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郎的诱惑
    一想到这,周铭就感到十分头痛。

    不行,我可是立志要成为商界大亨,开后宫佳丽三千的男人,必须要掌控局面!

    周铭心里在给自己打气着,他于是对同乘一辆车的凯特琳说:“苏涵是我在国内很好的朋友,尤其我的父母都很喜欢她,那个时候我们还不认识;而卡列琳娜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和她绝对没有什么,她只是我在北俄的战友,那个时候我们都是为了刀塔计划,为了从西方人手中抢回财富……”



    对此,所有企业负责人都兴奋向周铭表示没问题!

    



    凯特琳显然看出了周铭的想法,她对周铭说:“你以为我不想痛哭打闹甚至是杀了你吗?但如果我真的这样做了,恐怕我就再也配不上你了。周铭的女人不应该是那种像泼妇一样的女人,而应该是一个有自己主张,不需要周铭你为我担心,当然更是全心全意爱你的聪明女人。”

    周铭愣了一下,因为之前他脑中转的一直都是各种后宫传的套路,却忘了凯特琳可不是那种没脑子的小女孩,她可是传承千年的哈鲁斯堡家族的第一继承人,是非常优秀的。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如果只是因为有情敌到了面前她就开始撒泼打滚,哭的像三岁孩子一样,她会配不上自己的。

    周铭想到这里其实有些惭愧的,自己何德何能,能让这么优秀的女人对自己死心塌地,想来城堡里的苏涵和卡列琳娜肯定也是如此吧。



    “下午的会议非常顺利,由于安德烈的事情,不仅没有人对我们的安排提出任何异议,甚至很多负责人都对新计划充满期待,我认为这是很好的开始,我们现在就需要尽可能快的把所有资源全都集中到手上,因为我们和胡安米歇尔他们并不一样,我们不知道资本世界大战的时间,所以我们才要更积极的准备。”

    周铭进来首先给她们汇报了自己下午开会的结果,只是苏涵和卡列琳娜对此的兴致并不太高。

    正当周铭有些奇怪气氛似乎不太对的时候,凯特琳突然说道:“周铭你过来我的房间一下,我还有些事情需要更多的探讨。”

    说完凯特琳就不由分说拉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周铭走去了房间。

    “凯特琳你究竟有什么事吗?为什么不能在大厅里说呢?小涵和卡列琳娜她们并不是外人。”周铭跟着凯特琳走进了房间,很奇怪的问道。

    不过凯特琳却并没有回答,而是转身抱住了周铭,踮脚吻住了周铭的嘴唇。

    凯特琳的芳唇很柔很软,再加上她身上散发的幽香很让人陶醉。

    但周铭的意志力还是很坚强的,尤其是大厅还有俩女人的前提下,周铭强忍着把凯特琳推倒的冲动问她:“凯特琳你这是干什么?”

    凯特琳很深情的看着周铭问:“你想要我吗?”

    凯特琳的俏脸泛红眼神迷离,同时她凹凸有致的娇躯还贴在自己身上,轻轻摩擦着,一副挑逗和任君采摘的娇媚模样,让人口干舌燥。

    周铭知道这个时候只要自己回答一句是,就可以把这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压在身下,但周铭却明白眼下这个情况太不对劲了,凯特琳怎么会才回来就这么诱惑自己呢?

    周铭这边一脑门的问号,那边凯特琳却仍继续抱着周铭的脖子,在周铭的耳边吐气如兰的说:“我知道你一直都很苦,一个人在巴黎一个多月,每天都十分紧张的要面对博纳的挑战,还得提防米歇尔他们这杯幕后黑手。”

    “这些事情都没什么,况且现在我不都已经挺过来了吗?”周铭说。

    凯特琳却仍然坚定的摇头接着说道:“可是你才回到哈鲁斯堡,几乎都没有休息,你就又开始要忙碌着别的事情了,周铭你也是人也需要放松,现在就让我来帮你放松好吗?”

    凯特琳一边说着,她的芊芊玉手就慢慢滑到周铭胸前,并在那敏感的地方画着圈圈。

    嘶!

    周铭吸了一口气,他抓住了凯特琳的柔荑,皱着眉问她:“你到底怎么了?”

    “周铭你忘了吗?我是你的未婚妻呀,那么现在未婚妻在向自己的男人表达爱意,难道这还需要理由吗?”

