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我没怂的习惯
    顾平和袁志刚都愣住了,他们完全听不懂周铭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或许你们根本不知道甚至没想过这是有人在故意针对娃娃笑吧?”周铭说。

    周国平王凤琴和王辰心下了然,果然他们之前就觉得事情很蹊跷,现在看来看来果然如此;而顾平和袁志刚则感到有些慌张。



    “是呀,周铭你看到下面那些人了吗?他们就是一群要毁了娃娃笑的暴徒野蛮人,你看他们都打我了!”袁志刚也马上跟着说道,同时还把自己被拉扯得乱七八糟的衣服亮给周铭看,但周铭却并没有管这些的兴趣。

    



    周铭还是懒得听他瞎胡说:“如果你不是县委书记你不是760厂里走出来的,我真会怀疑你们是对手的内奸,居心叵测要故意搞垮娃娃笑的。”

    这话听的袁志刚汗毛倒竖,魂都要给吓出来了,他急忙解释道:“我们怎么可能会是娃娃笑的内奸呢?我们这么做是要帮娃娃笑解决问题呀,周铭你这么说可就太寒人心啦!”

    对比袁志刚的解释,顾平则毫不留情:“现在报纸上已经刊登了毒八宝粥的新闻,下面也有这么多示威人群,还有记者一路跟拍,事情已经闹的这么大,全国都知道了,难道你还不想着先解决问题,是想把娃娃笑的牌子搞臭吗?我们不管怎么说都是站在娃娃笑的立场上想解决问题的,可你阻止我们你是何居心?”



    “有没有问题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要如何解决他。”顾平说。

    “那么顾书记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一次娃娃笑给了钱,那么下一次是不是人人都可以这么要挟了呢?”周铭反问。

    顾平摆手说:“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周铭你不要把人都想的那么坏。”

    “是呀周铭,况且这一次可能也真是我们的问题,毕竟我们在全国有那么多的厂,生产了那么多八宝粥,谁知道中间会不会有一罐有问题呢?所以我们做出一个改正的姿态会更有利一些。”袁志刚也说道。

    “明知道这是个阴谋还闷头往里冲,这种事我可做不出来。”周铭说。

    顾平重重叹了口气:“周铭小同志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倔强,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一个字,硬怼!”周铭回答,把顾平和袁志刚都惊呆了。

    “他们不是说我们的八宝粥有问题吗?可以,拿出来给我们看啊,我们可以开放生产车间给他们看,还有谁吃了八宝粥食物中毒了,也可以,请站出来接受检查啊!这些恶心的诬陷,我特么就要一条一条给怼回去!”周铭说。

    这……

    顾平和袁志刚都没想到会这样,顾平说:“周铭小同志请恕我直言,这样做的影响太坏了,而且他们还跟着那么多记者,你根本没办法把控局面。”

    “对呀周铭,明明我们就可以随便给他们一点钱就能解决问题了,何必还要搞的这么麻烦呢?又是开放车间又是找受害者对质的,万一出了点意外状况怎么办?”袁志刚也说。

    “你们怕麻烦,我可不怕,我可没有被人欺负到头上还要怂的习惯。”周铭说。

    “这怎么能是怂呢?这只是最稳妥的处理方式!”袁志刚说。

    周铭看着袁志刚:“你是不是忘了这个娃娃笑公司究竟谁说了算了?”

    周铭这话就像给袁志刚喂了一口屎一样,让他再也说不出话了。

    一直以来,袁志刚虽然作为副厂长,但由于分管销售的原因,再加上王辰的弱势,以及周国平和王凤琴夫妇不管事,让袁志刚的自我感觉越来越好,有种自己就是准厂长的架势,以至于之前在讨论对策的时候,他敢那么积极的表现自己,要知道从职位上来说,周国平王凤琴和王辰都是要比他高的。

    现在周铭来了,可不会再惯着他了,也让他顿时认清了自己应有的位置。

    “周铭同志,我明白你们年轻人会比较任性,但我希望你能为大局考虑,否则要是你没有办法劝退这些示威群众,县里相关部门为了消除影响,就会对娃娃笑工厂勒令停业整顿了。”顾平说。

    “没错我这也是对娃娃笑负责呀!”袁志刚也在为自己开脱。

    “周铭同志你也不要误会,我这并不是在威胁你,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顾平说。

    周铭淡然一笑:“如果娃娃笑公司出现任何问题,那么相关部门要如何查处我都没意见,但要是娃娃笑的八宝粥没有任何问题,县里的部门只是因为一些不可告人的原因而人为干预,就别怪我要反应到中央去了,顾书记你可别忘了苏涵她可是全国代表。”

    顾平的脸当时就黑了,旁边袁志刚则被吓的灵魂都要出窍了。

    袁志刚提心吊胆的想着:什么情况?这可是县委书记啊,而且还是进入了市常委的县委书记,周铭他一个商人怎么敢这么和他说话?他难道不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县委书记要想找他们一个企业的麻烦,要想给他们穿小鞋,简直不要太容易吗?

