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教训教训(下)
    根据最新消息,自早上开盘开始,从新建新投和新银三大公司开始,整个新加坡股市全线下跌,截止至记者发稿前下跌幅度已经超过百分之十五,是自87年全球股灾以来新加坡面临最为严重的股市危机。

    新加坡央行和淡马锡等大型集团宣布斥资百亿美元救市,虽然新加坡央行行长联合淡马锡集团董事长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后,新加坡股市略有小幅回升,但国内外各大投资机构显然表现出了对新加坡央行控制能力的信心不足,当各大投资机构和个人投资者开始纷纷抛售,新加坡股市迎来更大规模暴跌,新加坡当局的拯救计划宣告正式破产。

    ……

    这是新加坡电视台关于股市方面的新闻,或许时间较晚,但却比较完整的概括了整个股灾情况。

    新加坡股市自三天前股市开市就遭到迎头重挫,以新建新投和新银为首的所有股市全线暴跌,当然新加坡政府和李家的反应也并不慢,几乎就是在股市出现震荡的第一时间就出手救市了,并且还是央行联合淡马锡等其他几家大型金融集团共同出手。

    这是新加坡乃至整个东南亚的最强资本力量了,也的确让股市出现了约摸一个小时的短暂回升,然而接下来,随着盛高控股的几家大型投资集团突然宣布放弃持有的全部新建新投和新银三大公司的股票,立即让才堪堪好转的新加坡股市重新陷入暴跌了。

    在此期间,新加坡政府和李家不是没有再想过其他办法,可无论他们怎么努力拿出多少钱来,但股市却像是被推倒了的多米诺骨牌一样一路狂跌,势头不可阻挡,以至于最后让李家也不得不开始收缩投资以保存自己了,这个动作也让新加坡股市彻底不受控制的暴跌到底了。

    好在87年的全球股灾以后,新加坡也为自己的资本市场做过一定程度的保护,否则这一次的损失会有多惨重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原本总是热闹非凡的新加坡证券交易所大厅里,此时却如同太平间一般的死寂。

    所有人站在那里呆呆看着上面的大屏幕,眼里都是茫然和不可置信的神色,还有人双手合十不知在祈祷着什么。

    不过事情总是不以人为意志所转移的,大屏幕上的一片绿色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股市不是还好好的吗?电视上的专家不还说这是新加坡又一**好的经济形势吗?怎么突然就全跌啦!”有人想不通在大吼。

    “万能的上帝妈祖还有满天神佛呀,求求你们就让我卖出去吧,能少亏一点就是一点,我以后一定不杀生,坚持做好事,要我每天吃素都可以呀!”有人绝望的祈祷。

    “该死的新加坡政府该死的李家,平时吃着我们的税金,拿着我们的存款,现在却什么都不做,你看看上面那亏掉的钱,那就是一群蠢猪!”有人破口大骂着,甚至还和维持秩序的警察起了冲突。

    “你们这些李家养的狗,你们也不看看李家做了什么好事,他把我们的钱全弄没了,你们就为了自己的骨头吗?真是蠢到了家,也不知道你们这些为虎作伥的狗还有没有脸走出这个门去!”

    这些人歇斯底里的大吼着,他们有的是亏了钱的股民,有的则是证券公司的证券经纪人,一个肥嘟嘟的身影在人群里显得十分突出,他就是李奕天。

    他最终没有兑现自己的诺言去.舔黄陈的鞋子,不过他给客户的信息让客户在这次股灾里损失惨重,要知道他凭关系可是要来了很多大客户,这一下就算他关系再硬也要滚蛋了,这也让他比其他人更愤怒。其实这也并不能怪他,毕竟整个新加坡,除了黄陈也没多少人真的凭消息预见到这次股灾。

    这些怨气没办法发泄就只能在这里,李奕天跟其他人一起和警察扭打在一团,让交易所大厅里变得混乱起来。

    交易所大厅的二楼有很多贵宾室,一个年轻人就端着一杯红酒站在那里,饶有意味的俯视着下面这一切。

    “多么美妙的场景,多么可怜的人们呀,恐怕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只是一出木偶剧,他们的命运根本不是由自己做主,我才是你们的上帝!”他一脸陶醉的说着。

    这时很突然的,房间大门被打开,一个中年人十分恭敬的走了进来。

    他询问年轻人道:“少爷,李家希望能和少爷您谈谈。”

    年轻人晃了晃手里的酒杯,看着里面如血液般猩红的酒液,很不屑的说:“李家?一群惶恐的野狗,他们凭什么找我谈判?他们只能跪在那里,等候我的指示,难道还想和我平起平坐吗?”

