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血色印尼
    这一天是我永远也忘不掉的噩梦般的一天,这一天本来是我的生日,这一天早上妈妈早早的给我换上了新衣服,要幸福的迎接下一年,可是紧接着,噩梦就开始了。

    那些印尼人,他们突然就冲进了我家,我爸爸上去和他们理论,可是这些魔鬼,他们根本不给我爸爸说话的机会,挥舞着大砍刀就砍死了我爸爸,我妈妈哭喊着要救爸爸也要报警抓这些坏蛋,可他们却只是在笑。

    他们一点人性都没有,我爸爸已经被他们杀死了,他们竟然还踩在我爸爸的尸体上哈哈大笑,并且朝爸爸身上吐口水;他们随后把我妈妈扑倒强暴了她,在他们身后,还有更多人闯进了我家,他们朝我扑来,我姐姐为了救我挡在了我前面,但姐姐拼了命却依然没能挡住这些畜牲。

    我拼命的反抗,但我太弱小了,我只记得我被人敲了一棍然后就晕过去了,等到我再醒来的时候家里只剩下我了,妈妈和姐姐都被凌辱致死,妈妈被那些杂种脱光了还拿铁棍刺穿身体挂在外面,身下还有一堆火;姐姐的眼睛和胸都被挖掉了,身上一片血肉模糊。

    而我,也能感觉到自己下面一阵钻心的疼,我知道自己也没能逃掉被强暴的命运。

    那一年我才十岁。

    ——摘自《印尼血色恐怖之小雅日记》

    ……

    没有任何印尼华人愿意去回忆93年6月的那场暴乱,那天上午,由于新亚银行遭到挤兑,李家放弃了新亚银行,让所有取不到钱的印尼人爆发了,他们首先开始打砸新亚银行网点和李家相关产业,随后就升级到了在街头殴打他们所有能见到的华人,再后来就发展到随意砍杀华人了。

    这些印尼人他们三五成群,手里都拎着一尺多长的巴冷刀或者其他武器,在街上游荡,只要是见到皮肤稍白一些的华人,就会叫嚣着砍杀。

    在所有的华人商铺和住宅的门口,也都提前印有血手印,这就是这些印尼人的记号,而这些又瘦又黑的印尼人,他们只要看见哪家门口有血手印的记号,就会呼哨的闯进去,砍死屋内的男人,凌辱蹂躏女人,甚至就连未成年的小孩甚至是婴儿都不放过。

    听着被蹂躏被强暴的华人们的哭喊尖叫,那些瘦的像猴一样又黑又矮的印尼人,还会发出如同狒狒般的嘿嘿大笑。

    也不是没有华人自发的想要反抗,但是这些印尼人实在太多了,而且似乎很有组织,只要哪里出现一些抵抗,就会有一拨训练有素的印尼人端着枪过去,打死那些敢于反抗的华人,继续砍杀剩下的华人。

    在这种暴力恐怖下,所有华人们只能哭喊着逃出家门,在街上像无头苍蝇一样的奔跑着。

    聪明一点的会往大使馆这边跑,被吓傻了的或者距离大使馆比较远的,就只能朝城外跑,不过更多的人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该往哪跑,他们只知道在这个时候,不管哪里,只要尽可能的远离这些恶魔一样的印尼人就好。

    这就是周铭站在使馆高处所看到的景象。

    “这些人真是残暴了,他们怎么能这样呢?为什么要这样杀华人,我们的同胞究竟做错了什么?”

    苏涵站在周铭身旁,她看着这一切忍不住的泪流满面,她对周铭说:“这印尼的警察呢?他们好歹也是个国家,怎么能允许这种暴行出现,我们帮我们的同胞们报警吧,不能让他们这样下去啦!”

    周铭轻轻的摇头:“没有用的,警察是不会来的。”

    苏涵一怔,她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的确,从早上开始的暴乱到现在已经持续半天的时间了,可却根本没见到哪怕一个警察的影子,这太奇怪了,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没人报警,警察更不可能不知道的。

    “有可能这些事情根本就是印尼政府默许的,甚至还有可能印尼政府就参与了屠杀华人的暴乱,这场暴乱就是他们组织的。”周铭指向不远处,“小涵你看那边,那些人是不是训练有素,搞不好那些人就是印尼的警察和士兵,他们脱掉了身上衣服就变成了暴民。”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就因为那些西方的财团家族在背后操纵吗?”苏涵问。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印尼这几年经济不景气,印尼人见华人富有就会把他们贫穷的责任归咎到华人身上,就会开始排华。”周铭说,“我知道这个想法很没有道理,但事实他们就是这么做的。”

