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一出接一出
    张明则是拿起了面前的资料向赖星城表示了感谢:“虽然我不认为没有这些资料我会输,但是有了这些信息,我能更好的掌握主动,现在我不仅是要为了国家民族,更是为了自己的荣誉而战!”

    王浩也说:“我以前是个记者,现在当了这么多年主编,我想自己的逻辑辩证能力还是没有退步的,那个周铭以为他喝了两年洋墨水就能在我面前人五人六吗?毛都没长齐的家伙,该有人教育教育他了!”

    “很好!”赖星城高兴的鼓掌起来,“那么这一次不管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们自己,都拜托你们了,如果你们有任何要求都可以提出来,我能办到一定马上去办。”



    赖星城对他们说:“不过在我看来可以拿出来说事的地方还是很多的,首先这三个厂子的体量太少,跟他们的合作企业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这很可疑;还有其次就是他们的动机,不过他们合资的股权分配可以套一下,看看有没有可以利用的点。”

    



    赖星城点点头,他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虽然我很相信马老他们,但是我也不会让你那么轻松的!”

    他的眼神看向了另一边,那是周铭化妆间的方向。

    和马明远这边的平静相比,周铭这边却是一片乱哄哄的样子,两个为周铭化妆准备的化妆师拿着梳子和粉底在争吵着。



    “还有这个粉底,应该主要打在额头高光,这样能让他更有镜头感!”

    “鼻子两侧的粉底应该加厚,这样可以让他的鼻梁显得更有立体感……”

    就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两个化妆师不厌其烦的的在周铭头顶上叨叨叨。

    最后苏涵实在受不了了:“你们两个有完没完了?从我们进来到现在已经十分钟了,你们到底还要不要化妆了?”

    面对苏涵的质问,这俩化妆师还很理直气壮道:“我们这是为了能让周铭同志上镜以后能更好看,否则我们随便给他弄个熊猫眼,或者化个猴屁股你愿意吗?还有你懂镜头光学,你懂化妆的意义吗?我们进行正当的讨论是必要的,你凭什么质疑我们?”

    苏涵还想说什么,不过这时周铭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到她身旁去了。

    “小涵没关系的,我们就看他们在这里表演也挺好的。”周铭对她说。

    “可他们这是在耽误你的时间,他们就是故意吵你,居心叵测!”苏涵又说。

    周铭则笑着说:“这些我都知道,随他们好了,反正我现在的时间也的确是闲着的,就看他们表演好了。”

    随后周铭又向那俩化妆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你们继续继续。”

    听周铭这话说出来,那俩化妆师反而叨叨不起来了,虽然他们是收了赖星城的钱来故意吵着周铭不让他休息的,可现在周铭明显都已经看出来他们的目的还准备继续看戏了,他们又不是小丑,还继续啥啊?好歹也是中央电视台的人,他们可丢不起这个人。

    “你们这俩家伙居然帮赖星城来搞我们,是觉得我们这边没人能整你们吗?”杜鹏在旁边冷哼问道。

    俩化妆师急忙表示自己绝没有那个意思,他们说自己接下来一定好好帮周铭化妆。

    这一次周铭却摆摆手说:“不用化妆了,我就这么上镜也挺好!”

    “这怎么能行呢?哪有上镜不化妆,那可不好看,我们会被导演骂死的……”

    俩化妆师惊叫起来,就见周铭这时收起了自己的笑容冷冷看着他们:“怎么?你们还想在这里吵吗?”

    冷冷一句话让他们感到一股刺骨的冰寒,他们这才只能作罢。

    “好了你们出去吧,我看看那个家伙接下来还给我准备了什么节目。”周铭说。

    俩化妆师想说什么,但最后却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叹口气离开了,他们不理解周铭最后这句是什么意思,可他们才走出门,就见台保卫处的孙处长带着人急匆匆过来了。

    “周铭同志你好我是中央台保卫处的孙处长,请问你化妆化好了吗?如果你这边可以了还请你先暂时去旁边的房间待一下,我刚接到通知,说这个化妆间里被不法分子安放了炸弹,我们需要进行排查。”孙处长进来就急乎乎来到周铭面前对他说。

    “炸弹?”

    周铭当时就笑了:“虽然我知道会有一出大戏,但是孙处长你这话也太离谱了吧?你为什么不说有人在这里放了原子弹呢?”

