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他有怎样的魔法
    “周铭先生救命啊!托哈来了,他可是印尼最大的屠夫,他是来杀我们的,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啊!”

    无数华人拼命奔跑着躲到了周铭身后,现在在这些可怜的华人心中,周铭就是能保护他们的长城,是他们现在能抓住的唯一救命稻草,只要有周铭在这里,他们多少都能心安。

    周铭就这么站在他们前面,看着对面的人冷笑一声:“托哈总统,才几枚导弹你就坐不住了,想要亲自带兵下场屠杀华人了吗?”

    站在周铭对面,看着周铭年轻的脸庞,托哈突然感到有些恍惚,尽管他一路上想了很多,但现在看到周铭就在自己面前,却还是让他有些没法接受。想当初周铭才来印尼的时候,他派人直接把周铭带走,那时候自己只要一声令下,以后就不会再有周铭这个人了。

    后来周铭在印尼的所有事情也都在托哈的掌握之中,从他在李宗霖这里碰壁,再到他去新加坡再回来,可以说这个周铭完全是一事无成的。

    更重要是周铭在这些事情中也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本事,就这么直来直往,最后也没能说动李家。

    因为这些,托哈曾经一度觉得西方的财团家族有些神经太敏感了,就这么一个人根本不需要他们重视的,看他这样子就知道在东南亚这边完全没门路,就是个一头撞过来的愣头青,天真幼稚。

    后来的事情也证明了他的想法,不管是西方财团家族制造新加坡股灾教训李家,还是李家充足新亚银行摆开阵势要吓唬西方财团家族,再到最后西方的财团家族借助李家的猥琐突然发难,一口吃掉李家,在这些事情中,这个周铭根本没有任何插手的机会。

    当然尽管周铭在这些事情中如同隐身了一般,但托哈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也一直在继续监视着华夏大使馆,监视着周铭的,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一直到周铭逃亡苏伦港和那位年轻先生离开。

    原本托哈认为事情就该这么简单的结束了,却没想到这个本来已经离开了的周铭,突然带着这些印尼华人又回来了,并且还说动了华夏军舰,居然悍然发射了导弹。托哈知道,这个事情已经超出了掌控,如果他不出来收拾局面,恐怕会发生难以想象的变故。

    托哈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他定睛看着周铭说:“先生,我敬佩你的勇气,但是这个事情和你并没有关系,你应该离开了。”

    一番简单平淡的话,却让这边的华人都惊讶万分,他们都没想到托哈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他是害怕周铭了吗?

    说完那些,托哈还不满意又接着说道:“周铭先生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并不会再杀害这些华人,而是会将他们保护起来,毕竟我现在是一国总统,你可以信任我。”

    “一个国家的总统带着这个国家的军队来保护这个国家的人民,这个话没有任何逻辑问题。”周铭随后转了话锋,“但是很抱歉,这个话可以套用在其他人身上,在你托哈总统身上却是个笑话,我就问你,一个手上沾染了几十上百万条华人生命的刽子手,我凭什么相信这种人?”

    托哈摆摆手淡淡说道:“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况且以前也是有很多其他很复杂的原因,说到底你们自己也并不怎么干净,有些命令我也不想下的,谁让你的国家要搞什么革命输出呢?我是被逼无奈呀!”

    “放你吗拉个屁!”周铭怒骂道,“托哈你好歹也是一国总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不要脸连这种话也说的出口吗?如果那一次是因为输出革命,那么70年是怎么回事?78年又是怎么回事,就是在三年前,也还有一次!印尼每隔一两年就会有一次的排华是怎么回事,还请托哈总统解释!”

    周铭的话掷地有声,一字一句都狠狠打在托哈的脸上让他感到难堪。甚至连周铭身后那些华人也都大着胆子站出来,指责起了托哈。

    托哈心下一横大手一挥:“够了!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哪有什么排华,我回去会认真调查的,但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了,来人送周铭先生和刘传铭大使离开!”

    随着托哈的命令,立即有一队士兵出列去向周铭那边。

    “站住!”周铭大声道,他怒视着托哈,“托哈总统你想干什么?难道到了现在你还想绑架我吗?我告诉你这里的情况我已经实时传达到军舰上了,如果你们敢对我们动手,马上就会有导弹飞过来,看看旁边,托哈总统你应该明白我并不是在和你开玩笑。”

    看到旁边被导弹轰炸过后的断壁残垣,托哈身体一僵,他马上把士兵招回来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周铭你可别忘了自己只是一个商人,这些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托哈有些气急败坏的低吼道。

    周铭搔搔头:“是啊,托哈总统你不提醒我都差点忘了,我只是一个商人,身为商人,只要好好的做自己的生意就好了,印尼这里有这么多的矿山和种植园,这里出产很多经济作物,气候又很适合展开大农业经济,还有那么多的旅游景点,同时印尼人多,还有很多的廉价劳动力,这边的华人宗族之所以那么富有,和这些条件是密不可分的,那么我投资这里,同样也能得到很丰厚的回报。”

    听周铭这么说,托哈那边也一下来了精神:“没错,如果周铭先生你现在离开这里,我保证你一定是我们印尼最受欢迎的商人,不管是矿山还是种植园,你想做什么生意我都能给你最优厚的条件!”

