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微笑屠夫
    正如周铭所预料的那样,他在东南亚的行动完全都在那些西方家族的掌控中,甚至他们猜出周铭的想法比周铭预料的还要快。

    仍然还在百慕大那个小岛上的城堡里,桌布依然雪白,不过那些嘈杂的白皮绅士们却都不见了,只剩下杰克还在这里,他的管家给他送来刚煮好的咖啡,顿时整个房间都漂满了咖啡的香气。

    “那些烦人的绅士们终于走了,我真的很难想象他们居然都有那样的身份,在这里他们完全就和乡村那些啰嗦没见识的妇人一样!”管家向杰克抱怨道。

    杰克对此却只是微笑:“所有人在利益面前的身份都是一致的,不过你可不能这么说他们,毕竟要是没有他们,我们摩根家族也不会有今天的地位。”

    突然桌面上的电话响了,管家拿起电话递给了杰克,杰克接过电话就听到了电话那头的笑声:“老杰克你可真是太棒啦!果然和你预料的一样,周铭那个家伙亲赴东南亚的目的就是为了说服那些盘踞在东南亚的华人们,在曼谷他才下了飞机就直奔向李家了,幸好我们早有准备,恐怕现在他的脸色很不好看哈哈!”

    对于那边的喋喋不休,杰克无奈打断他道:“他能想到这点,就证明他的眼光不算太差,老实说东南亚那些华人究竟有多少财富,这些财富被动员起来以后又能发挥怎样的作用,我们都说不准。”

    “这的确是个麻烦,不过一群乌合之众手里就算挥舞着再好的宝剑也仍然是乌合之众,是伤不了人的!东南亚那边的华人懦弱的就像是满山遍地咩咩叫的绵羊一样,除了任人宰杀之外别无选择!”那边很不屑。

    杰克摇头:“可是现在周铭已经过去了,谁能保证他不是带领那群绵羊的狮子呢?”

    杰克随后想了想又说:“根据我刚收到的消息,那个周铭现在已经离开泰国去印尼了,所以你在曼谷的其他布置也没用了。”

    这个消息出乎那边的预料:“什么?这个该死的华夏人反应倒快,不过这也没什么,我马上联系印尼那边,我要他知道现在他的所作所为不过就是在白费力气!”

    随后电话就被挂断了,杰克也放下了电话,他的管家见他脸上带着一丝忧虑。

    “先生您在担心吗?虽然他唠叨的就像我的外婆一样,但我认为事情还是能做好的。”管家对他说。

    “我想说那个周铭不仅反应很快,他的决定也很果断!”杰克在自言自语。

    “可是他仍然不是您的对手。”管家又说。

    杰克笑了,身上展现出一股强烈的自信:“是呀,他所掌握和所能调动的资源和我根本不成比例,他没资格做我的对手!”

    “或许恐怕在印尼他自己就会崩溃了,那里可不是一个好地方,尤其对华人来说。”管家补了一句。

    ……

    经过四个小时的飞行,周铭乘坐的航班终于降落在了达加的国际机场。

    达加是印尼的首都,也是印尼乃至整个东南亚最大的城市,更是印尼的经济中心。

    飞机缓缓降落,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但**却皱起了眉头,周铭在他的提示下看向外面,就见在不远处的停机坪上有一队印尼军人。

    “看来这就是何军大使给我的警告了,果然印尼这个地方对华人总有些不同寻常的见面礼。”周铭叹口气说。

    果不其然,当飞机停稳舱门打开,那队印尼士兵就冲上了飞机,操着一口很别扭的口音喊着周铭的名字,并一个个向旅客们查验着身份,稍有不合作的就是一枪托打过去。

    “别费那个劲去找了,我就是周铭!”周铭主动站起来自报了身份。

    这种做法是很不省心让**无比反对的,不过周铭却表示是祸躲不过,他认为印尼好歹也是个国家,不会敢在机场真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最多就是吓唬吓唬自己,要知道华夏驻印尼大使刘文德就在外面接机,他也不会袖手旁观。反倒是如果自己反抗,这些荷枪实弹的士兵就不知道会怎么做了。

    正是这样的想法,才让周铭敢站出来,而那边显然也有能听懂华语的翻译,这边周铭才自报了身份,那些士兵立即冲过来要抓周铭。

    “放肆!”周铭突然爆喝一声,“难道你们的长官就没告诉过你们要对我有礼貌吗?”

    周铭这一声仿佛是定身咒一般,随着他喊出来那些士兵都呆立在了原地似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看来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印尼人虽然也因为背后那些欧洲财团家族的影响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但也不敢真的对自己怎么样。

    想到这里,周铭轻轻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走出了座位,来到那边一个军官模样的人面前:“怎么样?有重要人物邀请我,难道你不打算给我带路了吗?”

