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你懂这个世界吗?
    他的嘴角上扬,觉得自己肯定吃定了周铭,当然他也觉得周铭不会那么快给答复,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矜持嘛,他不介意等待。

    凯特琳却很着急,比起哈鲁斯堡这个她从出生就没多少印象的所谓家族,她更在意周铭,她绝不希望周铭因为自己的原因被查理要挟参加这次什么资本世界大战,那必然会被查理他们当成是棋子利用的。

    倒是胡安,他点上了一根雪茄,饶有意味的看着周铭,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个时候查理还在继续不停的蛊惑着:“想想吧,如果你只是按部就班,那么不管你多么天才,哈鲁斯堡家族还有你的兴盛也至少得在二三十年后了,更不要说在这期间你还讲面临那些对手的无情阻挠。”

    



    随后周铭问查理:“那么说到底我们之间是合作呢?还是我被你们征用,要成为你们手上的棋子了呢?”

    “当然是一种合作联盟的关系,”查理毫不犹豫回答,“我们是朋友,甚至以后你和凯特琳结婚,我们还会是家人,所以怎么可能会是棋子呢?”

    “那么既然是一种合作和联盟的关系,我很好奇我是可以自由行动,还是可以向你们提出意见甚至是指挥你们的人行动,还是只能等着你们的命令呢?”周铭又问。



    “周铭先生未免太过杞人忧天了一些,要知道我们可都是底蕴深厚的大资本家族,不管是真正的世界大战还是资本世界大战,我们都经历了很多,并且我们对全世界资本家族的实力和分布都是有研究的,无疑我们会在很多问题上要比你看的更清楚。”

    查理对周铭说,他的语气里里外外都透露着自己的骄傲和对周铭的不屑,显然在他看来周铭的担心根本就是个笑话。

    周铭叹了口气,但却什么都没说,这更让查理感到了愤怒。

    “你似乎还有什么不满?难道你不知道一个业务员就是应该在街上跑销售,一个商学院出来的高材生会是经理,只有真正掌握公司的人才有权力制定公司的发展方向吗?因为只有他才真正的了解公司!”

    查理指着周铭说:“我承认你一直以来的表现都很惊人,但销售就是销售,他是没有任何干预公司发展权力的!就像你,首先没有足够的资本,其次不了解这个世界资本家族的分布和实力,你的眼光无法和我们相提并论,所以你只能听从我们的命令行事,当然我们会给你选择完成任务方式的自由。”

    “够了!”凯特琳愤怒的拍站起来了,“查理王子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辞,你今天过来是邀请我们合作的!”

    “是啊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查理摊开双手一副很无所谓的态度,“但是我想说,不管你们是否能接受,这都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查理说着靠在了沙发上:“所以不管任何人都还是要有自知之明呀,一味的高看自己,只会成为笑话!”

    周铭点点头:“是呀,你贵要有自知之明,如果没有就会很可笑了。”

    周铭的话惊讶了所有人,这并不是他的话有多么惊人,而是大家都在等他表态,却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番话来。

    查理最先反应过来,他哈哈大笑道:“看来周铭先生已经明白了!”

    “是明白了,因为查理王子殿下你就很没有自知之明,明明你就只是一个过来的说客,却要多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你不怕回去以后被你的母亲伊丽莎贝女王责备吗?”周铭饶有意味的反问。

    “你住口,这不是你所能了解的!”查理大吼道。

    查理的恼羞成怒让周铭有些意外又在情理之中,意外是因为现在并不是在二十年后,查理还不是年近七十的太子,怎么会这样的恼羞成怒;情理之中是看来他很想继承王位,却害怕他的母亲了。

    真是个可怜的太子啊!

    周铭心里暗叹一声:“你们英国王室的家务事我确实没任何兴趣,那么就让我来猜猜另外的事情好了,既然你们现在来劝我合作,那么显然这次资本世界大战已经是迫在眉睫了,那么你们选好了战场吗?那么让我想想,你们是否选择了东南亚呢?”

    随着周铭这句反问,那边查理和胡安都愣住了,一脸见到鬼一样的表情看着周铭。

    “你……你怎么会知道的?难道还有其他人来找过你,或者你从其他渠道得到了这个消息吗?”查理喃喃的说,“是了,听说你和华夏国的高层关系不错,或许你是通过他们知道的……”

    查理随后就自己否掉了这个想法:“不对,就算你真的事先联系了华夏国的高层也不可能,因为这个消息可是机密,并且还是前不久才讨论定下的,我可以肯定在那次会议上不可能存在任何外面的间谍。除非有某个家族投靠了华夏人,但是这说不通啊,参加那次会议的无不是强大的大家族,不可能……”

    听着查理自己在那里叨叨着,周铭叹口气对他说:“你别瞎猜了,并没有人告诉我这个消息,是我自己猜到的。”

    “你自己猜到的?这不可能!”

