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父亲的故事
    ..,

    周铭也匆匆离开了燕京,不过他并没有回琼海岭南或者直飞东南亚,而是带着苏涵一起回了临阳老家。周铭这么做一方面是他自重生以来在家里待的时间就很少,这次回国他怎么都要在家里陪陪父母,不能三过家门不入啊!而另一方面则是周铭真的还没有准备好。

    所谓准备,不仅是回国聚集所有财团家族的资本,不仅是央企和黄家曹家这些人靠不住,更重要的还是周铭自己。

    很简单,虽然周铭很确信自己回国尽可能多的聚拢资本,这个思路总体是对的,但在掌握了资本以后,如果加入东南亚的资本战场,如何布置施展,周铭却是一筹莫展,所以他选择先回临阳也是为了仔细梳理自己的思路,想想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对于东南亚的资本战局,周铭倒不担心,因为记忆里这场金融风暴整整持续了两三年的时间,就算现在自己改变了很多世界大势,但这肯定不会变的。

    “周铭你不用担心,这几年这么多事情不管国内外你都闯过来了,我相信这次你也肯定能闯过去!”

    苏涵握住了周铭的手对他说:“况且退一万步说,真出现了最糟糕的情况,我们退回国内也一样能过的很好,不管是临阳的工业园娃娃笑,还是琼海那边的合资企业,更有杜鹏这种官宦自己的支持,周铭你知道吗?我做梦也想不到你居然能做起这么大的商业帝国,周铭你真的很了不起!”

    周铭轻轻拍拍苏涵的柔荑,对她微笑一下让她放心,示意自己没事。

    其实周铭是没对苏涵说过自己现在的苦恼,不过他们毕竟是从小的青梅竹马,苏涵对他很了解,再加上苏涵也是掌握一个庞大企业的总裁,不是过去的单纯女孩,就算她不懂周铭究竟苦恼在哪,但却能感觉到他在苦恼。

    当天下午周铭和苏涵回到了临阳,尽管周铭已经表示要低调了,但在回到工业园区的必经之路上,还是受到了县委书记顾平以及其他市县各群众的夹道欢迎。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场面没有,但群众们披红挂绿飘洒彩带花瓣还是有的。

    “热烈欢迎周铭同志回到南晖,周铭同志是我们南晖县的骄傲!”

    随着县委顾平书记的呼喊,把现场气氛推向了顶峰,所有人都发出了欢呼,他们拼命的向周铭伸出手,似乎能沾上一点边就能让他也发财一样,活脱脱一派领导人接见群众的模样。

    接见过后就是一起去新城酒店吃饭,不仅县委书记亲自做东给周铭接风洗尘,县里各头脸人物都来了,甚至市委书记也打电话来慰问了。

    “周铭同志在中央电视台节目里的表现我们都有目共睹,他真是太优秀了!有一些人嫉妒周铭同志,想污蔑他,但是我们南晖人是不会相信,我们始终坚信周铭同志是优秀的党员和久经考验的战士,他只会造福党和国家,是不会犯任何错误的,一切指责都是最没有道理的污蔑!”

    县委书记顾平作为主持人高声疾呼,随着他的发言,其他人也都纷纷高呼他们是周铭最坚强的后盾。

    周铭这时也站起来说:“非常感谢各位父老乡亲,我也会谨记自己是一个南晖人,身正不怕影子斜,更不要说我还有这么多支持我相信我的乡亲,我很高兴!”

    周铭这番话把宴会推向了另一个高锋。

    这一餐饭总共吃了三个小时,等周铭他们从新城酒店出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周铭喝了很多酒,一方面是这么多人,又是在自己老家,总是要给点面子,毕竟父母还在这里,很多方面还是需要他们多照顾的;另一方面则是周铭自己也想喝醉,或许放松一下也挺不错。

    但最后让周铭有些失望的是不管自己喝多少酒,脑袋还是非常清醒。

    “周铭我们接到了你的电话,本来也没想搞这么一个仪式,可是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到了消息,就非要弄这么一出,我和你爸也拦不住呀!”

    才回到家里,周铭的母亲王凤琴就对他说道,周铭知道母亲可能是看出自己是有些勉强在应酬的,对此他笑着表示:“妈这没什么的,其实我在决定回来的时候,就料到会有这种事情,我有准备的,而且……这也挺好的。”

    王凤琴还想说什么,不过父亲周国平却问道:“你这次回来并不单纯只是回来,应该是有别的问题吧?”

