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刚想到的
    那么就是这么两个人,他们表示能把足够和其他豪门对抗的资本交给周铭掌控,或许钱多了最后只是个符号,但那种能一个想法就颠覆一个国家经济的操作,光想想就能让人兴奋若狂了。

    男人不就应该喝最烈的酒操最野的狗吗?

    为什么那么多人前赴后继的竞选总统,争当世界首富?不就为了享受那种大权在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快感,站在讲台上面对很多企业家教授大谈我不在乎钱吗?



    梅塞德接着说:“我知道你觉得你现在所拥有的资本还不足以和任何有能力参加资本世界大战的任何家族对抗,可时间不等人,如果你现在可以去泰国布置,那么我和胡安所掌握的资本,都可以随你调动,怎么样?”

    



    “王子殿下你见过了我面对奥斯兰和旁波家族的表现,就理所应当的认为我在拥有足够的资源后就能搅局,但你忘记了我只是一个小商人,你也忘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搅局。”周铭说。

    “首先王子殿下你肯定不知道,我在五年前还只是一个被单位开除的普通大学生,任何一个小科长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我这么说并不是在卖惨,而是我崛起的太快,注定很多事情是我不明白的,而你让我现在要去进行的布置,就是其中之一。”

    周铭接着说:“对于你这样的贵族来说,如何对一个国家进行经济渗透,如何开办报社,掌握和引导舆论,如何收购一些关键产业以在未来的经济大战中占得先机,但这些事情我却一点也不懂。”



    周铭抬头看着梅塞德:“我想王子殿下你需要的是让局势和过去变得不一样对吗?”

    梅塞德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不过很快他又微笑起来:“的确如此,看来是我们太着急了,既然我们选择信任周铭先生,那么就应该让你继续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而不是去强加干涉。”

    梅塞德很欣赏看着周铭:“看来你早就想好了这些对吗?”

    周铭摇头:“没有,只是你刚才提起来了我又不想这么早去泰国当炮灰,刚刚想的。”

    气氛顿时尴尬了,梅塞德也愣住了,他呆呆看着周铭怎么都不敢相信他居然会这么回答。

    大哥拆台不是这么拆台的吧?而且你这么说对你自己有什么好处,不也是在打你自己的脸吗?还是你就想在我面前炫耀什么呢?

    梅塞德心里骂着娘,脸上却还保持镇定道:“那么这样说来,周铭先生就是单纯为了找理由说服我吗?如果这样可太让我失望了。”

    可周铭却很意外:“王子殿下这不应该是你最希望看到的吗?”

    这反问让梅塞德当时就惊了,他完全不理解周铭怎么会这么反问他,让他脑门一片黑线:我特么希望什么东西?希望看到你不停的怼我打我脸吗?我好歹也是德国的汉诺威王子,我不要面子的啊?

    梅塞德心里很火大,不过紧接着周铭的话,却又让他豁然开朗。

    “我最擅长的就是应急反应能力,这不正是搅局必备吗?”周铭说。

    一句话点醒了梅塞德,对呀!自己和胡安最看重的不就是周铭这种应急能力吗?而且他这种能力也的确很让人头疼,至少卢森堡和旁波这样的家族都已经在这上面吃过亏了,刚才他又给自己演示了一遍……只是这种方式对自己并不那么友好就是了。

    “原来如此,那看来周铭你这边是不需要担心了,我们可以专心准备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周铭你这边……”

    梅塞德想要转移话题,不过周铭这时却又突然说道:“王子殿下既然来了,我们就也可以谈谈其他方面的合作事情了。”

    “其他方面合作?”梅塞德这才想起来,“你是说共同收购琼马公司,然后由奔驰汽车出设备和技术,把琼马公司打造成在华夏的生产基地吗?这是没问题的,只要琼马本身账目没有问题,合同我可以马上签。”

    梅塞德一边说着一边让保镖把韩俊刚才拿进来的报表拿过来。

    周铭却摇头说:“如果我是王子殿下你,我不会犹豫,哪怕琼马公司的财物有问题,我也会马上签下来。”

    “为什么?这就当成是我送给你的准备资本吗?”梅塞德饶有意味的问。

    “我原以为你作为德国豪门汉诺威王子殿下,能有点眼光,却没想到你居然还会问出如此愚蠢的问题。”周铭叹息一声道,“因为你所签的并不仅仅只是简单的一个琼马公司,而是华夏这个拥有十二亿人口的庞大市场。”

