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李光弼
    “大使先生还有同胞,我带你们去找爷爷,我想爷爷是很有本事有眼光的大商人,他在印尼这大半辈子,见证了我们华人的黑暗悲惨,他肯定会帮忙的!”李耀成很有信心的对周铭和刘传铭说。

    当周铭正准备离开李家的时候,向周铭招手的正是李耀成。

    李耀成在真的滚着出了大厅,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自己脸上被磕出来的红肿大包还有那红通通的五指印,以及自己真的赌气滚着出门,父亲居然一点不加阻拦,这些让李耀成越想越生气,于是他最后做出了决定:你不让我帮,我就一定要帮他们。

    做出决定的李耀成立即返回了大厅,正好看到周铭他们走出来,他想也不想的招手。

    “真的吗?这真是太好了,李耀成你果然继承了我们华夏儿女热情助人的好传统!”刘传铭高兴的上前握手。

    另一边周铭却并没有刘传铭那么兴奋,他反而皱起了眉头:“李耀成你能这么说这么够义气的帮我这很让我感动,但你做这个决定恐怕太过于冲动了,不管怎么说你也还是李宗霖先生的儿子。”

    周铭说这番话是很真心实意的,他的确是没想到李耀成会来这么一出叛逆的戏码,不过周铭可不是那种自私自利的小人,他知道李耀成这么做的确能解自己的燃眉之急,但同时也会给李耀成带来麻烦,会破坏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这可不是周铭想看到的。

    要知道现在从李家老二到李宗霖,都不待见周铭,你李耀成这么一个后辈小子居然就敢带周铭去找老太爷,这是不把他们这些长辈放眼里吗?

    这种事情轻则被关禁闭,重则会被赶出家门,周铭可不觉得为了自己这个事情,要害了这个好心的叛逆小子。

    只是这个时候的李耀成却根本体会不到周铭是为他好,就见周铭话音才落李耀成就很不耐烦的挥手:“你怎么跟个老太婆一样的唠叨?我现在可是在帮你!”

    刘传铭虽然没说话,但从他的表情看来他显然也有些不满。

    周铭劝他只是厚道并不迂腐,所以既然李耀成自己还有刘传铭都这么说了,周铭也就随他们了,周铭说:“好吧,那我们马上出发。”

    大家都是很果断的人,当周铭点头以后李耀成立即带着他们出发,这一次他们为了尽可能的避开所有可能的监视,他们并没有乘坐刘传铭准备好的中巴车,而是让刘传铭大使带着一辆空车回使馆,而他们则乘坐李耀成的礼宾车去到附近一个很秘密的私人机场,乘坐李家的私人飞机去往新加坡。

    这就是李家作为南洋四十八姓老大,也是整个东南亚最富有家族的特权,他们平时就有很多生意往来,因此在印尼的各大城市,几乎都有他们参股的私人机场,拥有常年可以随时起飞去往新加坡的航空许可,在这种许可下,他们不需要手续繁琐的报备,就只需要把航线告诉印尼航空局就行了。

    两个小时以后,李耀成的私人飞机降落在新加坡的私人机场,机场外面一个瘦瘦高高带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人等在门口,不住的朝出口张望,那是驻新加坡大使陈荣。

    不一会,周铭和李耀成走出来,陈荣三步并做两步的快走上去握手做自我介绍:“周铭同志你好,我是陈荣。”

    见到陈荣,周铭还没啥表示,倒是李耀成很积极的上去做起了自我介绍,并抢着和陈荣握手:“陈荣大使您好,我是李耀成,我们在两个月前一个酒会上曾经见过的,我清楚记得那时的情况……”

    周铭懒得听他在这里掰扯这些没用的,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询问陈荣准备好了没有。

    陈荣不是不认识李耀成,但此时也的确没时间在这里聊天,陈荣二话不多说,直接带着周铭和李耀成上了车。

    和泰国和印尼的时候不同,陈荣这一次给周铭准备了两辆一模一样的中巴车,他们全上了其中一辆,然后径直朝着李家大宅行驶过去。

    花芭山是新加坡的第二高山,当然说是高山但也是对于新加坡而言,实际也就一百多米的海拔,花芭山也是新加坡一处旅游景点,这里也有一尾着名的鱼尾狮。但和世界其他着名的景点,总要被富豪权贵们人为的挖走一部分一样,花芭山也不能幸免,而在这里的就是李家。

