“安德烈来了又怎么样?难道他做出来的事情就不允许别人说了吗?你看看他现在的样子,他就是懦夫,什么韬光养晦找机会,根本就是个借口是欺骗我们的谎言!实际他现在已经怕了凯特琳和那个华夏人,恐怕只是提到他们的名字就要吓的他尿裤子啦!”

    



    有人急忙起来向安德烈道歉,毕竟不管怎么说,安德烈曾经作为哈鲁斯堡实际掌门人十多年,总有些威望的,此外他们还都要指望安德烈带着他们回去哈鲁斯堡,怎么能随便闹翻呢?

    不过还有些人也不知是真喝醉了,还是故意要借着这个机会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



    在距离哈鲁斯堡不远的地方还有另外一座规模相差无几的庄园,这里被称为魏腾哈鲁斯堡,这也是哈鲁斯堡的产业,但却是属于安德烈的。其实这里原本并不是叫这个名字的,后来由于安德烈在交出了自己的家族权力以后才改的这个名字,意思是这里才是真正的哈鲁斯堡,而周铭和凯特琳的只是一个伪的,他以后一定会想办法夺回去的。

    



    经过和周铭的一番较量,安德烈似乎也顿悟了韬光养晦的真谛,在周铭离开的这段时间,甚至是当贝鲁科在全法国遭到封杀的时候,他真的忍住了没有动手,因为他觉得机会还不够。

    对于安德烈的决定,很多人都有意见,很多人都觉得安德烈太怂包了,应该就要趁着贝鲁科被封杀的那段时间找麻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