    年轻人最后说:“告诉那些白痴,我玩够了自然会走,他们没有见我的资格!”

    中年人无声息的点头退下去了,年轻人放下了酒杯,眼里却有些疑惑和苦恼。

    “明明是我打了一个大胜仗,一个人就撬动了这个所谓世界第四金融中心,让他经历我想让他的股灾,可我为什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呢?”

    年轻人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说:“是了,我的对手太弱,怎么能让我兴奋呢?亏我还准备了那么多方案,没想到只是一个突然撤资的小手段,居然就让他们放弃防守全面收缩,把整个新加坡股市全丢出来了……”

    他叹了口气摇摇头说:“真不知道爷爷究竟在想什么,居然会这么看得起这些华人,的确他们或许在东南亚有着让我们都不能不正视的财富,但那又怎样,如果没有足够的智慧和手段来保护,不过就是最肥美的羊羔罢了,除了任人宰割难道还有其他的可能吗?”

    突然这个年轻人想到了什么:“对了,听说有个叫周铭的家伙很厉害,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看到他的表演。”

    他有些期待的说着,一双眼睛怔怔出神,不知在想什么……

    此时此刻在华夏驻新加坡大使馆里,周铭苏涵和大使陈荣也都在时刻关注着这次新加坡股市的震荡。

    李耀成匆匆赶来大使馆,周铭苏涵和陈荣都在接待室等他。

    “那些西方的财团家族们太过分了,居然这么对我们李家,大使还有周铭先生,难道这不是一个机会吗?我想你们要是能帮帮新加坡,或许就能改变爷爷的态度啦!”才走进来,李耀成就迫不及待的说。

    周铭早知道李耀成要说什么,所以他并不着急回答,而是先让他坐下。

    “其实我比你更想这么做,但是很可惜,现在这个时间太敏感了,我不能这么做。”周铭叹息说,“你爷爷也不会那么简单改主意的。”

    李耀成瞪大了眼睛,显然并不能明白周铭的意思。

    陈荣只好帮着解释:“你要知道李家在东南亚立足也有上百年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肯定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如果你们李家能那么容易就改变立场,恐怕也不会到了现在还那么排斥华人的。”

    其实还有一点不管周铭还是陈荣都没有说破,就是李家族长李光弼怎么说也是个叱咤全球的商业大亨,这样的人都会有自己的坚持,如果因为一点小小的帮助就改变立场,那也太儿戏了。

    “那也总得想点办法吧,总不能就这么看着那些家伙欺负李家啊。”李耀成说。

    “这个问题你问我们做什么,你不更应该去问你的那些李家长辈吗?”苏涵没好气怼了一句。

    李耀成一脸茫然看着她,又不明白苏涵为什么这么说了。

    见他不明白,苏涵只好接着对他说:“很简单,其实这次股灾并没有多严重,我相信新加坡建国这么多年以来肯定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吧?以前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做的,但是这一次,才不过是盛高联合其他几家投资集团对新建新投和新银持有股份的抛售,你们居然就放弃救市转而自保了?把整个新加坡股市全给丢出去了?”

    “我们不是没有想办法,可是我们想办法的速度远远赶不上你们放弃的速度,你要我们能怎么办?”苏涵说。

    李耀成瞪着眼睛很不相信的说:“这不可能,不管是新加坡央行还是淡马锡集团,今天不还都表示他们会继续救市,他们还会继续救市吗?”

    “那不过只是对民众的一个交待罢了,你看他们除了发布这消息以外还真正做了什么吗?光说话谁不会啊。”苏涵告诉他。

    李耀成如遭雷劈的呆立当场,只是哆嗦着嘴唇呢喃着不相信这是真的。

    大使陈荣也叹了口气对他说:“我们也不知道你们李家的真实打算,所以我们才不敢轻易做决定,这样会不会坏了你们的想法不说,你们也会怀疑我们的居心,或者干脆会怀疑我们和那些西方财团家族在唱双簧,那才更麻烦了。”

    李耀成有些抓狂的揉着自己的脑袋:“事情怎么就会变的这么麻烦?”

    周铭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其实你今天就不该到使馆这里来的,因为你这个举动不仅会让西方的财团家族觉得我们私底下还有什么来往,也会让李家也更要和我们保持距离了。”

    李耀成虽然年轻冲动但却不傻,尤其是在李家这么耳濡目染之下,他懂的比一般人要更多,因此他很快反应了过来:“难道我好心办了坏事吗?”

    周铭摇头告诉他:“坏事到不至于,只是会让事情更麻烦复杂了一点。”

    “当然更重要的,是我需要知道李家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这才是关键。”周铭说。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