    李家大宅坐落在花芭山的半山腰上,不得不说李家的眼光非常好,站在李家大宅的正门向前看去,正好能看到高楼林立的新加坡繁华市区和繁忙的海港,有一种坐拥天下的视觉感。

    一条小路隐藏在茂密的树林里,弯曲通向李家大宅。

    周铭他们所坐的中巴车就行驶在这条道路上,很快开到了门口,距离李家大宅很远还看不到李家大宅的地方就有一道路障,私人领地一般车辆是进不去的,不过由于有李耀成在车上,周铭他们很轻松就过去了。

    中巴车一路上行,很快来到李家大宅正堂门口,这里也是一个宝塔样式的建筑,不仅如此,整个李家大宅的建筑布局都是很有风水学问的,每一个雕塑结构都有自己的说法,也只有李家这么财大气粗才能这么弄了。

    不过此时周铭也来不及赞叹这李家大宅一掷千金的豪奢,跟着李耀成匆匆赶往宝塔正堂背后的另一个房间,根据李耀成的说法,那是一件道堂,李家宗族长李光弼每天修身养道的地方。

    走过正堂,周铭他们就看到一位穿着很宽松太极练功服的老人正在道堂门口的空地上打着太极。

    “爷爷!”

    李耀成喊了一声,那位老人即刻收功,微笑着看向自己的孙子,不过他的笑容仅维持了片刻,因为随后他看到了李耀成身旁的周铭和陈荣。

    “不知陈荣大使突然造访我李家有何指教?”李光弼冷冷问道。

    “爷爷是这样的……”

    李耀成想解释,不过周铭却先说道:“李老爷子,对于我们不请自来的突然造访,我感到十分抱歉,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周铭。”

    听到周铭这个名字,可以很明显看到对面李光弼的脸色讶异了一下,但片刻就恢复了平静道:“原来你就是周铭,没想到你说服不了李宗霖,就要从李耀成身上下手吗?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呀!”

    “爷爷不是这的,并不是这位周铭先生要我带他来的,而是我自愿要这么做的!”李耀成积极说道,“我觉得我们都是华夏同胞,应该互相帮助的,但是我爸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不同意!”

    李耀成说着上前去摇着李光弼的手臂说:“爷爷你不是经常要教导我,所有华人在外要互相帮助的吗?这一次我就是遵循了您的教导啊!”

    李光弼摇头叹了口气,轻轻推开李耀成的手很语重心长的对他说:“我的确是有这么说过,但这次的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父亲会那么做也是有自己苦衷的。”

    李耀成十分惊讶和不可思议看着李光弼,似乎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李光弼刚才说了那样的话:“爷爷,你这意思是你也支持我爸的做法,也要赶陈荣大使和周铭先生他们出去吗?你怎么能这么做呢?”

    李光弼宠溺的摸着李耀成的头对他说:“耀成,等你以后长大你就知道了,很多事情是迫不得已的,就算是我们李家,也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去做的。”

    随后李光弼又对周铭说:“原来你就是周铭,其实我很早就听说过你的鼎鼎大名了,就算没有一些事情,我也能猜到你来我们李家的目的,我给你的答案就是一句抱歉,我们李家并不想参与这个事情。”

    周铭对李光弼的这个态度并不感到有任何的意外,毕竟在印尼李宗霖身上就已经能看出很多了,他对自己的态度不可能是凭空冒出来的。

    周铭想了想说:“李老爷子,既然你知道我来的目的,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未来东南亚会发生什么,一场规模浩大的金融风暴,一场看不到结果的资本世界大战,在这次风暴里会有无数的工厂倒闭,其中就包括李家的很多产业,甚至会冲击新加坡的地位,难道李老爷子你都不在乎吗?”

    “盛极而衰,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够一直辉煌的,东南亚和李家这二十年的发展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那么也该迎来一些挫折了,这是好事。”李光弼说。

    “李老爷子你真是这么想的吗?你真的愿意李家这二十年产业给别热轻易夺了去吗?”周铭故意反问道。

    李光弼沉默了,他当然不是这么想的,但这时候他却并不想说什么,他直接跳过这个话题:“现在既然周铭你和陈荣大使能来到我这,就证明我们多少是有缘分的,所以我不会急着赶你们走,可以留你在这里吃饭,并且你在新加坡游玩的费用,不管多少我李家都可以给你包了,只要你不再去替那所谓合作的事情,你看怎么样?”

    面对李光弼的这个安排,周铭这边还没有说话,就听身后一声大喊传来:“想这么免费玩乐,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