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捡垃圾理论
    盛克林同样非常惊讶,因为剖析每个人的性格从来都是他在官场上无往而不利的杀手锏,就连中央那些沉浮宦海几十年的老官僚也着过道,却没想到今天居然在一个年轻人身上栽了跟头,被他一眼看穿了。

    难怪这个年轻人能得到杨老那么高的评价,搞出乡镇工业园,听说还在国外闹出了风雨,果然不一般。

    “我不明白周铭小同志在说什么,我只是把琼海的情况说出来而已。”盛克林说。



    想到这里杜鹏也才明白周铭刚才为什么会问出年纪的问题,他的意思是你以为我们年轻,就会被你随便忽悠牵着鼻子走吗?

    



    既然盛克林装傻充愣不正面回应,周铭当然也没有穷追猛打的必要。但不得不说这些在官场浸淫了半辈子的大官们,这手段还真是让人防不胜防,这一次要不是自己是重生回来的,拥有超过实际年龄的灵魂,真要是只有二十来岁,那肯定是被盛克林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其实周铭可以不挑破陪盛克林玩下去的,但是那么做没必要,给他一个警醒让他别那么小瞧自己,更别说自己还可以凭着这点在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

    想着这些,周铭接着说道:“且不说以那些人的背景和手段,真要撕破脸皮我能不能拿到这些钱,就算这些钱真在我手里,书记你也不能确保我就一定能把这些钱留在琼海建设特区,你怎么能断定我不会打着和那些人一样的主意,不是拿着钱跑路呢?就算你是省委书记,我没违法的情况下,你也不能强留我在这吧?”



    盛克林想了想觉得这么说不合适,又叹口气说:“不过现在你已经把钱都花掉了,再追究这些也无济于事,所以你也准备离开了吗?”

    “为什么要离开?”周铭反问他,“我收了这么多的地,我现在可是琼海的大地主呀!如果现在走了岂不太没趣了吗?”

    “可是这些地现在都一文不值了!”

    盛克林强调:“中央已经在严打房地产市场,这就是冲着琼海来的,就是要把琼海的房价给强行压下去,难道今天那么多人拼命要抛售房子和地皮套现你看不出来吗?很快琼海就要变成遍地荒地和烂尾房了,这个时候你手里握着那么多房子和地皮还有什么用?难道你还指望谁来买吗?”

    “你以为那些人为什么那么迫不及待的要套现?就是明白琼海的房地产业完了,不可能还能卖出钱了,还有各个银行和金融机构,关于房地产业都是烂账一大堆!”盛克林说。

    “这些都不重要!”周铭摇头表示,“书记,我想我很有必要给你阐述一下我的经济理论,这有点特殊,那是经济危机中的捡垃圾理论。”

    “简单来说,就是当经济危机来临时,所有投资活动低迷,大量资金会从各个产业撤出以保存自己,这就会造成各种产业股票被当成垃圾抛售,在恐慌情况下,会造成被抛售产业的价格要远远低于其实际价值,那么这个时候我如果出手捡到这些垃圾,等经济回暖,这些垃圾就能变成财富。”

    周铭说:“这里的垃圾放在琼海就是房地产,或许在大家看来目前琼海的房价崩溃,但却并意味着真就一文不值了,这里终归还是中央划定的特区,房子是刚需总会有他们的价值的,所以现在没人买并不意味着以后……”

    盛克林满头黑线,忍不住打断了周铭的话:“我认为我并不需要恶补你的经济理论知识,因为这太荒唐了!”

    “虽然我不懂国外那一套理论知识,但我却明白你手中的房子和地皮不会凭空产生价值,他的先决条件一定是经济回暖,可是现在琼海这个状态,所有投资都跑路了,怎么才能让经济回暖?靠观世音来普度众生吗?你仔细想想不觉得自己的话自相矛盾到可笑吗?”盛克林有些恼火的说。

    盛克林不能不生气,在他看来周铭这是把他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官僚了,并且最重要一点,周铭这话有点管杀不管埋的意思:我反正已经拿到房子和地皮,你随便发展经济,我等经济好了就卖就是了。

    不过想想也是,周铭这家伙只身来到琼海,靠着中央突然的政策和搞倒了赖星强,然后拿着赖星强的遗产买了这些地,换句话说就是周铭过来琼海一毛钱没花,就白拿了大半琼海的房子和地皮,在这情况下他急什么,就坐等升值就行了,哪怕再跌到谷底他也不会亏。

    但是你周铭能等可我盛克林等不起呀!而且你周铭捅出来的篓子还要我帮你擦屁股吗?我是省委书记不是你家保姆!