    随着周铭这么问,那个军官才猛然反应过来,然后点头哈腰的在前面给周铭带路了。

    然后当周铭还有**他们都跟着军官离开,那些印尼士兵也随之走下了飞机。

    一切进行的太快,快到让很多人根本来不及反应,这些印尼士兵就匆匆的来又匆匆的走了,所有飞机上的乘客瞪大了眼睛愣在那里,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仍然心有余悸。

    “我的上帝,果然印尼这里由于是独裁的军政府,所以连机场都不太平了吗?”

    “刚才那些年轻人就是这些印尼士兵要找的人吗?他们也太厉害了吧,那些可是气势汹汹跑上来的印尼士兵,不讲道理的,之前有人只是质疑了两句就被打的头破血流,怎么他们居然还被这么请下飞机了呢?”

    “他们难道是总统托哈的亲戚吗?可我知道托哈从来都是最痛恨华人的,根本不可能有华人亲戚,而那些年轻人一看就是华人!”

    “只能说那个年轻人很不简单啊……”

    周铭是没办法听到机舱里这些人讨论自己了,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跟着这些印尼士兵们坐上了他们准备好的军车,来到了机场的某个贵宾接待室。

    在这里,有一个穿着白色短袍的胖子正坐在那里,他的嘴上叼着雪茄,看到周铭进来也没有任何要起来的意思,就坐在那里看着周铭,脸上满是高高在上的神情,他最突出的就是脸上始终带着的阴冷笑容,也正是这个笑容,他也才被人称做“微笑屠夫”。

    周铭知道这个人就是印尼屠杀华人的刽子手,也是印尼军政府的最高领导人托哈。

    托哈上下打量了周铭好一会才说道:“周铭先生,我非常高兴认识你,我有颈椎病,我想你还是不要站着跟我说话了,请坐下。”

    “托哈总统的大名我则是如雷贯耳。”周铭说着坐在了他面前。

    “我没想到你居然能活着到这里,因为我下达的命令是杀了你。”

    托哈对周铭说,同时他脸上的笑容更盛了,那一脸黑褐色的褶皱配上他的话语,就如同黑山吹出的阴风,让人不寒而栗。

    周铭也笑了:“是吗?那我可要感谢你手下军官的仁慈了,虽然我知道他们跟这俩字根本毫无关联。”

    托哈的手上夹着雪茄,虚点了点周铭:“你的胆子不小,到了这里在我面前居然还敢这样说话,你真的不怕死吗?你可知道我部下的手枪都随时装好了子弹的,只要我一声令下,你马上脑袋开花。”

    周铭冷哼一声,如果是刚才在军车上,周铭还有些担心那些士兵会把他们带往哪个偏僻的角落,为此他都小声让**做出最坏的预案了,但是现在到了这里,周铭的心里不仅平静的一点波澜都没有,甚至他还暇有闲心的拿出自己带的香烟抽了起来。

    “要是托哈总统真要杀我,恐怕我的尸体都已经凉了!”

    周铭摇摇头接着说:“但是很可惜,我并不是你印尼国内的华人,你屠杀他们,受困于他们的国籍是印尼,华夏拿你没什么好办法,可我不一样,我的国籍是华夏,而且现在我的国家的大使先生就在机场门口,托哈总统你真的敢做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蠢事吗?”

    啪啪啪!

    托哈为周铭鼓掌:“说的太好了,周铭先生果然是一个有勇有谋的人。”

    说到这里托哈突然一转话锋:“只是你聪明的还不够!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无非就是给别人当了狗,当然是主人手往哪指,狗就嗷嗷叫的往哪跑咯。”周铭摊开双手一副理所当然的说。

    托哈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阴冷起来,如同钩子般看着周铭,在这一瞬间,**他们这些真正上过战场的军人感受到了托哈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变得紧张起来,而随着托哈的表现,也让整个房间里的空气都为之凝固了……

    不过这时突然的,贵宾室外面传来一阵纷乱嘈杂。

    “都给我让开,我要见你们的托哈总统,我知道他就在里面!”

    伴随一阵匆匆的脚步,一个中年人推开了贵宾室的大门,他的眼睛先落在了周铭身上,微微对周铭点头示意周铭放心,然后径直来到托哈面前朗声说道:“托哈总统,我是华夏驻印尼大使刘传铭,我想请你这是在干什么?周铭先生他是我华夏公民,你没有任何囚禁他的权力!”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