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谁能来救
    ,精彩无弹窗!

    绝望笼罩了李家宅子乃至整个红溪村,这些印尼人冲进了红溪村,就像是一股黑色的邪风吹过,要毁灭所有东西。

    村外华人精心开垦的田地被无数双脚给踩坏,善良的华人们被随意的杀害,漂亮的女孩被从房间里拖出来,这些黑矮的印尼人婬笑着围拢在一起施暴,还有勤劳的华人几十年累积藏在家里的财富也被洗劫一空,然而这样这些瘦猴一样的印尼人还在叫嚣。

    “你们这些蠢华人,不好好把你们的钱都拿出来,不把你们的老婆女儿绑在地上,在后面帮我们推屁股,还抵抗什么?真是不识好歹!我告诉你们,你们这些华人就是奴隶,你们的钱你们的人都是我们的!”

    印尼人一边吼着一边狠狠砍了身下的女孩好几刀,透过伤口甚至都可以看见骨头了,但女孩早已经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这下连痛的喊出声都做不到了。

    旁边有华人在拼命逃跑着,但印尼人太多了,把他堵到了一个死胡同里。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家里还有很多钱,我都可以给你们,我错了,我以后一定都会给你们钱的,只求你们放过我!”

    他拼命的求饶,甚至还丢出了自己祖传的玉手镯,但这些印尼人却根本不为所动。

    “你这个杂种,为什么要跑?为什么不乖乖站在原地伸出头来给我们砍,你知不知道我们追你可是很累的,所以我现在很生气,我要砍死你!”

    “你们这些华人,明明就是在我们印尼的土地上,凭什么你们能有那么多钱?你们就应该去住窝棚,你们的钱就应该是给我们的!”

    印尼人得意嚣张的笑声和华人们凄惨的哭喊响彻整个红溪村上空,这也让整个事情更加惨烈。

    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印尼人杂碎了李家大宅的玻璃,很多印尼人就这么迎着玻璃冲进去了,身上被碎玻璃刮出一道道血痕也不在乎,因为他们看到了里面被保护着的李家女人,还有放在大堂的一尊金佛像。

    房子里,有的人拿起身边所有有用的东西去拼命抵抗,有的人在放声哭喊不知道该怎么办,有的人在向神佛祈祷,还有的人则六神无主呆呆看着这一切。

    不管他们的状态怎么样,他们眼前都是一片灰暗,心里满是绝望。

    他们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们华人一向在印尼都是谨小慎微的低调,都是尽量避免去和这里的原住民发生任何冲突的。

    我们华人是靠着自己的双手,靠着自己的勤劳和聪明才智才创造了这些财富的,如果没有华人,那么印尼到处都还是荒无人烟的热带丛林,哪会有那么多的种植园和矿山?结果我们华人在印尼创造了最多的价值,以5%的人口承受了整个国家超过70%以上的税收,为什么到了现在连自己的生命安全也保证不了,还要被这样砍杀呢?

    李宗霖这时也放弃希望的坐在了地上,一脸茫然的看着面前的乱象,只等着这些印尼人砍死自己算了。

    和其他人一样,李宗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怪自己没听二哥的劝告,私下去见了周铭他们吗?所以才惹得托哈还有那些西方财团家族震怒,才会放这些印尼人出来排华,甚至针对红溪村来作为警告吗?

    这么说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李宗霖知道这绝对是无稽之谈,一如三十年前的大规模排华是怪新华夏成立一样,是很没有道理的。因为在印尼这片土地上,这两百五十年里面的排华行为就一直没有断过,如果三十年前是怪母国成立怪输出革命,这一次是怪周铭,那么其他时候的排华呢?难道怪我们自己吗?

    这根本就是那些刽子手找出来遮羞的冠冕堂皇的谎言罢了,谁信谁傻b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说到底就是我们华人太富有,这些印尼人羡慕嫉妒恨,他们心里不平衡就想不劳而获的抢劫啊!

    这样的想法让李宗霖更悲哀了,即使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华人在印尼本身就属于少数民族,更有各种限制,政治地位低到不行。在这种情况下,面对印尼人一次次挥舞起来的屠刀,似乎就只能束手了。

    “谁能来救救我们啊?我不想这么像猪狗一样被屠杀啊,我们华人这么勤劳赚了这么多钱有什么用,结果连我们自己都保护不了吗?”

    有人绝望的哭喊道,李宗霖看着他,自己也泪流满面,因为他也是这么想的。

    如果有人能来救自己,那么就是把李家所有的财富都给出去了又能怎样?难道这些钱还能比自己的命和尊严更重要吗?

