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对手
    “赖总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们会接到中办的通知?这不会是要处理我们吧?赖总您不是说这些事情并不触犯党纪国法吗?”

    在赖星城的办公室里,张明很着急的几乎是质问起来,新报的王浩主编尽管养气功夫好一些,但也是很积极看着赖星城,显然是和张明一样的想法。

    而面对张明的质问,赖星城却只是低头沉默并没有任何回答,这让他们更着急了。



    为了表示重视,杨定国亲自给中央台才走马上任不久的梁刚台长打了电话,虽然杨老在电话里是商量的语气,看能不能加个节目,但这话听在梁刚耳朵里就是圣旨命令,他立即表示会马上安排。

    



    张明急乎乎的说着,赖星城这时再也忍不住的拍了桌子:“给我住嘴吧!”

    张明被吓愣住了,赖星城不管他,面向马明远问他:“马老您这边是怎么回事?”

    和张明和王浩并不一样,马明远冷静很多,他淡淡的回答:“接到了中办的通知,邀请我参加明天在中央台的一档节目。”



    “和你们听到的一样,就是一档简单的节目而已。”马明远不慌不忙回答道。

    这个答案让张明和王浩都有些不敢相信,因为这可是中办下发的通知,如果真只是中央台的节目,怎么会要中办来下通知呢?这分明就是担心中央台的面子不够大,他们要求自己必须参加的。

    另外说来中办那可是中南海的军机处,中办出面就代表了中央的意志,再加上之前自己做的那些事情,这个节目怎么看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只有赖星城眼神闪烁,似乎想到了什么:“或许马老说的是对的,这就是一档简单的节目,只是这个节目里的人,或许才不太一样。”

    经他这么提醒,张明和王浩也反应了过来:“赖总你说这个节目是那个周铭搞出来的?他想干什么?”

    马明远慢慢坐在了赖星城面前:“这还用说吗?除了我们,最后一个嘉宾就是那个周铭,你们觉得还有几种可能?至于他想干什么,我想那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的确,这期节目就只有他们几个嘉宾,他们三个又是刚刚才分别针对了周铭的,还都是各自阵线上的代表人物,首先马明远的文章开启了舆论,紧接着是张明带领燕大学子们的游行请愿把事情给推到了最高峰,而既然是舆论又少不了报社的支持。

    那么现在周铭和他们同上一期节目,很显然就是要把这期节目当成擂台,来一场正反之辩了。

    王浩想了想,他小心翼翼询问:“马老所言极是,但我们只知道这是周铭摆下的擂台,但我们究竟该怎么去打,中央的态度我们却不能不考虑呀!”

    马明远看着他问:“你觉得中央很希望我们在节目上落败?”

    张明和王浩面对这个问题都是一怔,这不是很明显的吗?毕竟现在事情闹了这么大,中央要收场,才会允许和支持周铭来这么一场正反之辩。

    对于他们这种想法,马明远就只有一个字的评价:“蠢!你觉得就现在全国人民的汹汹舆论,是我们匆匆落败甚至是在周铭面前俯首称臣能弥补得了吗?”

    张明王浩乃至赖星城经他这么解释才眼前一亮豁然开朗。

    马明远这个时候接着说道:“我相信整个中央对于这一期节目也是很矛盾的,他们一方面很希望我们落败,好平息现在的形势和舆论;但同时他们又不希望我们真的落败,让全国人民认为是中央强制干预了事情,背上一个满清朝廷割地赔款的黑锅。”

    “所以中央只是简单的应那个周铭的要求,摆出这个擂台,至于过程和结果,他们都不会干预。”赖星城接过马明远的话往下说道,“如果我们落败,那么中央刚好借此平息舆论;而周铭落败,那么中央也同样不会包庇他,再加上这期节目,他就叫真正的身败名裂啦!”

    王浩这时却说:“不过最有可能的却是平局,毕竟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只用一期节目进行正反之辩很难真的出结果的。”

    “所以这就要拜托三位了。”赖星城说。

    “说真的,我很痛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参加这期节目,不能和你们一起并肩作战!”

    赖星城很咬牙切齿的说着:“周铭这个混蛋,他挑选你们三个参加节目分明就是想通过这期节目打你们的脸,踩在你们身上将舆论引导到他那一边,他简直太过分了,这是对你们的侮辱!”