    孙处长板着一张脸:“周铭同志,我是在和你说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请你不要开玩笑。”

    “我倒是想不开玩笑,只是孙处长你觉得就你这番话你能说服你自己相信吗?”周铭反问他。

    孙处长眼神一瞪又要说什么,不过周铭可没有听他bb下去的兴趣了,毕竟之前那俩化妆师叨叨还在逻辑上,至少剧本本身没问题。可现在这位孙处长明显剧本都没用心啊,那周铭就要直接叫停了。

    就见周铭拿出电话拨通了号码:“请问是刘局长吗?我是周铭,刚才我接到消息说有人在中央台的化妆间里安放了炸弹。”

    孙处长懵了:“你在给谁打电话?”

    “公安局刘局长,你不是发现炸弹了吗?那当然要报警了。”周铭回答。

    “你怎么能报假警,这不是找事吗?”

    孙处长暴跳如雷,毕竟这责任是他担着的,不过他随后也反应过来自己穿帮了,又改口说:“我的意思是说,现在这个事情还没有被证实,周铭同志你这么报警有些太过着急了,我们应该先确定一下这个事情……”

    周铭却摆摆手:“得了吧,孙处长你别演了,先不说你的演技,就是你这个剧本设定我就没有配合你演下去的兴趣,顺带再告诉你,我根本就没报警。”

    原本孙处长还想说什么,但当他听到周铭最后那句没报警,顿时没喷出一口老血来。

    随后孙处长自己离开了周铭的化妆间,他再蠢也明白自己被周铭给耍了。

    在门口,孙处长就见又一个人匆匆朝这边走来:“周铭同志我有事找你……”



    这里没人敢有任何懈怠,因为台长梁刚就在这里,和主持人罗松在交代着什么。

    “记住,你这一次的任务无论如何都必须要控制好局面,你不能有任何倾向,你的责任就是把整个局面掌控在自己手上!”



    “你要知道,这一次你不会有任何提示,你需要在直播的时候随机应变,这不仅是台里给你的任务,更是党和国家给你的任务,我相信你能完成好的,你是咱们台里最优秀的主持人和记者,你要相信自己能完美的处理好任何突发事件!”梁刚想想还不放心的又对罗松叮嘱起来。

    



    赖星城说到最后深深对他们鞠了一躬,王浩和张明都很感动,觉得自己真是跟对了人,就算是老江湖的马明远,也觉得赖星城是一个能办大事的人!

    随后赖星城离开了他们的化妆间,外面一个满脸阴鸷的男人悄悄走过来,他就是马明远的学生,也是赖星城的得力助手军师孔明,他告诉赖星城所有的事情已经办好了。

    



    梁刚不厌其烦的对罗松进行反复强调,对他来说,自从升任领导以后已经很久没进过演播室了,但是今天他却不敢不来,这是杨老亲自打电话给他交代的事情,他也明白这背后的政治意义巨大;不过更重要的,是杨老和中央除此之外没有给出任何指示,让他不知道该在周铭和马明远中间做出怎样的选择。

    这是让他最焦虑的,为此他也不得不亲自到场把关,尽可能避免问题。

    



    “我认为他的发型应该要分开,这样会显得人更精神一些,毕竟他还不到三十,而且这次上的节目也是会对全国观众直播的,这样也会让他看起来更清爽和有文化一些!”

    “我不同意!你那根本就是汉奸头,你这是想毁了周铭同志吗?我认为就是应该梳这种蓬蓬的更时尚一点的发型,这样能证明他是紧跟在时尚前沿的!”

    



    而这个时候马明远和王浩张明他们也都在后台进行着准备工作,赖星城突然拿着三分文件走进来放在他们面前。

    “这些就是关于合资企业还有琼海椰汁厂、琼生药和琼马三个厂的资料,趁着现在你们好好看看,找找可以攻击的点。”



    赖星城想解释什么,但马明远却又接着说道:“过去我的确是和那个周铭没有任何交集,不管他是汉奸还是卖国,不管他做了什么事情都和我没有关系,不过刚才就在门口,他居然敢用那种态度对我说话,如果我不能教教他怎么做人,那我也太对不起他父母了。”

    



    “当然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咬死他是在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这一点,其他的我相信你们可以自由发挥好的!”赖星城说。

    马明远静静坐在那看着镜中的自己,然后冷笑道:“赖总,你这就是不相信我们了。”



    ,



    中央电视台第一演播室,这并不是春晚那个演播大厅,而是用于新闻谈话类节目的中型演播室。此时这里所有人已经开始忙活起来了,调试机器的调试机器,设置机位的设置机位,现场导演和摄像也在探讨着什么,就连摄像轨道都已经铺设完毕,总之现场就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希望这次节目能顺顺利利的吧!

    梁刚看着忙碌的现场他心中在暗暗祈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