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教训教训(上)
    随着一阵轰鸣,一架私人飞机降落在新加坡的私人机场。

    一个年轻人完全不理会旁边助手的劝阻,不系安全带就那么大摇大摆的站在窗前,他看着外面如画一般的新加坡海港,不由赞叹道:“真是美丽的景色,不过很可惜,我就是来破坏这些的。”

    随后他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一块金色的怀表,看着上面的时间他微笑道:“已经七点钟了,好戏就要开场啦!不过只是教训一下还真让人不够尽兴啊!”

    ……

    每个国家都会有自己的中心地带,这里一流企业汇聚摩天大厦林立,往往一小块地方就能顶的上小半个国家,一如美国的曼哈顿华尔街,港城的中环,那么在新加坡,就是珊顿大道。

    当然和美国的华尔街和港城的中环一样,新加坡的珊顿大道也并不是单指一条小小的街道本身,而是联合了旁边的歌烈码头和罗宾森路以及丝丝街的统称。

    而在这条珊顿大道上,最引人注目的就要数是海华银行中心大厦了,不仅因为他是全亚洲的第一高楼,更重要的这里还是新加坡证券交易所的所在。

    黄陈就在这里上班,他是泰兰证券公司的一名证券客户经理,听起来名头似乎不错,但也就听起来还不错了。要知道在海华中心大厦这六十多层楼里,有几千家像泰兰这样的证券公司,泰兰也不过就只能排到中下等,而所谓的客户经理实际也就是证券经纪人,每天的工作就是拉人开户提取客户的交易佣金罢了。

    早上不过七点,黄陈就早早来到了办公室,在门口那个全公司哪个牲口都想上的前台小姐那领一份报纸,然后坐回自己的办公桌上拿着钢笔仔细研究起来。

    “哟呵研究员,你果然还是最早来办公室的,那么研究了今天的新闻有没有什么消息?”

    突然一个很轻佻的声音响起,黄陈闻声抬头起来,果然看到了一张很让他讨厌的肥嘟嘟的脸,这让他下意识皱起了眉。

    “李奕天,如果没事就请你去其他地方,我可不会再让你偷我的消息了!”黄陈对他说。

    由于黄陈每天都是最先到这里,并且还会努力研究各种数据,因此李奕天就很戏谑的称他为研究员了,但他也就是嘴上这么说说了,实际眼睛还是在不断在往黄陈的办公桌上偷瞄。因为昨天就是通过黄陈的消息,李奕天让他的客户们一天就赚了超过一万美元,所以他怎么能不想再如法炮制一次呢?

    然而黄陈显然并不会蠢到两天犯同一个错误,他马上遮住了。

    来不及看到任何东西,这让李奕天气的龇牙咧嘴,却依然嘴硬道:“就你这点破东西,有什么值得我偷看的,你也真能往自己脸上贴金,你可知道我是李家的人!”

    黄陈冷着脸看着他:“既然如此,如果李家的人没事的话,就请你忙你的事情去,不要在我这里碍眼好吗?”

    李奕天冷哼一声离开了,黄陈看他离开才松了口气,然后继续做着自己的事了。

    时间很快到了上午八点半,这是公司每天例会的时间,黄陈照例来到会议室开会,但今天当他才走进会议室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他走进来所有人都看着他。

    黄陈不明所以的坐下,但他屁股才沾着椅子,他们的主管就指着他说话了:“听说我们公司有人每天都在研究股市的动向,并且还自称比电视上的专家还要厉害,那么我们就让我们的研究员黄陈好好为我们大家讲讲他每天早上研究各种消息的心得吧。”

    随着主管的话,所有人目光唰的一下就再次集中到了黄陈身上。

    黄陈这才明白自己真是高兴的太早了,居然会以为李奕天早上在自己这里碰了个钉子就会识趣一点,却没想这个人居然怀恨在心,在例会上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

    妈蛋!早听说主管和这李奕天是亲戚,这也太不要脸了!

    黄陈在心里暗骂着。

    李奕天似乎看出了黄陈心里的愤怒,他露出了笑容还对黄陈说:“我们的研究员兄弟,可以开始你的表演了,我们都很期待呀!”

    其他人也都在起哄:“对呀!我们都很想知道黄陈你究竟都研究出了什么东西,大家都是一个公司的,说出来一起讨论一下,不要那么小气藏私嘛!说不定你就因此一炮而红被更大的证券公司看上啦!”

    这些家伙根本都是跟着李奕天来找我麻烦的!

    黄陈是看明白了,可他看明白了也没用,形势比人强,他还是要面对的。

    妈蛋的,死就死了!

    黄陈豁出去了,他一下子站起来说:“我研究了这几天的新闻报纸,还有一些其他的消息,我综合分析了一下,的确有一些收获。”

    黄陈说话了,也让其他人无比惊讶,他们本以为黄陈会知难而退,没想到他真要说吗?

