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最大的支持
    “何大使你是河北人,现在却来到泰国做大使,想必对这边的气候很不习惯吧?”

    “党和国家分配的任务哪能挑肥拣瘦呢?况且在哪里做革命工作不是做,不过说实在的,相比河北那边的干爽,泰国这边的确是太湿热了一点,说出来都不怕你笑话,我刚来泰国那会,我整天都觉得身上黏黏糊糊,一天都不知道要洗多少遍澡。”

    “其实别说是何大使你了,就算我是南方人,也不能一天到晚都过夏天啊,我可没办法一天24小时抱着空调过日子……”

    周铭与大使何军就坐在沙发上天南海北的聊天,聊到了兴起他们还能开心的鼓掌笑出声来,这就是李庆安所看到的情况。

    其实何军大使在过来前一早就和他通过电话的,而当何军和周铭的车到了门口他也是知道的,可他仍然要吊一吊他们的胃口,毕竟首先对他来说他是很不喜欢和华夏接触的,尽管那是他这种华人的母国,可他就是打心底不喜欢,更别说还跟来个什么周铭。

    今天早上,就有法国人打电话来警告他不要和周铭接触,如果避不开,就帮他们给周铭一个下马威。

    李庆安一直在东南亚,最近几年挑起了李家在泰国的生意,他不知道这个周铭是谁,但却知道这些欧洲人一直在经营整个泰国,眼看就是要掀起惊涛骇浪的架势,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可不敢得罪这些欧洲人,那么就只好把矛头对向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周铭,哪怕他有大使陪同也一样。

    正是这个原因,李庆安直接关上大门给了周铭一个闭门羹,然后又拿着架子故意让他们等在这里。

    他这么是想让周铭知难而退,但显然周铭并没有领会他李大老爷的意思,居然还跟何军就在这里聊起天来了,浑然就是一副要在这里等到地老天荒的样子。

    事情已经到了这步,他李庆安再躲着不见也就没意思了,于是他只好站出来。

    “何大使非常抱歉,刚才我临时有事情见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客人给耽搁了,还望海涵!”

    李庆安大步走进房间连连向何军告罪,但实际上他脸上却并没多少愧疚的神色,显然他的抱歉口不对心。

    不过周铭和何军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既然李庆安已经跑出来了,他们的戏也就结束了。

    何军站起来,但周铭却更快他一步:“哎呀你就是李老板吗?幸会幸会。”

    周铭这突如其来的热情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不明白他究竟什么打算,而周铭的客套也就只这一句,随后他就拉着李庆安坐下来说:“李老板呀,可能你还不认识我,我是从国内来的周铭,这一次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我希望能跟李家合作。”

    随着周铭这番话,屋内的气氛顿时静下来了,这年头谁说事情不讲究个委婉,谁也没想到周铭居然这么直接的把事情给说出来了。

    真是个榴莲!

    李庆安在心里恨恨骂了一句,不过表面上还是很客气的大手一挥:“周铭先生太客气了,都有何大使从中牵线搭桥,这合作当然很好说,兄弟我在泰国这边不管是金器还是玉石玛瑙这些都有涉猎,只要周铭先生你有兴趣,我们什么合作都没问题!”

    周铭笑笑:“我想李庆安先生你恐怕弄错了,我说的合作并不是这个,而是我需要借用李家在东南亚的所有资源,以应对将来的事情。”

    房间内的氛围再次安静下来,过了好一会李庆安才说:“周铭先生的胃口够大的嘛,居然想吞了整个李家。”

    周铭摇头表示:“李庆安先生你又弄错了,我可没有吞了整个李家的打算,这只是合作!”

    李庆安静静的点头:“原来如此,那么如果周铭先生真能开出很好的合作条件,我想合作也是很简单的,毕竟生意嘛不就是你合作我我合作你,谁和谁合作都很正常。”

    随后李庆安话锋一转又说:“不过这个事情我李庆安说了可不算,你知道我只是李家在泰国的负责人,但是周铭你这个事情牵扯的太大,我需要和族里的长辈们沟通,但我很有信心能说服他们,总算是有何军大使这个面子嘛!”

    李庆安说着又转了话锋:“不过这个沟通是需要时间的,所以在此之前我可以为周铭先生做东,带周铭先生在泰国四处转转,好好领略一下泰国的文化,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周铭先生,不管是泰国大王宫还是普吉岛或者芭提雅,都是很值得一去的景点!另外我可是知道在玉佛寺里还有三国演义的彩绘呢!”

