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解决的妥协
    记者这一句接一句的问题让郭局长感觉头皮发麻,这些问题一句比一句诛心,一旦答错一点就不是职位前程的问题了,搞不好还要遭到纪委的调查了,那才是最恐怖的。

    “记者同志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我只是在正常的执行公务,毕竟他们在这里的行为是影响到了娃娃笑工厂的正常生产,我们必须要履行职务。”郭局长硬着头皮解释。

    “那么你对于刚才的恐吓又作何解释呢?”记者又问。



    原本郭局长还想说什么,但当他听到有记者在这里,顿时吓的魂都要飞出去了。

    



    “这个公安局长肯定就是在包庇娃娃笑公司,他们肯定是一伙的,我们不要听他说,我们要自己讨回公道!大家跟着我一起冲进这个黑心公司,打烂这个制毒工厂!”

    那边有人叫嚣着,然后所有人都气势汹汹的冲过来。

    郭局长面对这个情况一下子愣住了,如果是其他人,他能有一万种办法摆平,但是现在对面有记者,他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情况,当时就没了主意。



    南晖县委书记顾平坐在最好的沙发上抽着烟,而对面周铭的父母周国平和王凤琴夫妇,娃娃笑厂的厂长王辰和副厂长袁志刚都坐在他对面,谁都不敢说话。

    熄灭了最后一根烟,顾平终于开了口:“说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随着顾平开口,所有人才顿时都感觉压力一松,毕竟顾平原本就是县里的一把手,现在凭着乡镇工业园又是市常委,身上的官威自然更盛了。

    “书记,我们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只是好好的生产我们的八宝粥,怎么会想到突然有人来闹事呢?我认为这里面肯定有阴谋!”袁志刚先说道。

    “书记,我可以担保我们厂里出产的娃娃笑八宝粥是没有问题的,外面怎么会发生那样的情况,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新闻,我真的不知道。”王辰说。

    “这肯定是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来找麻烦的,书记您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呀!”袁志刚说。

    顾平抬手示意他们都安静:“我相信出现这样的事情是你们谁也不想的,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必须想办法解决,不管是有人找麻烦还是别的什么,那都等事情解决以后再说。”

    王辰和袁志刚他们都点头表示顾平书记说的有道理。

    “顾书记您是大领导说的有道理,可是我们具体该怎么做呢?”周国平问。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顾平说,“首先我认为你们必须想办法安抚好下面这些示威群众,不管是安排他们的住宿吃饭甚至给他们一些红包都可以,总之要先把事情按下来,不能让他们一直在你们厂门口示威;然后你们要召回那些存在问题的八宝粥,并对那些受害者进行慰问,并给他们一定的经济补偿……”

    “可是我们的八宝粥并没有问题,为什么要召回?而且那些受害者我觉得也有问题,说不定他们就是讹钱的。”王凤琴很不理解。

    周国平也说:“是呀顾书记,我也觉得这个事情存在很大蹊跷,这些人都是来路不明的,我们怎么能随便向他们妥协呢?而且我们的八宝粥本来就没有问题,如果我们召回补偿了,那岂不坐实了我们是毒八宝粥吗?”

    被人打断反驳,顾平第一时间皱起了眉头要发火,不过随后想起这一对老夫妇的身份,想到了他们那个极其优秀的儿子周铭,他只能忍下来,给他们耐心解释。

    “你们不懂,这是一种维护大局的做法,毕竟你们总不能任由这些人一直在你们厂门口闹事吧?这不仅对你们娃娃笑这个品牌这个企业的声誉很不好,甚至还会影响到整个乡镇工业园的运作,你看这几个厂那么多职工家属,总不能让他们跟你一起被抹黑吧?”

    顾平又说:“还有召回问题八宝粥,那只是对全国人民做一个姿态,毕竟我相信你们的八宝粥没问题没有用,要全国人民都相信才可以。而你们宣布召回,去慰问受害者和给予他们一定的补偿,就是向全国人民传递一个信息,表明你们负责任的态度。”

    见周国平和王凤琴夫妇仍然还在犹豫,顾平不免有些生气,身为市常委,他何曾给普通人这么费心费力的解释过什么,于是他伸手指重重的敲了桌子。

    “你们怎么还不明白呢?你说你们的八宝粥没问题,可是你能保证每一瓶都没问题吗?你能保证在封盖的时候没有老鼠跑进去,或者掉进其他什么有毒有害的东西吗?还有你们的八宝粥生产车间遍布全国,就算我们南晖县的总厂没问题,你能保证在滨海在燕京的厂都没问题吗?”