    听到十二亿这个数字,饶是梅塞德都不能不动容了,要知道一百五十年前英国人就是为了一个四亿人口的市场就不惜发动了鸦片战争,可想而知一个庞大的市场对资本家是有怎样的诱惑力了。

    但梅塞德毕竟是梅塞德,他很快冷静下来:“不过华夏是很穷的,我投资一个奔驰生产基地已经足够了,投入太大并没有必要。”

    周铭这时眼睛一翻:“我说王子殿下你也想太多了,我什么时候让你投入很多了,我只是希望你能说动其他和你交好的豪门或者是公司,让他们一起来华夏投资。”

    梅塞德笑着摇头:“我认为想多了的是周铭先生你,请恕我直言,你们华夏的购买力并不值得我们大规模投资,因为据我所知大众在华夏的财报并不那么让人乐观。”

    周铭也摇头说:“看来王子殿下仍然还抱着华夏很穷,你们只是想捞一笔就走的打算吗?我让你帮我说服其他的豪门公司来华夏投资,目的就是为了激活这个十二亿人口的市场,我不说十二亿人都有钱,哪怕只有一亿人富起来了,都会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吧?到那时候,你觉得你们还会不盈利吗?”

    梅塞德沉吟了一会,最后长出一口气道:“周铭先生你说服了我,我马上会联系胡安那个家伙,请相信我,在一个礼拜内,我就会把厂子挤爆这个小岛。”

    “那一定是极好的!”周铭说。

    梅塞德这时突然想起了什么,满脸狐疑问道:“这不会也是你刚刚想到的吧?”

    周铭笑着点头:“恭喜你答对啦!”

    “我靠!”



    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着急,梅塞德沉下脸又问道,让人以为他就是单纯的生气了。

    周铭对此笑笑说:“王子殿下的演技很好,不过未免也太不走心了,或者说你的编剧逻辑还差了点火候;因为如果照你刚才的说法,如果我只是一个单纯的搅局者,如果我继续准备就会失去进场的资格,你又何必那么千里迢迢的从德国赶来华夏呢?这从逻辑上是说不通的。”



    周铭这管杀不管埋的做法很让人无语,饶是梅塞德也很有暴走的冲动,他很后悔自己带什么华语翻译,要是听不懂就没这么多郁闷了。

    



    不过周铭最后却仍然摇头了:“没想到王子殿下居然这么信任我,但是恕我直言,这个提议并不怎么样,因为你高估我了。”

    梅塞德瞪着眼睛,显然周铭的回答有些超出了他的预计。

    



    随着周铭的话,梅塞德的表情越发凝重了起来,但也就这样了,因为周铭的话说到这里却突然没了下文,梅塞德和杜鹏伸着脑袋却怎么也听不到后面的话。

    “逻辑上说不通,那然后呢?”杜鹏忍不住用华语问道。

    



    “有一说一,不管我多么自负,我仅仅只用五年时间就走在了你们研究了几百年的布局前面,那是不现实的。”

    周铭随后又说:“至于搅局,这在我看来,应该是要在所有人都最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出现是最好的,如果别人在布局我也跟着一起布局,大家都是一板一眼的按部就班,那还叫什么搅局呢?”

    



    如果其他人这时候或许还会指责周铭明明什么都不懂就敢胡乱猜测,但梅塞德却很爽快道:“其实事情也没什么复杂的,大体和我刚才说的一样,是希望周铭你能尽快进场了,因为我们的对手的确已经在东南亚的所有国家开始布置了,如果你去晚了,你就真没有进场的资格了。”

    “当然要只是这样我根本没有专门来一趟的必要,不过相信你也知道,像这样的资本世界大战已经进行过很多次了,大家都是五五开的局面,但是我们并不希望这一次还是这个结果,我们需要一个变数,而你周铭就是这个变数,我不希望你错过。”



    至于另外一个胡安,他们都听周铭说过,那是西班牙拥有土地比王室还要多的超级地主。

    



    苏涵和杜鹏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简直不敢相信梅塞德这话。

    要知道梅塞德可是随手就能收购奔驰这种世界一流汽车公司,并在汽车品牌前面加上自己名字的人,别的不说,就单从这一点,梅塞德的资本实力可见一斑。



    ,



    “周铭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铭摇头告诉他:“哪有什么然后,我就想到了这么多,毕竟他们这些豪门的内情我又不了解,哪能猜的到那么多呢?”

    说完随后周铭看向梅塞德问他:“那么王子殿下就请告诉我们究竟发生了什么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