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回达加
    新亚银行通过了美国证监会审核的新闻自然也第一时间传到了周铭那。

    晚上九点,周铭和陈荣正在大使馆的院子里乘凉,就见陈荣的秘书拿着收音机匆匆跑出来了,上气不接下气的把收音机交到陈荣手上:“消息,新亚银行美国那边的重要消息!”

    周铭和陈荣他们一直在等的就是这个消息,见秘书出来,陈荣马上站起来接过了收音机,把声音调到最大和周铭仔细听起来。收音机里没有别的内容,就是简单的新亚银行通过美国证监会审核,预计将在下周一正式在纽约交易所敲钟上市的新闻。

    或许这条临时播报从播音员嘴里念出来很简单,但听在周铭他们耳朵里却无异于是重磅炸弹。

    “天哪!美国人果然还是让他们进去了美国市场,这肯定是个阴谋,然后那些西方财团等李家跳进了美国股市以后,就会狠狠打击他,而只要李家在美国股市上受挫,新加坡股市才刚刚重建起来的一点点信心马上就会被戳破,接下来就是更大的股灾啦!真不知道李家究竟是怎么想的,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苏涵跟着周铭这么长时间,早就把资本市场的基本运作方式都摸透了,因此现在听到这个新闻,她马上就能反应过来对方的意图。

    陈荣相对冷静一些:“我觉得让李家在美国股市上碰碰壁未必对我们来说不是好事,因为只有他们碰到了麻烦,跟周铭同志你的合作就相对更可能了。又或者李家真的一蹶不振了,那周铭同志你也完全可以找其他宗族,南洋四十八姓还有王陈郑三家的实力也很不错。”

    周铭却摇头说:“南洋华人花了一百多年才有了这么个李家,李家也很出息弄出了一个新加坡让所有东南亚的华人宗族们有了中心,如果现在李家倒了,恐怕整个东南亚的华人宗族就很难再有这个凝聚力了。”

    作为新加坡大使,陈荣何尝不知道李家这块招牌至少在现在还不能倒。

    毕竟李家现在振臂一呼还能让南洋四十八姓都掏钱搞出一个新亚银行来,但一旦李家倒了,剩下的其他宗族纵然还有相当不俗的实力,但一盘散沙还能给出多少支持,这想都能想到了。

    于是陈荣只好又说:“李家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倒了吧?不管怎么说李家都在东南亚立足了百年,尤其还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新加坡这个金融中心,这多少能证明李家在资本运作上是有本事,也是有自己智慧的。更重要的是李家还有很雄厚的资本实力做支撑,西方那些财团家族摆了一个这么明显的阴谋,李家就算再没眼光也不至于会跳这个坑吧?”

    周铭又摇头说:“我并不怀疑李家的智慧,他们肯定能看出这个阴谋,但那些西方财团家族也不是傻子,他们难道就不知道他们摆出了这么一个明显的坑,李家并不会上当吗?如果他们知道,那么他们的用意又会是什么?”

    周铭一番简单的话让陈荣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的确他们一直都只想着李家会怎么样,却忘了他们的对手可是屹立几百上千年的西方财团家族,要说玩资本那才是祖宗,不管股票债券还是什么,都是他们发明的。

    那么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怎么会摆出这么一个三岁小孩都能看出问题的局呢?难道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吗?

    要真是这样那就是个笑话,是他们觉得李家很蠢,还是他们自己就很蠢呢?

    如果都不是,那这个问题就很值得人深思让人不寒而栗了!

    当陈荣惊出一身鸡皮疙瘩,周铭却反而笑了:“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了,不管局面变成什么样,我都给他想办法就好了,我始终坚信那句话,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不愿意开动的脑筋!”

    陈荣瞪大了眼睛,虽然在周铭来之前,陈荣就有了解过周铭是什么样的人,可在新加坡这段时间,由于在李家碰壁,他就觉得周铭是有些抑郁的,也没觉得这个人有传说那么厉害,直到现在,周铭的自信才让他惊讶。

    但要只是周铭的自信,那陈荣也会认为是他太年轻了,然而问题就在于旁边的苏涵还理所应当的认为周铭就是能做到的,这就让他很不可思议了。

    陈荣知道这句话没什么特殊的,谁都能说,但能像周铭这样这么自信的说出来并真的不放弃去做,就只有他了,就算陈荣自问也是做不到的。

    周铭随后又挥了挥手:“不过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我们还是要先分析分析李家接下来的动向,我们才好事先想好对策。”

    周铭看向陈荣:“你是新加坡大使不仅在这边前前后后任职也有十多年了,可谓是东南亚通,那么你对李家的了解也是最深的,你觉得李家在面对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会怎么做?”

