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李家的骄傲
    花芭山上的李家大宅一直以来都是以清净着称的,不过自新加坡股灾爆发以来,这里却再也没一天清净过了。不仅有新加坡的政府高官,家族掌握了大量资产的嫡系子弟来请示情况,还有其他南洋四十八姓的宗族也从东南亚各个地方赶来商讨对策,仿佛突然之间就变得门庭若市起来。

    究其原因也并不难理解,新加坡作为东南亚的金融中心,本身和整个东南亚的经济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同时也是世界唯二以华人为主体的国家,不管本身新加坡就是李家一力挑起来的,还是李家作为南洋四十八姓的老大,对于这场危机他都责无旁贷。

    也正是这个原因,当新加坡股灾的势头愈演愈烈,李家除了还要在美国掌握那边动态的大儿子,剩下的两个儿子两个女儿都被李光弼给叫回来了。

    傍晚,落日的余晖洒落在李家大宅里,他们送走了李家的最后一拨客人,李光弼和自己的两个儿子李宗睿李宗霖坐在大宅的院子里,显得都十分疲惫。

    尤其是李光弼,他本身现在就已经是将近九十高龄了,原本精力就大不如前,现在还突然搞出这种事情,让这个老人脸上的皱纹深深堆积,让他每说一个字仿佛都要用尽全身力气。这还是好在李光弼一直养生得道,要换做一般的老人,只怕早就要住院了。

    两个儿子李宗睿和李宗霖就坐在面前,和他们的父亲一样,这两个中年人同样很疲惫,毕竟老父亲都已经这个年纪了,不可能什么事情都要他来亲自决定,什么阿猫阿狗来了都要他亲自接待的。这几天大多数来访的客人还有李家的大多数事情,都是他们三兄弟商量着决定的。

    “爸,我就说之前不把那个周铭给赶出去,不向西方的财团家族们表明我们的态度是错误的,什么同胞之情都是狗屁,要是真想着同胞之情,他们为什么还要来害我们?还有宗霖你怎么也不看好耀成,他年轻不懂事,哪里知道外面的人心险恶啊!”

    才稍稍喘了口气,李宗睿就抱怨起来:“你看现在好了,西方那些财团家族动怒了,以为我们要和周铭串联一气,就先对付我们啦!”

    “到今天这才几天,他们就把咱们新加坡的资本市场给搞的一团糟,咱们李家仅仅不到一个礼拜,损失就超过了千亿美元!”

    李宗睿接着说:“而且不仅是我们,你看这段时间来的这些人,完全是整个东南亚都鸡飞狗跳啦!”

    “二哥你也够了吧,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现在埋怨这些还有什么用。”

    李宗霖说,他的脸上满是厌烦的神色,因为在这几天时间里,这已经不是李宗睿第一次在他们面前抱怨了,可以说每天他都要来上几回,就算他是二哥,李宗霖开始还能耐心给他解释,但现在是听着就烦!

    有人接茬,李宗睿顿时更来劲了:“宗霖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要不是耀成胡闹,我们怎么会面临这么麻烦的事情?结果你现在还要推脱责任,反过来数落我的不是吗?”

    李宗霖摇头表示:“二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们与其去抱怨,去让自己生气,不如去好好想想对策。”

    “对策?现在还能有什么对策,只能一方面稳住新加坡还有其他宗族,同时我们去向西方财团家族道歉,我今天已经联系那边……”

    李宗睿的话还没说完,一直坐在椅子上的李光弼突然拍了扶手:“不行!”

    李宗霖下意识看了老父亲一眼然后说:“二哥,你这样等于是让我们在那些西方财团家族面前俯首称臣,我承认他们的家大势大历史悠久,但我们李家比起现在的他们也并不差,这么做……不合适。”

    其实李宗霖这么说是故意挑了一个词来说的,要他来说这么做根本就是懦夫,是别人随便吓唬一下,你就上赶着给别人道歉的软骨头,甚至言辞还要更激烈一点骂他是丢人现眼的汉奸了。

    “不蒸馒头也要争口气,这个道理我也明白,可现在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呀!”