    “书记你先别激动,你应该听我说完的。我并没有不管的意思,既然我敢接手这些地皮,我就有让他们升值的计划。”

    周铭问盛克林:“我想书记你应该知道我在临阳搞了乡镇工业园的事吧?”

    “难道你也准备在琼海效仿吗?”盛克林先是有些疑惑,随后大手一挥,“如果你真能把乡镇工业园搞起来,我可以给你最大的政策支持!”

    周铭哈哈笑着鼓掌:“如果是这样那可太好啦!那我先感谢书记您的大力支持!”

    随后周铭又说:“不过我现在还没有头绪,等我找到方向就会马上实施,到时候可不能有任何政策障碍啦!”

    盛克林很豪迈的表示这绝对没有问题,甚至表示如果周铭能搞起来,他这个省委书记愿意亲自给他剪彩,周铭也很高兴的说自己就等着省委书记上门剪彩啦,最后他们又聊了一会周铭就离开了。

    看着周铭离开,马文立即恭喜盛克林道:“姜还是老的辣,周铭最后还是斗不过领导您,自告奋勇的要帮领导您发展琼海经济啦!”

    盛克林微笑着表示:“那当然,年轻人始终是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的,虽然开始他的警觉性的确超出了我的预料,但我只要稍稍变化一下,他还是被套路……”

    盛克林说到最后突然停下来皱起了眉头,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

    好一会以后盛克林突然狠狠一拍大腿:“哎呀不对!我们都搞错啦,不是他被套路,而是我被他套路啦!他是要发展琼海,但也是为了以琼海为基地重新聚拢他的资本啊!”

    马文一脸懵逼。



    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马文只好小声提醒道:“那个……周铭小同志你是不是没明白,领导是想听听你对琼海大局的看法。”

    “是你们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周铭直接怼了回去。



    杜鹏也不能不暴跳如雷,因为盛克林这一手太阴了,他故意说出一堆什么没办法要放弃一部分利益,纵容违法诈骗不是本意只是为了把握大方向和为了吸引资金没办法之类的话,这样但凡有一点正义感的人肯定要反对,更别说他们这些有背景有本事的年轻人了,之前敢怼现在同样敢怼回去。

    



    承认当然是不可能的,一个六十岁的省委书记算计一个二十多岁小年轻最后还失败了,这太丢人了。

    “情况是这么个情况没错,但这种做法也是竭泽而渔是不对的。”周铭说。

    



    “都说周铭小同志思维跳跃,今天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盛克林嘴上不尴不尬的说着,心里却很没风度在骂娘,特么的别人思维跳跃好歹话题之间都多少能有点关联,但是琼海大局和你的年纪之间有什么关系?你特么这是故意没事找事呢吧?

    



    盛克林沉默了,因为的确像周铭说的那样,他真这么做了他是无计可施的。

    “但是你并不会这么做。”

    



    那么他们只要这么做就正中了盛克林的下怀,他要的就是你还嘴开怼,因为一旦你开怼了,他就能找到方向,比如说省委省政府也没办法,现在好不容易吸引的资金也被放跑了,房市也完了,他们原本就不是经济科班出身,面对现在的情况也是有心无力。

    这种话很容易挑起负罪感,这也是他的目的,为的就是让你通过负罪感留下来答应帮他建设琼海。毕竟他们都是有担当有责任心更有热血的年轻人,怎么会搞出一个烂摊子然后甩手走人呢?



    杜鹏这边暴怒,马文那边却是恍然大悟,原来还可以有这样的以退为进的方法吗?这种根据对方年龄阅历对症下药的水平,自己还是必须多学习呀!

    



    可恶!不愧是中央下来的老狐狸!

    杜鹏心里暗骂,要不是周铭聪明看破了他的手段,要是换成他肯定就上当了,因为刚才他面对盛克林那番话,就有很强冲动暴怼他说你不行我来,想想自己真是太年轻了。



    ,



    周铭这个问题让所有人都愣住了,不光书记盛克林和马文两眼茫然,就连了解周铭的苏涵和杜鹏也都被这个问题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一下也没反应过来。

    



    周铭没有再卖关子:“不是我思维跳跃,而是我多想了一些东西,我问这个问题是想知道我在书记你眼中是不是个红卫兵一样的年轻人,你随便说点什么不合理的政策,我就会热血上头的跳起来高呼反对。然后琼海的这副重担就能自然而然的落到了我的肩上。”

    周铭的话无异于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杜鹏甚至都忍不住的脱口而出道:“什么,原来是这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