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豺狼来了有猎枪
    (鞠躬感谢“风神羽少”和“丧物玩志”的月票支持!)

    一枚枚导弹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天空呼啸而至,轰轰的砸进了对面的街道,那剧烈的爆炸就如同华人们愤恨到了极致的怒吼。

    那些瘦黑如同猴一般的印尼人,就那么呆呆看着那些导弹一枚枚砸在他们面前,直到他们被导弹爆炸的冲击波狠狠掀上天去,各种断肢飞舞。而直到第一轮的导弹打击过后,看着四周的断壁残垣和满地的断肢乱尸,这些印尼人才猛然反应过来。

    “啊!这是怎么回事,那些是魔神的诅咒吗?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的主保佑我啊!”

    这些印尼人突然一个个哭喊起来,如同受惊了的蟑螂一般没头脑的四下乱蹿,发出虫鸣兽吼的乱叫。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跑,要躲什么,他们只知道自己要是不跑就会死,就像面前这满地的尸体一样。

    这个时候,这些印尼人他们再没有刚才杀虐华人时的嚣张和不可一世,变成了最胆小的老鼠。其实他们原本也就没什么本事,只不过是在印尼政府的挑拨下,他们拿着分发下来的砍刀,去欺负那些手无寸铁又没有组织的华人罢了,而一旦他们的行动受阻甚至是碰到了更强大的武力震慑,他们立即露出了本来面目。

    他们刚才还在和同伴们炫耀着自己是如何变着花样虐杀华人的,现在却满脸惊恐的四下奔跑,就算和另一个人迎面撞上,就算被绊倒了摔掉了几颗牙齿,他们却浑然不觉,只是爬起来接着跑。

    他们再也想不起刚才是如何轻蔑骂着华人是怎么软弱,他们是怎么变着法子的凌辱强暴华人女性,这个时候却只是摇摇晃晃站也站不稳的跑着,最后脚下一软,扑倒在一个废墟上,一根钢筋插进了他的眼睛刺穿了他的脑袋,然后这个人就一动不动了。

    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在跑,也有人被吓的腿软,就那么跟鸵鸟一样,抱着头撅着屁股趴在地上,浑身抖的和什么一样;也有人不住的双手合十祈祷,也不知道真主是不是会保佑他们这些毫无人性的信徒。

    维多克也是这些胡乱奔跑的印尼人当中的一员,他也被导弹炸飞了,但很庆幸并没死,却也爬起来的时候耳朵里一片嗡鸣再也听不到声音了。

    以维多克那贫瘠到不能再贫瘠的认知,他也知道那东西叫导弹,他不知道这东西威力究竟有多大,却清楚记得有人在他面前被炸的血肉模糊看不清样子了。也记得有人被炸断了手脚躺在那里痛苦的呻吟哀嚎。

    维多克不想死,他也害怕痛苦,尤其他看到了有人断手断脚有人被压在石板底下痛苦等死的绝望,所以他必须趁着自己现在还能跑就一定要逃。

    “哈哈哈!你们这些该死的畜牲,原来你们也怕死吗?这就是报应,炸吧炸吧,让导弹来的更猛烈一些吧,就让我和你们这些杂碎同归于尽吧!”

    废墟中有人放声大笑,那是没有被印尼人凌虐致死的华人,看到这些印尼凶徒终于遭到了报应,他们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流着眼泪在放声大笑。

    “你们这些印尼人,你还我妻子的命来!”

    也有人怒吼着扑向那些印尼人过来,就这么赤手空拳,或者捡起旁边地上的砖头石头,就狠狠砸向面前经过的印尼人。

    “报应这一切都是报应!满天的神佛还有祖宗你们终于显灵啦,帮我杀死这些畜牲吧!”

    还有跪在地上,向天空高呼祭拜起来。

    “对不起!求求你们绕过我啊,我就是天煞的狗杂碎,求求你们!”

    维多克也看到有华人愤怒的朝他扑过来,他急忙跪在地上鼻涕眼泪一把的求饶起来,拼命磕头到脑袋都磕破了。维多克这时候再没有刚才和他的同伴指点天下,要夺走华人财富要华人做奴隶时的意气风发,丢掉了巴冷刀的维多克这才明白,自己根本还是那个被老板差点打断了手的印尼垃圾,比起华人他根本什么都不是。

    突然间他想到了被自己把一根根手指都掰断了的华人老板,还想到了被他强暴还挖掉了眼睛的华人女孩,这顿时让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十根手指也在隐隐作痛,仿佛下一刻就会有一把尖刀戳瞎自己的眼睛。

    这种害怕让维多克求饶的更厉害了,什么找华人复仇什么强占华人们漂亮的房子,抢走他们的钱财,这些念头他连想都不敢去想,此刻只要华人饶过他,他什么都愿意干,哪怕让他去杀自己的同伴,哪怕是让他做最屈辱的事情,只要能饶过他。

    “你们也有今天吗?你们这些畜牲也会害怕吗?这是谁做的,太好啦!”