    陈荣仔细想了想然后说:“如果是过去李光弼的话,他会借着美国人给他的这个机会就杀进美国股市,在那边打下一个地盘以要挟他们。”

    说到这里陈荣顿了顿:“但现在李家的决定更多的是老二李宗睿在做,他这个人相对说来会更冒险但也更谨慎,有点欺软怕硬会是两个极端,所以要是他的话,我觉得他仍然会延续之前的想法放弃美国股市,把他们在美国股市上拿到的投资全悄悄弄回印尼去……”

    苏涵不等陈荣说完就惊讶道:“他这是又要放弃美国股市吗?”

    陈荣点头:“这很有可能,毕竟他们能看出美国那边就是一个阴谋,而且他们原本就没打算进美国股市,现在目的达到了,他们当然不会蠢到主动跳火坑了。”

    “但是这么做不是等于放弃了新加坡吗?李家这是要干什么?”苏涵说。

    “无非又是一个舍大家保小家罢了!”周铭说,“或许在他们看来李家能横行东南亚,成为南洋四十八姓之首,就是因为他们的资本实力最雄厚吧,所以他们不愿意轻易损耗,至于新加坡什么的,他们根本不在乎。”

    “真是太自私了!”苏涵很唾弃。

    周铭呵呵一笑不置可否,他随后站起来说:“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周铭对陈荣说:“大使阁下非常感谢你这几天的招待,我现在需要马上回印尼了,我有预感,按他们这么去做,印尼那边会要出事。”

    “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办。”陈荣招手让他的秘书去给周铭订尽快飞去印尼的机票。

    “周铭你不用这么着急吧?这李家好歹也是南洋四十八姓之首,不至于这么没有担当。”苏涵说,她是很关心周铭的,毕竟周铭这段时间以来,不是四处飞来飞去,就是在思考各种问题,现在周铭就只是坐在这里,苏涵就能从他的眼眸中看出深深的疲惫,这怎么能不让她心疼?

    周铭当然能感受到苏涵的关心,他微笑着抚摸她的头发对她说:“没办法,我们的实力太弱了,有任何机会我都必须拼命把握,只有这样才能抓住任何一点微不足道的机会。”

    苏涵抱着周铭:“嗯我都知道的,只是我好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和你一起承担。”

    这一次没等周铭表态,陈荣的就一脸幽怨看过来:“喂喂喂!我说两位同志,你们能不能注意一下场合影响呀,好歹我还在这里,我可是大使,好歹尊重一下吧?”

    不过周铭和苏涵却只是看了他一眼,都没有接下去任何表示了,顿时让陈荣更郁闷了。

    谁能想到这位驻新加坡大使居然还有这么孩子的一面,不过给他这么一闹,气氛倒是好了不少,而大使馆的办事效率也是很高的,很快给周铭订好了最早一班也就是当晚十一点飞往印尼的航班。

    其实这个时候周铭也并不知道印尼将会发生什么,他只是隐隐有一种预感,只要跟随这个预感就会改变很多事情。

    ……

    周铭并不知道,就在他决定要去印尼的时候,有一家私人飞机已经降落在了达加的某个私人机场。

    一个十分年轻的西方人走出了舱门,他先没急着下飞机,而是先拿出了自己别在胸前的怀表:“十点过五分,比我预想的时间要长,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我可是很准时的。”

    “这都是因为……”

    身后管家正要解释,不过年轻人却先说道:“不要跟我说原因,超时就是超时这没什么可羞耻的,以后注意就行。”

    年轻人说完这句话就把怀表放回了胸前,然后慢慢走下飞机,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

    “不得不说,这里的空气可要比新加坡那边的好多了,至少没有新加坡那边的那种腐朽和懦弱。”

    年轻人还回头对他的管家说:“我有种预感,这里一定会发生很了不得的事情!”

    管家微笑低头道:“那当然,您在哪里哪里就会发生非常厉害的事情!”

    年轻人哈哈笑起来:“虽然我并不认可这句话,但我知道,我在印尼的任务可要比在新加坡要有趣多了,让我都有些迫不及待啦!”

    说到最后年轻人高高举起了手:“该死的印尼,匍匐在我的脚下吧!”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