    这个事情就是这么匪夷所思,华人群体明明只占印尼总人口的百分之五,却掌握了超过百分之六十的财富,承担了印尼政府超过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财政收入,养活了两亿整天好吃懒做的印尼人,结果到了现在,这些印尼人非但不领一点情,反而还对华人喊打喊杀。

    当周铭和苏涵聊天的时候,身后刘传铭大使急急忙忙跑上来。

    “周铭同志是好消息,我刚才联系了南海舰队,他们的军舰已经巡航到了达加北面的爪哇海,已经获得了印尼政府的许可,可以靠岸撤侨,您可以随时离开这里啦!”刘传铭很高兴的对周铭说。

    周铭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兴:“我可以走了吗?那么我们的同胞呢?”

    “他们当然也可以走了,毕竟我们是获得了撤侨许可的。”刘传铭强调道,“所以只要是在使馆范围内的,会说华语能被证明是华人身份的,都能乘坐我们的军舰和运输船离开。”

    “我们和他们都可以离开了,这很好,但是还有更多的华人同胞呢?”周铭又问。

    苏涵也跟着周铭说:“是呀刘大使,你看外面现在这个局势,如果我们不能带走那些华人,他们会死在这里的,而且还是很没有尊严死去的那种!”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我也很想带他们走,但是这并不可能,因为我们就只有三天的靠岸时间,我们根本等不来那么多人!”刘传铭想了想随后又说,“而且周铭同志你并不了解印尼的华人群体,他们由于久居印尼,对我们华夏本土的认同感非常低,三十年前那场大屠杀我们就曾经过来撤侨,但是却并没有人愿意跟我们走。”

    见周铭似乎不为所动,刘传铭又说:“周铭同志,时间真的不多,快点走吧!”

    周铭转头问他:“现在我们的军舰和运输船都已经到了港口吗?”

    刘传铭点头回答:“已经到了,一艘导演驱逐舰两艘护卫舰,都是海军最先进的舰艇,除了军舰还有三艘足可以容纳几万人的客轮。”

    “我知道了,不管怎么说先带这些人去港口上船吧,不能总让他们在这里担惊受怕的。”

    周铭点头对刘传铭说,说话间周铭就能看到在大使馆的院子里,很多华人同胞惊魂未定,就像是一只只受惊了的小兔子一样,但凡外面有任何惊叫哭喊,都能让他们跟着叫起来,或者抱头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可想而知这些人就算死里逃生也都被吓坏了,更重要的是大使馆就这么大,撑死了也只能容纳一两千人在这里,那外面还有更多的华人,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在那里。

    于是周铭决定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把这些华人同胞带离死地再说。

    ……

    周铭和大使馆这边的情况也被第一时间传到了总统府里,总统托哈就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的秘书匆匆进来向他汇报。

    秘书先鞠了一躬:“我尊敬的领袖,华夏的军舰和运输船都已经靠岸了,那个叫周铭的华夏人还有华夏大使,他们都已经离开了大使馆,向港口过去,跟着他们的话还有三千多印尼华人。”

    托哈不屑的笑了:“果然还是一群贪生怕死的家伙,不过这也难怪,死谁会不怕呢?”

    “那么他们是走的哪条路?这可一定要通知到位,可别让那群蠢货误伤了他们,毕竟华夏的军舰就停在外面,我可不想搞出什么事情。”托哈又说。

    秘书告诉他:“我尊敬的领袖请您放心好了,我早就通知了哈格那边,不仅他们的事情有意避开了大使馆去港口的必经道路,甚至沿途还会跟着给他们保驾护航,不会出任何意外的。”

    托哈这才放下了心:“那就太好不过了,那些家伙就赶紧滚出去吧!”

    秘书这时却反而说:“我尊敬的领袖,咱们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毕竟这也是在93年了,而且华夏这次的反应也很强烈,军舰都开来了。”

    托哈却大手一挥:“这能有什么?我早就达成了协议,根本不会有媒体关注我们这边的,至于华夏那边,三艘军队而已,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吗?或者说就他们那懦夫的样子,他们敢做什么吗?”

    最后托哈也哈哈大笑起来:“不得不说,这些华人可真柔弱的就像绵羊一样,不管我们怎么杀怎么凌辱他们都不会反抗的。这些华人他们也勤劳的像是工蜂一样,杀了他们还可以再生,抢了他们的钱能再做事创造,毁了他们的房子也还能再建造,这样我们还能有什么顾虑呢?放手去做,让这场血色恐怖再激烈一点吧!”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