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不穷
    周铭最后把自己刚刚划掉的地方又圈起来了:“这里就暂时先留着,或许能有用,我相信慕晴姐。”

    “那么现在,就只剩下国内的资本了。”周铭喃喃自语道,感到有些头疼。

    周铭会这样并不是真的认为国内有多穷,毕竟周铭可不是重生前的小白了,的确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国内是很穷的,但那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实际上财富大都被掌握在某些团体中。



    “美国的慕晴姐和唐氏家族也能成为一大助力,尤其通过唐氏家族,或许能推动整个加州财团的加入,尽管他们在资本上还很薄弱,但有前世记忆的周铭很清楚,加州会是未来美国乃至全世界经济发展的推动力,不管是大名鼎鼎的英特尔和苹果公司,还是现在正处于起步阶段的那些互联网公司。”

    



    尤其是陶国令的那三千万美金,很让周铭震惊。

    不过周铭回头想想,自己似乎在南晖县那么一个小地方的银行,居然就能贷到四十万的现金。

    那个时候自己还很庆幸,但自己现在想想似乎国内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穷,只是财富都被“藏”起来了,普通人并接触不到,都只是过着月薪三四百的生活,自然看起来就很穷了。



    既然确定了目标,那周铭很快就把笔一丢的睡觉了,他可不会这么晚了还傻乎乎去找凯特琳苏涵和卡列琳娜讨论问题,那绝对是自讨没趣的,还不如等到第二天再说了。

    睡了一个好觉,周铭第二天早早的起床,却发现凯特琳苏涵和卡列琳娜已经等在大厅里了。

    走下楼,陈树和叶凝这些金融班的同学们和往常一样的向自己打招呼,最后碰到了城堡的老管家,见这家伙的眼睛红红的,周铭不由诧异的问他怎么了。老管家顿时又伤心了。

    “周铭先生,您的境界是我永远无法达到的,您就是伟人呀!”

    只留下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老管家就离开了,再看向其他金融班的同学们,他们则都是笑着跑开了。

    摇摇头,周铭训斥一句让他们不要欺负老管家就离开了,他才没空管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要相信他们对自己没有恶意就行了。

    “周铭你已经做出了决定对吗?”凯特琳见周铭过来先问道。

    这让周铭感到讶异,不过他随后就明白她们昨天晚上果然就是故意的,就是给自己一晚上的清净,好让自己的思绪放开,就能想出下一步计划了。

    “不过我更希望能有人陪着能更好一些!”周铭说着坐下了。

    “那可不行,既然昨天周铭你教育我们要学做贤惠和有包容心的女人,我们肯定要彼此先熟悉的,况且这也是在帮你。”卡列琳娜说。

    苏涵也肯定的点头:“其实昨天我们也很纠结,但我们必须这么做!”

    周铭心中叹息:得!看来经过昨天,她们三个已经达成统一战线了。

    于是周铭只好跳过这个问题,况且要和女人争执,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对周铭来说都是灾难。

    “好吧,你们是对的。”周铭耸肩道,“因为我的确想出了下一步计划,我要回国了。”

    对于这个答案,凯特琳苏涵和卡列琳娜都很意外,但她们的意外却又是在情理之中的。

    卡列琳娜叹息一声果然如此,凯特琳问周铭准备什么时候动身,苏涵则告诉周铭国内的水远比他想象的要深。

    这下轮到周铭诧异了:“看来你们都已经猜到这个结果了吗?”

    三女一齐点头表示她们昨晚也帮忙想过了,现在不管哈鲁斯堡和北俄的情况都已经趋于稳定,很难再挖出更多的潜力资本,显然只依靠这两方资本肯定不够,那么剩下能选的就国内和美国,想想周铭在美国也有对手,并且那边的情况很复杂,也会牵扯到参加资本世界大战的各方势力,因此动那边不是个好想法。

    那么最好的打算就是回国整理资本了!

    对于她们推导出的这个结果,周铭向她们竖起了大拇指表示很棒。

    同时周铭也相信她们是真的都把娶妻当娶贤这句话听进去了,尽管她们都不认为真能嫁给自己,但至少也要做到位的,这让周铭很高兴也很庆幸能有她们这些女人那么倾心自己了。

    “不过在回国以前哈鲁斯堡家族的事情还是要彻底解决了的。”周铭说。

    这让凯特琳苏涵和卡列琳娜都很惊讶,因为经过昨天,哈鲁斯堡的问题不都已经解决了吗?安德烈是去了威信,再不可能威胁到他们,剩下的人也都很胆战心惊,家族各个公司的负责人也都很乐意拧成一股绳,那么这样还能有什么问题需要彻底解决呢?

