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

    (鞠躬感谢“你有点晕”的两张月票支持!)

    “这些人太过分了,他们怎么能这么污蔑周铭呢?不行,我要帮周铭做点什么!”

    在中央台演播室的控制室里,年轻的周桃大声在为周铭抱着不平,同时直接扑向工作台,引起所有人一阵惊呼。

    控制室里的领导当时就发火了,拍着桌子大声质问:“这是哪里来的小孩?怎么这么不懂事,方萍你也是台里老员工了,不知道这里是演播室的幕后重地,不是什么闲杂人等都能进来的吗?你难道不知道这次直播有多重要,是多么大的政治任务,出了直播事故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对不起领导,是我没有看好她,我这就赶她出去,抱歉抱歉!”

    方萍一边小心翼翼给领导说着抱歉,一边板着脸训斥周桃道:“桃桃你在干什么?你忘了你在来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吗?怎么现在还闹这种脾气,快点回来,要不然我生气了!”

    周桃却直接扑在了工作台上,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推开了所有人,手放在一个开关上大喊道:“都不要过来!”

    这一声吓住了所有人,就是那领导也收起了刚才的傲慢,小心劝她不要冲动。

    周桃并不理他,只是说道:“萍姐,如果是平时我肯定会听您的话,但是这一次就让我任性一次吧,你知道周铭是我的偶像,我不能容忍这些王八蛋这么污蔑他,我就要关掉他们的麦,让他们不能说话!”

    “桃桃你冷静一点,你这样并不能解决问题,只会带来麻烦!”

    “小同志你不要冲动,这会造成直播事故,我知道你,这……”

    方萍和控制室的领导一起劝道,不过周桃却根本不理他们,说完了自己的话就按下了开关,关掉了马明远他们的麦。

    “不!”

    控制室的领导惊呼出声,随后马上要扑过去重新调试,不过才走一半却看到那边周桃突然兴奋跳起来了,指着监视器上转头对他们说:“你们快看,你们听到了吗?我就说这些家伙他们是在污蔑周铭,我没有说错,那么我现在做的也是对的,哈哈!”

    周桃这边兴奋到家,那边控制室里包括那领导和方萍在内所有人都愣愣看着监视器,突然一下都愣住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

    把镜头重新切回到刚才,当马明远他们才说完那些话,让整个演播室都一下沸腾了,就连罗松配合导演安排想要安抚下来都很难。

    “真没想到现场的效果可比我们预想要好的多了,看来人民群众对于汉奸和卖国行为还是非常痛恨的。”马明远得意洋洋看着周铭说,“你叫周铭对吧,那么到现在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旁边王浩说:“马老像这种大汉奸他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应该直接赶出去才是!”

    张明则说:“王浩主编,我觉得不管是再怎么罪大恶极的人也有申辩的资格,那么我们就看这个大汉奸他还能说出什么让人啼笑皆非的话来也挺好。”

    面对他们的嘲讽,周铭无奈的摇摇头说:“真是无耻呀!”

    尽管刚才还一副大度的样子,但现在听到周铭这么一句感慨,张明当时就眼睛一瞪:“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们真是一群无耻之徒!”周铭淡淡又重复了一遍。

    张明又要说什么,不过王浩却拉住了他:“我还以为你会说什么,没想到被逼到这个地步,你也只能狗急跳墙的说脏话了吗?”

    “如果你们觉得这是脏话那随你们的便好了,但在我看来这就是事实。”

    周铭不慌不忙的靠在了自己的椅子上,看着对面三人,而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周围那些观众可能是骂累了,也可能是想起了他们的身份,总之也都渐渐安静了下来,听着他们的对话。

    “我记得刚才你们无所不用其极的骂我是汉奸,那么你们呢?”周铭问。

    听到这个问题,马明远他们三人当时都愣住了,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我们?我说周铭你这个家伙是脑子出问题了吧?我们骂你是汉奸,我们当然是正义的斗士啦,专门揭露你这种人渣的!”

    面对他们的谩骂,周铭依然不慌不忙,只是淡淡的又问:“那么张明同学你腰间的皮带,还有王浩主编你腕上的手表和马明远你胸前的钢笔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问出口,不止马明远他们,全场都愣住,无数个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周铭,不明白周铭怎么这时候会问出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你要知道别人现在在骂你是大汉奸,你不去想办法解释,反而去问别人的钢笔手表和皮带是怎么回事,放弃治疗了吗?