    周铭冷笑一声:“那我可要多谢托哈总统的厚爱了,但是很可惜我并不接受,试问一个随时能把华人同胞当猪狗屠戮的国家,怎么能让我放心投资,一个连生命安全都无法保证的地方,还谈什么生意条件?”

    “而且商人又怎么了?半个世纪以前华夏大地沉沦饱受苦难,不也是这些华人同胞们捐钱捐物为民族捐出了一个未来吗?现在面对他们的事,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只为了自己的一点蝇头小利去放弃他们?”

    周铭接着说:“最重要的,我除了记得自己是个商人外,我更记得自己是个华人,我的体内流淌着和他们一样的血脉,所以我现在是不会离开的,我要尽我所能拯救自己的同胞!”

    听着周铭这番话,他身后的印尼华人们突然爆发出了最热烈的欢呼。

    “太帅啦!周铭先生您这话说的太好啦!我们都是华人,我们谁也不会放弃谁的,周铭先生您就是我们的英雄!”

    “我们华人在东南亚两百多年,从来都是勤勤恳恳谨小慎微的,我们怕这个怕那个,今天我们也要雄起来一次!”

    “我知道周铭先生您想跟我们合作,那么现在只要我们华人手上还有财富,那么我们就会拼尽全力支持你,不管你要投资什么,不管你要做什么事情,什么狗屁的印尼总统,你能答应的事情我们都能做到……”

    这些华人爆发出的欢呼就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喊出了两百多年来的屈辱,这种冲击力让托哈都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在这一刻,托哈脸色苍白内心无比恐慌,尽管面前只是一群手无寸铁的华人,但他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出开枪杀了他们全部人的决定。

    除此之外更让他感到害怕的是,周铭似乎误打误撞唤醒了这些华人。

    作为崛起于微末的印尼总统,托哈对这些华人再了解不过,在他看来,这些华人尽管富有,但从来都是一群像绵羊一样温驯的族群,有人逼迫他们就会交出自己辛辛苦苦赚得的财富,有人举起屠刀,他们就会跪地求饶或者呼叫着逃跑。

    或许他们是印尼最具有活力的民族,但那也只是建立在愚蠢勤劳的基础上,只是印尼人圈养的羔羊,但是现在,这些华人却展现出了一种不一样的朝气。

    这种朝气让掌握了印尼军政大权的他都感到害怕!

    曾几何时,托哈做过一个让他深深恐惧的噩梦,有一天这些被他们随意屠戮的华人们会团结起来,怒吼着推翻印尼人的统治,也正是这种恐惧,托哈才会一直坚持隔三差五的排华杀人,就是要用杀戮让这些华人害怕胆寒,只能老老实实的臣服,本本分分的做生意给印尼人赚钱,不敢去想其他任何事情。

    可是现在,就因为一个周铭,这些一直被自己压制屠戮的华人被唤醒了吗?

    更让托哈感到恐惧的,是如果周铭真的成为了这些华人的英雄,那么他不理所当然的能跟这些华人宗族合作,这可是让西方的财团家族们一直防着的事情啊!要是让周铭给做成了,那自己将面对西方财团家族怎样的怒火,而失去了西方财团家族的支持,自己还能稳稳当当的坐在总统的位置上吗?

    “不!”

    托哈突然怒吼出声,有种歇斯底里的味道,他伸手指着周铭狰狞道:“你们这些人不要逼我,我最后再说一次,周铭你快给我滚,否则我把你们全杀了!”

    这一次不等周铭说话,就有其他华人站出来挡在了周铭面前,他们昂首挺胸看着托哈。

    “你这个屠夫你杀吧,三十年前你屠杀了五十多万华人,泗水达加几乎都被你杀空了,而在你当政的这三十年间,你断断续续屠杀的华人何止百万,只不过现在轮到了我们而已,你要杀就杀吧,但是我告诉你,我们华人是你杀不绝的,是不会屈服于杀戮和暴力的!”

    一个中年人铿锵有力的说着这番话站在了最前面,还有更多的华人也拼命挤到了前面,坚定的和他肩并着肩:“你杀吧,我们华人是不会退缩的!”

    托哈瞪着眼睛看着这些拼命挤上来的华人们,他无法想象他们究竟是哪里来的勇气,明明面前就只是一道脆弱的人墙,只要自己一道命令就可以把这些人都杀死,怎么在他眼中,却这么的坚不可摧呢?

    托哈回头看看,反而自己身后那些拿着枪的印尼士兵们都在一个个往后退,在他们的眼里已经没有了斗志,全是害怕和畏惧。

    托哈这才发现事情到这里已经完全不受自己掌控了吗?就因为一个不起眼的周铭?

    他究竟有什么样的魔法才能做到这样?

    673a;4e0b;8f7d;app770b;4e66;795e;ff0c;767e;5ea6;641c;952e;8bcd;ff1a;4e66;638c;67dc;app6216;76f4;63a5;8bbf;95ee;7f51;7ad9;..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