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七天
    ..,

    周铭在临阳家里玩了一个礼拜,就周铭自己来说他是想闲下来睡到自然醒,能坐在江边上垂钓能等鱼上钩到睡着的,但很显然这就是个奢望。

    从第二天早上开始,就有无数得到消息的人蜂拥过来看望拜访周铭,这些有工业园区的各企业代表,南晖县的头脸人物;而到了中午的时候,宿醉醒来的县委书记顾平又拉着周铭去吃饭了,只是这一次这位书记却说什么也不喝酒了。毕竟昨天周铭发泄式的酒量已经吓到他了,要是其他人还可以找秘书挡酒,可周铭他还真没这个面子。

    尽管今天仍然是在应酬,不过苏涵可以明显看出比昨天的状态要好很多了,没有忧郁一切都很轻松。

    看来还是伯父厉害,把周铭开导出来了!

    也的确是这样,周铭听了父亲一番话想通了很多,尽管他现在仍然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想法,但他却想通了另一个方面:自己不知道怎么办,其他人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办。

    这听起来很绕口,但事实就是这样,正如昨天父亲讲的那个故事那样,当你面对一只老虎,你首先需要做的就是面对他,而不是转身逃跑。当然或许你并不知道你面对一只老虎以后该怎么做,但那只老虎同样也不知道也会怎么做,它同样也会害怕会犹豫怀疑。

    这点放在自己身上也同样适用,因为自己就是那个面对老虎的人。

    不是周铭妄自尊大,至少从胡安和梅塞德对自己的态度就能看出自己还是带给他们很大压力的,毕竟自己有着和他们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

    那么现在自己的确对自己该怎么做,如何在东南亚布局,以一个什么样的姿态或者手段参与这次资本世界大战,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规划,可自己的对手他们同样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做,大家都是在同一起跑线的,更简单一点说,就是现在自己的当务之急并不是去想该怎么做,而是先把想到的事情给做出来再说。

    这对周铭来说就简单了,因为一直以来自己不都是这么做的吗?

    也正是想通了这一点,周铭才轻松了起来,至少自己可以先不用着急了,或许在世界各地,不管是胡安梅塞德这些自己的合作者,还是他们的对手,恐怕也都在等着看自己出手吧。

    第三天第四天,来自临阳甚至是荆楚省的很多人也都来拜访周铭了,不仅有企业界的朋友,当然大多数人都是派个代表来,但曾和周铭打过交道的临楚机械公司董事长梁天却是带着儿子亲自上了门,还有省委书记熊清平也派了自己的秘书小吴过来,这让左右邻居对周铭更敬佩了。

    “咱们南晖总算也出大人物啦!这周铭可了不得,你看到没,只是回来就闹出这么大阵势,连省委书记都派了代表来慰问,还有临楚机械公司,那可是在全国都知名的大企业呀!”

    “别说这些人,你没看到娃娃笑的董事长苏涵吗?那都是能和国家主席说话的人,周铭肯定也是这样,那在过去都是军机处的大人物,能不厉害吗?什么临楚机械公司,他或许在别的地方还是个很厉害的单位,但到了我们南晖这里,在苏董事长和周铭面前,还是排不上号的!”

    “其实从小我就看出周铭这孩子不简单,那时候他学习成绩就特别优秀,尤其是数学和外语这两门功课,你看现在他经商还是跟外国人经商,这两门功课就是必不可少的!并且那那时他还是厂里有名的孩子王,这也是他从小就具有领袖的气质!”

    “本来老周夫妇也就是厂里的好人,还是第一届的劳动模范,什么事情都任劳任怨,这福报就全积给周铭啦!周铭这孩子也能想着咱们厂里,这真好,也幸好是周铭,要是给马建军那些人不知道会搞成什么样了……”

    在周铭回来以后,周围邻居也不断议论着,周铭一下子就成了这个小小工业园的焦点,所有人提起周铭无不是竖起大拇指的。

    除了荆楚这些,到了第五天,还有全国各地都有人陆陆续续赶来了,首先到的也是周铭很关心的李庆远。

    才见面,李庆远就很激动的急吼吼道:“周铭先生您果然是我李庆远最敬佩的周铭先生!您在焦点访谈上的话太厉害啦,我当时可都是停了公司的所有业务,集合了所有员工在看您的节目啊,您果然没让我们失望!”