    查理很坚决的断然否定道:“你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华夏人,你怎么可能猜到这样的消息?肯定是有其他人告诉你了!”

    周铭冷笑道:“没必要这么激动,你以为你们的决定很难猜吗?”

    这句反问呛得查理哑口无言,他想反驳,但他更想听听周铭是如何猜出来的。

    “我看你根本就是瞎猜的,一定是有人给你透露了消息!”查理前言不搭后语的说道。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刚才你说我不懂资本世界,那么我现在倒想问问你,查理王子殿下,你又懂这个世界吗?”

    查理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他万万想不到这个问题居然还会抛回给自己。



    见他们这样凯特琳接着说道:“看来我猜对了,你们就是打算让周铭去帮你们做事,成为你们一颗冲锋陷阵的棋子,如果能成功,可以给你们带来很大的利益,就算失败了,你们也会毫不客气的丢弃。什么合作,那根本是狼用来骗兔子开门的恶心谎言罢了!”

    胡安和查理都急忙摇头道:“我们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我们是诚心要和周铭还有哈鲁斯堡进行合作的,否则我们也不会提出帮你们解决你们的难题了,这是我们的诚意!”



    查理说:“我不知道那是否会演变成一次可怕的经济危机,但我可以预见的是,如果周铭先生您在这次资本世界大战中表现出了优秀,他们就会心甘情愿的服从你了!”

    



    考虑了一会,周铭抬头开口道:“首先胡安先生,请不要在这里吸烟。”

    胡安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周铭居然先点了自己的名,但他随即遵照周铭的意思熄灭了烟。

    



    “况且这对你们也是一个机会!”查理说,“哈鲁斯堡家族经过这十年的沉沦,已经失去了进取心,就算你们赶走了安德烈,也找回了多米尼克这样的支脉,但他们又能有多少真正帮助哈鲁斯堡回复鼎盛的打算呢?恐怕他们不过是现在遇到了困难,想要找到哈鲁斯堡家族进行抱团取暖罢了!”

    “相信我,这样的事情我已经见过了太多,而你们要想真正重振哈鲁斯堡家族的辉煌,你就必须告诉他们你有这个能力,最好的方式就是跟我们进行合作。”

    



    查理摇摇头:“我想周铭先生你一定是对合作这个词有一定的误解,或者是我们东西方的文化差异所致,既然我们是合作者,那么我们就是要一起作战,没有谁命令谁的情况。如果真要说命令的话,也会是我们给出一个方向,比如说是打垮某一银行,不过具体的执行方式,我们不会干涉。”

    “正是这样所以我才担心呀!”周铭感慨道。

    



    查理还说道:“或许凯特琳殿下你会有所担心,但是请你不要拿你的想法去束缚周铭先生,他是一个非常勇猛的战士,资本世界大战理应是他施展的舞台,难道你要阻挡他的脚步吗?”

    凯特琳犹豫了,她为周铭担心,也更不想拖周铭的后腿。



    查理说完胸有成竹的靠在沙发上,他很确信自己刚才那番话的说服力,他能看出周铭是一个有野心有抱负的人,他不会甘心一直屈居人下;而在巴黎那一次博纳对他进行的全面封锁,也一定让他感到绝望,没有人会愿意第二次品尝相同的绝望。

    



    查理着重指出:“我想巴黎那次博纳对你的全面封锁,你不会再想经历第二次了吧?”

    “所以如果你想真的振兴哈鲁斯堡家族,如果你也想加入这个豪门俱乐部,你只能选择跟我们合作!”



    ,



    胡安和查理都没想到凯特琳会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他们没有准备就愣在了那里。

    



    查理接着说道:“不管你们承认与否,我们都是非常强大的资本家族,我们的合作可以让你们拥有同样的号召力。”

    “当然更重要的,就是这一次资本世界大战,包括我们和卢森堡王室家族还有旁波家族,所有欧洲的顶级家族都会加入到这一次的大混战当中来,预计全世界范围内会有数以百万亿计的资产在交锋,成千上万的公司和银行会因此兴盛或者破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