    面对李庆安的热情介绍,周铭却只是冷笑靠在沙发上了:“李庆安先生,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压根就没有过问这种事情的权力吧?”

    在听到这个问题以后,李庆安的脸色也终于冷下来了。

    “既然周铭先不相信我,那么又何必来找我呢?”李庆安很不客气的反问,随后他更是伸手指向门口,“如果周铭先生不放心,门口就在那边,请便,恕不远送!”

    李庆安这么说显然就是在下逐客令了,周铭对此没二话的起身离开。

    李庆安没想到周铭居然这么果断,先愣了一下,看着周铭真的走出了房间,何军大使也急忙向他告辞然后跟了出去,他的表情才变得讥讽起来:“哼!我还以为是什么高明的人物呢,原来就是一个沉不住气的小破孩呀,看来是被家里给宠坏了一点不懂人情世故,那么就让我来好好给你上一课吧!”

    外面,周铭径直走出房子回到了车上,苏涵一直跟在周铭身边,何军也紧随其后。

    到了车上再没有外人,何军终于忍不住说:“周铭你刚才太冲动啦!李庆安他那些话明显就是为了气你的,你怎么……”

    “何大使,既然我明知道他是在故意气我,那么我才没必要留在那里受他的气吧?”

    周铭接着说:“首先就像你告诉我的,这个李庆安并不是李家宗族真正的核心成员,对李家的事务是没有话语权的,我为什么还要惯着他?而且最重要一点,是他今天这番表现,显然就是有人在背后指使的,那么这注定我们不可能谈出什么结果,既然这样,我又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受他的气?我可没有受虐倾向。”

    周铭这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让何军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一会以后才说:“可是也至少能取得一点他在泰国的支持呀。”

    “他在泰国的支持?是金器还是珠宝生意?”周铭摇头,“如果我只是一般的商人,这个生意的确不是不可以谈,但问题是这个生意对我没有任何帮助,我需要的更多,是他给不了的!”

    “还有更重要一点!”周铭又说,“从他的态度来看,显然我来泰国的事情已经被注意到,并且那些人已经采取了行动,能那么快命令李庆安,这证明他们在这边的渗透已经到了方面方面。而从我过来首先去往李家,他们也能分析出我的意图,这样一来,我就更没有时间在他这里浪费啦!”

    何军目瞪口呆,他没想到居然只是跟李庆安见一面的事情,他就能分析出这么多东西。

    “那么接下来周铭同志你打算怎么办?其他在曼谷的华侨家族还去吗?”何军问。

    周铭摇摇头:“不去了,如果何大使帮我约好了谁,就代我向他们道声歉吧,我直接去印尼,我记得何大使你跟我说过,南洋四十八姓最集中也是势力最大的,就在印尼对吧?”

    “那还需要什么道歉,连李庆安都这样,恐怕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何军说,“其实想想周铭同志你的决定也很对,因为通过刚才和李庆安的接触,我能想到那些家伙好一点的会好吃好喝的给你供起来,差一点的会和李庆安这边一个,直接给我们吃闭门羹,所以这样的人不见也罢。”

    随后何军又认真起来:“既然周铭同志你已经决定了要去印尼,我会马上给你订机票,也会帮你联络那边的使馆通知这个事情,但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

    何军脸色非常严肃:“印尼是整个东南亚地区排华最严重的地方,尤其印尼的现任总统托哈,他是个高度排华的人,他在印尼当政二十五年,手上至少有百万华人同胞的性命。而现在如果有欧洲财团家族在背后搞事,他们一定会联络这个屠夫,所以……”

    何军十分郑重的向周铭交代:“周铭同志你最好时刻和印尼大使在一起,这样托哈不管再张狂再排华,背后再有人煽风点火,他也不可能不顾及外交影响当着我们华夏大使的面做出过分的事。”

    “此外,我也接到了中央密电,表示南海舰队几艘最先进的主力军舰以及核潜艇届时会在靠近印尼的南海海域进行巡航,如果有必要你可以让印尼大使进行联络,请你相信,党和国家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何军说。

    周铭很认真的听完了何军的话,他微笑道:“何大使,代我感谢党和国家给我的最大支持,有了这些支持,我想我能还出一个奇迹了。”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