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怼(上)
    随着周铭这番话,现场顿时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周铭居然张嘴就是这番话。

    那领头人当即又懵逼了,过了一会才反应回来说:“大家都听见了吗?这就是娃娃笑的创始人,根本就是个没素质的流氓,可想而知这个娃娃笑是什么样子了!”

    “是你吗b!没素质你吗b,流氓你吗b,娃娃笑也是你吗b!”周铭很淡定道,甚至要是光看表情就像是在简单的说你好一样。



    “因为你挡到了我的路。”周铭很淡定的回答,“至于我是谁?我叫周铭,是娃娃笑的创始人。”

    



    那领头人这时也马上跟着站出来说:“记者同志你都看到了,连娃娃笑的创始人都这样,就证明这个企业就是一个流氓企业,可想而知他的产品绝对是非常差劲的,能做出毒八宝粥也就不足为奇了,记者同志你一定要曝光这种不负责任的企业呀!”

    记者拍着胸脯保证:“请放心,我一定会主持公道的,曝光这种黑心企业!”

    “原来你就是跟着他们一起来的记者吗?”周铭问道。



    “同志,你可真是侮辱了言论自由这个词。”记者很鄙夷的说,“因为我并不会诛心,我只会曝光娃娃笑公司置食品安全于不顾,制造毒八宝粥的事实!”

    “什么事实?你看到了娃娃笑公司生产的毒八宝粥,还是你买到了?”周铭问。

    “我并没有买到也没有看到,但是这些人他们都说你有……”

    记者的解释还没说完,周铭直接打断他道:“他们说有你就相信吗?那如果他们都说你不是你爹亲生的,难道你也要怀疑一下吗?你特么连记者最基本的求证都没有,就全凭一张嘴乱鸡儿说,你这也敢说自己是一个负责任的记者吗?简直是笑话!”

    这话把那记者气的要发疯,但偏偏他还没办法反驳,因为他的确没求证,他只能回头找领头人。

    领头人马上站出来表示:“这还需要求证吗?我们在这里就是最好的证明!娃娃笑的食品安全就是有问题,你们的八宝粥里就是有死老鼠,你们的设备陈旧肮脏,甚至你们的八宝粥还毒死了人!”

    随着他这番话,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道:“对呀我们都知道娃娃笑的八宝粥有问题,所以我们才会来到这里示威!”

    记者这时也说:“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什么时候栽赃诽谤都能这么理直气壮了?你们以为我会怂吗?不管你们要说什么,我都会给你们怼回去!”周铭冷笑,然后大声道,“那么现在我敢开放娃娃笑的生产车间给你们看,我就问一句,你们敢为自己说的话负责吗?”

    这句质问让他们顿时心虚了,不过那领头人反应很快的说:“这真是太可笑了!你是娃娃笑的创始人,你当然知道哪个车间干净了,或者在刚才的时间里,你已经安排人去打扫了,所以我们过去也只能看到你给我们准备的车间,这样并没有意义!”

    领头人找到了突破口,其他人立即跟着附和起来:“你太不要脸了!居然准备好让我们去看,想通过这种手段为自己开脱,这是不可能的,我们都知道你的八宝粥有问题!”

    领头人又指着前排一位中年妇女说:“况且我们也还有证据,这位大姐他儿子就是吃了你们的八宝粥,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话音还未落下,那中年妇女就嚎啕大哭起来:“我可怜的小军呀,他才十二岁正值黄金的年纪,他是那么可爱,正在初中准备中考,结果就被八宝粥给害了,这真是造孽啊,你们这个天杀的八宝粥厂还我小军,我要为我的小军讨回这个公道!”

    周铭在台阶上很冷漠的看着他:“这位大姐,你的演技有些捉急,接戏并没有接好,我不知道你收了多少钱,但这样就咒自己的小孩要死,这不太好吧?”

    中年妇女先一愣,随后抬头起来大骂道:“你这个人真是人渣!怎么现在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什么演戏什么收钱,你居然在怀疑我吗?我怎么可能拿自己的小孩开玩笑?倒是你,居然还想这样转移注意力,真是丧心病狂!”

    其他人也都纷纷指责起周铭冷血了,那记者更是义愤填膺。

    “有这样的一个领导人,这个公司必然会更加丧心病狂,那么他们做出毒八宝粥也就很正常了。”记者说。

    周铭冷眼看着他们在表演,等他们声音渐弱时突然说道:“那么你说你的小孩食物中毒还躺在医院里,那么我想请问你的小孩在哪个医院叫什么名字?如果真是这样,我可以给你转到滨海和燕京去,甚至出国都没有问题,只要你认为是最好的医疗!”

