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曼谷下马威
    上午十点,周铭所乘坐的泰国航空公司的航班降落在廊曼机场,这是泰国首都曼谷的国际机场,周铭跟着人流走出通道,到了出口却有些惊讶,因为周铭看到门口有人居然举着自己名字的牌子在等自己。

    周铭不记得在曼谷还有熟人,如果是李成他们的安排也应该会提前告诉自己。

    带着疑惑,周铭走过去,原来是华夏大使何军,他用力的和周铭握手:“非常欢迎周铭同志来到曼谷,我是奉中央领导的指示来这里接你的,同时杨老还让我带给你一个惊喜。”

    随后九个人很有纪律的自何军身后走出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非常精悍的军人,他们那种纪律性和特有的气质是掩盖不住的。

    “他们是中央调配来保护周铭同志你的。”何军告诉周铭。

    周铭没有拒绝只是点头:“看来杨老也预感到了一点什么。”

    周铭可不懂指挥这些人,就丢给**分配了,反正**以前也是个军官,做这种事情还是手到擒来。

    “何大使,既然杨老要你来接我,那看来杨老也应该知道了我的想法,我是准备找东南亚这边的华侨,也就是俗称的南洋四十八姓,何大使你是泰国的大使,你应该知道吧?”周铭问。

    何军点头正要说话,就听旁边突然一声喊:“抓小偷!”

    然后几个人就朝周铭这边扑来,**这些军人可听不懂那娘娘腔一样的泰语,只看到有人冲过来,本能的几个擒拿手就把他们摁在地上。

    但这些人并没就此放弃,他们拼命挣扎还用泰语大喊着:“警察,这里有小偷啊!”

    机场的泰国警察随后而至,十几个警察把周铭他们给围起来了,一名警官还挥舞着警棍指着**他们:“你们快点放了他们,否则我有权击毙你们!”

    听他这么说,何军大使急忙站出来了:“警察先生,请你们都冷静一下,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那个警察冷笑一声,拎着自己的警棍指着**他们:“还有什么误会?刚才我就接到报案,说你们是一个偷窃团伙,现在被发现了居然还恼羞成怒的打人,你们这些华人真当泰国没有法律吗?”

    何军急忙解释:“警察先生这真是一个误会,我是华夏的大使何军,我可证明我们并不是小偷,如果你执意要抓,那么我会动用我自己的外交手段和你的上级沟通,证明自己的清白,除非你要把我一起抓了。”

    何军大使说着还示意**他们先把人放了以示清白。

    对面那个泰国警官见何军大使这么说这么做,他顿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他想了想还是收了队,但仍然嘴上不服输的警告说:“那么大使先生你最好告诉你这位朋友让他在泰国安分一点,如果下次再出了什么事情,那时的警察可未必有我这么善解人意了。”

    那泰国警官留下这番话就离开了,见他离开,何军大使很抱歉对周铭说:“周铭同志很抱歉,我真没想到你一来就发生这种事情。”

    由于何军大使过来同时还有一名随行的翻译人员,刚才大使跟那警察对话的时候,翻译是实时给周铭翻译的,因此周铭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周铭摇头表示:“何大使,应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我想这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想给我一个下马威的,幸好你在这里,那警察不想为了一点钱酿出外交事件,所以才那么容易就走了。”

    何军有些庆幸道:“幸好中央给周铭同志你派了这些保镖,否则后面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周铭对此倒是很轻松:“如果这些家伙要是只会搞这种把戏那我倒不怕了!一群只会在背后偷偷摸摸搞这种下三滥小手段的家伙,注定成不了什么大事!”

    周铭这么说是很有底气的,倒不是周铭因为赢过所以看不起这些西方财团家族,而是既然他们这么沉不住气,自己才到曼谷就急急忙忙给自己找麻烦,就证明他们是一群很轻易做决定,并且很怕自己真的会做出什么来的,那么面对这样已经在心理上已经输了的对手,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何军也很惊讶,他怎么看周铭都只有二十多岁,居然就有了这样的见识,难怪能得到杨老那样的重视。

    不过这样的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何军随后带周铭上了车。

    何军是知道人多的,所以他为周铭准备的是一辆中巴车,到了车上,何军才继续刚才的话题,给周铭讲了泰国的华人情况。

    “泰国虽然是东南亚国家里经济发展情况比较好的,但南洋四十八姓在泰国的根基却很薄弱,虽然李王陈郑四大家都在曼谷有分支,但他们也只负责管理着这边的珠宝玉石和黄金生意,其他的事情一般都不过问,这边的分支在宗族里相比印尼和马来那边也是基本没什么话语权的。”

