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推动者
    戏演够了,张明故意做出一副迟疑的样子,然后问那副书记:“您是燕京的市委领导,我想我们是可以相信您的。”

    随后张明拿出一封早准备好的信:“领导,这是我写给中央领导的信,关于琼海合资企业的,后面还有我们所有同学们的联名签名,我相信您这样的领导是不会欺骗我们的对吗?所以我把他交给您,以表明我们不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而是正当的请愿!”

    有张明带头,其他同学们也附和着表明自己就是正当的请愿,还请领导重视接受!



    面对激动的学子们,负责出面拦截的燕京市委副书记急得满头大汗,由于有媒体在这里,他又不能做任何过激的动作,只能苦口婆心道:“各位同学们,我非常理解你们的心情和一腔热血,但任何事情都是要有规矩的,你们已经扰乱了很多单位的正常工作和生活,所以还请你们先回去校园好吗?”

    



    “多么让人激情澎湃和热血沸腾的场面,这些学子们的满腔热血让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半个多世纪前那个黑暗年代,他们的精神让我们为之动容,让我们相信改革开放是有希望的,华夏民族是有希望的!我们可以打倒一切反动派,任何人都不可以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

    很多记者面对镜头都在激情的说着,他们的语气仿佛就是在见证什么历史一样,这一言一行把气氛顿时又推向了另一个巅峰,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幕也被赖星城和外国佬贝莱登完全看在眼里。

    为了向贝莱登证明自己,赖星城特意在可能拦截的地方包下了一个房间,正好能看到大街上的情况。



    “而且最重要的,是你非常擅长调动一切可能调动的资源,不管是这些学生,还是媒体,又或者是那些央企财团,你的每一个举动都让我大开眼界。”贝莱登又说。

    赖星城向贝莱登鞠躬致谢:“非常感谢先生您的赞赏,我也非常感谢先生您对我的信任!那么现在我们就等着中央的决定了。”

    ……

    张明递出来的书信就是一个最烫手的山芋,一个燕京的副书记尽管已经位列正部,相当一方封疆大吏,但处理这种事情,他仍然还不够格。正因如此,他接到信以后第一时间知会了书记以后直接送去了中央。

    不过半个小时,张明的信就被转送到了杨定国杨老手上。

    杨老很快把整封信看完,然后递给了面前的主席林泽康:“哈哈!这个叫张明的小同志他的字还是很好看的嘛,一篇文字洋洋洒洒慷慨激昂,同时又逻辑清晰,这个小同志也很不简单嘛!”

    “我听说这个张明他是燕大的学生会主席,很能团结同学,做好学生工作,是个不错的苗子。”林泽康边看边把自己了解到的信息说出来。

    杨老点点头,见林泽康也看完问他:“泽康同志你有什么看法?”

    林泽康犹豫了一下:“杨老,我觉得这个事情有点蹊跷。”

    杨老哦一声,不过却没说什么,林泽康于是继续说下去道:“的确现在的情况和五年前的琼口风波非常相似,都是有人提出反对,然后舆论大肆渲染,学生和工人上街游行表达抗议,但现在的情况和那时还不太一样。”

    “首先那时还有一个物价闯关失败和国外反动势力活动猖獗的大环境在那里,在国外某些势力的干涉下,国内物价飙升,同时这些反动势力再加挑唆,一些问题很容易就爆发了。那次琼口风波看起来是针对琼海的,但实际上却是应对后来那件大事的预演。”

    林泽康接着说:“其次也是最重要的,是当时有几位老同志在政协会议上对琼口的合资开发进行炮轰,然后媒体才跟上的,整个事情酝酿了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但是现在……进展太快了!”

    “从昨天上午马明远在新报上发表文章开始,到现在燕大学生上街请愿,中间才不过一天的时间,不可能会发展到这么严重!”林泽康断然道。

    “所以泽康同志你认为这是一场针对琼海或者说针对周铭个人的阴谋对吗?”杨老问他。

    林泽康摇摇头:“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阴谋,但我愿意去调查!”

    “我已经都调查清楚了。”杨老这时说,“几天前赖星城邀请马明远和燕大的学生会主席张明,以及其他媒体的主编去吃饭,我并不觉得这是巧合。”

    “赖星城他太不像话了!他真以为自己是谁,可以颠覆国家了吗?他这是想干什么,要造反吗?”林泽康怒道。

    杨老却笑道:“这个家伙可门清的很,所以张明那边的请愿只到了中关村就草草收场了,目的是给我们刺激,但却又不过分刺激,刚好踩在我们的底线门口,只是为了逼我们不得不对周铭出手。”

    “这个赖星城他太过分了,杨老我们就这样放任他不管吗?”林泽康问。

    杨老却没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他道:“如果你是周铭你现在该怎么办?”