    随后周铭话锋一转:“但是如果你说不上来或者没有,那么就请你要为自己说过的话付出代价!”

    周铭转头询问公安:“郭局长,请问一个人恶意诽谤并造成恶劣影响甚至造成了冲突的,应该承担什么刑罚?”

    公安局长郭松马上回答道:“根据刑法规定,任何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或企业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给他人或企业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而根据她现在的行为,已经造成了严重后果,至少要劳教四年,并处至少五千以上罚金……”

    郭局长的话音还没落下,就见那中年妇女马上急的跳起来指着领头人说:“都是他要我这么做的,我知道呀!”

    (本章完)



    “同志们,刚才的情况你们都已经看到了,娃娃笑的厂长都亲自来这里低声下气的求我们离开了,甚至还不惜请我们吃饭给我们红包的贿赂我们,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他们害怕了,因为他心里有鬼!”

    领头人大声说着:“那么他们心里会有什么鬼呢?无非就是我们的示威让他们感受到了压力,他们希望我们放弃示威,但是我们会这样做吗?我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对我来说,这是绝不可能的!”



    这让他和其他示威人群都很尴尬,因为他刚刚才说不会让开,结果下一秒就被人给推开,这打脸也未免太直接了。

    



    他瞪着周铭,眼睛都要瞪出血来了,他能想到周铭会怎么挽回,却怎么也想不到周铭居然根本没有挽回的意思,上来就是一套素质三连,他哪里面对过这样的局面?甚至都很想问一句你真是企业家吗?

    这时一位记者走上前来:“这位同志,难道你只会这样毫无道理的谩骂吗?这会让我对您和娃娃笑这个企业的素质感到堪忧,还是你现在已经恼羞成怒,只能通过这种无理由的谩骂来掩盖自己的心虚呢?”

    



    下面一派欢呼,也有人附和说道:“你把我们都当成是什么人了?既然我们是一起来示威的,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过他们!什么低声下气什么红包,那些钱等他们死了我们可以烧给他们很多!”

    “没错这就是不可能的!他们做出了毒八宝粥,他们的八宝粥里有死老鼠,他们害死了人就想这么放过吗?那正义何在?”

    



    “怎么样?现在知道害怕了吧?晚了,告诉你刚才你的形象还有你说的话已经全都被拍下来了,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领头人很高兴的说。

    周铭冷笑一下:“很抱歉我可并没有后悔,只是我想问一下这位记者同志你想曝光什么?我可并不是什么公众人物,难道我情绪之下说脏话也成了罪证,你是准备诛心吗?没有我的言论自由吗?”

    



    那领头人恼羞成怒道:“你特么是谁?为什么要推我?”

    会这么做的自然就是周铭了,原本周铭也想好好的,但看这个家伙越说越嗨了,周铭没办法只能这么做了。



    不等他说完,周铭就毫不客气的打断他道:“我去你娘的幕后黑手,什么叫幕后黑手,你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就敢随便乱说,你特么嘴巴是漏壶吗?怎么什么词都能从你嘴里说出来?”

    



    周铭的话让所有人都傻眼了,什么?原来这是娃娃笑的**oss吗?为什么你不是偷偷躲起来瑟瑟发抖,居然还敢这么大摇大摆的直接走出来,甚至还推了示威的领头人,你这也太猖狂了吧?

    那领头人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原来你就是娃娃笑的毒王,这个害死人的娃娃笑就是他创下的,他就是幕后最大的黑手,我们……”



    ,



    娃娃笑工厂的行政大楼下,示威人群还在,并且在打跑了袁志刚以后他们的气势更凶了,他们的领头人甚至都站到了行政大楼的台阶上,宛若一个真正的首领一般,而旁边的公安面对这种情况则只敢围在旁边,守在门口,除此之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领头人喘口气接着说:“今天我非常幸运能遇见同样有正义感的你们,那么我们今天就在这里向娃娃笑示威,让全国的同志们都看清楚他们的丑恶嘴脸,因为这样的企业不倒闭不被处理天理不容!那么我今天就在这里和你们一起去争取等待这个结果,在结果之前,我绝对不会让开的……哎哟!”

    他最后的表态话音才落,就立即被人给推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