    “是那些追随安德烈的人,我们可以不管剩下的家族成员,但是这些人必须要清理干净!”周铭说。

    “周铭你是觉得他们虽然表面臣服,但实际他们还是会和伊法曼他们勾结在一起吗?”凯特琳询问。

    周铭摇头:“其实我想的很简单,背叛是不能被原谅的,他们既然已经做过一次,他们就是隐患,接下来我们面对的事情很大,我不希望出现这种隐患!并且处理了这些人,同时还可以震慑其他人,因为我们并无法确定其他人就真没有异心了,我知道这很冷酷,但在这种时候就不能手软!”

    凯特琳倒吸了一口气,然后默默点头:“我明白了。”

    周铭微笑道:“我们能做到最好的!”



    结果现在搞的自己独守空房,连个暖床的姑娘都没有了,简直悲剧!

    虽然原本当苏涵和卡列琳娜来了以后,周铭就没想能再公然能钻进凯特琳的房间了,毕竟现在她们都在这里,自己要还那么做,不是白痴就是缺心眼,显然周铭并不觉得自己是任何一个,不过之前有个念想总是好的,或许凯特琳会主动来钻自己的被窝呢?只是现在这就成了不切实际的遐想了。



    既然不可避免,但至少自己可以选择以怎样的姿态加入到这场资本世界大战中,周铭可不想真的成为胡安他们的炮灰,当然他也不会随意被米歇尔他们给打败。

    



    很简单一个例子,就说南江拍卖的第一块商业用地,就被某个集团以五百多万的价格拍下来了。在这个中央接世界船王一千万支票都要请示最高领导人的年代,某个集团就能随随便便拿出五百万来买地,由此可见国内其实还是有某些隐形的资本家族。

    其实周铭自己也和其中之一打过交道,比如那位倒了血霉的燕京一哥谭大少,某个集团的南江负责人姜春华,还有后来牵出刀塔计划的陶国令,都可以算是国内的资本家族。

    



    当然其实周铭一个人的情况也并不是那么糟,既然凯特琳苏涵和卡列琳娜她们三个都不在,周铭就刚好有时间仔细想想未来的打算了。

    或许这就是那三个女人计划好的呢?

    



    所以如果自己能把国内这些被“藏”起来的财富都挖出来,集中到自己手上,说不定就能打出一个威风,让这一次的东南亚风暴不要再往国内吹了。

    想到这里,周铭手中的笔最后也不断画圈圈在了国内的地方:“看来现在这里才是最重要的,我很有必要在这次资本世界大战前,再挖一挖国内的资本潜力了。”

    



    “现在在阿尔萨斯这里有哈鲁斯堡,没落与否并不重要,至少他的这些企业还在,哈鲁斯堡银行和其他金融投资机构也只是收缩了业务;北俄那边有麦塔先生,不过其他崛起的资本寡头似乎并不打算支持自己,原本北俄那边的资本就很差劲,如果只是卡列琳娜和伊尔别多夫,那会更糟糕!”

    周铭掰着手指在一个个计算着自己手上所掌握的牌,到后来他觉得这样不行,于是他立即坐起来拿过一个笔记本。



    既然胡安他们说这一次是资本世界大战,那么天知道会不会有一支奇兵在加州等着自己犯错了。

    



    周铭随后又把这些全划掉了,因为周铭觉得加州财团的资本如果可以的话还是要留着做预备队为好。

    周铭这么做一来是不想这些大名鼎鼎的公司因为自己抽调了加州财团的资金陷入困境,继而改变历史;其次更重要的一点,是周铭不希望自己抽调了加州财团的资金,让其他财团发现了空隙,趁着这些公司资金困难的时候低价收购打压,最后达到控制的目的,这样就得不偿失了。



    ,



    最后周铭独自一人躺在城堡的床上,感觉很惆怅,早知道就不在她们面前装那个逼了,说啥娶妻当娶贤啊?要是当时和她们说的是丈夫是天,不管妻子还是小妾都必须要好好相处并尽心服侍丈夫的思想就好了,指不定就能享受一下帝王级的待遇了。

    



    周铭笑着摇摇头,不去深究这个问题,开始思考正事了。

    毫无疑问今天一天自己所接收到的信息是非常多的,从最开始胡安大公和查理王子的驾到,也是从他们开始,给自己揭开了资本世界大战的秘密;随后米歇尔的到来为自己进行了补充,最后苏涵和卡列琳娜的到场,就要正式宣布自己无法避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