    周铭搔搔头:“爸这你还真说错了,我就是因为有问题,所以才单纯的想要回来看看。”

    周国平眼睛一瞪:“你这臭小子,现在是真的长大了,居然还敢跟我和你妈顶嘴了?”

    不过周国平严父的姿态还没摆足,王凤琴就从背后拍了他一下很不满道:“儿子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你摆什么臭架子?”

    一个威严会教训自己的父亲,还有一个溺爱自己的母亲,这让周铭感觉很好。

    “还是家里好呀!顾书记他们居然都还在说我节目的事情。”周铭说。

    周铭这句感慨吓了王凤琴一跳,她伸手摸摸周铭的额头:“没发烧呀,怎么尽说胡话呢?你的节目不就是前天的事情吗?”

    周铭愣了一下然后说:“是前天的事情,不过对我来说却仿佛过了很长时间一样,因为在那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所以我才回来给自己放松放松。”

    “是又有谁欺负你吗?现在小涵她也是人代表了,是能进中央大会堂,能见到主席跟他说话的,如果还有人又污蔑你,就让小涵去主席那里告御状,那些人真的还能无法无天了吗他们……”

    王凤琴很担心周铭,不过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父亲周国平就打断了她:“你不懂就不要瞎说了,还什么告御状,你说出去也不嫌丢人!”

    王凤琴不乐意了:“我怎么瞎说怎么丢人了?你能耐你说呀!”

    周铭开导王凤琴说:“妈你放心吧,我可不会让别人欺负到我头上的。”

    晚上王凤琴先睡了,父亲周国平则带着周铭又出了门散步。

    这个年代的天空还是很纯净的,尽管周铭他们所在的是工业区,却仍然比后世要干净许多,天空的繁星一颗一颗的都能辨认清楚。

    当这爷俩走到一片稻田旁边时,周国平突然道:“说吧,究竟出了什么事?”

    “还真是知子莫若父,我瞒谁都瞒不过爸你。”周铭苦笑道。

    周国平却摇头说:“其实你也瞒不过你妈,只是你妈并不想说出来而已。”

    周铭默默的点头,然后仔细想了想才说:“爸,我其实并没有想要瞒你跟我妈,只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最近要面对一个我从没经历过的事情,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周国平有些惊讶看着他:“你不是一直都在经历你没准备或者你没经历的事情吗?怎么现在突然退缩了?”

    这个问题让周铭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在其他人甚至是自己父母看来,自己那些事情不管是国库券还是炒股,再到今天这一步,都是非常夸张的,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是重生回来的,这些事情看似夸张,但自己实际上都还是很有把握的,只有资本世界大战,这是真的完全未知。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当初你不选择去做国库券的生意,没有贷款去港城炒股,没有搞乡镇工业园没有出国,你现在会是怎样?”周国平突然问。

    周铭先是一愣,随后苦笑着回答:“我曾经做过这样一个很真实的梦,如果没有这些,我会是一个很沉沦很颓废很平庸的人,会在一个私人企业里当个销售,为了几万块的业绩去陪喝酒到吐,爸你的阑尾炎也没钱治,我和妈急的团团转却没办法。”

    周国平很惊讶看着周铭,他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居然能听到这么一堆。不过他哪知道周铭是真的过了这么一辈子的。

    “爸,其实这些我都懂的,我只是需要放松放松。”周铭说。

    周国平轻轻摇头:“看来你还是没懂,虽然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你要面对的是什么事情,我和你妈.的文化程度也比不上你,但是有些道理却是相通的。”

    周国平随后指着不远处的丘陵小山:“知道吗?在这个厂子最早建立的时候这里很荒,是曾发现过有老虎和狼的,那时候你爷爷他们还受过专门教育,在如果遇到老虎或者狼该怎么办,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要慌张,一定不要转身逃跑,一定要面对着这些猛兽。”

    “你害怕猛兽,但实际上猛兽又何尝不害怕人呢?如果你转身逃跑了,它们就会知道你害怕了,就会露出獠牙扑上来咬你。”

    周国平接着说:“但如果你很镇定自若的面对它们,它们就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害怕的就是它们了。”

    听着老父亲讲故事,周铭突然灵光一闪,高兴的跳起来了:“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

    周国平却有些不满意了:“怎么就知道了呢?我还准备了很多故事呢!”

    周铭哈哈笑道:“那就等我下次回来的时候再讲吧!”

    还在找”重生之商界大亨内”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