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蝴蝶效应
    想到这里,王平真的悔不当初,恨不能狠狠抽自己几耳光,自己干嘛就要相信那个该死的外国佬,觉得他的话就是对的,干嘛就要被那个来自大使馆的电话给吓住,如果自己能相信周铭,或者自己能放平心态,都能发现问题,避免现在的情况了好吧。

    不过现在再想这些也没用了,连大使和苏涵都这么说了,他只能咬咬牙:“周铭先生,我知道自己之前的做法太愚不可及,我真的知道自己错了,还请您大人有大量的不要和我计较吧!”

    说出这番话,王平感觉自己的脸都在发烧,觉得太羞耻了。



    赫德却摇摇头:“很抱歉,我刚才就已经说过了,我并不会干预这边的司法,之前是这样,现在当然也同样如此,否则那就太不公平了。”

    



    周铭冷漠着一张脸故意犹豫了一下,随后看向一旁:“那这些人呢?难道他们配合那个外国佬那样诬陷我,就没有一点错吗?”

    王平恍然大悟的点头:“他们当然有罪,涉嫌非常严重的寻衅滋事和对周铭先生的人身攻击甚至诽谤,我们会对他们实施为期一年的劳教处分,周铭先生您看这样的处罚可以吗?”

    周铭摇头:“王局长,如何处罚是你们的事情,我可没有指挥你的权力。”



    不过现在一肚子火气,希望马上平息事情的王平哪里会管这些,直接大手一挥就让手下把这些人都带走了。

    解决了这些人,王平转头就赔着笑脸向周铭邀功起来:“周铭先生你看这些随意寻衅滋事的家伙都已经遭受了处罚,现在您可以让我们帮您摘下手铐了吗?”

    面对王平这第二次询问,周铭直接把手递出来了。

    尽管周铭仍然没说话,但他这么直接的行为却也让王平高兴的快要哭出来了,他一边不停的向周铭道谢着,一边赶紧对刘队使眼色让他立即解开,否则要是周铭后来变了卦,那才叫真的欲哭无泪了。

    不过周铭却并没有这个想法,他是很朴素的,对于在飞机上调戏空姐的外国垃圾,他并不打算放过,而事后选择帮助他的那些崇洋媚外的家伙,周铭同样也要给他们一些教训,送他们去劳教,显然就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尤其现在王平被自己这番话气的只怕快要发疯了吧,那么无疑这些家伙就会变成王平的出气筒,就能得到应有的教训。

    解开了周铭手腕上的手铐,王平和刘队他们立即一溜烟的跑了,生怕周铭改了主意,周铭对此也只能无奈。

    不理会他们,周铭很真挚的和赫德大使握手并向他表示感谢。

    周铭这个感谢并不只是形式,因为虽然是苏涵打了总统办公室的电话说明了情况,但这里是机场,从大使馆到这里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而赫德大使完全可以忙完了他的事情再过来的。然而从他赶来的时间看他显然是没有任何耽搁,是在得知这边情况后第一时间后就赶来的,必须感谢。

    赫德大使则摇头表示:“周铭先生你并不需要向我感谢,反而是应该我感谢你才是,如果没有你我可能都不会是在这里的大使。”

    随后赫德大使就告诉了周铭,他一年前还只是法国总统府的一名高级助理,原本是需要至少再为总统工作至少五年才有机会被外派的,但由于一年前周铭去到爱丽舍宫,他的一番惊人言论震惊了总统,让法国总统突然对这个东方的国家有了过于浓厚的兴趣。

    于是为了更好的了解华夏,也想搞清楚这片土地上正在进行的改革开放,赫德这位在总统办公室的华夏通,就理所应当的被选为新的大使被派到这边来了。

    “在那次会面里,我很遗憾的没能亲眼见到周铭先生您的风采,但周铭先生你的名字我却永远会记得!”

    赫德大使十分坚定的说:“正是因此,当今天我接到来自总统办公室的电话,并说了周铭先生您的名字,我就立即放下了我的事情来找您了!谢天谢地我总算还来得及,如果周铭先生您真的因为大使馆的电话而被诬陷成了犯罪分子,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啥?还有这样的操作吗?