    这……

    面对顾平一句接一句的质问,只有初中文化的周国平和王凤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顾平又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你们要明白,我是南晖的县委书记,而你们的娃娃笑又是县里的明星企业,我怎么会不为你们考虑呢?我知道你们咽不下这口气,我又何尝不是呢?但是现在别人示威人群都已经到你们家门口了,咱们只能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同时这也是为了大局考虑。”

    “我完全同意顾书记的话,我认为这就是现在最好的指示!”

    袁志刚突然说道:“国平同志凤琴同志,虽然你们是娃娃笑公司里最重要的股东,但是想必你们自己也明白,你们归根到底还只是工人,你们并不了解一个公司的操作流程,但是我不一样。”

    袁志刚拍拍自己胸脯:“我原来就是厂销售处的,后来也去首都跑过宣传,现在我还是娃娃笑的厂长,所以我对公司的经营和突发事件的处理都要比你们更清楚的,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我们有错没错并不重要,眼下发生的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我认为如果妥协就能解决眼下的问题,那么我们妥协了又有什么关系呢?韩信尚能受胯下之辱,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袁志刚着重强调最后说:“因此我完全赞同并用户顾书记刚才的指示!”

    顾平这才满意的点了头,看来还是有人懂事的嘛!

    “既然如此……”

    顾平准备发号施令,但这个时候他的秘书突然打开门进来了,这让他很不高兴:“怎么回事?不是告诉过你,我们这里正在开很重要的会议吗?”

    “对不起领导,可是我不能不告诉您,郭局长那边失守了!”秘书小张说。

    (本章完)



    见到郭局长来了,门口保卫科的人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

    “郭局长您真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天上掉下来的关二爷,您来了太好了,这些人就堵在我们厂门口闹事,你快把他们都抓起来!”保卫科长很激动,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你真的是公安吗?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我们只是正常的示威,怎么就成了违法犯罪行为?你这么做是想吓唬谁,还是你受到了谁的指示?”

    



    “那些只是正常的司法解释,就和电视里那些举起手来是一个意思,你们不要胡乱解读,我是公安局长,怎么会威胁群众呢?这不可能的!我……”

    郭局长绞尽脑汁的解释,然而他的解释却并没人听,反而那边更凶狠叫嚣起来。

    



    郭局长打手势让他稍安勿躁,他随后转头拿起喇叭对门口那些人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闹事?你们想破坏什么?又是谁在背后指使你们这样做?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行为严重干扰了娃娃笑的正常生产运作,是寻衅滋事的违法犯罪行为,你们快点离开,否则我把你们全都抓起来!”

    郭局长并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事了,因此他这番话说的非常利索。

    



    ……

    此时此刻在厂里行政大楼的会议室里,一派让人窒息的死寂。

    



    “要我看他根本就是在包庇这个娃娃笑工厂,肯定是收了钱的,他们就是蛇鼠一窝,所以娃娃笑这个公司才敢那么猖狂,敢在八宝粥里放死老鼠!并且到了现在还没有一点悔过的意思,反而还让公安来威胁我们,他们的心都已经和八宝粥一样黑啦!”

    “是呀记者同志你都看到了,你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呀!他们这简直就是旧社会的地主老财!”



    “这位公安同志,请问你有什么想说的吗?你是受了娃娃笑公司的指使来这里威胁这些示威者的吗?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利益关系你能告诉我们吗?或者你是受了更高层的压力才必须这么做呢?”

    



    什么还有记者在这里?为什么自己刚才没接到消息?如果早知道有记者在这,打死他也不敢那么说啊,万一被记者曝光自己不说前程咋样,恐怕连职位都要保不住了吧。

    郭局长还在想着对策,那边记者就先过来了。



    ,



    随着乡镇工业园的蓬勃发展,南晖县的交通情况变得越来越好了,因此尽管乡镇工业园距离县里不算近,但才不过一刻钟左右,县公安郭局长就带人赶到了娃娃笑工厂门口。

    



    在他看来对付这种闹事的刁民,你就只要摆出公安的威严,把事情故意说的严重一些,尽可能的吓唬他们,就能把他们给吓走了。

    事实上郭局长之前这么做的效果也都很好,但实际上今天的情况却不一样,他这么做不仅没能吓跑这些人,反而让情况更严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