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有限的报答
    6月13日,印尼爆发大规模排华事件,数万华人惨死街头,华夏紧急启动撤侨行动,在印尼政府的允许下派件船只远赴印尼展开撤侨,船只停靠在苏伦港。

    当就在天下午,印尼总统托哈突然出现在苏伦港,面对在苏伦港等待撤离的数千印尼华人,托哈饱含热泪,他鞠躬向所有华人表示道歉,称自己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总统,自己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国民,以至印尼发生这种惨剧,让人感到无比痛心。

    同时他也表示除了会积极配合华夏政府的撤侨行动以外,他还会马上下命令,要求印尼军警出动,立即平息印尼各地的暴乱,尽最大可能保护在印尼华人们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并对所有犯罪分子严惩不贷。

    ……

    这篇带有很强华夏主义色彩的新闻却是出自新加坡联合报在6月13日下午紧急印发的最新新闻,也是由于这篇新闻,让全世界都没法再对印尼发生的事情装作没看见了。

    为此华夏最先发布消息称一定会尽全力展开印尼的撤侨行动,并且手续从快从简。

    随后联合国也出面表态称印尼发生的事情是让人震惊的,同时也对印尼华人的遭遇感到同情和惋惜,联合国会马上派出工作小组赶赴印尼进行事件的调查和事后安抚工作。

    在华夏和联合国之后,美国等国家也不得不表态会关注印尼排华事件的进一步进展。

    得到这些消息,周铭才放心的把托哈给放了,事实这也正是周铭的打算,毕竟托哈可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周铭可信不过他会担心他回去就带兵杀个回马枪回来找自己报仇。因此周铭只能先把事情闹得全世界皆知,同时又给托哈树立一个负责任的印尼总统的形象,让他不敢去打自己的脸,不敢去冒这个天下之大不韪。

    “周铭你太狠了!”

    这是托哈离开前最后对周铭说的话,这也难怪,因为他现在只能按照周铭给他设定的路线做事,除非他敢完全撕破脸皮,在全世界的眼前公然搞屠杀,这种事情但凡一个神智正常的人都不会这么做的。更别说周铭不是没有给他留退路,他何必鱼死网破呢?只是身为一国总统,却只能听从一个外人的指示来做,让他膈应到要发疯。

    不过托哈心里多膈应和恶心却不是周铭要考虑的了,他要面对的却是另一个事情。

    南洋四十八姓的宗族大会。

    这是周铭在苏伦港突然接到的一份邀请,根据刘传铭告诉他,这个宗族大会是东南亚华人的最高盛会,届时东南亚的所有华人宗族族长都会出席参加,简单说就是如果周铭能在宗族大会上得到所有宗族长的认可,那么他跟所有华人宗族合作,动用这些宗族的财富资源和投资渠道,就是顺理成章了。

    “这太好啦!周铭你在这边所做的努力果然没有白费!”苏涵高兴道。

    刘传铭也很轻松:“是啊,周铭同志你在红溪村救了所有华人宗族,甚至还把托哈给擒来了苏伦港,更是结束了这次的排华暴乱,他们也算是投桃报李了。”

    周铭也笑了:“其实这连续半个月我都没有好好休息了,但今天这么盛大的宗族大会,我就算是吃兴奋剂也要撑过去啊。”

    对于周铭的幽默,苏涵和刘传铭都笑出了声,只是尽管他们的话语轻松,但实际上他们还是有一份担心。事实上周铭所谓吃兴奋剂也要撑过去,也是要撑着熬过最后一关的意思。

    其实要按照平常情况,他们这么想并没什么问题,但在看到了之前李宗睿的表现以后,他们对这个东南亚华人宗族团体的情况并不那么乐观了,毕竟李宗睿那么自私自利那么没有底线也不是凭空产生的,肯定是和整个东南亚华人宗族的大环境分不开。

    这也难怪,这些东南亚的华人团体,他们背井离家在异国他乡,会受到各种委屈欺负,像这种排华事件也不是个例,面对这样的环境,这些华人团体变得封闭自保也在情理之中。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感恩这点没疑问,可问题就在于周铭需要的是他们无条件的全力支持,他们真的能做到吗?

