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偏执
    随着周铭这个问题问出口,让包厢里刚才还火热的气氛顿时安静了下来,无论李成郑浩龙还是童刚,他们都陷入了沉默,表情有些犹豫和为难,似乎有些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最后还是第一船王郑浩龙先说道:“周铭如果你是这么打算的,那我劝你还是放弃的好,南洋那些家伙可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尤其是你内地人的身份。”

    童刚也跟着说:“周铭你和他们接触的不多所以你并不知道,东南亚那边的华人对大陆人的敌视和歧视有多严重,再加上一些历史原因,他们更愿意在东南亚那边自己抱成团,所以你想要他们帮你,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李成也说:“而且相比我们港城,东南亚那边跟宝岛闽台的交流要更多一些,也就是说如果你是闽台人,那么你还有那么一点机会,但是你是内地……这就根本不可能了。”

    周铭沉下了心,默默的点头表示:“感谢你们的坦诚,关于东南亚那边的华侨们的情况我在国内也都有一定的了解,我有心理准备的。”

    郑浩龙摇摇头:“我想周铭你并没有听懂我们在说什么,我们并不是在给你打什么预防针,而是在告诉你这条路根本不可能走得通,不是我在打击你,就你们国内那些人对世界的了解根本比不上我们,其中也包括从没有去过东南亚的周铭你,我所要告诉你的是你过去只会自取其辱!”

    郑浩龙的话硬邦邦的砸出来,让气氛凝固更厉害了,这时李成出来打圆场。

    “周铭老弟,我知道我郑浩龙老师的话在你听来不那么好受,但忠言逆耳利于行,东南亚那边的华人的确不是你能求到帮助的。”

    李成想了想又说道:“有些事情你并不知道,就在你们内地进行改革开放的时候,你们中央当局曾经也派秘使出访过南洋四十八姓,给他们提出过非常优厚的条件,邀请他们回国投资,但都被断然拒绝了,听说个别性格刚烈的甚至还直接给你们中央的人吃了闭门羹,还羞辱了一番,所以老师这么说也是为你好。”

    周铭最后看向童刚,他笑笑说:“我只有一句话,如果不是必要,我的船是不愿意停靠在那边的。”

    童刚相比郑浩龙和李成,他的话最简单,却也很清楚表明了他的态度。

    周铭重重吐出一口浊气笑了笑说:“看来东南亚的情况的确比我想的要糟糕更多了。不过没关系,事情总要有人去做嘛,万一成功了呢?”

    周铭又摊开了双手很无奈表示:“况且现在泰国那边的金融风暴已经在倒计时,这个时候我也没别的选择了,所以就试一试吧。”

    听周铭说的这么轻松,李成郑浩龙和童刚都感到无比惊讶,老大,这好歹也是世界资本大战,可以预见在将来的一两年时间里,整个东南亚都不可能会幸免,任何人不是惶恐的要转移资本躲避,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准备,以应付这场可能到来的危机。

    可周铭你……试一试?咱能认真一点吗?

    郑浩龙当时就叹息一声说:“看来我们都是有眼无珠啦,本以为周铭你会是个非常有远见的商界大亨,但现在看来,你不过就是个天真幼稚的家伙。”

    郑浩龙最后大手一挥:“也罢,既然周铭你执意要这么做,我们当然也会帮你这一次,毕竟有人要演出笑话,我们这些观众也是要买票的嘛!”

    林慕晴听他这番讥讽的话当时就俏脸寒霜质问他:“郑浩龙爵士,你这话太过分了!”

    眼见场面要转向箭弩拔张,还是李成出来打圆场让大家都消消气。

    李成随后小声对周铭和林慕晴说:“其实老师他并不是有意这样的,只是他曾经对周铭小兄弟寄予了太大的厚望,毕竟你们也知道,一场金融危机随时会席卷整个东南亚,我们港城肯定也不会幸免,我们这些人都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勉强自保。”

    “但周铭小兄弟不一样,他是内地出身,得到了内地资本财团的支持,更重要的是他还有哈鲁斯堡那么一个坚定的合作伙伴,更有胡安大公和梅塞德王子这样的朋友,还有在加州的唐家和北俄那边的资本寡头。”

    李成顿了顿又说:“这所有的一切都表明他是有能力带领我们全世界的华人群体来对抗这一次金融危机,但是……他却选择了这么一个荒唐的办法,还这么执拗。”

    “这不是关键!”林慕晴仍然没有消气,“成哥既然你们都对周铭寄予了厚望,那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再给一些信任?就算他的办法在你们看来不合理,但是如果他能做成呢?你们难道忘了他是如何在港城的股市和期货市场上赚到的第一桶金,我的思铭基金是如何成立成长起来的吗?”

