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娶妻娶贤
    “可那是因为我爱你在乎你呀!”苏涵解释,凯特琳和卡列琳娜也都很同意。

    “我知道你们都爱我在乎我,如果不是这样你们根本没必要这样做了。”

    周铭随后话锋猛然一转:“但是你们有想过这样真的对,真的好吗?”



    ……

    



    周铭看向苏涵:“小涵还记得咱们厂的王财主吗?原来是我们厂里的第一个万元户,也是第一个开上私家车的人,甚至就连咱们市长都亲自过来见了他,并亲手授予他市政府的锦旗,可就是因为他的妻子善妒,总和王财主身边的所有女人起争执,最终王财主才不过两年就破产了。”

    “这是为什么,难道是王财主的妻子不爱他,就想要他破产吗?”

    周铭摇摇头:“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但事实她却做到了,并且到了最后这个女人仍然认为是王财主在外面乱搞,才把家给败了,浑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



    周铭说:“现在我已经明确要加入这次资本世界大战了,胡安那个胖子和伊丽莎贝那个老妖婆要拿我当炮灰;米歇尔那个酒鬼看不起我,要我别插手这个事情,哈鲁斯堡家族才刚刚整合到一起,我所掌握的资本根本不足以支持我去进行这个事情。”

    “而在这个时候,你们还来在我们面前争宠,还给我闹出了今天晚上这一出,你们是不是嫌我的事情不够多,要让我破产的和王财主一样你们才甘心呢?”

    周铭大声说着,他的眼神十分坚定:“好,如果你们今天非要继续下去,那么就请开始吧,咱们就一直闹到分出一个结果为止,什么狗屁的资本世界大战,什么资本家族,都特么见鬼去吧!”

    周铭点了凯特琳:“你是哈鲁斯堡的主人,那么你先来说吧。”

    被周铭点名的凯特琳很小女生的讪讪缩了脖子,拼命的摇头:“周铭是我们错了!”

    “你们没有错,谁让我招惹了你们呢?你们只是想让你们喜欢的男人只喜欢你们一个罢了,这难道也有问题吗?”周铭说。

    “着当然没有问题,只是我们不该挑选现在这个时间,我们真是太蠢了!”卡列琳娜说。

    这时苏涵突然做出了她的决定,她抬头起身握住了凯特琳的手对她说:“凯特琳姐姐,我要向你道歉,我真的太小心眼了,居然在你的城堡里做出了这些事情,真是太不应该了。”

    凯特琳则摇头说:“不是这样的,如果要说抱歉的一定是我才对,我作为哈鲁斯堡的地主,居然不仅没有招待好你们,反而让你们如此生气,那都是我的责任。”

    卡列琳娜随后也加入了进来:“你们都不要再自责了,这里没有要道歉的人,如果有那一定是我!你们一个是和周铭从小的青梅竹马,一个是和周铭门当户对的哈鲁斯堡公主,如果我不能容忍你们的存在,那恐怕我根本没资格做周铭的女人。”

    凯特琳和苏涵也都摇头:“不不不,道歉的只能是我,是我没有容人的肚量,是我的眼光太浅了。”

    二楼的老管家和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都目瞪口呆,什么情况?这就开始相互道歉了?

    “我的上帝!我没有看错吧,她们居然在互相道歉?”老管家喃喃的说,眼睛瞪的如同老年痴呆一般。

    其实也不仅是老管家,金融班的同学们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的确苏涵和卡列琳娜他们并不认识,但凯特琳他们却很了解,知道她是一个怎样骄傲的女人,正如老管家之前分析的那样,这样的女人都应该会和伊丽莎贝一样拥有女王气质的,怎么会现在会对其他的女人道歉,自己没有容人之量呢?就算是老师,这也太不可思议啦!

    如果不是他们亲眼目睹了事情的全过程,他们甚至会认为这是他们排练好的,剧情太狗血啦!

    “我错了,我真的错得太离谱啦!”

    老管家激动道:“高智商的人怎么会低情商呢?尤其是像周铭先生这种商界精英,他很多时候都是在和人打交道的呀,所以怎么可能会不懂女人心呢?”

    “就像他刚才所做的那样,或许听起来很平淡无奇,但实际是完全掌握了女人的心理。”

    老管家说:“他首先自己认错,然后借机抛出了娶妻娶贤这个说法,如果凯特琳苏涵和卡列琳娜真的爱他,就一定会很在乎,虽然她们不认为周铭先生最终能娶她,但至少她现在作为周铭先生的女人或者情人,都一定不能给他丢脸,至少要达到他娶妻娶贤的标准!所以她们后来就开启了不停道歉的模式!”