    他们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事实就当周铭他们接到邀请的时候,在宗族大会召开之前,另一个小会却悄悄提前召开了。

    郑家堂是南洋四十八姓排行第四的郑家祠堂,在祠堂正门有一块金灿灿的牌匾,上面龙飞凤舞写了“武英昭格”四个大字。据悉这郑家祠堂是民族英雄郑成功的后人,相传二百多年前施琅攻陷闽台,郑克爽投降满清,但却并不是所有郑家的人都愿意归顺这个异族朝廷,很多人就举家南迁到东南亚了。

    原本郑家就是雄霸东南亚的第一大海盗集团,垄断了整个东南亚的海路商途,任何过往船只包括当时的海上马车夫荷兰都少不得要看他们郑家的脸色,也是因此郑家曾经一段时间都是东南亚华人宗族之首。

    后来尽管随着西方列强在东南亚的殖民严重打击了郑家势力,但终归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郑家的底蕴太雄厚了,,富可敌国的海盗宝藏,因此到了现在郑家仍然是东南亚四大华人宗族之一。

    都说李家是南洋四十八姓之首,但最摸不清底细和最让人头疼的,还要数是郑家了。

    郑英弘是这一代郑家的掌门人,他算是继承了郑家绝对基因的后人,和画像上的先祖一样,他生的一张长脸,小眼睛,下巴一抹山羊胡。

    此时他正杵着手杖端坐在正堂自己的太师椅上,还有两位老者分坐面前两旁,他们分别是王家的掌门人王玉良和陈家掌门人陈永庭。

    郑英弘手指轻轻敲击着自己的手杖,好半天才叹口气说:“看来李光弼是不会来了,李家还是那么的傲慢自大,也这种傲慢自大,才惹出了今天的事情,那么玉良永庭,就我们自己商量吧。”

    王玉良和陈永庭你看我我看你,都表示没有问题。

    还是郑英弘首先说:“李家召开这个紧急的宗族大会,无疑就是为了那个周铭,那么你们觉得我们该如何应对?”

    郑英弘不动声色抛出一个问题,王玉良和陈永庭都不住的在心里痛骂着真是个老狐狸。

    但骂归骂,回答也还是要回答的,王玉良首先说:“我觉得这并没什么问题,毕竟周铭救了我们印尼华人,要是我也会这么做的。”

    陈永庭则说:“是啊,周铭就是所有印尼华人的英雄,我觉得给他立碑铭记都没问题。”

    显然这两位也不是省油的灯,感慨万千的说了一通,结果一句有用的都没有。

    郑英弘冷笑一声:“两位,都这个时候到了这里还这么圆滑就有些多余了吧?”

    郑英弘说着摇摇头:“也罢,既然你们都装傻,那我就来起这个头,我想你们都应该知道那周铭来东南亚的目的,是为了找我们所有东南亚的华人宗族们合作,利用我们华人宗族在东南亚超过百年所累积起来的资源,不仅这一次排华,甚至之前的新加坡股灾也是因此搞出来的,是那些西方的财团家族给出的警告。”

    “那么现在,李家召开这个宗族大会,这个问题是跑不掉的,我们总得有个回应,我认为我们应该在大会之前,先拿出一个方案来。”

    郑英弘的眼睛紧盯着他们:“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郑英弘说的这么直接,让他们没办法再回避了,王玉良先说道:“我还是那句话,毕竟周铭冒了那么大险救了我们印尼华人,我们不能没有表示,只是这个度我们需要再商量。”

    陈永庭也说:“我也是这个想法,对于这位周铭,让我们给他出书宣传,甚至立碑铭记给他一大笔钱,哪怕是把新亚银行给他这都没问题,但是要完全跟他合作,把我们的资源给他用,这就很值得商榷了。”

    郑英弘微微一笑:“看来我们有些达成一致了,我的想法也是有限的报答。”

    这话让王玉良和陈永庭都眼睛一亮,郑英弘接着说道:“我们东南亚华人背井离乡在这片土地上生存的哲学就是低调做生意不搞事情,所以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那么这一次,西方那些财团家族在东南亚摩拳擦掌,显然是要搞大事的节奏,如果我们贸然参与,后果难料啊!”

    郑英弘又说:“这一次周铭的确救了我们印尼华人不假,但同时也要知道这次排华的起因就是他和李家的接触,那么既然这个事情因他而起,那么他也自当我义务来救我们,我们还能回报他,只能算我们厚道了。”

    “而且最重要一点!”郑英弘强调,“如果我们真的押上我们的全部资源给他来参加这次资本世界大战,一旦再出了事怎么办?他拍拍屁股就走了,可最后留在这里承受那些西方财团家族的怒火和报复的,还是我们华人宗族,所以不能不为我们自己留条后路。”

    王玉良和陈永庭都不住的点头:“我们完全同意英弘你的意见,我们给周铭的必须是有限的报答。”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