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一筹莫展
    随着周铭这番话,让房间内的气氛顿时冰凉下来。

    李宗霖无奈的摇着头叹息道:“真不明白你这个人怎么会这么犟,本来我们是能愉快玩耍的,但现在看来恐怕这一次我二哥的做法才是对的了。”

    李宗霖说着招招手,一群凶悍的黑衣人保镖突然冲出来了,李宗霖看着周铭又说:“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个事情,在你过来之前我早就接到了我二哥的电话,说宗族那边受到了多方面施压,要我直接给你乱棍打出去的,所以我是真的有点太失望了。”

    “我也很失望,本以为李家多少有点骨气,却没想到怂成了这个样子!”周铭说。

    李宗霖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原本他是要挥手示意自己的人赶周铭出去的,但周铭刚才的话显然刺激到他了,他看着周铭,眼神逐渐严厉起来。而与此同时房间里的空气也随着双方的箭弩拔张而变得粘稠,让人窒息。

    “你这个人真不识好歹,是在逼我!”

    李宗霖冷冷说道,就当他准备做出决定的时候,突然厅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华夏母国来人了,从华夏来的人在哪里?”

    一个约摸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匆匆跑进大厅,然后直扑向刘传铭过去:“你是刘传铭,华夏在印尼这里的大使,我认识你!”

    随后他又转向周铭,更惊讶了:“那你一定就是从华夏母国来的商人了对吗?你好我叫李耀成,我非常喜欢华夏,不管是那里的文化还是那里的人,很高兴见到你!这就是土生土长在华夏的华人吗?果然比我们这些长在南洋的华人要白净多啦!”

    这个年轻人很激动的冲过来和周铭握手问好,周铭有些不明所以,但别人这么客气,周铭也不好伸手去打笑脸人,也笑着跟他握手问好并做了自我介绍。

    李耀成念叨着周铭的名字:“铭……这是一种很古老的文体,用来刻在鼎或者碑文上用来警示自己记录生平的文字,这可真是一个好名字呀!果然很具有古色风韵……”

    这边李耀成很激动的说着,那边李宗霖却听不下去了。

    “够了!”李宗霖轻喝一声,“耀成你不是应该在学校吗?怎么会突然跑回来?”

    李耀成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脖子,然后很恭敬说:“爸,很抱歉我刚才太失态了,不过我也是看到了母国来的同胞有点太兴奋了,你知道的,我一直都非常向往真正的华夏……”

    李宗霖打断了他的话:“今天我可以不和你计较,但是你应该记得家里的规矩,这里现在我和这位周铭先生还有事情,不是你随便能进来的,先出去吧。”

    李耀成讪讪哦一声,下意识就要转身离开,不过他这也才看到旁边围着的保镖,他顿时停下了脚步。

    他指着周围问道:“爸,这是怎么回事?”

    李宗霖并没有回答,只是向他摆了摆手:“没什么,你先出去吧。”

    李耀成的逆反心理却上来了,不仅没离开反而还向前大喊道:“我不出去!爸你不是说过你不会像二叔那样敌视华人同胞吗?现在刘大使带着母国同胞过来,我们应该好好交流,他们有什么困难也要帮助,就算不帮助也不该这么敌视赶人呀,这太过分了!”

    “爸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南洋华人在这边的处境很尴尬,我们并不是印尼人,也不是新加坡人更不是马来人,不管我们在这里生活经营了多少年都是如此,我们的根是在华夏,在北方呀!”

    李耀成接着说:“爸,不管我们在这里赚了多少钱,我们始终是在外的游子,总是要回家的,现在怎么能这么对母国的人,这是大逆不道……”

    啪!

    李宗霖走过去狠狠一巴掌打断了李耀成接下来的话。

    “李耀成,你需要知道我是你的父亲,并且我还没有死,所以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李宗霖指向门外,“刚才的话我可以当做是你懵懂无知的胡言乱语不去计较,但是现在你马上给我滚出去,快!”

    李耀成捂着脸不可思议看着自己父亲:“爸你居然打我,从小到大我向往华夏是你教的现在你打我?”