    周铭摊开手很无奈:“那看来我幸好成功了,如果出了问题,恐怕娃娃笑就算一时垮不了,也要颓废好一阵了吧。”

    一番寒暄,周铭随后又和李庆远探讨了一下娃娃笑的未来发展,周铭表示他的想法是把娃娃笑打造成国内首屈一指的饮料帝国,这和李庆远的想法不谋而合,毕竟李庆远也是有很大野心的。

    “李庆远你好好做,我知道你想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如果你能把娃娃笑带成国内实力最强的饮料企业,正当竞争赢得市场,我不是不可以把娃娃笑这个饮料帝国送给你,让你拥有最多股份成为董事长,或许依靠娃娃笑,你李庆远能成为全国首富。”

    这一番话让李庆远顿时兴奋了,因为这的确就是他想要的,但同时他看向周铭的眼神也更敬畏了,毕竟张口就能把一个饮料帝国一个全国首富的位置送出去,这表示他想要的更大更远。

    李庆远想到这里李庆远沉下心来:“周铭先生,或许有一天我会接管娃娃笑,但却永远无法取代您和苏董在娃娃笑的地位,因为没有你们就没有娃娃笑!”

    周铭拍拍他的肩膀,有些话已经不能用言语说明了。

    这也正是周铭想要的,之前他就和苏涵聊过了,娃娃笑的大多数决策,苏涵已经都交给了李庆远,她只负责最后的拍板,这也是周铭默许的,毕竟在前世,周铭知道李庆远是有能力把娃娃笑带起来的,那么在这一世自己再把娃娃笑交给他也没什么不行,况且自己也不是真的傻傻真的全送给他,还是会掌握很大一部分股份吃红利的。

    另外来说,苏涵虽然有股子韧劲,什么也都愿意学也学的进去,但有些时候经商的天赋和运气也是很重要的,苏涵终究还是年轻,比起这些真正的商界大亨还是太稚嫩了。

    对于这点苏涵自己也明白,如果不是她真的已经感觉跟不上娃娃笑的扩张节奏了,她也不会那么甘心把决策交给李庆远的,对她来说,她是要真的守住周铭财富的。

    当然对周铭最重要的,是周铭也不想她太辛苦了,相比商场上那些勾心斗角,周铭更愿意她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或者四处旅游,或者自己做做自己想做的小生意什么,反正自己家大业大不怕她败。

    在李庆远之后,在岭南的孔晓琳和曹家的代表也来了,孔晓琳仍然还是那副职业装扮,不过看向周铭和苏涵的眼神却有些复杂,怎么说她以前也和周铭有过些许暧昧的。

    这些都是有往来的很正常,不过到了第六天,居然还有很多周铭甚至他父母都不知道的亲戚也找来了。

    “哎呀老周呀,我是你父亲表舅妈的表孙子,现在还在老家江南那边,听说你儿子周铭回来啦过来看看,我们周家出了一个了不起的商界大亨啊!”

    “这就是周铭吗?果然是一表人才,比在电视上看着帅多啦!从他生下来那天我就感觉自己的眼皮老是在跳,我就有一种感觉,我们周家出了很大人物!什么你问我是谁?我是你父亲表妹的前夫的叔叔的表外甥,和你们家那都是实实在在的亲戚……”

    这让周铭很清楚明白了什么叫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对于这些人,周铭就想说一句去你吗的!想在前世的时候,周铭哪知道有这些亲戚,就是知道的那些,也没见家里困难的时候谁伸手帮一下了,有些还躲之不及,现在就稀里哗啦全来了。

    人哪!能不能要点b脸呢?

    这些人大多没能进门,这并不是周铭故意摆谱,而是家里实在没地方了。

    要知道周铭家原本就是厂里统一建的职工房,就算周铭把工业园区搞起来,顺带也把家里的房子扩建了一下,还有一个大院子,但仍然站不下这么多人,可想而知是怎样一个络绎不绝了。

    为此,周铭只好在新城大酒店集中把一些还有印象,对家里或者父母都认识还有来往的亲戚都招待了,然后送他们离开,至于其他八竿子打不着的鬼亲戚,有多远就请滚多远去。

    最后一天,周铭和苏涵带着父母一起去南岳寺庙里烧香许愿,他们的愿望各有不同,周铭是希望父母身体健康;苏涵希望周铭一直都能顺顺利利,那些所有针对周铭的坏人都有报应;而父母则希望周铭早点娶个媳妇回来,让他们早日能抱上孙子。

    最后一天周铭陪着父母好好在临阳走走逛逛,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就启程去往岭南了。

    大清早,周铭坐在车上迎着朝阳,随着车子一路向南,周铭高呼:“特么的资本世界大战,我来啦!”

    还在找”重生之商界大亨内”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