    最了解他的人知道,赖星城又开始飙演技了。

    然而不得不说,赖星城的演技绝对是奥斯卡影帝级别的,一举一动都浑然天成,尤其在说到动情深处的时候他还抹了几滴眼泪。

    张明和王浩就被他这番表演给打动了,张明当场表示:“赖总您请放心,周铭这个家伙居然想踩在我们身上给自己造势,他这就是痴心妄想!”

    张明随后还说:“赖总你或许不知道,我除了是学生会主席,我还是我们学校演讲与辩论协会的主席,曾经带队拿过全国冠军,也去美国和那边的辩手进行过辩论的,要说演讲和辩论,我张明还不会怕谁!”

    赖星城眼睛一亮很庆幸道:“原来张明同学你这么厉害吗?那可真是太好了!”

    王浩也说:“赖总我虽然口才比不过张明同学,但我年轻的时候也经历过很多访问,甚至给很多国内外的企业家也都做过访问,我的经验是很丰富的。那个什么周铭想凭节目搞服我们,简直天真!”

    赖星城最后把目光放在了马明远身上:“马老您是最德高望重的人,周铭这么做是对您极大的不尊重,那么这次节目我想王主编和张明同学会好好教训那个没大没小的周铭,所以您……”

    马明远抬手打断了赖星城的话:“小赖你这是看不起我呀,我马明远的名头可不是要让小辈们让出来的,而是靠着自己的学识头脑自己争出来的!解放前我也曾怒斥过万国记者,让他们都不敢还嘴的,现在我年纪大了,也不是谁都能骑到头上的,就是有这个想法都不行!”

    他们三人的态度让赖星城心里笑开了花,这就是他想要的最好效果,甚至还有大大的惊喜。

    不过赖星城表面上仍然很严肃道:“那么这次就拜托你们三位了!”

    (本章完)



    现在他会如此惊讶,完全是周铭的做法已经超出他的想象了。

    其实说起来周铭这种做法是一个很简单很直接的办法,毕竟对于大多数普通人而言,他们都是跟着舆论走的,现在最好改变舆论的办法,就是给风头正盛的那方当头一棒,就是自己在杨老面前说召开新闻发布会这些,归根到底也是在打舆论战。



    “杨老您这是在跟着他一起赌博啊!”林泽康强调道。

    



    突然的,赖星城的办公室大门又被打开了,马明远走了进来。

    “什么情况?马老您也收到中办的通知了吗?中央这是要干什么,难不成真的要处理我们了吗?赖总我们可都是按照您说的去做,我也都是给您办事对您忠心耿耿的,您可不能不管我们……”

    



    但不同的是,自己那么做背后是得到了中央支持,是很有底气的,可现在周铭你这么在中央台搞节目,邀请那些对手上台,背后是得不到支持,或者说在那种情况下,中央就是想支持也做不到,毕竟国家不可能派人在背后拿枪顶着让马明远那些人上节目吧?

    况且就算中央想支持,能事先打好招呼,马明远他们也能屈服,可观众就一定会买账,不会认为这是中央为了平息事端而故意导演的一出戏吗?

    



    赖星城随后才转头问张明和王浩他们是否和马明远一样,他们想也没想的点头。

    赖星城又对马明远说:“马老,您知道我只是个见识浅的商人,这个情况我有点摸不透,您博学多才,知道这是怎么个情况吗?”

    



    杨定国定睛看着他:“泽康同志,这不是赌博,而是我受了周铭小同志的启发呀,我们对于那些守旧顽固势力,必须要给予更强硬的回击!”

    随着杨定国这番气势坚定的话,这次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他们三个接到了通知,自然第一时间找到了赖星城。

    



    同时林泽康这边也没闲着,尽管他最后仍然对周铭的胡闹保留意见,却仍然执行杨老的指示。

    不过和杨老不一样,他没有直接出面,而是让中办出面进行通知,除了那位知名评论家马明远和燕大学生会主席张明,中办还联系了新报的主编王浩。



    ,



    林泽康绝不是一个缺少勇气的人,否则他当初身为一个省级领导,就不会敢只身前往校园去说服那些头脑发热到已经动手的学生们了,要知道那种情况,就是公安局长都未必敢这么做。

    



    为此林泽康再也顾不得其他:“杨老,我认为这个办法太胡来了!我们不能由着周铭这么做,杨老您也明白现在舆论这么汹汹针对合资,并不完全是因为赖星城和周铭,而是国内某些团体对改革开放的抗拒!否则单凭赖星城这个人,是根本做不到这样的!”

    杨老点点头一字一顿的慢慢说:“泽康同志,正是因为我明白现在的国内形势,我才更需要支持周铭的这次节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