    李宗霖随后又苦笑起来,他知道自己这只是荒诞无稽的想法罢了,在这印尼人的国家,面对一次次印尼人组织起来针对华人的屠杀,是不可能有人帮助自己的,自己只能和其他华人一样,被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印尼人杀死,还有自己的妻女,也会很屈辱的死去。

    “我不想死,我要活啊,你们都不要拦着我!”

    突然有人大喊着扑出了窗户,所有人拉都拉不住,然后这个人出去了马上就被几个印尼人围上来乱刀砍死了。

    李宗霖没有任何感情的笑了笑,这个人显然精神崩溃了,恐怕这也会是自己的结局了。

    恍惚中,李宗霖突然想起了周铭,他想到周铭似乎曾经对自己说过,印尼人对华人是不怀好意的,只要印尼一出现什么状况,那么首先遭殃的就会是华人。

    自己那会并没在意,觉得他这么说不过就是病急乱投医的胡言乱语罢了,就是想达成和李家合作故意说出来威胁的,但现在想想,他似乎是已经预见了什么的。

    从今天早上开始,整个印尼都完全乱了套了,所有地方都在杀华人,不过想必华夏大使馆还是很安全的吧?毕竟不管那个托哈再怎么屠夫,他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冲击大使馆的。

    啪砰!

    突然一声响,房子的大门被撞开了,无数黑瘦的印尼人持刀冲了进来,顿时让房间内的情况更恶劣了一百倍。

    “你们这些杂种,我和你们拼啦!”

    有人操起椅子扫把拖布就和那些进来的印尼人绝望拼命,运气好的能捅倒砸翻一个人,但更多的人则被迎面一刀,然后捂着伤口惨叫着倒在地上,被更多印尼人围上来乱刀砍死。

    还有人肚子上被砍了一刀,青色的肠子都挂在外面,他却没有感觉一样抡着拖把,因为他要保护自己的妻子和才周岁的孩子。

    “宗霖老爷您快上楼,我们在这里多少还能挡一阵!”

    有人伸出双手扶起了李宗霖,拖着他就要往楼上跑,但却被李宗霖给一把甩开,他大吼道:“我上什么楼啊?就现在这个情况,还有哪里是安全的吗?或者我躲过去了又能怎样,会有人来救我们吗?”

    随着李宗霖这番话,那些人都沉默了,的确现在这个情况对他们来说就是绝境,李家就这么大,刚开始守着围墙,然后围墙被印尼人打开,他们逃进房子里,现在大门被打开,印尼人又追杀过来,那么再逃上楼又有什么用呢?只不过是重复前面的结局,等着印尼人冲上楼再杀罢了。

    “啊!”

    突然一声惨叫惊醒了他们,是印尼人已经杀到面前了,李家的管家拼命拉扯着李宗霖往楼上逃:“老爷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您快上楼,能躲一会是一会,说不定这些印尼人杀了我们以后就觉得杀够了,就不会再找老爷,老爷您就能逃过一劫啦!”

    李宗霖摇摇手,突然很凄惨的笑起来了:“没地方能逃啦,他们就是冲着我来的,这些畜牲不杀了我哪里会够,难道你们还以为这个世界真有神佛能来拯救我们吗?我们只要在印尼,就是被屠杀的命,没人能救我们!”

    说话间,李宗霖看到有几个印尼人已经发现了自己,正朝这边冲过来了,李宗霖瞪大着眼睛,似乎都能闻到他嘴里的臭气。

    但就在这时,突然外面传来轰的剧烈爆炸,那巨大的声响让李宗霖感觉耳朵被人狠狠打了一拳的剧痛,李宗霖和其他所有人霎时间感觉整个世界都在震动,他们脚下一软就都摔倒在地。

    爆炸一声接一声,李宗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却能感觉到整个印尼的大地都在颤抖,那些刚才还嚣张凶狠的印尼人,此刻却都趴在地上抖的和筛糠一样,和这片印尼的土地一样,充满了恐惧。

    不知过了多久,爆炸声终于停止,李宗霖耳朵里一片嗡鸣,所有的声音都好像在很远的地方一样。

    他脑子有些发懵,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却看见那些印尼人一个个哭喊着逃出了房子,他们一个个也都没恢复过来,走起来也都是踉踉跄跄的,他们手脚并用更像是一只只印尼猴子。

    李宗霖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这印尼人逃走了,他这才反应过来。

    “得救了,我们得救啦!”

    李宗霖大喊出声,他高兴的都要癫狂了,他站起来兴奋到手舞足蹈,他甚至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高兴过,自己活下来了,自己在这些印尼人手上活下来啦!

    其他华人这时也都一个个站起来,和李宗霖一样高兴的大喊大叫,高兴的放声大哭起来。

    突然外面又走来一群人,李宗霖他们很警惕的看着外面,但等李宗霖看清了外面的人以后,他突然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周铭!”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