    “这就是神迹啊!”老管家越来越激动了,“或许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浪子,或许有些人能游走在很多女人之间,但谁能做到像周铭先生这样,几句话的功夫就征服了这样三位女神啊!恐怕那种所谓的浪子,她们连正眼都不会看吧!就像我们,能得到她们随便谁一句夸奖就能高兴到跳起来了。”

    听着老管家这激动的话,让陈树和叶凝他们又惊呆了,原本他们是准备嘲讽一下这位老管家的,谁知道他先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老管家,你是不是开始崇拜我们老师了?”叶凝忍不住问道。

    “如果是这样的伟人,我崇拜他又有什么问题?”老管家脸不红心不跳的说,让金融班同学们都很无语。

    随后老管家又说:“尤其现在你们老师已经完全征服了凯特琳殿下和苏涵卡列琳娜她们,看来周铭先生今天晚上有很好的艳福要享了,很有可能他们会睡在一起,到了明天,你们就要喊三声师母啦!”

    但还不等金融班的同学们有啥反应,就听下面凯特琳和苏涵卡列琳娜突然说道:“既然我们现在都能相互包容了,那么我们今天晚上就要好好讨论如何相处,你就自己回去睡吧,晚安!”

    说完,她们三女就起身一起回房了,只留下周铭在大厅。

    老管家感觉自己要疯了,今天自己水逆吗?还是天生和周铭犯冲啊?怎么自己说他坏被打脸,说他好也被打脸了呢?你丫这是习惯成自然了吗?还能不能好好的了?

    旁边金融班的同学们都十分同情的看着他。



    原来如此啊!

    不甘心就这么被打脸了的老管家急忙和陈树叶凝他们一起跑出去,想看看究竟怎么回事,于是就看到了下面周铭正在说对不起了。



    老管家却冷哼一声:“一群无知的孩子!你以为我只是在评价吗?我这是为凯特琳殿下负责的一种态度,作为管家,我很有必要帮助凯特琳殿下挑选她的丈夫,这也是我能为死去的斐迪南大公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凯特琳苏涵和卡列琳娜都愣住了,她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或者说她们不明白周铭这么说的意思。

    见她们这样,周铭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站起来了:“知道吗?我父母从小就教育我娶妻当娶贤,意思很简单,就是一个好女人可以让一个家庭兴旺,反之则可以毁了一个家庭。”

    



    “真是没想到,看来我太高估周铭先生了,我原本以为他至少是个爷们,会以为他至少会摆出一副强硬的姿态,那样不说什么大男子主义,但至少还能和凯特琳殿下还有苏涵卡列琳娜保持对等,却没想到他居然直接道歉服软了,太让人太跌眼镜了!”

    老管家一边说着一边摇头:“或许他这么做能得到一些同情吧,但是只依靠同情是没办法解决问题的,道歉只是逃避,因为三个女人的矛盾还是根本存在的。”

    



    凯特琳苏涵和卡列琳娜都低下了头,尤其是苏涵,她和周铭是在同一个厂区长大的,在那一个比村子大不了多少的地方,她对王财主的事情了解的更透彻。

    “我知道你们爱我在乎我,但这并不能成为你们那么做的理由,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

    



    老管家再指着下面:“如果只是凯特琳殿下一个人,那么周铭先生这么做完全没问题,但可惜还有苏涵和卡列琳娜在这里,他的道歉服软就显得很愚蠢……”

    老管家越说越没有信心,因为他听到了下面周铭接下来了话,顿时震惊了,他喃喃道:“还有这种操作呢?”



    周铭一句句大吼道:“我简直无法想象刚才你们都干了什么,你们现在就要争宠争到这个地步吗?”

    



    此时在楼下大厅,周铭和凯特琳苏涵还有卡列琳娜他们都很专注于彼此,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楼上有人在偷看。

    “对不起,我真的错了!”周铭说,“我曾经以为你们都是最贤惠和董事的女孩,我也很希望你们会是这样,但是今天的事情让我发现我错的很离谱!非常离谱,简直离谱到家了!”



    ,



    (鞠躬感谢“王明亮469”的捧场支持!)

    



    叶凝皱起了眉头:“老管家,我觉得老师他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的,你不能这么武断的说他是在道歉服软,你别忘了刚才你就猜错了,老师并不是你能随便猜的。”

    陈树李阳他们也纷纷说道:“是呀!老师他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他现在这么说肯定是有原因的,怎么会是单纯的道歉服软呢?老管家你根本不懂我们老师,所以你还是不要评价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