    周铭感到有些意外,尽管周铭对赫德大使能这么快赶到很意外,但却没想到这会和自己有关,更重要的是自己在法国总统面前的表现,居然还影响到了驻华夏大使的人选。

    反倒是苏涵更坦然,她对周铭说:“一只亚马逊雨林的蝴蝶挥动翅膀,带动的气流就有可能形成两周后美国的一场龙卷风,这不是荒谬的谣传,但却不是每只蝴蝶都有这样的幸运,很显然周铭你就是这样的天选之子,赫德大使就是你扇动翅膀带动的其中一个龙卷风。”

    苏涵的话打动了周铭,的确如此,尽管周铭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天选之子这种玄幻的东西,但自己重生回来到现在,也显然影响了全世界,或许这一次资本世界大战,就是自己这只蝴蝶所影响的最大龙卷风吧。

    想到这里周铭对赫德大使说:“不管怎么说大使先生,我还是非常感谢你的,虽然我影响了你,但就算没有我,那也是迟早的事。”

    赫德大使动容了,不管周铭客气的摇头表示没关系还是坦然接受他都不会惊讶,但现在周铭居然这么冷静能分析。

    “周铭先生您让我更深刻的认识了华夏。”赫德大使竖起大拇指说。

    (本章完)



    王平一边对周铭赔着笑脸,一边拼命给旁边的刘队使眼色,让他马上给周铭开手铐,但是周铭哪里会那么轻易让他解开呢?马上移开了手。

    “很抱歉王局长,我可是很认真,并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而且你不是还说了要带我回警局严肃处理吗?请问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吗?”周铭问。



    他娘的!既然你不想取下来,那咱们就去局里再好好说道说道!

    



    周铭却依然脸色平淡的看着他:“王局长这不是我要计较啊,你想想认定我是罪犯分子的是你,给我戴上手铐也是你的命令,我连解释的余地都没有啊!”

    王平连连点头:“我知道,这些都是我犯下的错误,为此我需要向周铭先生您道歉,我现在也完全认识到了这个错误,所以请周铭先生您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好吗?”

    



    王平的脸色很尴尬,周铭的这些话一句句都狠狠打在他的脸上让他无地自容,可他仍然得说:“周铭先生这些都只是一个误会,我怎么会抓你,更不会什么严肃处理了,现在误会已经澄清了,我肯定要给您解开手铐了,否则您看这里是首都机场,有这么多人在这里看着,这也很有失您尊贵的身份不是吗?”

    周铭却哈哈一笑:“我可没有什么尊贵的身份,我就一普通乘客,而且让人看到了不更好吗?彰显了王局长你的铁面无私。”

    



    王平点头表示明白:“那当然,我认为他还需要处以一定数额的罚金,这样才能震慑这些目无法纪的无赖!”

    那些人听周铭和王平居然还定下了关于他们的处罚,顿时都惊呆了,他们有的大声呵斥表示他们并没有资格处罚他们,他们并没有错,并指责王平这是在滥用权力;有的是下意识的想要逃走,还有的则向王平求饶,表示他们并不知道事情的真想,他们也是被蒙骗的。

    



    王平很想这么无所谓的甩手说道,但他明白这些话是不可能说出口的,有一位法国大使和一位全国代表在这里,他知道自己要真这么说了,自己这辈子就完了,所以只能继续很悲剧的劝导,不过这一次他把目光换到了其他人身上,他觉得周铭这边既然不行,就其他人试一试。

    “赫德大使先生,您可是尊贵的大使,请您好好劝劝这位周铭先生吧,要不然连累您一直待在这里可不行。”王平说。



    面对赫德和苏涵这些话,王平都要吐血了,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最倒霉的公安了,别人都是一板一眼的抓人,怎么到了自己这里还要求着别人去解开手铐,这简直就是耻辱好吧,偏偏自己还别无选择。

    



    王平心里暗骂一句老狐狸,他随后又把目光放在了苏涵身上:“苏代表,您这么漂亮一定是天上的仙女下凡,所以请您帮我劝劝周铭同志吧,否则要让您一直在这,那也是对您的一种亵渎。”

    苏涵同样微笑着摇头:“并不需要,我作为全国代表,原本就是要致力于维护国家法治建设的,我很希望能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可以有任何人搞特殊,并且这种事情就是应该从自己做起,如果我今天这么做了,明天我还怎么有资格在大会堂开会呢?”



    ,



    “周铭先生请您不要开玩笑啦!我现在马上就给您把手铐解开。”

    



    王平现在的心情就像是吃了一万只死老鼠一样纠结甚至是想死的,作为一名严打时期过来的老公安,他一向都是权力在手天下我有的架势,任何到了他手上的人无不是给他赔着笑脸要他网开一面的,怎么现在反而自己还要赔出无数笑脸求着别人开手铐了呢?

    在这一刻,王平感觉自己一直以来的观念都在崩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