    李宗睿的口气有些软化,却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我也不想在那些白人面前卑躬屈膝,我也想大声在他们面前说话,但这是建立在我们拥有足够实力的基础上的,可你看现在,他们轻易就把新加坡闹的一个天翻地覆,甚至我们都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居然在新加坡布置了这么大量的资金。”

    “或许在外人看来,只不过一个盛高集团抛股,就让我们李家退缩了,但实际上这一个动作背后所隐藏的深意,才是我们担心的。”

    李宗睿最后说:“所以面对这么一个强大的对手,我们就算服软也并没有什么可羞耻的,况且我们这么做不仅能保存李家的实力,更重要一点,凭着我们李家放下骄傲和尊严,来换取东南亚的平静,这才是最划算的买卖,这才是让南洋四十八姓唯我们李家马首是瞻的担当所在!”

    李宗睿一番话说的头头是道,让李宗霖一时之间也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不过这却让老爷子李光弼更着急了,就见他拍打着自己的椅子扶手连连道:“不行,绝对不行!”

    “爸你为什么总是要反对我,我究竟哪里说错了吗?一个可笑的骄傲和尊严如果失去了他的作用,那还不如不要了算!”李宗睿有些恼火。

    李宗霖对他说:“二哥,你忘了爸曾经告诉过我们的,男人生来总是要带着一点属于自己的坚持,如果轻易放弃了,那么很容易就会变成没有底线的人,那样就太可怕了。”

    见李宗睿眼睛一瞪要说什么,李宗霖连忙打断他:“二哥我这么说并不是在指责你什么,我只是想说这或许就是爸他的坚持,你可以不理解但是要尊重,毕竟李家是在我们父亲手上彻底发扬光大的,现在爸他坚持要这样,那么我们就得照他说的去做。”

    “好!我就听你的,就照爸说的去做,那么这新加坡股市就给你们去拯救好了!”李宗睿大手一挥,冲着李宗霖大吼道,“那么你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面对这个问题,不管李光弼还是李宗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毕竟这几天整个李家都在为了这个事情操心,这么长时间那么多人都讨论不出一个结果,现在哪能给出什么答案呢?

    “不管怎么样,总之我绝对不会同意随便去找那些西方的财团家族谈判投降!”李光弼仿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道。

    “好好好,爸你放心我打死也不会再这么说了!”

    见老父亲这个样子,李宗睿也没办法再提了,他只好又说道:“不过这样不行,我这些天想了想,还有另外一个办法,就是我们联合其他宗族一起成立一个大投资银行,同步在新加坡印尼和美国上市。”

    “二哥你这是要做什么?”李宗霖很不解的问。

    对于这个问题,李宗睿言语有些不屑:“还用问吗?当然是要秀肌肉了!”

    “我李家之所以能占住新加坡,控制这个至关重要的马六甲海峡,成为南洋四十八姓之首,就是因为我们拥有很强大的资本实力!只要我们真的愿意,我们同样也有能力给美国再来一次黑色星期一,正是三十年前李家在美国股市上的进攻,全世界才同意新加坡独立并默认由我们李家独享的。”

    李宗睿随后却话锋一转:“但是近些年来,由于我们专致于东南亚局势,有些收起了爪牙,所以让那些西方的财团家族们就觉得我们好欺负,忘记了我们的可怕,那么我们就有必要重新唤醒他们的记忆。”

    “我知道了,所以我们也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去进攻美国股市!”李宗霖说。

    李宗睿却很鄙夷:“你怎么还不明白呢?我们李家能在这里就是因为我们的资本实力,我们怎么还能随意轻掷呢?我们要慎重啊!你也不想想如果我们遭受损失,实力大不如前的话,谁还会怕我们,我们还怎么做南洋第一姓?更不要说原本西方财团家族只是想警告我们,这么做说不定就真的与我们为敌了,像这一次一样的股灾就会不断在新加坡上演!”

    “可是我们又要警告那些西方的财团家族,又不能让自己遭受损失,我们该怎么做呢?”李宗霖很不解的问。

    “所以我才说是要秀肌肉啊!”李宗睿说,“我们只要联合了其他华人宗族,在成立这个投资银行的时候尽可能扩大资本,然后在美国上市,这样就可以在不对双方造成任何损伤的前提下警告他们了。”

    “这样做真的可以吗?”李宗霖呢喃着问。

    虽然李宗睿说的很有道理,但李宗霖心里还是有些疑惑,他知道李宗睿这根本就是在唬人,可那些西方的财团家族们,有那么容易就被唬住了吗?

    “这样为什么不行?”李宗睿反问,“就算那些骄傲的白人们会不服气,那这个时候我们再邀请谈判就可以在一个平等的前提下进行了,这样我们就不会丢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了,一举两得。”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