    何军接着说:“我们现在就是往西在走,那边就是着名的曼谷唐人街,也是泰国华人最集中的地方,不光李王陈郑四大家,还有其他一些华商也基本都在这里。”

    其实何军的话不免让人有些奇怪,为啥在东南亚诸国占据主导的南洋四十八姓都重点分布在马来和印尼这种排华最严重的地方,反倒泰国这种对华人温和的国家反而不关心呢?又或者是就因为那边的排华情绪严重,所以才导致华人宗族在那些地方团结的更加紧密。

    周铭想来应该后面那种情况更可能一些,不过自己就算事先知道也要先来泰国,毕竟自己印象中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就是从泰国开始爆发的,自己要布置肯定是从头开始的。况且自己现在都已经到了泰国,就先去唐人街走一遭再说吧,反正不论泰国还是马来印尼,自己都要走一遭的。

    曼谷并不算一个特别大的城市,因此周铭在车上听着何军大使的介绍,很快到了唐人街。

    周铭曾经去过旧金山的唐人街,他对这种国外的华人聚居区也比较熟悉,曼谷唐人街和旧金山的唐人街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都是各种华人的商铺林立,到处都悬挂着醒目的华语招牌,只不过由于曼谷唐人街位于有两百年历史的老城区,这里的规划更乱,各种房子也看起来更破旧一些。

    周铭他们的车子顺着主街区经过一个豪华的牌楼,最后来到一栋十分气派的大房子门口。

    相比一路过来的其他房子,这一栋房子更具有华夏特色,不仅门口摆着两尊巨大的石狮子,屋檐角上雕龙琢凤,甚至在中间主屋还铺上了金色的琉璃瓦,更显气派奢华,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房子外面围墙的大门紧锁。

    “这里就是李家在泰国的分支。”

    何军给周铭介绍,不过他随后也皱起了眉,有些不解道:“我明明之前通知过他们的,怎么现在居然还锁门呢?”

    反倒周铭笑了:“看来我的面子还挺大的,大白天就给我吃一个闭门羹。”

    何军这也才意识到了:“这些家伙他们是故意这样做的!”

    显然这就是故意的,首先且不说何军有没有通知,就单说这么大一户人家大白天紧锁着大门,这情况就很诡异。如果你是在偏远郊区也就算了,但你这可是在闹市区呀,尤其这房子还不单纯只是住宅,还有生意用途,这来来往往的人你不嫌麻烦吗?

    “故不故意都不重要了,难道他还能把房子搬走吗?”周铭说。

    何军什么也没说先上去按响门铃,在表明了来意以后,又过了约摸一刻钟,才有人慢腾腾出来不情不愿的把门打开。

    随后周铭跟何军走了进去,李家的管家出面招待了他们。

    “李管家,我想请问李庆安先生在哪里,我之前已经跟他约好见面的。”何军主动询问。

    李管家不紧不慢的在为周铭和何军泡茶,听到了何军的问题也还是这样,过了好一会当何军忍不住要再问一遍的时候,他才慢悠悠的用带着严重口音的华语回答道:“哦,我们先生啊,他现在有一位很重要的客人,估计要等他处理了自己那边的事情才会过来,还请两位稍安勿躁,尝尝这阿萨姆红茶。”

    何军好歹也是华夏大使,面对管家这样的态度,他当时就拍桌子发了脾气。

    “你们这到底什么情况?李庆安人到底在哪里,你可知道我是谁?”何军指着管家怒道。

    “哎呀何大使您可千万不要发脾气呀,很抱歉我的招待不周,可是我们家先生他的确是有自己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他那边什么情况,您是华夏大人,也不要为难我一个小小管家不是?”管家急忙解释,似乎是被何军的气势给吓住了,但实际要仔细看也能看到他眼底那抹不屑。

    周铭伸手拉了何军一把对他说:“何大使不要着急,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这位李庆安先生有事,我们就等一下好了,反正有人管饭,就看他能忙多久了。”

    何军并不是一个沉不住的人,之前他只是觉得在周铭面前丢了面子,现在既然周铭这么无所谓,那他也陪着等一下好了,反正这也是中央领导交代的任务。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