    而对顾平来说他也很无奈,尽管他是县委书记,但要直接找周铭和苏涵以及娃娃笑的麻烦,他还真的很棘手,不为别的就因为周铭背后的关系和苏涵全国代表的身份。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刚才他们还没来的时候,他在讨论的时候才会和周国平王凤琴和王辰解释那么多,否则要一个普通的县企业,他才不会解释一句,他这个县委书记发号施令难道你敢不听吗?

    要知道周国平他们也都是仗着周铭和苏涵的关系,现在面对正主,自然更没优势了。

    不过周铭也并没有咄咄逼人,他随后见好就收了。

    “当然我也明白顾书记这么做也是为了娃娃笑和整个南晖县乡镇工业园的,所以我也不会让你难做。”周铭说,“这样吧,顾书记我先下去解决那些示威人群,回来请顾书记你吃饭,回来商量一下如何让娃娃笑成为全国首屈一指的品牌企业,我相信这应该是顾书记很想看到的吧?”

    顾平先是一愣,随后立即喜笑颜开:“当然,这就是我的愿望,为此县里会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帮助。”

    这一幕让袁志刚目瞪口呆,握草!这什么情况?这不是正宗的打一巴掌给一颗枣吗?这种手段不一般是上位者对下位者使用的吗?要说顾平这么对周铭他可以理解,怎么现在居然反过来啦?不是一个县里县委书记才是一把手吗?不是士农工商,商人是排最末的吗?

    袁志刚感觉自己一直以来的世界观在崩溃。

    但这个时候并没有人管他,周铭先向顾平表示了感谢,随后离开下楼去面对那些示威人群了。

    “周铭你可小心,刚才志刚同志下去都被打了。”王辰提醒道。

    袁志刚险些没一口老血喷出,自己都装死了居然还被鞭尸。

    周铭却无所谓的笑笑:“放心吧,我可不是他。”

    (本章完)



    “爸妈我回来了。”

    只是简单一句话,却让周国平和王凤琴夫妇老泪纵横:“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王凤琴高兴的说着,一副看儿媳的眼神让苏涵羞得小脸红扑扑的。

    



    “可是不管是怎样的阴谋,至少现在出了这些问题,总是要先解决的。”顾平说。

    袁志刚马上附和道:“对呀我们现在目的就是要先稳住局势然后解决问题的……”

    



    毕竟现在这个年代没有下岗潮也没有那么多的外出务工大军,尤其是在厂矿地带,大多数人还是习惯在家门口工作或者做生意的,更不要说周铭还是出国,一走就是三年多,父母当然很想念很担心,不过二老也知道周铭有自己的事业要闯,他们也不说什么,现在见到周铭突然回来,他们哪还能忍住呢?

    不过周国平和王凤琴终归文化程度不高,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感,因此翻来覆去就是一句回来就好,很朴实很真挚。

    



    “顾平书记,周铭是娃娃笑的创始人,他怎么可能会做有害于娃娃笑的事?”苏涵很不满。

    周铭则示意苏涵没关系,他自己说道:“解决问题?赶紧送走问题才是真的吧,因为那些事情根本就是莫须有的。”

    



    原本这一幕回家是很温馨感人的,但这时总有人出来煞风景。

    “周铭真没想到你居然会突然赶回来,不过我很抱歉打扰了你们的见面,但现在还并不是你们说话的好时候,我们还面临着很大的问题没有解决。”顾平突然说。



    根本不给他说完,周铭就打断道:“我很了解情况,看到了毒八宝粥的新闻,上来的时候也看到了在门口的示威人群,反而不了解的是你们。”

    



    “我刚才都听到了,你们是准备要答应下面那些人的一切条件,还要打电话给李庆远,让他召回一些所谓有问题的八宝粥对吗?”周铭问。

    袁志刚马上回答:“是这样的,周铭你可能还不了解情况,我们这么做是为了帮助娃娃笑度过眼前的难关……”



    ,



    周铭走进了会议室,苏涵很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很没有存在感的跟在身后。

    



    苏涵很乖巧的过去喊了一声叔叔阿姨,周国平和王凤琴连说几声好好好。

    “苏涵你能把周铭接我来我很高兴,尤其看到你们这个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