    李宗霖依然铁青着一张脸,他的手也十分坚定的指向门外。

    周铭想劝阻,但一来他不管和李宗霖和李耀成都不熟悉,另外从刚才李宗霖对自己的态度,周铭知道自己这时候出面只会适得其反,所以就还不如静静当个看客了。

    “你是我爸,既然你要我滚,我就给你滚出去。”

    李耀成紧咬着牙关说完,然后竟然真的趴到地上一下一下滚着出了房间。

    这是谁都没想到的,李宗霖也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这个倔强的儿子,想说什么,但最后却依然什么都没说。

    李耀成一下下滚着出了房间,甚至最后还撞了一下门口的门槛,不过李耀成却一声没吭,只是慢慢爬起来越过门槛走出去了,他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对着镜子看着自己额头上被撞红了的大包,还有左脸上已经清晰可见的一个手掌印,李耀成紧咬着牙关,最后做出了一个决定……

    另一边在大厅里,周铭看着李宗霖对他说:“和我们之间的态度立场无关,李宗霖先生你不该这么打压一个年轻人的热血,因为我知道你其实也没有那么痛恨华夏对吗?”

    “东南亚和我李家的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李宗霖叹息道,他随后又说:“周铭先生,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想在印尼这里游玩,那我李家可以包办了所有的费用,那么请你不要再提什么合作的事情了。”

    说完李宗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这是我的底线!”

    周铭点头对此表示明白,也很感谢李宗霖的坦诚,随后周铭离开了大厅。

    “看来那些人又快了你一步,我觉得他们很有可能已经猜到了你的计划。”刘传铭大使对周铭说。

    周铭露出了无奈的苦笑:“这点早在曼谷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我来印尼李家只是为了能快一步,看来终究还是慢了一步,不过这也正常,毕竟从曼谷到达加的航班需要飞行四个小时,这个时间以那些人所掌握的资源,足够做太多事情了。”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直接去新加坡找李家老爷子吗?据我所知他对华夏还是有一定感情的。”刘传铭问周铭。

    周铭仔细想了想然后表示:“我并不认为这是个好办法,现在李宗霖这个态度也是受到了新加坡那边的很大影响,尤其他着重提到了他的二哥,如果我贸然这么过去,恐怕并讨不了什么好。”

    “那就先回去周铭同志你好好想想,我先安排你在使馆住下,不管怎么样,我可以向你保证,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刘传铭说。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我必须推倒之前的想法重新再……”

    周铭想说什么,不过他却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人在偷偷向自己招手。

    ……

    有人愁自然有人欢喜,这边当周铭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远在百慕大的城堡里,一场盛大的酒会正在进行着。

    城堡里的布置仍然和往常一样,红地毯白桌布,只是比起平常,今天的颜色还要更加鲜艳一些,餐桌上的食物也要更丰盛一些,甚至杰克还拿出了自己珍藏的一瓶好酒。

    “今天可是太高兴啦!那个周铭肯定想哭的心情都有啦!”

    有人高举着酒杯大声说着,也有人放声大笑:“何止是想哭,我看他现在应该知道什么叫绝望了,他一个华夏人居然就敢和胡安还有梅塞德联手要在东南亚搞事情,他难道把自己当成了超人吗?但是就算超人,如果内裤不能穿在外面,也是飞不起来的!”

    还有人很惋惜道:“我还以为这个周铭有什么与众不同,是比斯巴达还要斯巴达的魔鬼吗?我最后的底牌都是准备让印尼的那位微笑屠夫好好在这个周铭面前告诉他世界很残忍的,现在看来他现在还不够格。”

    “他本来就只是个弱子!也就奥斯兰和米歇尔那两个蠢货,大意输给了周铭,为了掩饰自己的愚蠢,故意夸大其词显得那个周铭很厉害的样子,我真是信了他的邪!”

    相比这些人的吵吵嚷嚷,城堡的主人也是着名的摩根家族的掌门人杰克,他就端坐在餐桌一头,微笑的看着他们,也不怎么说话。

    终于有人注意到了他,于是也对他说道:“不过说到底还是我们的老摩根够厉害,在他还没到泰国就猜到了他的意图,否则要是让他说动了那些东南亚的华裔商人们,虽然我也不认为会真的就能改变什么,却也会给我们制造很多麻烦,这也是我们不想看到的!”

    随着这话,其他人也都对杰科举起了酒杯以示对他的敬意。

    “老摩根,这一次让你当我们的最高统帅真是最正确的决定,一个周铭给奥斯兰和米歇尔吹的天花乱坠结果在老摩根你面前无所作为,不管到哪里都碰壁,最终只能绝望,我有预感,这次我们和他们的战争,不会再是平局啦!”

    杰克面对这你一句他一句的夸耀,却并没有表现出多高兴的样子,反而叹了口气:“其实我倒希望那个周铭能有所作为的!”

    杰克这话激起了更大的笑声:“老摩根你真是太能说笑话啦,他面对的可是我们,还有老摩根你,他能有什么作为?真当他是上帝了吗?”

    杰克无谓的耸耸肩:“或许吧。”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