    凯特琳一边在周铭的耳边温柔说着,一边还轻轻咬着周铭的耳垂:“如果你真的需要一个理由的话,那么这就是郎的诱惑。”

    如果是在平常,周铭当然很乐意跟这位漂亮的哈鲁斯堡公主**,并且自己恐怕早就非常坚挺了,然而现在的情况显然是不太对头的。当然要真是在平常,凯特琳也绝对不会露出这样的媚态,或许凯特琳的确要比苏涵要开放许多,但那也只是表现在对自己的迎合上,而不是变成现在这样的放浪。

    并且更重要的一点,苏涵和卡列琳娜她们还在大厅里,万一要是被她们撞见了……

    周铭想到这里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了什么,难道凯特琳就是故意这么做的,也是故意要让苏涵和卡列琳娜撞见,目的就是为了要在她们面前表明她和自己的亲密关系?

    联想着凯特琳今天的这些反常举动,周铭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该死!自己还是把女人想的太简单了!

    “周铭你怎么了?难道你一点也不想吗?在这个房间里,我没有任何身份,我只是你可以随意索取的女人。”凯特琳在继续诱惑着周铭。

    周铭却摇摇头说:“但是凯特琳,你就没有一点担心吗?小涵和卡列琳娜就在下面。”

    “那又怎么样?我们是正大光明的,还是你更喜欢偷呢?”凯特琳问。

    对这个问题,周铭感到一阵头大,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就在这个时候,周铭身后靠着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周铭在里面吗?我是卡列琳娜!”外人有人大声说话。



    天地良心,这绝对不是周铭的意思,但架不住苏涵和卡列琳娜一致要求,而凯特琳这位地主又一句话不说,周铭没办法只能按他们的意思去安排了,尽管周铭的心情是十分忐忑的。

    安排好了这一切,苏涵和卡列琳娜由于长途旅行就先让她们去休息了,而周铭则继续带着凯特琳去找那些哈鲁斯堡家族产业的负责人们开会。



    毕竟谁也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上惹周铭大老板不愉快,他们可不想失去工作。

    



    相比周铭的语无伦次,凯特琳很淡定看着他道:“没关系的,你并不需要解释,我是哈鲁斯堡家族的女儿,在我们西方贵族圈里,谁没有几个情人呢?况且你的坦白而不是胡乱的掩饰,也证明了你是一个有担当和敢于负责的男人,所以我并不会责怪你。”

    凯特琳的反应让周铭有些惊讶,因为按照电视剧里的套路,不应该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吗?怎么这位女大公殿下这么冷静呢?

    



    这一次他们就不在哈鲁斯堡,而是另外找了一个会议中心,在会议上,周铭还是要求所有家族产业都进行调整,去掉那些多余繁冗的项目,只保留最有核心的项目。

    周铭的思路很明确,其实哈鲁斯堡的各个产业本身是没问题的,只是很多企业之间存在太多相同和多余的部分,周铭为了能让整个哈鲁斯堡家族变成一个以效率为先的大集团,就必须砍掉这些多余的部分。

    



    不过这个时候的周铭忘记了,他可不是那些情场浪子,他并不懂女人。

    周铭和凯特琳很快回到了哈鲁斯堡,苏涵和卡列琳娜这时都已经起来了,她们正在客厅。

    



    很顺利的把权力从这些企业手上收回来,完成了中央集权以后,周铭发出第一个指示,就是要求各个公司都跟贝鲁科公司开始合作,通过这些低端服装的销售重新铺开所有的销售网络,并对本身产品的升级换代。

    当然最重要的,就是把哈鲁斯堡银行的股份给全部拿回来了,通过银行和其他投资机构,周铭能保证各个公司都能有足够的资金来应对各种问题。



    想到要会哈鲁斯堡,周铭的心情又有些忐忑了,尽管刚才在会议上并没有问题,但天知道回去了城堡,这三个女人互相的争风吃醋会是怎样一副火星撞地球的画面。

    



    周铭也十分相信他们是能做好的,毕竟这些人都是商学院毕业的精英,过去是安德烈那些人没有给他们施展才华的机会,现在周铭放手让他们去做,他们自然都能做好。

    等周铭安排好了所有事情离开会议中心的时候,阿尔萨斯的天都已经黑了。



    ,



    周铭和凯特琳苏涵还有卡列琳娜的见面很快就结束了,随后周铭就安排她们在哈鲁斯堡住下了。

    



    除此之外周铭也需要通过这种手段,把一个个单独的企业变成哈鲁斯堡这个大集团下面的一个个单独部门,把对这些企业的指挥权给收回到自己手上,不要再出现贝鲁科公司要棉花,却要和家族内另一个棉花企业不断扯皮,甚至还要讨价还价的事情。

    原本这些多余的企业部分大都是其他家族成员为了显示自己存在感弄的,如果之前周铭还真不敢这么大刀阔斧,会引起很大反弹,不过在有了之前雷霆处理安德烈的事情以后,这个事情很轻松就通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