    林泽康愣了愣,他没想到杨老这时会突然抛出这个问题,不过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当然是马上反击,不能被他这么诬陷。”

    “那就是了,我们就等着周铭的反击吧。”杨老说。

    “杨老我们不做点什么吗?毕竟这个事情可能会影响到未来的改革开放,我们现在掌握的资本太少了,办合资企业是一条出路,所以我们要想办法扭转那些落后的观念,不能看到外国人进来就说是侵略,那样不符合您改革开放的精神。”林泽康小心翼翼说,“这么重要的事就压在一个周铭身上,会不会过于冒险……”

    杨老抬手打断了林泽康的话:“如果是其他人,我不会冒这个险,但是周铭,我认为这很有必要,历史总需要有人来推动的!”

    杨老随后又说:“对了,刚才沧海市的一位同志来了我这里,他给了我一封关于赖星城的检举信,你有空的话可以拿去看看。”

    林泽康倒吸了一口气,他很清楚杨老最后这句话就是给赖星城宣判了死刑,不过前提是周铭要非常漂亮的反击成功。

    那么周铭他会怎么做呢?



    不得不说,这些人不愧是学生会的干部,在组织学生的事情上做得如鱼得水,尽管这是很突然的事情,但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就组织了超过五十个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走出了校门。

    “打倒周铭汉奸,保卫民族产业!我们要独立自主,不要做帝国主义走狗!”



    虽然张明仍然走在所有学生的前面,不过比起身后那些一腔热血的同学们,他的反应就要慢上了半拍,甚至还有点松了口气的味道。

    



    在周围那么多记者的注视下,那位副书记心里纵然是有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硬着头皮接受,然后当他伸手出去接这封信,又被那些记者给疯狂拍下来了。

    “各位观众朋友们,燕大学子一腔热血报国,向副书记递交了他们的书信,表明自己的态度,可以想象那些妄图出卖祖国的人必定不会有好下场,中央一定会维护国家和民族的利益!”

    



    所有学生们在张明带领下,一路挥舞着旗帜条幅喊着震天响的口号就走上了中关村大街。

    学生活动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受到关注的,尤其国内还是在首都更加重视,更别说四年前的事情还没走远,可以说张明他们才走出了校门,就立即被有关部门给盯上了,当他们走到了中关村的时候就被人拦下来了。

    



    看着下面的情况,赖星城说道:“贝莱登先生,您现在相信我了吧?只要有了这个活动,中央领导就算再想包容周铭也不可能了,同时全国上下也都会把那个周铭视为汉奸,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仅合资企业搞不成,他自己也只能身败名裂的滚出国去!”

    外国佬贝莱登拍手哈哈笑道:“赖你果然是非常聪明,不枉我那么信任你,哈哈!”

    



    毕竟他原本就没打算真的搞什么学生运动,他也很清楚自己作为带头人会付出怎样的代价,这个代价是他不能也不愿意去承受的;因此在他的计划里,就只是打算做出一个请愿的形式,表明自己的态度,在中央所能容忍的范围内尽可能的把事情闹大,好配合赖星城那边的作为就行。

    正是这样的打算,当他们被拦在中关村的时候,也“恰好”有很多媒体就等在这里,见请愿的学生们过来,他们一拥而上的进行采访起来。



    “同学们,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任何诉求都应该有正当的渠道,你们现在这么多人挤在大马路上,不就阻碍了正常的交通吗?所以你们有什么事情就可以先和我说好吗?我一定会把你们的诉求带给中央领导的!”那个副书记又对这些同学说。

    



    “我们为什么要回去?”张明带头大声道,“我们什么也没有做错,我们只是正常在请愿,我们怎么就坏了规矩,还是有些人害怕了?”

    在张明带头下,其他同学也跟着叫喊道:“我们是正当的,只有汉奸走狗才会害怕!我们要向中央请愿,我们拒绝回去!”



    ,



    说服了所有的学生会干部们,张明马上带他们行动了起来,他先联系了其他的学生会成员,同时还在路上不断拉拢其他同学。

    



    “为什么拦住我们?我们是要去中南海向中央领导请愿的,我们是正当的游行,我们是为了打倒汉奸走狗,我们是为了保卫民族产业,我们没有任何错误!”

    面对穿着制服的武警和市委领导,这些学生一点没憷,一个个十分激动的说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