    受尽了委屈和痛苦的华人哪会放过他,狠狠一刀割断了维多克的脖子,也直到最后维多克仍然在拼命求饶,一点都不敢反抗。

    这一切当然是周铭做的,他带着华人回到这里,但并不是只有他们,周铭还带回了军舰上负责定位的军人,到了这里,看到对面那些印尼人那样屠杀自己的同胞,周铭立即让他把这里的坐标发回了军舰,然后导弹打击就来了。

    “这些可恶的印尼人终于受到惩罚了吗?这真是太好了,我的爸爸妈妈,你们的仇人也被杀死啦,其实这些印尼人也就是黑毛鬼,死了也不会上天堂的!”

    周铭身后这些华人看起来在嚎啕大哭,不过他们心底却是非常高兴的。

    周铭就站在这些人前面,伟岸的身影就像是一座高山,在他身旁,苏涵泪流满面脸色苍白。

    泪流满面是作为华人和这些同胞的感同身受,但毕竟苏涵也是个在国内红旗下长大的女孩,没有经历过战争,哪知道暴力的残酷,尤其那些断肢乱飞,一个人就被炸成了无数碎片,各种红色的血液青色的厂子白花花的脑浆淌了一地,就算明白这些都是印尼坏人,也难免让她有些作呕。

    “小涵你没事吧?”周铭轻声问她。

    苏涵轻轻摇头表示自己没关系的,然后更坚定的抱住了周铭的手臂,头靠在周铭的肩上,尽管只是一句询问,却让苏涵心里像吃了蜜糖一样的甜。

    周铭很想送苏涵去一边休息,但他却明白事情到这里还远没有结束,他又转头向刘传铭:“刘大使,你也还好吧?”

    刘传铭点头表示没问题,于是周铭这才又大声道:“各位同胞,难道就只是这样你们就满意了吗?我只想说你们满意了我并不满意,正如我很喜欢的一句歌词,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的有猎枪,那么现在,这些印尼豺狼还在其他地方虐杀我们的同胞,那么我们是不是也该去解救他们呢?”

    所有华人异口同声的回答是的,然后周铭就带着这浩浩荡荡的队伍再次启程出发了。

    当然周铭行进的路线并不是随意走动的,而是直奔向北方的红溪村,这里是两百五十年前印尼第一次有记载的大规模屠华地点,据说之前并不是叫这个名字的,后来由于华人遭到大量屠杀,流出的血把旁边的河流都染红了,好几个月都没能消退,所以后来才取名红溪村的。

    曾有一段时间,华人都搬离了这里,但由于这个地理位置很好,再加上距离时间实在太远,很多人都忘记了,最终这里才成了华人宗族的聚集地。

    周铭会选择这里前进,一方面是达加城太大了,华人分布的地方也太广了,如果要周铭一个一个去找,那样做不仅耗时耗力效率低下,更重要也对局势没有丝毫帮助。

    但在红溪村这里就不一样了,首先周铭很清楚这次排华根本是印尼政府和西方的财团家族在背后操纵的,他们的目的不用想就是要彻底摧垮东南亚的华人宗族们,不管是从身体还是精神或者财富上。那么这样一来,华人宗族就必然是他们的首选。

    正是这个原因,红溪村那边肯定是排华最集中的地方,救了这些华人宗族,炮轰印尼人,也一定是对整个达加局势造成最根本的影响。

    “周铭同志,看来你的思路真的很清晰,红溪村的确是现在达加的关键。”刘传铭说。

    周铭轻轻的摇头:“刘大使,如果说开始,那我肯定是一时冲动的,因为无论是谁,只要还是有血性的华人,都不会坐视我们的同胞被人像猪狗一样的屠杀。”

    随后周铭又说:“只是冲动并不意味着一定要丧失理智。”

    “比起周铭同志你,我感觉自己这个印尼大使真是太失败了!”刘传铭叹口气说。

    “刘大使我认为你并不需要妄自菲薄,毕竟你身在体制里,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又身为外交官,还要顾及国际法和国际形势,所以让你束手束脚的很正常。但我不一样,我什么都不是我也年轻很冲动,脑子一热很多事情就不计后果去做了。”

    周铭说着也叹息一声:“当然我也其实还是有点私心的,我很希望当我救了所有东南亚的华人,就能让李家和所有南洋四十八姓都真的帮我。”

    刘传铭苦笑一声:“我觉得如果所有人都能有周铭同志你这样的私心,我想东南亚尤其是印尼的华人,绝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