    “哇塞你真要说呀,这真是好棒棒哦,应该还要举高高!我们也就是那么一说,没想到你还当真了吗?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狗屁的研究员,真的能说出证券市场的情况吧?真是天真幼稚……”

    就连李奕天也没想到黄陈居然头这么铁的,居然真的开口要说。

    真是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硬闯!

    李奕天玩味笑着看着黄陈,故作姿态道:“大家都不要这么说嘛,既然咱们的研究员想说就让他说好了,我们也都听听看他能说出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吧!”

    随着李奕天的话,会议室里这些人笑的更厉害了。

    “黄陈你太看得起他了,就他这样的凭什么能说什么出来,我觉得我们听他在说就是一种侮辱!”

    “黄陈你知道股市有三条线,分别都代表着什么吗?如果你不知道,那么你且在此等候,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就来,眼睛不要湿润啊……”

    这些嘲讽一句一句都扎在黄陈心里。

    不过黄陈并没有因此被打倒,他紧咬着牙关仍然坚持着,等会议室里的声音小了他才说道:“我研究了最近的新闻,发现这两天新元兑美元的汇率在持续波动,并且新加坡国内的物价和期货也都产生了波动,我认为这是有国外热钱突然涌进来,可能最近股市上面的投资前景不容乐观。”

    “尤其是新建新投和新银这三个公司!”黄陈竖起三根手指说,“因为如果我是国外投机者,我就会这么选择。”

    当黄陈说完,会议室里又是一阵哈哈嘲笑。

    “我的天,他居然真的说了,还说的和真的一样,有国外热钱涌入,会冲击新加坡股市,你懂自己在说什么吗?你知道国外投机热钱代表着什么,你知道不容乐观是什么意思吗?”

    “还新建新投和新银这三个公司,你知道这可是新加坡股市的三大支柱啊,你可知道就算是咱们泰兰公司倒了这三个公司都会安然无恙啊!”

    “真是蠢,我们居然会真的听这么一个神经病在这里瞎bb,浪费我们的智商啊……”

    就连他们的主管都笑着摇摇头,显然他也和其他人一样,觉得黄陈的话是非常可笑的。

    “我知道你们不相信,但这是真的,我觉得我们很需要告知我们的客户,可以帮他们避过这一次国外热钱的冲击。”

    黄陈又说,当然他的话也引得会议室内对他的再一次无情的嘲笑。

    这一次李奕天也站起来说:“你根本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无知就是无知,我想你根本不知道你说的这三家公司背后是淡马锡集团,不知道背后真正控制局面的是我李家吧?”

    黄陈很不服气:“是李家又怎么样?我知道,但李家也会有被打倒的一天!”

    嘲笑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响起,嘲笑到黄陈甚至都已经要麻木了。

    李奕天饶有意味看着他,伸手指着头顶的时钟说:“既然我们的研究员那么肯定,那要不然我们来打个赌吧,马上就要到证券交易所的开市时间了,我们相互给各自的客户打电话,你说抛售我说买进,看看谁能赢,输的那个人就要从赢的人裆下钻过去还要把赢的人的皮鞋给舔干净,你敢接受吗?”

    听这个赌注说出来,很多人都哈哈大笑,觉得李奕天这分明是在羞辱黄陈,这也太欺负人了,最近新加坡的股市情况这么好,尤其是新建新投和新银这三家作为新加坡股市顶梁柱的公司,最近的势头更是不可阻挡,怎么可能会有下跌的可能呢?

    不过黄陈却心下一横:“赌就赌,只要你李奕天到时候别赖账就行!”

    所有人都惊讶了,谁也没想到黄陈居然真的敢答应,于是整个办公室一下就沸腾到了顶点,就连他们的主管也不想着散会,要等着看好戏了。

    随后定下了赌注的黄陈和李奕天都互相给各自的客户打了电话。

    打完了电话,李奕天就拉出一张椅子翘着二郎腿坐在了黄陈面前,趾高气昂对他说:“好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

    黄陈的牙都要在一片哄笑中被咬烂了:“现在股市没开,你凭什么说赢了?”

    李奕天扑哧一声:“我说黄陈兄弟,到了现在你不会还真对自己抱有什么幻想吧?那是根本不可能,九点马上就到了,现在是我给你留着面子,但是你再这么给脸不要脸,那就不要怪我……”

    李奕天的话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这时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打开,公司的副总急急推门进来大吼道:“你们快让客户抛售新建新投和新银的股票,他们遭到了国外热钱的恶意抛售!”

    面对这话,不管李奕天还是他们的主管还是其他人,他们都目瞪口呆,甚至有人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显然他们都狠狠被这个消息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上帝!这究竟发生了什么?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