    “你们觉得这个问题奇怪是因为你们对这个问题并不了解。”周铭说,“首先张明同学的那根皮带是意大利著名奢侈品牌古驰,就这么一条简单皮带在港城专柜的售价就要至少十多万以上,那么我很好奇张明同学这么一个学生,哪来的钱买这么一条皮带?”

    周铭随后又转到王浩那边:“还有王主编你的那块手表,你不用遮掩我已经看到上面的标志,那同样是世界著名奢侈品牌江诗丹顿的奢侈品,这么一块的售价至少在一百七十万以上,看来新报这个报社的效益好到离谱。”

    “最后是马明远老先生你的那支钢笔,或许看上去普通,但却瞒不过我的眼睛,他同样是来自意大利奢侈品牌蒂巴,这一支钢笔还是全球限量款,拍卖价很有可能超过四百万元。”

    周铭这番简单的介绍让现场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周铭这时也故意顿了顿才接着说道:“所以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能买得起这些昂贵奢侈品的?难道说我们国家的国民生活水平已经高到这种程度,随便一个人就能拿出十多万来买一条皮带吗?或者花一个工厂的价值去买一支钢笔呢?”

    说到最后周铭的表情又凝重起来:“还是这些东西根本是别人贿赂你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们在报社和电视上造谣,恶意中伤你们的竞争对手,把别人骂成是汉奸呢?又或者……你们才是真正的汉奸!”

    周铭随后快速说道:“你们说椰汁厂的售价是两万块,但是你们根本不知道椰汁厂在经历了房地产风波后早就资不抵债,如果要他们还债就必须练厂房带设备仪器全卖掉,最后剩下的钱还不够员工发一个月工资的,你们说这样的企业凭什么不能寻求好企业的加盟,寻求资金充实自己呢?”

    “还有琼生药和琼马这两个厂,他们从十年前就已经打算要转型了,尤其是琼马,他一直在和德国联系,希望能做成国内的汽车品牌,现在终于得偿所愿跟奔驰进行合作,怎么到了你们这些人嘴里就能那么不堪?”

    周铭说着又拿出几个文件袋重重砸在桌子上:“还不平等条约?我告诉你们现在我拿出来的这些就是我和奔驰他们这些国外企业所签的合同,每一项都可以给现场所有人检验,这些都是平等互利的合同,根本没有任何所谓的卑躬屈膝,更没有所谓的卖国!”

    周铭随后伸手指向对面:“倒是你们才是真正的居心叵测!”

    “首先是你张明,你能考上燕京大学,证明你也是有几分才学的,但是你却并没有任何想要报效国家,却一心想着要出国留学,觉得国外就是天堂国内就是垃圾,哪怕呼吸一口气都是臭的。只是一条十万块的皮带,就能让你枉顾党纪国法,带着那么多学生上街请愿,去故意污蔑,甘心去当某些人的走狗吗?”

    周铭随后指向王浩:“还有你王浩,原本你也是从新华社走出来的记者,你在新报当上了主编,你更应该兢兢业业为报道人民群众的事实,为人民群众伸张正义,但是一块一百七十万的手表就把你收买了,让你甘心为某些人所利用,甘心去编造一些虚假新闻,蒙骗人民群众,以达到你身后那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吗?”

    “最后是你马明远!”周铭的说,“我叫你一声老先生,是因为你也是一位老知识分子,是一位从旧社会走来的社会评论家,原本你应该是要和鲁迅先生一样去批判社会的阴暗面,写出发人深省的文章,但是你呢?四百万的钢笔就让你出卖了自己的良知,去随便抹黑辱骂任何人了吗?你这几十岁简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人要脸树要皮,我周铭虽然办任何事情不能说尽善尽美,但至少都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经得起任何质疑!但是你们呢?”

    周铭的言辞越发激烈了:“一个学生会主席一个报社主编一个老教授,你们三个人原本都应该是国家栋梁,但却成为了金钱的走狗,随便一个外国人给你们一点钱,你们就可以写文章骂自己人了吗?就你们这样的垃圾怎么敢评论别人是汉奸的话?你们说出这些都不觉得羞愧吗?”

    “就你们这样的人,今天也敢在这个演播室里在我和全国人民面前说出那些大义凛然的话,我看你们根本就像是一条被打断了脊梁的癞皮狗,因为我从未见过有像你们这样厚颜无耻之人!”周铭怒声道。

    随着周铭最后这番话,马明远再也忍不住,哇一声就吐出一摊血来。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