    林慕晴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气势逼人,让李成这个未来的华人首富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郑浩龙不屑的冷笑一声,显然是在嘲笑林慕晴的幼稚,林慕晴杏眼一瞪又要说话,不过这时一直很没存在感的童刚说话了。

    “林女士请你先冷静一点,虽然郑大哥他的态度让你们很难受,但有些事情却是他对。”

    童刚接着说:“你们说既然你们决定的事情,凭什么就会说他不会成功?你可以说他困难阻碍重重,却总还有希望对吗?”

    童刚笑着话锋一转:“但这就是你们的年轻了!很简单,是因为你们所想所要做的这些事,这一百年以来已经有很多人做过了,但他们无一例外都失败了。可以说他们已经把所有的办法都试过了一遍,最后在内地改革开放前你们中央当局又试了一遍,可依然还是失败了,甚至都没求来什么投资。”

    童刚最后看着周铭:“我承认周铭你这个人很厉害,但你恐怕也不能保证自己比这一百年里的所有人都要厉害吧?”

    面对童刚炯炯有神的目光,周铭苦笑道:“你们给我的压力越来越大了。”

    “这么说吧,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有多厉害,就今天坐在这里的你们,我商业权谋不如郑爵士,眼光远见不如童刚先生,为人处世不如李成哥,但是我这个人就有一种信念,我从来都认为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不愿开动的脑筋……或者你们也可以说我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偏执。”

    周铭接着说:“所以东南亚我一定要去,这南洋四十八姓我也要会一会!或许我会失败,但我并不能因为一些流言劝诫就害怕,除非你们告诉我只要到了东南亚,那边就有人会要杀我。”

    周铭最后幽了一默,不过这个时候不管李成郑浩龙还是童刚都笑不出来,他们都怔怔看着周铭,显然被触动了。

    不管放在港城还是全世界,他们都称得上是商界大亨,也正是这样,他们才能明白周铭的话,他们都很清楚之所以有些人能成功,有些人不行,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坚决。

    简单来说就是他们一旦做出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更改,更不会因为一些困难就轻易放弃,这并不是简单的倔强,而是一种对自己的信念,毕竟很多时候机会稍纵即逝,如果没有对自己的信念,总是犹犹豫豫担心这担心那的,很容易就错失了机会。

    而对周铭来说,今天他提出联合南洋四十八姓,有人反对嘲讽他就放弃了,那么明天他提出另一个办法,又有人表示那也是行不通的呢?难道你也放弃吗?

    并且要知道不管在什么时候像愚公移山里那嘲笑愚公,啥也不做只会在旁边说风凉话又自以为是的所谓智叟,还是有很多的。对这些人来说,他们只要能找到一点困难就会拼命的打击你,劝你放弃,因为他们要不这么做就显示不出他们的聪明。

    那么今天你放弃一个,明天你放弃另一个,最后这个事情就不用做了。

    所以很多时候那些成功的商人并不是他们真的有多聪明,而是他们能把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想办法做到底。

    曾几何时他们李成郑浩龙和童刚不也是这样的成功商人吗?怎么现在还劝人了呢?

    想到这里郑浩龙他们都苦笑起来,自嘲道:“想我们也是港城的成功人士,没想到今天也做了这么蠢的事情。最后居然还要周铭小兄弟来教我们如何做事,看来在港城这几十年,我们的韧性都被磨平啦!”

    最后他们居然给周铭道歉了:“周铭小兄弟很抱歉,我们不该帮你做主,更不该嘲笑你。”

    周铭对此摆手表示没关系,随后郑浩龙首先说:“那好,既然周铭小兄弟你决定要借南洋四十八姓的力量,我们帮不了你太多,但至少我们和他们还是有一定联系,我们可以给你跟我们来往比较密切,相对来说对内地人没有那么敌视的给你,祝你马到成功!”

    随着郑浩龙这番话,他们三人当场就拿出自己随身带着的笔记本出来,唰唰唰给周铭写下了联系方式。

    周铭接过他们递过来的纸条,很认真的向他们表示了感谢。

    可郑浩龙却大手一摆:“周铭小兄弟你不需要感谢,要说感谢也应该是我们向你说,是你今天叫醒了我们,和你比起来我们太惭愧啦!”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